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六百九十七章 不为所用

第六百九十七章 不为所用

  矿石,是炼制兵器的最基本原材料。

  一般的优质矿石,按质量论,天罗大陆以萨特王国最优,萨特王国则以祁连山脉的矿质最佳,而祁连山脉尤以镇东将军府中心矿区最精纯。

  也就是说,整个天罗大陆的矿石,算将军府矿区最为高级,也是众多炼器大师最喜欢的优质矿石。

  只有最精最纯的矿石中间,才有可能偶尔出现如意石胆,数量并不会太多,这也是造成如意石胆的稀缺,以及价格居高不下的原因。

  打造王兵以下的兵器,以将军府矿区的优质矿石为最佳选择。

  不仅损耗率小,而且还可以减少辅料的用量,更重要的是,打造出来的优质兵器名副其实,极少出现报废。

  但是,这些矿石若是用于打造王兵,则稳定度和坚固度,还稍显欠缺。

  尽管在技艺高超的炼器大师手中,也可能难得成功一次,不过只能是低等王兵,而且质量还算不上顶尖。

  铁盛津本人,迄今为止,也只是打造出一件低等王兵,质量为下品。

  究其原因,乃是基础原料矿石,达不到炼制王兵的要求。

  萨特王国在几百年前,开采到一处玄铁铜矿,所产的矿石比将军府的要高级得多,打造成王兵的几率也增加了五成之多。

  于是玄铁铜矿被认为是王兵的最佳基础原料,炼器大师为拥有玄铁铜矿为荣,一时间蜂拥而至,极力掠夺玄铁铜矿。

  然而,萨特王国原本产量就非常少的矿脉,很快被开采一空,玄铁铜矿便成为了不可再生的资源。

  价格虽是扶摇直上,真正能弄到手的却是越来越少。

  等到铁盛津拜师常一钊的时候,玄铁铜矿早已不见踪迹。

  常一钊毕生的心愿,就是打造出中等王兵,在玄铁铜矿几乎绝迹之后,常一钊也逐渐失去了达成心愿的机会。

  刚才忽然听到逸尘说起玄铁铜矿,常一钊内心的某根神经被触动,一时难以压制,才造成了情绪失控的状态。

  “如果仅仅是打造中等王兵,应该不算太难。”

  逸尘体内的日月壶,虽经万年的尘封,品级降低不少,但如果给予足够的炼器材料,打造出王兵还是十拿九稳。

  只不过,到底是属于中等王兵,还是中等王兵,在日月空间还没有完全竣工之前,还无法确定。

  但是,金甲曾经说过,日月壶的品级,会根据日月空间的提升而提升,逸尘修为达到一定程度,也可以提升日月壶的品级。

  假以时日,日月壶必然能够炼制出中等王兵以上的兵器,甚至皇者之器。

  “对了,逸尘兄弟,驭兽府的见面礼,能给我看看吗?”

  经过片刻的冥想,常一钊渐渐恢复了正常。

  逸尘拥有的宝贝虽好,常一钊未必有资格得到,就算拿那些宝贝去炼制优质兵器,也属于纯粹的暴殄天物。

  “你不说,我差点忘了,喏……”

  逸尘将储物戒指往常一钊面前一扔,继续听铁盛津介绍。

  从王祥手里拿到储物戒指之后,逸尘只是大概看了看,并没有仔细查验,也没有交给十三或者灰老头。

  本意是想着,如果常一钊拒绝帮忙,再将储物戒指交给灰老头,根据各物事的属性定位。

  既然常一钊提起,逸尘也没感觉有什么问题,本来就是驭兽府秋不凡送给常一钊的。

  “嗯,除了晶币以外,基本上都是一些打造优质兵器的辅料,秋不凡够大方的。”

  常一钊看过以后,将储物戒指合拢,准备扔回给逸尘。

  “秋不凡给你的见面礼,我就不要了。”逸尘用眼神制止了常一钊,淡淡的说道。

  经过刚才的闹腾,逸尘知道了日月空间宝贝的珍贵程度,随便拿出来几件,被十三看似平常的东西,就差点把常一钊师徒弄得神魂颠倒。

  至于秋不凡的那点东西,逸尘想着不要也罢,就算是物归原主,交给常一钊得了。

  “那好,就由我保管吧。”常一钊也不客气,顺手将储物戒指揣进怀里。

  顿了顿,又向逸尘问道:“逸尘兄弟,你现在还希望我帮你打造兵器吗?”

  “当然,常大师同意了?”

  逸尘这些天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营救常一钊的事情上。

  若是能够请到常一钊,为义兵团打造优质兵器,也不枉费逸尘的一番心思。

  天罗大陆的顶尖炼器大师,技术能力毋庸置疑,但逸尘不想勉强。

  “不同意!”常一钊斩钉截铁的说道:“如果你认为不满意,可以把储物戒指拿回去。”

  虽然是秋不凡的见面礼,但毕竟是逸尘得到,常一钊这一点毫不含糊,不是自己的东西,人家愿意送的话,可以考虑笑纳,如果人家不愿意,即使拿到也没什么意思。

  “说过给你就不可能收回,你同不同意,都不会改变。”逸尘有些失落,可回头想想,常一钊似乎从来就没有答应过。

  而且,在地牢监舍的时候,逸尘就强调过,愿意无偿营救常一钊,不会以此作为要挟,逼迫常一钊做任何事情。

  “我常一钊闯荡江湖数十年,从不受人牵制,除了被阴无为设计之外,我一直都是率性而为。即使有人提前交纳定金,求购王兵,我也不会因此受到约束。成与不成,要看天意,我从不强求……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精心为你打造一件王兵作为酬谢,是我心甘情愿。除此之外,我不会另外帮你打造兵器,跟薪酬无关,只是不愿意被收买。”

  看着逸尘难掩失望,常一钊并没有进行安慰,反而是侃侃而谈。

  这样的结果,令逸尘沮丧,却没有出乎他的预料。

  江湖传闻,炼器大师常一钊,脾气古怪,软硬不吃,更多的时候,仅仅凭自己的好恶判断事情。

  若是顺眼,可以免费送上你所需要的兵器,若是讨厌,无论酬金多少,一概拒绝。

  虽然有时也会出售自己打造的兵器,但所得收入,都变成了更多的原材料和辅料,用于新的炼制打造。

  常一钊炼制打造兵器,追求的是尽善尽美,并不以价格高低为衡量标准。

  对于出售兵器,常一钊曾经深感羞愧,在他眼里,真正的好兵器,和主人之间存在缘份和默契,用来买卖是一种亵渎。

  “我理解,所以从没有跟你谈酬金。”

  逸尘虽然失落,却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我曾经想过,帮你达成多年的愿望……我有足够的高级炼器资源。”

  常一钊的愿望,如果没有逸尘的帮助,或许一辈子都无法实现。

  这不仅是由于天罗大陆的资源匮乏,更重要的原因,是常一钊的性格。

  没有谁愿意,在没有得到好处的情况下,主动给常一钊提供高级炼器资源。

  “即使你用高级炼器资源作为酬金,换取我为你打造兵器,我也不会答应。”

  常一钊完全冷静下来,已经做好了自己的决定。

  无论酬金是什么,毕竟都是一种买卖,这样的方式让他难以接受。

  “但是……”

  常一钊接着说道:“逸尘兄弟,如果我加入到你们的队伍中,成为其中一员,性质就不一样了。”

  “常大师,你是说……”

  逸尘的眼里闪过一道炽热的光芒,原本准备放弃的希望,此刻又回到了身边。

  “对,加入之后,我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买卖,而是为自己的队伍出力,不存在雇佣关系。”

  常一钊脸色平静,没有一丝做作,却是字字铿锵:“我被幽阴门几次三番陷害,此仇不共戴天。我虽然没有逸尘兄弟那样忧天下之民,却也愿意为百姓的安居乐业,尽上自己的绵薄之力。

  当然,前提是,你所说的并不是噱头,幽阴门绝非轻易就能战胜的,或许我们会失败,但至少我希望和你们一起,有挑战很刺激……说不定,我还能名垂千古呢。”

  直到现在,逸尘才觉得算是认识了常一钊。

  性格怪异,率性而为,却又不失正义,明知前路艰险,偏偏放弃丰厚的酬金,去选择未必一定成功的漫漫征途。

  “好!常大师大义,逸尘佩服。”

  由衷的敬意,丝毫不存在客套,逸尘并没有直接表态:

  “不过,义兵团由夏夜先生全权管理,自有一套管理方法,如果常大师经受得起考验,义兵团自然欢迎你的加盟,若是常大师觉得义兵团并不适合自己,我们也不会强求。

  彼此之间,双向选择,不知道常大师意下如何?”

  常一钊虽是炼器大师技艺高超,却也出身草莽,对于夏夜先生的军事化管理,能不能完全接受,谁也不敢保证。

  而且,一旦成行,常一钊还要率领众多弟子,与义兵团的磨合可能也存在一些问题。

  逸尘觉得有必要,在事情发生之前,把可能遇到的问题摆到桌面上,而不是先把常一钊蒙骗过去,再以制度纪律约束。

  “哈哈,逸尘兄弟,爽快!”

  常一钊哈哈一笑,大声说道:“义兵团的夏夜先生,我没有见过,却有耳闻。

  义兵团从默默无闻,到如此雄霸一方,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夏夜先生的治军方针,早已得到了检验。”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