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三十一章 信使白雄

第七百三十一章 信使白雄

  “就半年!灰老头,从今天开始,只要主人没有生命危险,整个日月空间的能量运行,全部以亡灵王炼化亡灵之珠的需要,为唯一选择。”

  十三不理会亡灵王的抱屈,径直向灰老头下达命令:“日月空间的提升打造暂缓,必须在半年内,让亡灵王炼化成功。”

  为了幻金指的成功收服,十三已经豁出去了,在他看来,逸尘即将面对的危机,会越来越多,困难越来越大。

  早一天收服幻金指,逸尘就会早一天受益,亡灵王的炼化时间必须缩短。

  “我的个天呐……”亡灵王以最大的毅力,控制住自己不要说出声,心里却是美得跟上了天堂似的,有点飘忽。

  安排完毕,逸尘也撤出了洞底空间,回到九幽城的登高楼。

  距离宇文则约定的半个月时间,还有好几天,逸尘并不急着去找宇文则。

  但是,宇文则却主动和逸尘取得联系,派来的正是战王强者白大将军和一位随从。

  “逸尘,陛下让我来,有两件事——”

  白大将军快人快语,一进门就直接说明来意。

  尽管和逸尘有过摩擦,甚至还被逸尘夹在腋下,但白大将军得知国王陛下和逸尘‘相谈甚欢’,便也放下心中芥蒂,把逸尘当成朋友一般。

  “以白大将军的身份,竟然承担了信使的任务,逸尘有点受宠若惊。”

  白雄是萨特王国大将,统领三军高高在上,深受宇文则器重,而传递消息这样的小事,似乎没有理由让他来。

  “客气了,白某主动要求前来,也是希望和你聊聊,当然换着其他人,安全隐患或许存在。”

  白大将军在逸尘面前,第一次以白某自称,说明他心里已经不再纠结之前的事了。

  几天前,白大将军想看看逸尘和宇文则之间,会碰撞出什么火花,不惜装傻充愣,情愿受腋下之辱。

  只可惜,被宇文则识破,一顿臭骂之下,把他从王宫内殿赶了出去。

  虽然莫飞将军口风极紧,并没有透露出当天的情况,但白大将军还是从宇文则的口中,打听到了一些。

  得知宇文则有事要找逸尘,白大将军立即自告奋勇,接过了信使的任务。

  由于九幽城官府与幽阴门并行,相互关系复杂,宇文则也怕逸尘经常出入王宫,会遭到幽阴门弟子的惦记。

  逸尘的安危,宇文则并不会太在意,毕竟不是萨特王国的人,又对宇文则不太尊重,就算被幽阴门追杀,宇文则也无所谓。

  但是,万一因此牵扯到萨特王国的朝廷,或者说宇文则本人,事情就要陷入被动的境地。

  而委派一般的信使,宇文则也怕被幽阴门截杀,并获知宇文则的意图。

  权衡之下,宇文则答应了白大将军的请求,只是要他严守秘密。

  “白大将军,等谈完正事,我们好好聊聊。”

  逸尘关心的并不是事情的本身,而是宇文则的态度。

  只有明确了宇文则的态度,才可能与白大将军有共同的语言。

  “好,第一件事,幽霖幽旻两位幽阴门堂主,于前日自尽在萨特王国的地牢监舍内……”

  前天早上,送饭的狱卒发现关押幽氏兄弟的监舍没有动静,连喊了好几声,依然没有回应。

  一般情况下,狱卒会把饭菜放在监舍囚门旁边,让囚犯自己拿进去就餐。

  而幽氏兄弟入狱以后,幽阴门经常派出长老弟子之类,四下打点,求狱卒予以照顾。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狱卒不敢怠慢,每次送饭都是递到幽氏兄弟手上。

  甚至有时候,狱卒见幽氏兄弟缺了一臂,行动似有不便,还主动帮助他们传递一些恢复身体的药物。

  狱卒发现幽氏兄弟横死于监舍之中,便守在现场,让侍卫们赶紧上报。

  幽氏兄弟的死因,是经脉尽毁修为散尽,仵作查验后,得出他们以自断经脉的方式畏罪自杀。

  “好说,好说。”逸尘微微点头,表情自然,没有一丝惊讶的神色。

  明明是被宇文则下令击杀,却给幽氏兄弟安上了畏罪自杀的罪名。

  这样的事情,也只有宇文则干得出来,如果换着莫飞将军,打死也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但宇文则此举,却显露了他老狐狸的狡猾本性。

  既答应了逸尘,将幽氏兄弟斩杀,又设法给自己摆脱嫌疑,以免和幽阴门发生正面冲突。

  一举两得,谁也挑不出毛病,不露痕迹的把自己置身事外。

  “第二件事,就是这封密函,陛下让我亲手交给你。”

  白大将军拿出一封被上了禁制的信函,双手捧上,递给逸尘。

  “有劳白大将军了。”逸尘接过,却并未打开,而是顺手放到一旁的桌子上。

  不用看就知道,那一定是梦剑文的任命书,以及莫飞将军的调令。

  “好,公事办完,咱们聊点别的吧。”

  白大将军坐回到椅子上,颇为轻松的说道。

  看来,对白大将军来说,聊点别的才是他此行的目的。

  “逸尘初次来到九幽城,人生地不熟,白大将军想要知道什么,不妨直说。”

  逸尘开门见山,人家既然一本正经的提出来,想必早已有了计较。

  与其胡乱猜测,还不如让对方畅所欲言。

  “爽快!”白大将军拍了拍手,一脸的赞赏:“白某想知道,你对陛下的态度。”

  白大将军单刀直入,不给逸尘半点推脱的余地。

  虽然送来的是一封密函,但白大将军应该会知道其中内容。

  镇东将军坐镇一方,具有九幽城将军难以企及的实权,以及地方声望,在萨特王国几乎是一个独立的存在。

  然而,在官职级别上,镇东将军只是一位普通的将军,归白大将军的管辖之下。

  任命梦剑文为镇东将军,无需经过白大将军同意,宇文则便可以直接操作。

  不过,只要梦剑文上任,就必须报备白大将军处,否则梦剑文的镇东将军,就不是官方认可的,有非法之嫌。

  “白大将军问的,是梦剑文这件事,还是幽氏兄弟的事?”

  逸尘不动声色,顺水推舟,把问题偷偷的转移过去。

  这两件事情,都是逸尘对宇文则的要求,但不是释放宇文锋的条件。

  如果白大将军问的是这些,逸尘的回答就非常简单,只要说宇文则言而有信即可。

  “看来,逸尘兄弟对白某还是很排斥。”白大将军脸上闪过一丝不快,但迅速调整过来,又换了一副比较轻松的语气说道:

  “白某是个粗人,也不会绕弯子,就是陛下和幽阴门之间,迟早会有一场大战。而据我所知,逸尘兄弟也是站在幽阴门对立面的……

  萨特王国和你,都是幽阴门的敌人,那么逸尘兄弟有没有想过,和我们一起面对幽阴门呢?”

  话说得很清楚,白大将军果然是个直性子,所谓聊点别的,其实还是为了拉拢逸尘。

  经过御花园一战,陶书遥称呼逸尘为老大,让白大将军大为吃惊。

  如果能够争取到逸尘这样的帮手,白大将军觉得对萨特王国实力的壮大,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怎么一起面对?”逸尘微笑着,并没有表态。

  白大将军说这些话,是他个人的想法,还是代表了宇文则,暂时还不清楚。

  只要自己冷静一点,就可以掌握主动权,就像上次和宇文则的交锋一样。

  “最简单的,就是你加入到萨特王国,我可以奏请陛下,给你一个副将的职位,在我之下没有人能够约束你。”

  白大将军两手一摊,好像觉得自己的提议,未必打动得了逸尘,便又抛出第二方案:

  “另外,我们组成联盟,在战争爆发之际,一方遇到危机,另一方必须无条件的竭力救援,共同打击幽阴门的势力。”

  白大将军嘴里的副将,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副将,而是整个萨特王国的副将。

  严格意义上说,逸尘只要答应,就可以成为白大将军的助手,和白大将军一起,调动数百万大军。

  这么大的手笔,逸尘开始以为是宇文则的主意,但白大将军的一句话‘奏请陛下’,却露出了马脚。

  从这点上看,白大将军对抗幽阴门的态度毋庸置疑,而且求贤若渴,为了拉拢逸尘,不惜抛出副将的诱饵,可谓用心良苦。

  不仅如此,联盟一说,更加显示出白大将军的决心。

  即使不能招揽逸尘,无法成为左膀右臂,白大将军也不希望失去逸尘这样的助力。

  白大将军心里清楚,整个天罗大陆,反对幽阴门的大有人在,或强或弱或明或暗。

  但是,这些势力并非完全意义上的对抗幽阴门,大多数是在等机会,并随时权衡利弊。

  稍有风吹草动,都有可能改变他们的立场,说不定哪一天就反戈一击,对着自己的友军下手。

  逸尘的那些传闻,曾经让白大将军深信不疑,甚至为此和逸尘过不去。

  不过,宇文锋的‘死而复生’,改变了白大将军的看法。

  如果逸尘和幽阴门有牵扯,根本没有必要把宇文锋作为什么筹码。

  因为宇文锋的死活,并不会左右宇文则的态度。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