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九十四章 晓之以理

第六百九十四章 晓之以理

  “这是什么?”

  常一钊面露疑惑,顺手接过锦囊。

  拆开之后,见到一封由皮纸折成的信笺,背面有两行字,字体工整笔走龙蛇,正中一行上书“呈常一钊大师阁下”,而左下角则有一行小字“秋不凡敬上”。

  展开一看,却是驭兽府府主秋不凡亲笔所写,大致意思如下:

  “……不凡靠驭兽存世僻壤,大师以炼器闻名天下,自食其力与世无争,却无法掌握自己命运……久仰大师大名,怎奈不凡福薄,一直未能与大师谋面,实乃憾事。

  大师隐居深山潜心求技,遭人无端陷害,虽有幽阴门解围,偏又落入对方圈套,损失王兵不说,心中郁闷难以释怀……曾听闻大师有言:若得一城之地一旅之兵,必将讨伐强敌洗刷前耻。

  不凡深为大师气概折服,想自己偏居一隅苟且偷安,委实惭愧!……今派弟子前来拜访,有一事相商,若大师伐敌之心未灭,不凡愿助一臂之力。

  驭兽府虽是弹丸之地,不凡却有争雄之心,如能得到大师加盟,你我齐心协力,逐步蚕食周边势力,并徐图进取。相信不久之后,必将谋取城池百座良将千名,届时攻城掠地所向披靡。

  不敢说一统千秋,称王称霸却是十拿九稳,区区仇敌岂不是杀剐听便……不凡差弟子奉上薄礼,以示诚意,万望大师笑纳。”

  末了,还附有一句求贤若渴的敬辞:“若大师不弃,愿来驭兽府一叙,不凡定当扫榻倒屣,恭迎大驾!”

  逸尘坐在椅上,偶尔咪口小酒,也不吃菜,只是静静地等着常一钊的反应。

  “我与驭兽府素无瓜葛,这封信是从哪里得来?”

  常一钊看了好一会儿,总算把信中之意弄清楚了,又绞尽脑汁的回忆着,却依然没有和驭兽府沾边的信息。

  前些年被阴无为欺瞒,导致常一钊无端送上王兵,得知真相之后,常一钊心中愤懑,确实说过秋不凡信中的那句话。

  但时过境迁,幽阴门的实力越来越强,大有渗透整个天罗大陆之势,常一钊根本就没有与之抗衡的实力。

  一时之气说的话,原本就没有什么事实依据,就算依然记得,也不代表可以付诸行动。

  秋不凡说得恭谦至极,却难掩对优质兵器的渴望之心,什么争雄天下,无非是希望常一钊帮他打造兵器的托辞。

  这样的伎俩,常一钊不是第一次见到,一般是不予理会,至于见面礼之类,自然不会笑纳。

  只不过,驭兽府府主的密信,应该妥善保存,怎么会跑到逸尘的手上。

  “这个不重要,我只想知道,你一次次被幽阴门算计,是愿意忍气吞声,还是想到反抗?”

  逸尘没有正面回答,反倒把问题推到常一钊那边去。

  从王祥身上拿到锦囊,逸尘对信中内容早已知晓,秋不凡野心勃勃不必多言,但常一钊那句话,却说明了他对幽阴门恨之入骨。

  尽管是一句气话,一辈子可能都无法实现,可这份态度就足以让逸尘对常一钊兴趣大增。

  能不能干是一回事,有没有动机又是一回事。

  这一次,幽氏兄弟设计陷害,又增添了常一钊对幽阴门的恨意,如果有机会报仇,逸尘相信,常一钊不会无动于衷。

  “反抗?说得容易,试问,目前整个天罗大陆,有谁敢站出来,与幽阴门决一死战?”

  常一钊眼里闪过一道炽热的光芒,却很快就熄灭了。

  阴无为有吞并天罗大陆之意,这一点不算秘密。

  以天罗王国为首的五大王国,至今为止,只是各自暗中防御,并没有对幽阴门采取实质性的行动。

  如果按照实力对比,幽阴门在江湖上或许无人能敌,但在五大王国面前,根本没有任何优势。

  不仅如此,只要有两个以上的王国联合起来,剿灭幽阴门并非难事。

  可实际上,身为幽阴门门主的阴无为,居然兼任萨特王国的相爷,位高权重甚至超过了国王宇文则。

  常一钊乃一介草民,无从知晓幽阴门与鬼域的关系,更不知道五大王国所惧怕的,其实是幽阴门背后的鬼域。

  “你说的没错,但幽阴门的依仗不仅仅是自身的实力,而是另有后援,五大王国已是厉兵秣马严阵以待,却不会主动剿灭幽阴门。”

  逸尘稍经思考,语气平静的说道:“幽阴门表面上按兵不动,内地里却四处拉拢,估计五大王国的王宫,都有他们的奸细,就连江湖门派,只要够得上一定级别的,也在他们算计的范围之内。

  所以,我们不能把希望完全寄托给五大王国,说不定哪一天,就会有某个王国和幽阴门联手,对抗他们的敌对势力。

  最好的办法,就是发展出一批真正的,不会受到幽阴门控制的,以天罗大陆百姓为重的势力,与幽阴门做坚决的斗争……就目前而言,这股势力或许还是微不足道,但随着正义之士的不断加入,队伍将不断壮大。

  我相信,常大师和铁老哥都是正义之士,也遭到过幽阴门的陷害,才不惜一切,将常大师营救出狱……”

  常一钊和铁盛津对视一眼,一边听着逸尘的分析,一边点头认可。

  幽阴门所危害的,并不是一个人的安全,而是所有的百姓,以阴无为的野心,是要统一天罗大陆,成为唯一的统治者。

  但实际上,天罗大陆的五大王国,连同那些附属势力,谁都有着自己的小算盘。

  既不愿意让阴无为阴谋得逞,却又希望假借幽阴门之力,击溃自己的敌对阵营,以便给自己的上位提供机会。

  相互牵制相互利用,永远是王国与王国之间的外交手段,甚至于目的,无所谓对错,只有输赢。

  他们可以今天联手对抗幽阴门,也可以明天相互开战,拼个你死我活。

  无论谁胜谁负,真正倒霉的是老百姓,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却要承受原本与自己无关的战争苦难。

  以老百姓为重,说起来容易,特别是没有成气候的时候,谁都需要老百姓的支持,自然不会刻意为难老百姓。

  然而,战争的残酷,敌对双方对百姓的蔑视,造成了无数百姓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如果逸尘真的有能力创建这样一支队伍,为消弭战争而战争,以百姓的安居乐业为目标,那么天罗大陆或许可以避免生灵涂炭。

  “说得好!师尊,你看……”

  铁盛津虽然小气,号称铁公鸡,但也是热血汉子,嫉恶如仇,否则当年就不会在常一钊危难之时,仗义出手了。

  听得逸尘之言,他已是热血沸腾,却又碍着常一钊一言不发,便出言试探。

  “道理没错,付诸行动却是困难重重,一旦触及到现有势力的利益,恐怕未等羽翼丰满,便惨遭打压,甚至是扼杀!”

  常一钊经历过太多,并不像铁盛津那样意气用事。

  毕竟,美好的愿望不代表一定能够实现,更何况,目前的势力格局,很难容纳下新生势力的诞生。

  身处各方阵营的牵制下,稍有不慎,后果就不堪设想。

  尽管对逸尘的见解很是赞同,对逸尘的魄力也颇为赞赏,但常一钊还是持谨慎态度。

  “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帮助,打造大量优质兵器,提升队伍的战斗力,至于发展壮大,我自有办法。”

  逸尘开诚布公,把自己所希望的说出来。

  “逸尘兄弟,仅凭你这份勇气,我常一钊就敬佩万分……不过,你能告诉我,这支队伍眼下有多少人吗?”

  优质兵器固然重要,却没有人重要,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光靠一腔热血是远远不够的。

  “我们的队伍建立不久,大概五万人左右,战王强者两位,战帅巅峰级别的王者百余位,按照萨特王国的江湖势力强弱对比,我们仅屈于幽阴门之下。

  但是,我可以调动的兵力,数量绝不会低于两百万,他们训练有素作战经验丰富,即使直接与幽阴门对阵,也具有极大的优势。”

  逸尘此言非虚,义兵团在夏夜先生的管理下,五万人的战斗力,足以对抗一般军队的二十万大军,而且战帅巅峰强者数量庞大。

  而逸尘能够调动的兵力,仅以落英王国官兵计,一百万不成问题,还有花木堡,东巴寨等地方附属势力,若有需要,也会出兵提供援助。

  加上天云城将士,还有玄天宗的支持,总数却是超过两百万。

  另外,那些受过逸尘恩惠的试练者,以及宁家大院等,也都表示愿意帮助逸尘。

  若是能够将这些兵力,发挥到最大极限,其战斗力自然不可小觑。

  不过,尽管都算得上是正义之师,却也众口难调,如何彼此协调甚至融合,并非一朝一夕之事。

  更何况,毕竟是借用别人的实力,无法按照自己所期望的方向进行打造。

  所以逸尘真正要发展的,还是义兵团,毕竟这是自己的队伍,不受其他任何势力控制,也不会因为王国之间的利害关系,而削减战斗力。

  提升和壮大义兵团,除了兵力数量和将士们的修为之外,优质兵器至关重要。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