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三十二章 有何区别

第七百三十二章 有何区别

  “第一,我不会做萨特王国的副将,即使白大将军把大将军之位让出来,我也不会干。”

  逸尘迎着白大将军热切的目光,朗声说道:“其次,我不可能和你们联盟!”

  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犹豫,逸尘的态度非常明确,无论哪一种,都不是自己想要的。

  “逸尘兄弟,能说说理由吗……我们萨特王国兵强将广,而且希望接受更多的同道,与幽阴门作殊死一搏,为天下百姓谋得和平安宁。”

  兴致勃勃的白大将军,被逸尘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一下子浑身透凉。

  原本以为,就算逸尘不接受副将之位,联盟应该不成问题,毕竟白大将军还不知道逸尘手头上有多少人买,以及发展的趋势。

  而萨特王国的兵力摆在那里,尽管确切的数据不宜公开,但数百万之众的兵力,任何一方势力都绝对不敢轻易招惹。

  但是,两个方案居然都被逸尘一口否决,不留一点余地。

  这样的回答,完全出乎白大将军的预料,他不知道逸尘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理由很简单,萨特王国和国王陛下的立场并不一致。”

  既然白大将军开诚布公,逸尘觉得自己没有必要过于隐藏。

  适当的敲敲警钟,或许对身在局中的白大将军,能起到一警醒的作用。

  任职也好联盟也罢,连白大将军所处阵营的主体是谁都搞不清楚,一切建议只能是镜花水月。

  “这……逸尘兄弟何出此言?”白大将军闻听,一下子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萨特王国和国王陛下,在白大将军眼里,是可以相互替代的,根本不存在什么不一致的地方。

  逸尘这样说,把白大将军的脑子搅得有点乱,反问一句之后,便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只想问,白大将军是萨特王国的大将军,还是陛下的大将军?”

  逸尘没有直接回答,反而对着一头雾水的白大将军,追问道。

  跟武将打交道,不需要太多的花花肠子,但得有足够的耐心,有些事不是一言两语就能够让他们明白。

  “有什么区别吗?”

  萨特王国本来就是宇文则陛下的,怎么到逸尘嘴里就不一样了,白大将军满脸狐疑的看着逸尘。

  “平时基本没有区别,但针对幽阴门这件事,区别就大了。”

  逸尘不急不缓,心里早有分寸:“陛下是国王,而萨特王国并不是只有国王陛下一人……”

  对白大将军和莫飞这样的将领而言,需要守护的是整个萨特王国,上至国王陛下,下到平民百姓。

  对抗幽阴门,更大的意义在于,粉碎幽阴门的战争阴谋,阻止生灵涂炭,给百姓一片安宁的生活。

  当然,维持和保护国家的稳定,让国王陛下能够一心一意的治理国家,为百姓谋福利,也是白大将军的职责所在。

  如果宇文则也站在这个角度,以天下苍生为念,与将士们同仇敌忾众志成城,那么就不存在王国与国王的区别了。

  但是,宇文则所在意的,并非萨特王国的百姓,而是自己的王位能否稳固。

  只要不威胁到宇文则的国王之位,幽阴门也好阴无为也罢,无论怎么折腾,哪怕是弄得天翻地覆,宇文则也没有怨言。

  和平年代,百姓是子民,国王陛下也会体恤民情,适当为百姓们的生存提供一定的帮助。

  一旦战争爆发,百姓基本上就成了炮灰,多死少死,只要不妨碍王权的归属就行。

  甚至在某些时候,为了保全王位牺牲百姓,也是非常值得的。

  “逸尘兄弟,多虑了。陛下日理万机,心里惦记的就是百姓。”

  白大将军听了逸尘的解释,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陛下跟我说过,任何地方都可以被幽阴门渗透,唯独我这里不行……无论遇到多么恶劣的情况,只要镇东将军府不出现问题,萨特王国就还有救。

  祁连镇是萨特王国的东大门,也是其他王国进入萨特王国的必经之地,镇东将军不反,则外敌无处入侵。

  身为萨特王国大将军,只要我没有问题,则军心稳定,可力保王宫不失,陛下和萨特王国就能够安然无恙。

  偶尔让幽阴门猖獗一下,官府不采取行动,是为了麻痹他们的神经,对萨特王国来说,应该是一件好事。

  逸尘兄弟被看到的表象所迷惑,白某不会责怪,但是误会了陛下的一片苦心,实在让白某深感遗憾啊。”

  白大将军滔滔不竭,将平日里宇文则灌输的那一套理论全部拿出来,用以说服逸尘。

  尽管宇文则并没有刻意委派白大将军作为说客,但自认为对萨特王国赤胆忠诚的白雄,却心甘情愿的跑来,争取得到逸尘的加盟。

  “白大将军忠心可嘉,逸尘深表佩服!”

  逸尘哈哈一笑,忽然话锋一转:“你知道,幽霖幽旻兄弟二人是被陛下下令所杀,却为何营造出他们自杀的假象,明眼人一看既知,何况阴无为老奸巨猾,岂能看不出其中猫腻?”

  幽氏兄弟救人要紧自断一臂,表现出了极大的‘悔改之意’,又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自杀谢罪。

  而且这件事即使牵扯到阴无为,宇文则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不会继续追究。

  只要阴无为回到九幽城,幽氏兄弟即可逃离地牢监舍,重新回到幽阴门的执法堂分部,照样做他们的堂主。

  宇文则此举,看起来是欲盖弥彰,实际上却是向阴无为透露一个信息。

  斩杀幽氏兄弟,造成自杀的假象,却又破绽百出,无非是让阴无为觉得,宇文则惧怕幽阴门,不敢明里对抗,才故意弄出一副敢做不敢当的架势。

  多年以来,宇文则蜗居王宫内殿,依仗彭博先生布置的结界阵法,为自己疗伤恢复,同时又偶尔玩一些小把戏,对幽阴门做出无伤大雅的暗杀行动。

  真的遇到大事,比方说宇文锋被幽阴门控制,甚至差点遭到逸尘的击杀,宇文则却装着什么都不知道。

  这一切,在阴无为眼里,早已心知肚明,不点破是因为宇文则具有极大的利用价值,否则,以阴无为的秉性,恐怕宇文则的小命早就报销了。

  “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但陛下和幽阴门势同水火,大战迟早爆发……”

  白大将军作为一名武将,不擅长那些玩心机的事情,甚至不屑于使用阴谋诡计。

  对于阴无为的双重身份,他曾经感到过困惑,也不止一次的和宇文则谈起过,希望免去阴无为的相爷之职,免得朝廷官员战战兢兢。

  而宇文则却告诫白大将军,不要轻易招惹阴无为,毕竟阴无为的能力摆在那儿,不是其他官员可以替代的。

  白大将军表面上不敢违逆宇文则,暗地里却感叹陛下的优柔寡断。

  但是,他认为宇文则委曲求全,隐忍不发,仅仅是由于麻痹阴无为,并非内心惧怕。

  只要时机成熟,宇文则必然会倾萨特王国之力,与幽阴门作殊死一搏。

  “大战一定会爆发,但你们的陛下,绝不会和幽阴门决一死战,相反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他会帮助阴无为实现称霸天罗大陆的野心。”

  见白大将军一味的为宇文则辩解,逸尘不得不与之辩论:“甚至我敢说,包括白大将军你在内,到时候都不会和幽阴门开战,而梦剑文将会接到你们国王陛下的命令,将萨特王国的东大门打开,让幽阴门的势力顺利进入天罗王国。

  然后你们关起门来,守住九幽城,让萨特王国的百姓们自生自灭……”

  “不可能!”

  白大将军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一张脸涨得通红,如果不是见过逸尘的实力,恐怕已经按耐不住性子,就要和逸尘讨个说法了。

  身体不自在的扭动着,把椅子弄得吱嘎直响,嘴里兀自辩驳:“白某不敢标榜自己,但眼见生灵涂炭,即使战至力竭身亡,也不可能让幽阴门轻易过关。

  至于陛下,断然不会把幽阴门放出祁连镇……只有在萨特王国范围内,我们才能够将幽阴门与外界的附属势力隔开。若是得到其他王国的军队支持,击败甚至摧毁幽阴门,并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

  按照白大将军的分析,祁连镇依托祁连山脉,地理位置独特,将军府可以利用地形的优势,布置兵力,造成易守难攻的局面。

  其他王国的官方军队,或者是已经确认身份的正义之师,可以在经过梦剑文的验证后,从祁连镇进入萨特王国,围剿幽阴门。

  其余的,不管是幽阴门的附属势力,还是一些来路不明的军队,只要靠近祁连镇,就会受到将军府的猛烈打击。

  如此一来,幽阴门将会变成一只困兽,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遭到来自各方面的打击。

  即使实力再强,底蕴再深,幽阴门都无法面对整个天罗大陆的正义之师,灭亡是迟早的事。

  白大将军自称莽汉,却善于领兵,对局势的把握,以及战略战术,都有非常独到的见解。

  在他看来,祁连镇的将军府,将是决定大战胜负的关键所在。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