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一十五章 脑子进水

第七百一十五章 脑子进水

  这些年来,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职权大小的事情,一直就想着,尽心尽力做好自己的分内事。

  正是由于对权力的不在意,导致了莫飞将军偏执的性格,根本就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做事但凭一份本心。

  除了博得一个莫大傻子的荣誉之外,莫飞将军并没有得到任何实惠。

  小山坳的被截杀,让莫飞将军的心态发生了改变。

  身为王宫侍卫的首领,只能在特定的范围内行使自己的权利,而这所谓的权力,实际上完全不在莫飞将军的控制范围之内。

  只要离开王宫范围,莫飞将军甚至没有一名随从,否则也不会差点遭到执法堂分部袁长老的毒手了。

  即使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身边的下属们,也往往是从其他部门借调过来,事情完毕之后,莫飞将军又成了孤家寡人。

  如果真如逸尘所说,梦剑文不太愿意管理繁琐的事务,甚至对镇东将军一职毫无欲望。

  那么,一旦莫飞将军被任命为将军府的副将,就可以施展自己的才能,为把将军府打造成能征善战的队伍而努力。

  “你多虑了。自从祥将军被阴无为重创以后,将军府上下对阴无为是恨之入骨,而腾啸将军的老部下,更多的是一腔热血,冲锋陷阵保家卫国不在话下,但排兵布阵运筹帷幄却并不在行……”

  逸尘虽然身在九幽城,距离将军府万里之遥,但梦剑文经常通过传信玉,把将军府的一些情况告诉逸尘。

  所以,不管将军府有什么新的动向,逸尘都可以在第一时间掌握。

  腾啸将军在世时,将军府的一切进行得有条不紊,既得益于老将军的严格训练,以及严明的纪律。

  等祥将军上任之后,基本上还是按照腾啸将军的老一套施行,尽管并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可时间长了不能接受新的理念,整个将军府难免暮气沉沉。

  祥将军把更多的精力,花到如何保全将军府上,对于战术素养和日常训练,没有下力气去抓。

  特别是左副将的出现,更是把将军府弄得是人心惶惶,加上多年没有大的战事,导致将军府的将士们,无形中懈怠下来,战斗力大打折扣。

  逸尘希望莫飞将军出任将军府的副将,并不完全是帮助他脱离幽阴门的视线,主要还是看中了莫飞将军的执着。

  虽然运筹帷幄的能力比较欠缺,但莫飞将军对训练方面的才能,比祥将军要强得多。

  梦剑文的作用,更多的是增强将军府将士们的凝聚力,而莫飞将军的加盟则是提升将军府的战斗力。

  逸尘建议,莫飞将军无需等到朝廷的任命,就可以提前赶往祁连镇,和梦剑文碰头,以便尽快的适应起来。

  “老大……老大,我在这儿呢。”

  刚刚送走莫飞将军,逸尘就听见了陶书遥阴阳怪气的声音。

  “陶书遥,你把郁陏怎么样了?”

  其实逸尘从陶书遥的脸上就可以看出,郁陏一定是败在了陶书遥的手下。

  “打跑了,凭他那三脚猫的实力,怎么会是陶爷我的对手呢,不过……”

  陶书遥先是手舞足蹈的得意了一会儿,然后又皱起了眉头,支支吾吾的。

  “不过什么?”逸尘感觉有些奇怪,陶书遥的实力明星在郁陏之上,击败对方完全正常,怎么忽然弄了个‘不过’出来。

  “郁陏的修为已经达到战皇超级强者级别,我可以击败他,却没有办法杀了他。”

  陶书遥有点难为情,眼睛朝逸尘翻了好几下,又耷拉下去。

  从战王强者开始,就能够实施魂灵脱逃之术,在生死关头舍去肉身,保留神魂,以期东山再起。

  正常情况下,同级别的战王强者,或者是战皇超级强者,如果不借助外力,彼此之间是很难做到杀灭对方的。

  “这个我知道……你是说,郁陏还会来找我?”

  逸尘一惊,郁陏和陶书遥一战,原本就因为自己引起。

  只要郁陏还活着,就不会放弃木丹果,而逸尘一直会处在危机之中。

  战王强者和战皇超级强者之间,存在着无可弥补的巨大鸿沟,不要说逸尘才突破成王不久,不过是战王初阶的实力,就是战王巅峰级别的强者,与郁陏的差距都有天壤之别。

  战王巅峰,只要没有晋升战皇级别,都只能成为强者,而战皇级别的,即便是刚刚突破,都属于超级强者之列。

  除非陶书遥寸步不离的跟着,否则逸尘随时都会被郁陏缠上。

  尽管慑于法则的限制,郁陏并不敢直接斩杀逸尘,但他随便动点什么,就足以让逸尘生不如死。

  一天不交出木丹果,一天就不得安宁。

  “不会,至少三年……老大,你有三年的时间。”陶书遥吞吞吐吐的说道。

  “什么意思……你把他打伤了,需要三年才能恢复,陶书遥,你好厉害!”

  逸尘总感觉不对劲,以陶书遥的德性,如果能够把郁陏打得三年爬不起来,那至少也得嘚瑟半天。

  但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一点得意之色了,相反,游离的目光,和涨红的脸,让逸尘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没有,他的伤最多只要一个月就好了。”

  陶书遥扭扭捏捏,脑门上的枯皮缝隙中,已经渗出了丝丝汗水。

  嘴里嘟嘟囔囔的好一阵子,总算让逸尘听见了一句话:

  “三年之后,你和郁陏一对一决战,你要是输了,就把那个什么木丹果送给他,而且还要做他的徒弟……”

  陶书遥高挑的身姿,这一刻显得更加猥琐,一脸的倒霉相,还眨巴着眼睛,偷偷打量着逸尘。

  “陶书遥,三年,我和战皇超级强者一对一……你脑子进水了?”

  逸尘被陶书遥气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战王强者每晋升一个小层次,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还要辅以诸多的修练资源,更主要的还是修练天赋。

  阴无为在三十年前就是战王初阶级别,以他幽阴门门主的身份,何愁弄不到天材地宝,却也只是在几个月前,才堪堪步入战王中阶强者的级别。

  而越往后,晋升的过程越难,绝大多数人,穷其一生都无法再次突破。

  在天罗大陆,能够晋升战王强者的,都是修练天才,却不一定都能继续突破。

  如果抛开其他大陆的外来者,整个天罗大陆上的修武者,逸尘只知道阴无为一人的修为,达到了战王中阶的级别。

  迄今为止,逸尘还没有发现一位战王高阶级别的强者。

  要让逸尘在三年的时间内,有实力击败战皇超级强者,来自西元大陆的郁陏,简直就是强人所难。

  “我本来也不愿意的,可是没办法,我晋级之后,已经出现了劫难的预兆,就算天天跟在你身边,一旦劫难开始,根本无力抵抗郁陏。”

  以目前的实力,陶书遥可以轻松击败郁陏,而且自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但是,由于炼化了大量的怨灵,在陶书遥体内凝聚的戾气,逐渐削弱了他的生机,劫难随时会降临。

  陶书遥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把握,能够化解这次劫难,即使有逸尘相助,愿意让陶书遥实施剥夺生机疗法,顺利渡过劫难,也不敢保证原本的修为,就一定不会受到影响。

  太多的前车之鉴,让陶书遥不敢过于乐观,整个妖族之中,死于劫难的不下万人。

  尽管陶书遥相信,逸尘有办法保住自己一命,但同时逸尘自身的消耗,并不是很快就能够得到补充。

  如果郁陏惦记着逸尘的木丹果,陶书遥是没有能力为逸尘挡住郁陏的。

  “为什么不是五年,或者十年?”

  陶书遥的解释,给逸尘带来了一丝安慰,能够在遇到劫难之时,还在意着自己的安全,陶书遥也算是够意思了。

  “不行,如果超过三年,木丹果的作用就会少点一大半,而且,郁陏也会怀疑我们在拖延时间。”

  郁陏虽然落败,却没有放弃对木丹果的渴望,他随时都可以通过自己的方式,查找到逸尘的下落。

  只要把逸尘控制起来,不断的施加压力,并辅以残酷的手段进行折磨,他相信总有一天,逸尘会忍受不了痛苦,而情愿奉上木丹果。

  陶书遥和郁陏曾经有过多次接触,深知对方的性格,为了给逸尘一个缓冲的机会,才主动提出三年的约定。

  面对一个修为只有战王初阶的对手,郁陏当然不相信,逸尘有能力在三年之内晋升战皇级别。

  即使郁陏这三年啥都不干,修为也没有提升,也绝对不是一个战王强者就可以应付的。

  陶书遥的激将法其实并没有成功,真正让郁陏答应的原因,还是源自于他不想失去木丹果这样的宝贝。

  以强行控制的方法,威逼逸尘拿出木丹果的可能性,至少在郁陏看来不算太大。

  万一逸尘恼羞成怒,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将木丹果毁坏,郁陏将什么也得不到。

  在确认逸尘三年内,不可能从战王初阶晋级到战皇级别,又得到陶书遥的承诺,郁陏终于答应,三年之内不会找逸尘的麻烦。

  这三年,对逸尘来说,是一个缓冲,也是一个机会。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