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一十二章 昨日豪情

第七百一十二章 昨日豪情

  “我有我的苦衷,但是阿祥乃萨特王国镇东将军,应该为国效力,而不是卖主求荣。”

  被逸尘一说,宇文则非常尴尬,即便解释,听起来也没有什么说服力。

  “祥将军和幽阴门走得近,只是想寻求庇护,并不是卖国求荣。而阴无为出手重创祥将军,无疑断绝了将军府的念想。

  而梦剑文一直极力反对示好幽阴门,甚至差点因此丧命,将领们看在眼里,自然对梦剑文更加信任。”

  逸尘并不纠结于宇文则和阴无为的微妙关系,只是为梦剑文摇旗呐喊。

  “陛下,逸尘之言句句属实,只要朝廷加以褒奖,不要寒了将士们的心,将军府永远都会站在萨特王国的立场,与幽阴门势不两立。”

  莫飞将军将自己所了解的,有关祥将军和梦剑文对幽阴门的态度,以及梦剑文遭到祥将军迫害的经过,向宇文则汇报了一遍。

  将军府处于穷乡僻壤之地,除了见面矿区的税收之外,萨特王国并没有提供更多的支持。

  而幽阴门的威逼利诱,也不曾得到朝廷的阻挠,致使祥将军一念之差,几乎酿成大错。

  在进入王宫之前,逸尘已经把将军府的基本情况,和莫飞将军做了一个说明。

  同时,逸尘给莫大将军的退路,就是以副将的身份配合梦剑文,把将军府打造成一支对抗幽阴门的铁军。

  莫飞将军在九幽城任职多年,虽然也是副将级别,却没有真正的权力,距离他领兵征战的理想越来越远。

  不仅如此,还处处受到幽阴门的牵制,不得不做一些自己非常不齿的事情。

  若是顺利进入将军府,以莫飞将军的能力和坚毅的性格,正好可以弥补梦剑文的不足。

  而祁连镇又是萨特王国的东大门,一旦发生战事,祁连镇就成了兵家必争之地。

  如此一来,只要能保证将军府有足够的实力,保家卫国的仗是有得打的。

  对于一位志在沙场的将军来说,前线才是施展的舞台,这也是莫飞将军愿意和逸尘配合的主要原因。

  “嗯……你们说得也有道理,不过,涉及到萨特王国的战略部署,需要慎重考虑,我不能现在就答应……先说说第二个条件吧。”

  宇文则沉吟半晌,抬起头正色道。

  “好,我会等上半个月时间,等待陛下的答复,希望不是推托之词。”

  逸尘相信,宇文则已经同意了自己的条件,只不过故意拖延一下时间,以示国王陛下的谨慎。

  半个月后,宇文则一定会将梦剑文和莫飞将军的任命书交给自己,应该不会有意外。

  “第二件事更简单,就是请陛下杀了幽氏兄弟。”

  基本搞定了将军府的事情,逸尘已经很满意了。

  顺便提出这个条件,是想看看宇文则有什么反应。

  “你一共就两个条件,却没有一个是为了自己的需求,这是为何?”

  宇文则非常诧异,猜不透逸尘心里的想法。

  挖苦心思瞒天过海,将宇文锋的命保住,却又不为自己的利益,提出看似无关的要求。

  这个年轻人,实际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宇文则定定的看着逸尘,忽然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心虚。

  “我的需求,不是你能满足得了的,不提也罢。”

  逸尘微微昂首,颇有不以为然的神色。

  “你让我杀幽氏兄弟,就是为了逼我表明立场?”

  宇文则觉得越来越糊涂了,自己坐拥整个萨特王国,除了摧毁幽阴门之外,其他的事情几乎都能办得到。

  居然还不能满足逸尘的需求,这也简直太离谱了吧。

  不过,转念一想,宇文则心里猛地往下一沉,逸尘连落英王国的国师都不愿意做,又怎么会在乎一点赏赐呢。

  宇文则眼里的逸尘,越来越神秘,神秘地不可捉摸。

  “难道你不应该做点什么吗?哪怕是为了宇文锋……”

  逸尘冷冷一笑,双眼射出两道犀利的光芒,如同利剑一般直刺宇文则。

  宇文锋身为萨特王国的王子,宇文则的亲生儿子,被幽阴门掳去囚禁了好几年。

  不仅受尽了**,还被放置到辛戈杀气试练场,成为试练者闯关的道具。

  就算宇文则开始并不知晓,但观看了逸尘斩杀宇文锋的‘实况转播’之后,他依然没有采取行动。

  至于宇文则是隐忍还是惧怕,逸尘不得而知。

  身为君王,落英王国的穆梓,忍辱负重几十年,不惜将亲生女儿送出宫外,承受骨肉分离的痛苦。

  尽管击败了贾本国侵略者,给百姓争取了一个和平的生存环境,但是,穆梓心里永远都会对无痕存在一份愧疚。

  这份愧疚来自于亲情的缺憾,与穆梓的成就无关,也不会因为落英王国的繁荣而减少。

  逸尘不是君王,自然不能完全理解君王的内心,但是,对于穆梓的行为,逸尘还是持有一份敬佩的态度。

  至少他将无痕托付给花飘零和杏老,以花木堡的实力,只要不暴露身份,无痕的安全不会有危险。

  而宇文则不一样,对两位王子的处境好像并不是很关心。

  宇文锋兄弟二人在玄天宗的时候,唯一保护他们的邹长老,还是幽阴门的奸细。

  就连宇文浩被池康暗杀后嫁祸逸盟,也没有人为他们查明真相。

  也正因为宇文锋被仇恨蒙蔽了眼睛,加上报仇心切,中了池康的圈套,不惜与古云签生死状,上快意台一决生死。

  不敌古云之际,幸亏有人出手相救,本以为逃过一劫,却不料反而陷入幽阴门的魔爪。

  经受了各种非人的折磨,直到遇到逸尘,才算躲过丧命的厄运。

  这期间,宇文则似乎并没有为两位王子做过什么,甚至连宇文浩的死,都是过了很长时间,才接到通知。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在逸尘看来,宇文则都过于冷酷无情。

  “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父亲很不称职,对自己的儿子不闻不问?”

  宇文则双手捧着脑袋,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面对逸尘的质问,他无言以对,无论有什么苦衷,都无法改变失去儿子的痛苦。

  “你是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跟我没有关系,即使你不是宇文锋的父亲,作为国王陛下,也必须表明自己的立场。”

  逸尘冷冷的看了宇文则一眼,没有半点同情的意思:“萨特王国的官员,以及百姓都在看着,你的态度决定了有没有人愿意为你效忠。”

  宇文则和阴无为之间,朝廷与幽阴门之间,存在了太多难以解释的关系,不要说贫民百姓,即使是达官贵人,也不敢胡乱揣摩。

  作为一国之君,宇文则只有表明自己的立场,才会得到更多的支持。

  祥将军虽然行为令人不齿,但好歹人家有着非常明确的目的,最起码,为了将军府的生存,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如果宇文则一直这样模棱两可,态度含糊,像莫飞将军这样的忠诚将领,迟早会心生寒意,其他的文臣武将,恐怕也会无所适从。

  “不错,你说得对,幽氏兄弟必须死,就算我给幽阴门一个警告吧。”

  宇文则的小眼睛,忽然射出精光,仿佛是下了很大决心。

  然而,精光很快黯淡下去,宇文则摇了摇头,颇为无奈的说道:“也只能到这儿了,再往上的话,我就无能为力了……我有很多苦衷,不是你能够理解的。

  我与幽阴门有不共戴天之仇,年轻的时候,为也曾豪情万丈,甚至想倾一国之力剿灭幽阴门,给萨特王国的百姓一个太平的生活环境。

  但是,后来我发现自己错了,错得太离谱,我现在这个样子,就是由于对抗幽阴门造成的……”

  宇文则告诉逸尘,他年轻的时候,也是身材魁梧相貌堂堂,并有一身正气。

  刚刚登上萨特王国国王之位,宇文则意气风发挥斥方遒,曾立下豪言壮语,要为子民们打造一个安宁富裕的萨特王国。

  当时的幽阴门,还没有明目张胆到四处为敌的程度,但在萨特王国,已经初露峥嵘。

  身为萨特王国相爷,阴无为也算是尽心尽职,以自己的睿智化解了诸多危机。

  比如,萨特王国与邻国之间存在的摩擦以及纠纷,大多由阴无为设法摆平。

  特别是在边界问题上,玄冰王国多次抢占萨特王国的国土,如果两国开战,不仅需要耗费巨大的人力财力,而且宇文则初登大宝,很多事情还没有理顺,不宜进行大规模作战。

  关键时刻,阴无为率幽阴门弟子,潜入玄冰王国境内,擒住对方主帅,逼迫玄冰王国退回抢占的国土。

  如此功劳,自然使得阴无为以及幽阴门,在国人心中的地位节节攀升。

  有一段时间,幽阴门几乎成了保家卫国的王者之师,加上阴无为的政治手腕,萨特王国的朝堂之上,有不少官员来自幽阴门。

  短暂的欣喜过后,宇文则发现,身为萨特王国国王的自己,居然不能随意调动朝廷官员。

  而阴无为的一句话,就可以将某个部门完全清洗,重新任命。

  当然,阴无为本身一直低调行事,并未有明显凌驾于宇文则的行为。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