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一十一章 锋儿没死

第七百一十一章 锋儿没死

  莫飞将军曾经听说过,王宫内殿的结界阵法,一旦由宇文则启动,即便是阴无为这样的战王中阶强者,也没有办法施展自身修为。

  宇文则很少上朝,多愿意在王宫内殿召见萨特王国的官员,想必对结界阵法的依仗,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你的敌人?”宇文则主动撤去结界阵法,让逸尘稍有意外。

  毕竟,逸尘本身的修为,难以将蓝光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如果宇文则继续催动结界阵法,被动的人仍然是逸尘。

  “这个么……白雄,你是怎么回事?”

  宇文则眨巴着小眼睛,忽然把目光刺向刚刚挣脱束缚的白大将军。

  “陛下,我……”被宇文则喝问,白大将军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红晕,说话也支吾起来。

  仿佛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微微低下头去,不敢正视宇文则的犀利目光。

  “哼,你不仅没有阻拦逸尘入宫,反而甘愿被擒……你丢不丢脸?”

  宇文则的话,好像永远都是冷冰冰的,看不出有什么表情。

  “陛下,老臣即使全力阻止,也不能挡住他们,甘愿被擒也是不得已。”

  白大将军的声音细如蚊蝇,额头上的汗珠倒是往下直滚:“老臣怕万一……还得护驾啊。”

  虽然逸尘的实力不弱,但是一招之内就顺利制服白大将军,却是万万不可能的。

  只有在白大将军自己的密切配合下,逸尘才能将他夹在咯吱窝之下。

  “一把年纪了,好奇心还那么重,算了,你先退下吧。”

  宇文则没有追究白大将军的渎职行为,只是将他赶出王宫内殿。

  “这……好吧,老臣告退。”

  白大将军嘴里嘟囔着,心不甘情不愿的缓缓退出,一边还偷偷地打量着逸尘。

  身为萨特王国的大将军,白雄英勇善战忠心护国,深受万民敬仰。

  唯一有个缺陷,白大将军的好奇心特重,不惜自毁颜面,屈居于逸尘的咯吱窝下,目的就是为了打探,逸尘和宇文则到底要谈点什么。

  当然,白大将军想过,宇文则和逸尘之间,或许成不了朋友,但有着幽阴门这个共同的敌人,他们至少可以站在同一战线。

  宇文则的一句‘不是敌人’,已经验证了白大将军的猜测,可惜的是,他的这一伎俩,还是被宇文则识破了。

  “逸尘,你能告诉孤王宇文锋的下落吗?”

  等白大将军磨磨唧唧的退出,宇文则眯起眼睛,一边请逸尘坐下,一边试探性的问道。

  “陛下确认宇文锋还活着?”逸尘没有正面回答,反而试探起宇文则来。

  到目前为止,就只有宇文则一人,没有选择相信传言,坚持认为宇文锋没死。

  “我看过当时的图像,一片血肉模糊……但锋儿却还活着。”

  宇文则高高耸起的颧骨,轻微的抽动了一下,小眼睛有些湿润。

  尽管极力压抑着情绪的波动,但颤抖的声音,以及把孤王变成了‘我’,还是显示出了内心的激动:

  “开始我也认为锋儿死了,可他的本命玉牌并没有爆裂,只不过有了一丝细纹而已。

  我不知道你通过什么方式,瞒过辛不仁,留住了锋儿的性命,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利用锋儿,达到什么目的。不过,我依然要谢谢你……

  你不是萨特王国的人,作为国王我没有资格要求你,但作为父亲,我希望……你能让我父子见上一面。”

  还是冷冰冰的声音,却传递出一股浓浓的父子亲情。

  宇文则的话,让莫飞将军难以适从,刚刚从地上爬起来,却又差点噗通一声重新跪倒。

  宇文锋的死,几乎是所有萨特王国的子民,都早已承认并接受的事,没有人存在异议。

  唯一难以决断的,就是宇文锋到底被谁斩杀,逸尘的凶手身份是否属实。

  包括辛不仁和阴无为,曾经不止一次的暗示过幽阴门的长老,并将此消息尽可能的传扬开来。

  为了说服和打击宇文则,辛不仁还特意设法让宇文则‘无意中’观看到,在辛戈杀气试练场的第六关内,逸尘一掌将宇文锋轰成一捧血雾。

  但现在,宇文则却说宇文锋根本就没有死,甚至还得到了逸尘的默认。

  在莫飞将军看来,这一切太不可思议了,怪不得逸尘对计划充满信心,原来是有这个隐情。

  “宇文锋没事,你随时可以见到,但是,在此之前,你必须答应我两件事情。”

  逸尘没有否认宇文锋被自己控制起来,而且,很直接的就向宇文则提出条件。

  确实,宇文锋还活着,被藏在日月空间的一个角落,静静地养伤。

  在辛戈杀气试练场,逸尘凭着阴元广的当面,甚至是‘现场直播’的情况下,一掌轰出。

  然而,逸尘在轰击宇文锋之前,曾经暗自传音与对方进行了沟通。

  宇文锋绝处逢生,差点就在忘乎所以的时候,破坏了逸尘的计划。

  好在逸尘早有准备,及时封住了宇文锋的周身血脉,让他处于假死状态,然后以宇文锋自身流出的鲜血,制造了一片血雾。

  同时,施展妙手,将宇文锋转移到日月空间内。

  由于当时阴元广还活着,亲眼见证了逸尘斩杀宇文锋的一幕,而辛不仁也只是偶尔远程观看一下,对于图像的真实性,很难做出判断。

  从血雾中传出宇文锋的气息,让辛不仁确认了宇文锋的丧命。

  当然,帅又奇送的幻影镜,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几乎瞒过了所有人的眼睛。

  “哪两件事?”宇文则一点都不意外,连窝在木椅中的身体都没有动一下。

  从莫飞将军跟他说起逸尘开始,宇文则就知道,逸尘孤身前来,绝非只是见见面那么简单。

  如果不是考虑到宇文锋还没死,他根本就不愿意见一个被幽阴门传得满城风雨的外乡人。

  “第一件,镇东将军该换人了。”逸尘坐在宇文则对面的椅子上,语气平静。

  “哦?这是萨特王国的事,我自会考虑,和你好像没什么关系吧。”

  宇文则以为,逸尘不管提多少条件,都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却没想到竟然会干涉到国家大事。

  祥将军的事,宇文则也听到过一些汇报,换人是肯定的,但换谁却没有确定。

  祁连镇是萨特王国的东大门,关系重大,要找一个有能力还要赤胆忠诚的镇东将军,才能让宇文则放心。

  “跟我关系不大,但你必须答应。”

  逸尘虽然不屑祥将军的为人,却被他的另类效忠所感动。

  “答应不答应是我的事,你可以说说看,谁是最好的继任人选?”

  宇文则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满的情绪,却又很快被掩饰起来。

  他不希望逸尘介入到萨特王国的国事中来,毕竟对于宇文则来说,自己才是萨特王国的真正统治者。

  逸尘在御花园干的事情,宇文则并不知晓,就凭刚才逸尘在王宫内殿的表现,已经让宇文则心存忌惮了。

  如果逸尘出任镇东将军,实力应该没有问题,但忠诚度是不可能存在的。

  “梦剑文,战帅巅峰级别的修为,将军府的副将,祥将军的结义兄弟。”

  逸尘一边注视着宇文则的反应,一边慢条斯理的说着:“最重要的一点,梦剑文是腾啸将军未来的女婿。”

  “你是说……梦剑文?”

  这一下,宇文则窝在木椅中的身体,总算不自在的动了动。

  闹了半天,逸尘根本就没有为自己打算,亏得宇文则还惦记着怎么拒绝呢。

  “不错,梦剑文为镇东将军,让莫飞将军作为将军府的副将,辅佐也好,监督也罢,你应该可以放心。”

  逸尘依然端坐椅中,不露声色的看着宇文则,分析道:

  “将军府的主要将领,都是腾啸将军的老部下,作战勇猛作风顽强,却并不愿意接受外人领导。

  梦剑文淡泊名利,原本不愿就任镇东将军,但由于和腾啸将军唯一的女儿静静两情相悦,不忍心将军府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才勉为其难的答应。

  而将军府的主要将领,也恳请梦剑文,并愿意联名上书朝廷,准许梦剑文出任镇东将军……”

  梦剑文的人缘不错,又是静静的恋人,实力也很强,将领们基本上不会排斥,但也不至于真的就到了恳求的地步。

  毕竟,腾啸将军的老部下,总有人希望自己能够出任镇东将军,为保全甚至发展将军府作出努力。

  但逸尘没必要把这些细节告诉宇文则,当然也不会存在什么联名上书之类的。

  “你可知道,阿祥曾经和幽阴门走得很近,将军府的态度有些暧.昧?”

  对于逸尘的说辞,宇文则不置可否,却冷不丁的问起祥将军的事。

  “幽阴门门主阴无为,都可以高居萨特王国相爷之位,祥将军和幽阴门走得近,又算什么?”

  逸尘的目光中流露出讥讽的神态,待宇文则表情不自然,扭头转向旁边,才不慌不忙的说道。

  阴无为的双重身份,早已为世人诟病,宇文则也因此遭受过其他王国的质疑。

  跟宇文则比起来,祥将军的做法似乎并不为过。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