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章 揭穿阴谋

第七百章 揭穿阴谋

  “怪不得他们蒙面袭击,原来是熟人。”

  莫飞将军转念一想,心下释然。

  其实他早就应该认出,体型肥硕的袁长老,只是由于事出突然,一下子就陷入到危机之中。

  当时只想着如何摆脱危机,并没有去揣摩对方,仅仅是知道他们来自幽阴门而已。

  “但是……他们不杀我,难道不是想以命换命吗?”

  在莫飞将军看来,袁长老不惜耗费力气,能杀而不杀,偏偏动了重伤生擒的念头。

  唯一的可能,就是以自己的性命,换取幽氏兄弟的安全。

  “他们留你性命,只是要让你把营救幽氏兄弟的‘事实’,禀告给国王陛下,目的是要了幽氏兄弟的命!”

  原来的通幽镇执法堂,堂主便是袁长老,虽然地位不算太高,但权力却是很大。

  最起码,在通幽镇一带,所有的幽阴门弟子,都会对袁长老敬畏有加。

  只要有谁触犯门规,就会落到袁长老的手里,接受怎样的处罚,皆由袁长老一人定夺。

  但自从通幽镇执法堂,升级成为整个幽阴门的执法堂分部之后,幽氏兄弟便占据了堂主之位。

  原本一手遮天的袁长老,只得屈居幽氏兄弟之下。

  名义上地位提升了许多,勉强跻身于幽阴门的中层级别,可实权几乎被剥夺殆尽。

  有心摆脱困境,却苦于幽氏兄弟受辛不仁副门主委派,袁长老不敢轻举妄动。

  这次幽氏兄弟的‘断臂自首’,虽然是逸尘所为,却间接为袁长老提供了篡位的良机。

  纠集三位执法堂分部之外的战帅巅峰强者,半途截杀莫飞将军,是袁长老设计的借刀杀人之计。

  莫飞将军乃萨特王国侍卫首领,若是遭到幽阴门弟子截杀,定然会激怒萨特王国的国王陛下。

  留下莫飞将军的性命,是需要通过莫飞将军之口,传达幽阴门弟子的‘需求’。

  一旦认定‘事实’,幽阴门弟子为了营救幽氏兄弟,而诛杀朝廷命官,那么幽氏兄弟必死无疑。

  以朝廷之手,解决了幽氏兄弟,就给袁长老带来了,升任执法堂分部堂主的机会。

  这就是袁长老亲率三位蒙面大汉,重创莫飞将军的真正目的。

  “太狠毒了!”莫飞将军一声咒骂,牵动了腹部的伤口,豆大的汗珠从脸颊之上滚下。

  “别激动……还有更狠毒的呢。”

  逸尘让莫飞将军横卧于地,以花草结界将他笼罩。

  旋即,施展疗伤圣手,为莫飞将军诊治。

  剑伤虽然严重,但腹部没有骨骼,伤到的基本都是皮肉,内脏只是稍有微创。

  以逸尘的疗伤手段,不过一刻钟时间,便让莫飞将军大致恢复。

  “莫飞多谢救命之恩!”

  莫飞将军面露感激之色,深深一揖。

  若不是逸尘出手,莫飞将军此刻恐怕已经袁长老手中的一颗棋子了。

  如果丹田被毁,也就葬送了莫飞将军的一生……

  劫后余生的感觉,让莫飞将军恍若梦中。

  但有一事,尚未解惑:“逸尘,你说的更狠毒,是什么意思?”

  借刀杀人,已经够狠,幸好被逸尘所救,粉碎了袁长老的阴谋。

  这是莫飞将军所能想到的最严重后果,其他的,并没有深想。

  “哦,那只是对你而言。”

  逸尘微微笑了笑,解释道:“袁长老此举若是成功,在阴无为眼里,幽氏兄弟被杀的责任,毫无疑问的落到你的身上。

  事实上,你没有做错什么,可幽阴门一下子损失两位堂主,毕竟和你逃脱不了干系。尽管对于幽阴门来说,两位战帅巅峰强者的丧命,根本不会影响到幽阴门的整体实力。

  但是,身为幽阴门门主,阴无为绝不容忍自己的堂主白白死去,表面上或许不会对你发难……”

  “对,暗地里,我会被他当做泄愤的对象,迟早难逃被杀的命运。”

  莫飞将军一脸苦笑,想想还是心有余悸。

  好在,所有危机已经过去,只要把事实禀报于朝廷,剩下的就没有自己什么事了。

  “莫飞将军,你准备如何禀报?”逸尘看似随意的问道。

  “如实禀报,相信陛下会褒奖于你。”莫飞将军正色道。

  对于逸尘的救命之恩,莫飞将军仅仅是深深一揖。

  并非知恩不报,却是决定将逸尘义举上报朝廷,以期通过萨特王国官方,给予逸尘奖赏,甚至赐予一官半职,自然远胜于自己的倾力报答。

  “万万不可!”逸尘摇摇头,否决了莫飞将军的做法。

  “那是为何?”莫飞将军更是不解。

  难道逸尘无意于仕途,连朝廷的奖赏都要拒绝?

  “莫飞将军,我问你,以你之力对抗幽阴门,结果会怎样?”逸尘反问道。

  “必败无疑。”

  尽管揣摩不透逸尘的意图,但莫飞将军依然实话实说:“如果我有对抗的能力,早就和幽阴门决一死战了。”

  “既然如此,何不把这个皮球踢到国王陛下那里。”

  逸尘眼里露出一丝狠色,接着说道:“你只需告诉陛下,救你的人并没有透露身份……当然,一定要尽可能的让陛下对幽氏兄弟深恶痛绝,只有幽氏兄弟死了,陛下和阴无为之间,才有可能碰撞出一点火花。”

  “你的意思……嗯,有道理……好,好。”

  随着逸尘的仔细分析,莫飞将军的脸上慢慢露出笑容。

  虽然并不能一下子就完全领会,但莫飞将军对逸尘的建议,还是非常赞同。

  “这样一来,你就不能继续呆在九幽城了。”

  如果顺利激化宇文则和阴无为的矛盾,作为引发祸端的莫飞将军,就会成为敏感人物。

  无论是阴无为,还是宇文则,只要一个意念,就足以让莫飞将军死上好几回。

  “这个……”莫飞将军眉头一皱,似乎陷入了纠结状态。

  在九幽城任职多年,莫飞将军没少受幽阴门的窝囊气。

  以他的性格,不止一次的想对幽阴门采取行动,但都被宇文则阻止。

  按照宇文则的意思,莫飞将军必须学会忍耐,小不忍则乱大谋,哪怕幽阴门欺人太甚,都不宜与之正面交锋。

  莫飞将军虽然知道,国王陛下此说,有一定的道理,但更多的顾忌,却是生怕自己的王位不保。

  长时间处在各种微妙的关系中,莫飞将军已经厌倦了惺惺作态的虚伪。

  只不过为了旅行自己的职责,保护国王陛下的安全,莫飞将军才勉强坚持下去。

  在莫飞将军的头脑中,只要国王陛下安全,就可以牵制幽阴门,双方都会尽量克制,爆发战争的可能性不大。

  一旦国王陛下的安全发生危机,幽阴门或许会趁势采取行动,无论哪一方最终获得胜利,百姓都是战争中最大的受害者。

  但是,国王陛下的隐忍不发,又让莫飞将军颇为不屑。

  正因为如此,逸尘的提议才会得到莫飞将军的接受。

  唯一纠结的是,莫飞将军几十年来,并没有在九幽城以外的地方任职。

  如果主动提出,自己都不知道应该去往何地。

  “退路我给你想好了,虽然只是副将之位,但你有足够的施展空间。”

  逸尘成竹在胸,对莫飞将军目前处境,以及今后的发展前景,都做了详尽的分析。

  “你要去王宫,面见国王陛下?”

  莫飞将军被逸尘的主意吓了一跳,忧心忡忡的说道:

  “我之前的想法太简单,忘记了一个重要的事情,你还是不要去王宫为好。”

  尽管在阴无为面前,宇文则大多数时候唯唯诺诺,但对于萨特王国的王公大臣,宇文则往往是威势逼人。

  逸尘如果坚持要会一会宇文则,莫飞将军觉得危机重重。

  “你怕宇文则杀我?”见莫飞将军神色紧张,逸尘不禁有些好奇。

  “有可能,你难道忘了,宇文锋王子,可是国王陛下的亲生儿子。”

  莫飞将军大手一挥,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你在辛戈杀气试练场,将宇文锋斩杀,这件事情早已传到了国王陛下的耳中,就算你不出现,可能很快就有人去找你。

  在其它地方,以你的修为实力,还有一丝逃脱的希望,只要离开萨特王国,回到落英王国去,你应该可以脱险。

  然而,一旦进入王宫,你的生存机会极其渺茫……如果你执意前往,莫飞愿意同行,但你最好不要显露身份。”

  逸尘的坚毅,让莫飞将军放弃了继续规劝的念头。

  他知道,逸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何况在落英王国又崭露头角,盛名之下难免有些飘飘然。

  斩杀王子,在任何王国都是必死之罪,可逸尘偏偏还要自投罗网。

  既然逸尘主意已定,多劝无益,莫飞将军暗下决心,尽自己全力保护逸尘周全。

  “这个我自有分寸,宇文则不会对我怎样,总之,你如果真有为国为民之心,就按照我说的,到时候密切配合就行。”

  看到莫飞将军为自己紧张,逸尘心里升起一股暖意。

  莫飞将军外表冷峻,不喜张扬,在一般人看来,他就是榆木疙瘩一块。

  但逸尘经过几次交往,发现莫飞将军或许是长时间遭受幽阴门的打压,养成了外冷内热的性格。

  与这样的人做朋友,逸尘觉得可以放心,至少不需要彼此防范。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