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二十一章 彭博解围

第七百二十一章 彭博解围

  大黑的突然出现,打乱了郁陏的计划,更是让他措手不及。

  眼前的大黑,这不过是一只六阶魔兽,或许经不住郁陏皇者之气的碾压。

  但是,他不仅没有对大黑动手,而且还不顾自己被反噬,迅速撤回原本用于轰开岩石的手掌。

  看了看大黑,郁陏的眼睛又往上翻起,仰望着天空,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郁陏,居然还没把老夫忘记,不错,不错!”

  遥远的天空中,漂浮着一片白云,云缝之中,刺出两道若有若无的光芒。

  光芒闪过之处,天空中依然平静,没有感觉到任何威压,却闪耀得让郁陏睁不开眼。

  声音很轻,如同飘忽不定的白云,却清晰的传到郁陏的耳中。

  “彭博先生,我……”

  光芒一闪而逝,郁陏怔怔的收回目光,嘴里喃喃自语道。

  “不要为难丫头,你走吧。”淡淡的声音,从云层中飘出。

  “我……是!”

  郁陏眼神里露出一丝不甘,但瞬间又变得很干脆。

  回过头,瞄了一眼草儿,然后怏怏离开。

  “你叫大黑?”

  千钧一发之际,彭博先生出现,几句话就打发走了咄咄逼人的郁陏。

  草儿见危机化解,撤去精灵之光,飘飘然落下。

  到底是孩童心境,草儿的忧虑很快就消失了。

  看着眼前的巨蟒大黑,草儿童心大起,主动的打起了招呼。

  “嗯……”

  大黑对语言的控制,似乎没有什么天赋,偶尔说话,也只是蹦出最简单的一两个字。

  不过,草儿的示好态度,还是让大黑非常高兴。

  为表示自己的善意,大黑立马把身形缩小,竖立起来比草儿还要矮一点。

  “我叫草儿,嘻嘻。”

  草儿伸出白嫩的小手,轻轻的抚摸在大黑的黑脑袋上。

  一边笑嘻嘻的自我介绍,一边还好奇的用手指去堵大黑的鼻子。

  “草……儿,阿嚏!”

  鼻子一痒,大黑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却没有躲避草儿的侵扰。

  同时,还卷起拖在地上的尾巴,轻轻的扫着草儿的脚踝。

  片刻之前还弥漫着令人窒息的肃杀之气,现在却是一片温馨。

  草儿原本就是精灵仙子,并不惧怕蛇虫之类,精灵世界也有无数的动物精灵,本体往往是奇形怪状,却与草儿相处融洽。

  大黑虽然说话不利索,却由于跟着彭博先生身边久了,也能够看出一些好恶,只是嫌彭博先生老气横秋,心里总是放不开。

  见草儿粉雕玉琢活泼可爱,自然觉得亲近,加上很久没有谁陪他玩了,一时便兴奋起来。

  上一次在执法堂分部,大黑曾经向逸尘示好,可惜还没有聊上话,就被彭博先生唤走。

  想起来还是老大不高兴,今天见彭博先生为了保护草儿,居然把郁陏赶走,就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和草儿玩个痛快了。

  “丫头,对,你叫草儿。”

  云层中又传出了彭博先生的声音,很温和,不似刚才那么冷淡。

  “哦……草儿谢谢前辈出手相救!”听到声音,草儿才想起来,自己只顾和大黑玩耍,却忘记向彭博先生道谢了。

  如果换着别人,一定会主动问询彭博先生,为什么不让郁陏为难自己。

  在草儿的记忆中,好像从来就没有彭博先生这样的人,尽管到目前为止,只闻其声未见其人,但仅仅凭他说话的声音,以及大黑的出现,草儿就敢肯定,自己并不认识彭博先生。

  “草儿,你是精灵,可认识太岁?”彭博先生并没有怪罪草儿贪玩无礼,反而向她打听起太岁来了:

  “你刚才的精灵之光,是不是太岁传给你的?”

  “太岁,认识啊,他是我们精灵世界的精灵王,精灵之光就是精灵王传授给我的……你怎么知道?”

  草儿心性单纯,很少防人,见彭博先生问起,便毫无保留的和盘托出。

  等说得差不多了,忽然感觉对方似乎也知道这些,小脸不禁一红。

  “哈哈,好可爱的丫头,明明是你自己说的,却又问起我来,有趣。”

  或许是彭博先生严肃惯了,见到的人都不敢对自己说重话。

  就像郁陏,平时眼高于顶,常不把人放在眼里,却因为彭博先生的一个眼神,就吓得浑身颤抖。

  只有大黑时常陪着彭博先生,但那毕竟只是一只六阶魔兽,又是低等的生物巨蟒,灵智较弱。

  即使彭博先生也交过他一些东西,却总是忘性大,根本记不住多少,弄到后来,连彭博先生也懒得督促了。

  大黑和彭博先生在一起的时候,基本上是大眼瞪小眼,或者谁也不看谁,没有共同语言,交流起来就很困难。

  但草儿不一样,彭博先生在云层之中,仅仅是瞄了一眼,就感觉到这孩子很招人喜欢。

  “前辈,大黑是你的朋友吗?”草儿没有心机,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根本不管彭博先生是怎么想的。

  人家刚刚问起太岁的事情,草儿一说完就给忘了,一边问着,还一边搂住大黑的脖子。

  其实也不能叫脖子,蟒蛇的整个身体好像都是圆滚滚的,反正就是脑袋下面的那一段吧。

  先前与郁陏周旋,压力太大,又受到过郁陏皇者之气的波及,弄得草儿是头晕脑胀。

  把自己的脸蛋贴到大黑的‘脖子’上,草儿感觉到一阵清凉,本来还有点心神不宁,现在似乎已经平静下来了。

  “朋友……你跟太岁是朋友吗?”

  彭博先生有些好笑,大黑只不过是自己身边的一只魔兽而已,何况才晋升到六阶不久。

  说是随从已经是抬高了大黑,应该不存在朋友一说。

  “这个……精灵王没说过,但大哥哥跟他是朋友,很好的朋友!”

  草儿仰起头,对着天空中的云层,先是想了想,然后语气坚定的说道。

  没有认识逸尘的时候,草儿一直称呼太岁为‘大怪物’,而且经常被欺负,很不爽。

  后来,太岁承认自己是精灵王,又让草儿有些害怕,毕竟在精灵世界,精灵王是唯一至高无上的主宰。

  不过,太岁为了逸尘的安全,破例传授草儿精灵之光,则改变了草儿对他的看法。

  只要是对逸尘好的,就一定是可以亲近的,草儿单纯,又十分在意逸尘,自然就对太岁有了好感。

  至于是不是朋友,草儿没问过,太岁也没说过,暂时还不好肯定。

  好在,逸尘和太岁的交情不错,应该比普通的朋友更好一些吧,所以草儿又加了一句‘很好的朋友’。

  “你说的大哥哥,就是山洞里的逸尘……他一个战王初阶,怎么能和精灵王做朋友呢?”

  彭博先生似乎对逸尘也有兴趣,却又不太相信草儿的话。

  在幽阴门的执法堂分部,逸尘和大黑打过一架,彭博先生没有帮助大黑,结果是逸尘取得胜利。

  虽然双方的修为,基本处于同一层次,而且大黑晋升六阶魔兽的时间,明显比逸尘长了很多。

  但是在战斗中,逸尘使出了普通王者不曾拥有的手段,击败大黑是在情理之中。

  加上逸尘在破解幽阴毒气阵的时候,曾经用到过火之烈焰,让彭博先生眼前一亮。

  “大哥哥和精灵王做朋友的时候,修为还不到战帅级别……”

  草儿对所有质疑逸尘的人,都报以鄙视的态度。

  考虑到彭博先生刚才救过自己,也帮逸尘解了围,草儿才勉强控制住情绪,没有把鄙视的眼神释放出来。

  不过,草儿觉得有必要给彭博先生上上课,让他改变对逸尘的态度。

  于是,绷着个脸,一本正经的说道:“大哥哥的朋友很多,比如西方大帝金收,东方大帝木芒,还有……鬼王包王爷,等等等等!”

  一般的,像傻猫亡灵王,甚至陶书遥这样的朋友,也算是实力不错了。

  但是在彭博先生面前,草儿觉得档次不够高,即使是青牛,也不如两方大帝的名头响亮。

  “东西大帝,包王爷……草儿,你没发烧吧?”

  草儿的话明显出乎了彭博先生的预料,让他一时有点接受不了。

  不要说同时拥有这些朋友,哪怕只是其中一位,就算见过一面,那也是值得炫耀一辈子的。

  在彭博先生的朋友中,太岁或许不是修为最高的,但已经算得上够份量了。

  区区一个天罗大陆的初阶王者,居然认识这些常人都不敢想象的大帝级人物,还做了朋友。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不对,鬼域被封印,逸尘不可能认识包王爷!

  难道说草儿这个丫头,被郁陏折腾得傻了?

  胡扯两方大帝,还勉强说得过去,好歹人家有可能在天罗大陆露面。

  可包王爷,就……

  “你才发烧了呢!大哥哥的朋友多得很,除了这三位之外,我还能找出好几位,一出手就能把你打趴下的那种。”

  草儿幼稚,可这丫头很聪明,知道彭博先生不信,想了想还是说出来一位:“青帝,怎么样?你打得过吗?”

  一边在大黑的‘脖子’上蹭着,一边从鼻孔里猛哼一声,以示对彭博先生的强烈抗议。

  而大黑似乎也听出了草儿话中的火药味,有点不安的用尾巴在草儿的脚踝上重重的拍了两下。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