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一十三章 心照不宣

第七百一十三章 心照不宣

  只不过,幽阴门弟子仗着护国有功,以功臣自居,对官员以及百姓任意指使,稍有不从便刀剑相加。

  一时间,百姓怨声载道,官员惶恐不安,无论是朝堂还是江湖,幽阴门的‘威名’越来越大。

  宇文则也被幽阴门搅得寝食难安,连上朝都有些战战兢兢。

  经过一段时间的谋划,宇文则准备对幽阴门采取行动,并清除部分来自于幽阴门的官员,以振朝纲。

  然而,宇文则的计划还没有实施,就宣告了失败。

  首先是以阴无为为首的官员,极力反对,并暗示宇文则过河拆桥,出尔反尔。

  若是一意孤行,不仅劳命伤财,而且还显示出国王陛下的冷酷无情。

  彼时朝堂中的主要官员,大多数站在阴无为一边,不用阴无为发话,就会有官员们为幽阴门求情。

  整个事件中,阴无为并没有主动为幽阴门辩解,所有叫得凶的,都是一些曾经为萨特王国立下过汗马功劳的老臣。

  致使宇文则计划胎死腹中的另一个原因,则是宇文则的身体状况。

  原本生龙活虎身强力壮的宇文则,不知为何在短短半个月内,整个人逐渐萎缩。

  先是肌肉僵硬,皮肤绷紧,然后迅速消瘦,全身骨骼严重变形。

  如同被压缩一般,宇文则的躯体越来越瘦小,肌肉已经处于半死状态。

  修为上,尽管有两次冲王失败,但若辅以天材地宝,相信宇文则晋升王者毫无悬念,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可经过这一番折腾,宇文则的修为从战帅巅峰级别,降到战帅高阶,甚至还有进一步下降的趋势。

  宇文则遭此变故,起兵剿灭幽阴门的计划自然无法完成,相反,自己的身体状况更是每况愈下。

  如果不是白大将军等武将的竭力抗争,恐怕萨特王国的国王之位,早已换成他人。

  所谓的一腔热血,给宇文则造成了不可逆转的灾难性后果。

  痛定思痛,宇文则只能将对幽阴门的对抗,由公开转变成暗地里。

  通过一些特殊手段,对幽阴门实施打击,尽管并不会过多的削弱幽阴门的实力,至少在心理上得到一定的安慰。

  此举果然奏效,明知宇文则依然保持着与幽阴门的敌对状态,阴无为却没有采取任何针对性的措施。

  即使是那些作恶多端的幽阴门弟子,遭到宇文则的暗中清剿,阴无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着什么都不知道。

  另外,宇文则还得知了一个令他痛恨一辈子的消息。

  幽阴门有一种秘制药丸,名叫削肉缩骨丹,可以在不知不觉中,让服用药丸之人变成废物。

  而宇文则身体的变化,则完全是拜削肉缩骨丹所赐,而且据说没有解药。

  遭此打击的宇文则,对身边的人产生了一种恐惧感,时常会觉得有人要陷害自己。

  但是,宇文则同时又在疑惑,以阴无为的权势,如果强行更换国王,甚至他本人登上王位,或许都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就算退一步,囚禁或者斩杀宇文则,简直就是易于反掌,即使白大将军竭力保护,恐怕也是独木难支。

  事实上,阴无为不仅没有对宇文则横加打击,反而处处维护。

  在朝堂之上,阴无为对宇文则极为尊重,并时常呵斥那些言语过激,对宇文则似有不恭的官员。

  “我曾经天真的以为,阴无为是真心帮我治理国家,幽阴门的逆行只不过是某些长老所为,并非阴无为本意。”

  回忆往事,宇文则情绪激动,满脸愤恨:“后来我才知道,阴无为的目的不是萨特王国,而是整个天罗大陆。”

  阴无为一方面加紧扩张幽阴门的势力,一方面对萨特王国的国事鞠躬尽瘁。

  自宇文则的剿灭计划流产以后,幽阴门的行为收敛了很多,与萨特王国的官员,基本上能够做到井水不犯河水。

  对于百姓,幽阴门公开的门规,倒也有秋毫无犯一说,但现实中,骚扰之事时有发生。

  一旦有人告到朝廷,阴无为往往也能秉公处理,不偏袒不徇私,偶尔还能严惩肇事之后,产生严重后果的幽阴门弟子。

  这样的事情多了,百姓们对阴无为的看法,开始变好了不少。

  就连同朝为官的文臣武将们,大多都被阴无为的大公无私而感动,甚至将阴无为奉为萨特王国官员之楷模。

  直到一位战皇超级强者的出现,宇文则才知道阴无为的用意。

  用削肉缩骨丹,将宇文则的身体变成残废,是为了惩罚他剿灭幽阴门的行为。

  尽管萨特王国的官兵,并没有将剿灭行动进行下去,但宇文则的念头已经形成。

  只要是对幽阴门抱有敌意,基本上都会遭到不同程度的报复。

  摧残宇文则的身体,目的是警告,而不是要了宇文则的命。

  萨特王国国王的位置,对宇文则非常重要,在阴无为的眼里,却算不了什么。

  之所以给宇文则留条命,是因为阴无为需要这样的国王陛下,作为实现自己目标的一个助力。

  “阴无为希望你给他提供便利,而且是心甘情愿的,不需要任何汇报。”

  虽然并没有经历过宇文则的痛苦,但逸尘知道,宇文则和幽阴门之间的仇恨,绝不会轻易就可以消除的。

  一有机会,宇文则就会偷偷的削弱幽阴门的实力,却又不会在明面上与阴无为发生冲突。

  阴无为则可以通过这些小打小闹,帮助幽阴门弟子提高各种应变能力,甚至牺牲一些实力羸弱的弟子,以提醒更多的幽阴门弟子,时刻都会遭遇险境。

  从某种角度说,宇文则实施的不定时打击,反而促进了幽阴门弟子实战能力的提高。

  几乎是免费给幽阴门弟子上一堂安全教育课,阴无为没有理由不高兴。

  “这只是表面上的,阴无为的心机很深……我的修为无法提升,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只要我还是萨特王国的国王,他就永远有能力掌控一切。”

  宇文则有些颓然,即使知道阴无为的想法,他也没有办法制止,甚至还想方设法的去帮助阴无为。

  “萨特王国的稳定,是阴无为实现目标的最大保障……你所希望的是,哪怕是阴无为最终成为天罗大陆的主宰,你依然稳坐萨特王国的国王宝座。”

  阴无为的野心,很多人都知道,但如果没有萨特王国的稳定作为支撑,幽阴门的老巢,幽冥阴山大裂谷,就可能遭到正义之师的攻击。

  以幽阴门的实力,与天罗大陆所有王国为敌的结果,只能是自取灭亡。

  如何通过萨特王国的官兵,给幽阴门提供一道安全的屏障,是阴无为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作为萨特王国国王陛下的宇文则,有责任有义务,为了保护自己的国土,阻止一切进入九幽城的势力,间接上帮了幽阴门的忙。

  在不消耗幽阴门实力的情况下,稳住了大本营的安全,阴无为就可以集中兵力,让幽阴门弟子为统一天罗大陆而冲锋陷阵了。

  宇文则对此并不是毫无所知,事实上,他早已有过这样的预料,阴无为把自己当成一颗棋子,免费使用。

  可惜的是,即便知道阴无为的阴谋,宇文则也只好无条件的配合。

  原因很简单,宇文则要的是萨特王国的国王之位,并不会危及到阴无为的称霸野心。

  而阴无为至少在达到自己的目的之前,不会剥夺宇文则的国王之位。

  各有所图,各怀心机,相互利用,心照不宣。

  共同的利益,使得宇文则和阴无为,由敌对双方变成了战略伙伴。

  为了自己的王位,宇文则不敢与幽阴门公开对抗,甚至做起了缩头乌龟,成天龟缩在王宫内殿,靠着结界阵法给自己提供安全的保障。

  “这些年来,我很少上朝,即使上朝,也只是走个形式而已,更多的时候,都是在王宫内殿接见官员们的……”

  宇文则声音漠然,似乎在讲述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

  长时间的压抑,如果没有爆发,往往就已经是接受,甚至是认命了。

  宇文则觉得自己再也不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了,凡事以自己的获益为目标,很现实的活着比什么都强。

  只有在王宫内殿的结界阵法内,他才相信自己是一位君王,而且是活着的君王。

  “帮你布置王宫内殿结界阵法的,应该就是那位战皇超级强者吧?”

  王宫内殿的结界阵法,正常情况下,可以困住战王强者,想来宇文则是为了防止幽阴门对自己不利,才请人布置的。

  以宇文则的修为,根本没有这个能力,即使放眼整个天罗大陆,能够布置出这样级别结界阵法的人,估计寥寥无几。

  萨特王国和幽阴门并存,关系微妙,很少有人愿意趟这趟浑水,帮宇文则布置结界阵法,更是没有可能。

  “不错,正是彭博先生亲手布置的。在这里,就算是阴无为也拿我没办法!”

  宇文则的眼里,总算绽放出一丝喜悦的光芒。

  或许是压抑久了,难得遇到有人听自己倾诉,宇文则说话的语气也变得轻松起来。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