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一十章 蓝光解围

第七百一十章 蓝光解围

  话虽如此,心里却暗自警惕。

  按理说,国王陛下的王宫内殿,是平时生活的场所,一般不会轻易接待官员。

  而且以陛下的身份地位,怎么着也要把王宫内殿装潢得精美绝伦吧。

  至少,桌椅的表面,不会如此粗糙不堪,说不定哪天一不小心,就把陛下的手给划破了。

  即使是莫飞将军主管的地牢监舍,那些牢门都弄得锃光瓦亮,比王宫内殿气派多了。

  逸尘说不出哪里有问题,却明显感觉到,这间王宫内殿,透露出一股诡异的气息。

  “卑职莫飞,叩见陛下!”

  莫飞将军一进王宫内殿,还没来得及和宇文则见礼,就看到宇文则一脸阴鸷,和逸尘打起了嘴仗。

  本来还想在一旁稍待片刻,却不料逸尘不仅直呼宇文则其名,而且毫不相让的反唇相讥,使得莫飞将军心里大为焦急。

  不管逸尘有多大能耐,毕竟这里是萨特王国的王宫内殿,宇文则有足够的手段,对逸尘不利。

  于是,莫飞将军连忙上前一步,弯腰屈膝,行叩拜大礼。

  趁着行礼的空隙,一来可以让逸尘更加适应王宫内殿的环境,再者也可以缓和一下,现场沉闷的气氛。

  “陛下,老臣受人所制,无法跪拜,请陛下谅解。”

  被逸尘夹在咯吱窝下的白大将军,涨红着脸,挣扎着说道。

  以他的个头,若是两只脚垂下来,应该可以碰到地面,不知是被逸尘卸去了功力,还是自己脑子糊涂了,反正就横着身子,手舞足蹈的瞎折腾。

  “很好!有胆识,孤王就看看你有多大能耐。”

  窝在椅子中的宇文则,并不理会莫飞和白大将军,只把眼睛死死地盯住逸尘。

  说话的同时,右手在粗糙的木椅扶手上,不经意的摸了一下,似乎要把身体直立起来。

  嗡~~

  忽然间,王宫内殿原本就不算大的空间内,氤氲出一丝丝金色光芒。

  没有人看见这些金色光芒的源头,只看见整个密闭的空间中,四面八方都萦绕起淡淡的似云似雾的朦胧。

  云雾弥漫之际,一股若有若无的威压,逐渐将逸尘笼罩。

  嘶~~

  逸尘猛地一惊,没有明显释放出的能量,若是不注意,似乎不会感觉到威压的存在。

  威压并不强横,也没有毁天灭地的态势,甚至有一种微风轻抚的畅快。

  逸尘暗提战气,准备以自身的王者之气与之抗衡,以便化解可能出现的危机。

  第一眼见到宇文则,逸尘就已经看出了他的大致修为,介于战帅巅峰强者与王者之间。

  如果没有特殊手段,宇文则的气息应该不够王者的水准,即使刻意隐藏,也不会超出战王初阶级别。

  以这样的修为实力,对逸尘而言,好像并不会存在太大的威胁。

  只要白大将军不与宇文则联手,逸尘独自应付宇文则,基本上可以进退自如。

  尽管不清楚白大将军为何如此不堪一击,稍一接触就变成了自己的俘虏,但是,逸尘还是想谨慎为妙。

  在宇文则的王宫内殿,如果能够先保持一定的强势,或许对把握主动权有好处。

  然而,逸尘意外的发现,自己竟然无法使用战气。

  一丝一缕的云雾,如同春雨般润物无声,不经意间飘洒而下,将逸尘整个人都包裹起来。

  逸尘可以随意活动,摇头摆手都不受影响,唯独战气运用不了。

  全身略显呆滞,四肢软弱无力,就像喝醉酒一般,头重脚轻,提不起精神。

  “宇文则,卑鄙小人!”

  叫骂声一出口,逸尘就觉得说了一句废话。

  宇文则在动手之前,就已经说过要看看逸尘的能耐,严格说起来,这不算偷袭。

  而且,逸尘很清醒的意识到,金色云雾虽然厉害,却绝不会有毒。

  宇文则并没有对逸尘使用毒物,‘卑鄙’二字,说得有些重了。

  “卑鄙么?跟你比起来,孤王很高尚了。”

  宇文则鹰一样的眼光,如同两柄利刃,从木椅上射出,直指逸尘。

  奇怪的是,逸尘即使无法使用战气,却没有被金色云雾击倒,甚至面对宇文则的阴鸷眼神,也不存在一点点的不适。

  刚开始的时候,逸尘曾经想过,万一出现危机,自己尽可能的在第一时间,施展雷霆一击,将宇文则控制起来。

  俗话说擒贼擒王,只要抓住宇文则,即使有再多王宫侍卫围困,哪怕是白大将军出手,逸尘也占据着极大的优势。

  “我承认,你这样做不算卑鄙,但是,你哪里比我高尚……不好意思,我眼拙没看出来。”

  逸尘双目圆睁,毫不回避宇文则眼眸中射出的寒光,用自己认为最为犀利的目光,狠狠的刺向宇文则。

  “咦~~”

  宇文则微微一怔,不自禁的收回自己的眼光,将脑袋稍微别过去一点。

  然后,用右手在木椅上轻轻的叩着,就像心情舒畅时哼着小曲儿,用手打拍子一样,很有节奏感。

  “不管你到萨特王国来的目的是什么,既然进了王宫内殿,就必须按照孤王的旨意。”

  宇文则将瘦弱的身体,在木椅中侧了侧,换一个较为舒适的姿势。

  飕飕~~

  依然没有排山倒海的威势,却听闻无数细密利器的破空声。

  宇文则和逸尘之间,距离不超过十米,哪怕是很细微的动作,都很难逃脱彼此的眼睛。

  逸尘的战气暂时调动不了,若以缺乏战气的身体,避让宇文则发出的细密之物,简直没有任何可能。

  “陛下,不要!”

  莫飞和白大将军,异口同声的发出惊叫。

  之前的金色云雾,虽然能够压制住战王强者的修为施展,但并不会给对方造成巨大伤害。

  算起来这是一种偏向防御性的结界阵法,当宇文则遇到战王中阶以下强者攻击的时候,可以确保安全。

  逸尘不能凝聚战气,对宇文则就没有伤害,从这一点来看,宇文则对逸尘确实没有使用‘卑鄙’手段。

  但是,这一次射出的细密暗器,却是宇文则为了退敌,而刻意设置的攻击手段。

  在润物无声的金色云雾掩护下,细密暗器悄然出动,即使对方有所防范,也会因为难以调动战气,而造成行动的迟缓。

  强者过招,稍有差池,即可立分胜负。

  细密暗器具有极大的杀伤力,一旦逸尘被射中,受伤难以避免,至于受伤的程度,就要看逸尘的造化了。

  莫飞听到白大将军和自己说出一模一样的话,感到十分惊讶。

  被逸尘夹在腋下,到现在还没有脱离,白大将军应该特别讨厌逸尘才对,就算不忍心看到逸尘当场陨落,至少也希望给逸尘一个下马威吧。

  而白大将军在说话的同时,使劲的挣扎着,或许是逸尘的战气被压制,白大将军居然一下子,从逸尘的咯吱窝下逃了出来。

  咝咝~~

  如同应急措施一般,逸尘在身体行动不便的时候,自然先用眼睛去盯住飞来之物。

  只有看清楚射向自己的东西是什么,才有可能采取应对的办法,这是人体遇到险情时,极为正常的本能反应。

  哗~~

  随着密闭空间中一道蓝光闪过,细密暗器的破空声瞬间停止了。

  “啊……”

  莫飞和白大将军二人,又是同时发出了一样的惊讶声。

  他们没有想到,逸尘在没有战气支撑的情况下,居然用眼神化解了细密暗器的凌厉攻势。

  不仅如此,逸尘双眼中释放出的蓝光,笼罩范围还在扩大,与金色云雾相互缭绕。

  使得王宫内殿之中,交相映辉着两种几乎不带威压的光芒。

  “哈哈哈哈……还好,你不是孤王的敌人。”

  木椅中传出宇文则刺耳的笑声,颇有节奏感的叩击声忽然消失。

  随即,金色云雾迅速淡去,蓝光也逐渐撤离。

  不过几息时间,王宫内殿恢复了初始的平静。

  宇文则依然窝在木椅中,脸上略有意外之色。

  而逸尘则站立原处,蓝光完全收敛,目光变得柔和。

  紧要关头,日月空间内的十三,启动了逸尘已经接受的墨亚传承。

  蓝光便是墨亚传承中的一项基本功能,逸尘具有墨亚血脉,在遇到危机的时候,才会释放出极具毁灭性的蓝光。

  细密暗器虽然数量繁多,几乎是笼罩了整个密闭空间,但蓝光闪过,无论从哪个方向过来的细密暗器,都无法对逸尘造成伤害。

  “吁……”

  莫飞将军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对逸尘的紧张心情,总算可以暂时放下。

  逸尘的蓝光乍现,不仅化解了自身危机,而且让莫飞将军更加多了一份希望。

  尽管逸尘从袁长老等人的手中,将莫飞将军救下,但莫飞将军对逸尘的信任,更多的是源自于江湖传闻。

  并没有见识到逸尘的真正实力,很难让莫飞将军心悦诚服。

  及至御花园中,陶书遥对逸尘口称老大,在莫飞将军眼里,也只不过是逸尘有一位战皇超级强者这样的帮手而已,算不上逸尘本身的实力。

  而化解细密暗器的蓝光,却是从逸尘的双眼之中释放而出,这才是属于逸尘自己的手段。

  看似随意的一瞥,就化解了王宫内殿结界阵法的攻击,莫飞将军不得不大为惊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