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三十三章 只求目的

第七百三十三章 只求目的

  逸尘让宇文则任命梦剑文为镇东将军,莫飞为副将,白大将军认为力量还远远不够。

  他来到登高楼,其实是希望逸尘加入到己方阵营,委以副将之职,侧重于对祁连镇的管理。

  只要逸尘能够壮大将军府的实力,保证把幽阴门困在萨特王国之内,便是大功一件。

  如果不行,以联盟的方式,在祁连镇附近与将军府组成统一战线,严守萨特王国的东大门。

  然而,逸尘不仅没有答应,反而质疑宇文则,甚至连白大将军也一起纳入配合幽阴门的势力。

  是可忍孰不可忍,堂堂白大将军,岂可被逸尘看成是贪生怕死之辈?

  白大将军辩驳之后意犹未尽,还想着咆哮一番,让逸尘见见大将之威。

  但是,冷静下来想想,逸尘的话说得理直气壮,绝不是信口胡诌恶意诋毁。

  而且,白大将军知道,逸尘冒着与幽阴门正面为敌的风险,从试练通道内救下宇文锋,就没有必要刻意与陛下作对。

  思前想后,还是强忍怒火,瞪着一双大眼,静等逸尘解释。

  “白大将军,逸尘师弟推测的没错,我父王确有此意!”

  不等逸尘说话,站在白大将军身后的那位随从,也就是萨特王国的王子宇文锋,略带悲愤的说道。

  “王子殿下,你……”

  白大将军没有想到,宇文锋竟然站出来帮助逸尘说话,一时间难以作出反应。

  白大将军接受信使的任务,离开王宫内殿之后,就被宇文锋拦住,要求一同前往登高楼。

  本以为,宇文锋只是为了感谢逸尘的救命之恩,才特意去和逸尘见面,当时也未作他想,便顺口应允下来。

  “白大将军,稍安勿躁,不如我们听听宇文锋王子的高见……”

  逸尘笑眯眯的看着白大将军,顺手推过身旁的椅子,示意宇文锋坐下。

  宇文锋一进登高楼,逸尘就已经认出了他,只是不知对方有何意图,便没有揭穿身份,甚至都没有跟宇文锋打招呼。

  等宇文锋一开口,逸尘心里一阵宽慰,当下端坐椅中,期待宇文锋的发挥。

  “谢谢逸尘师弟。”

  宇文锋点了点头,坐到了椅子上,对着逸尘和白大将军神情忧郁的说道:

  “父王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王位是否稳固,至于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包括我这个王子……”

  宇文锋小的时候,曾经问起过宇文则,为什么会变成干瘪的模样,遭到宇文则的训斥。

  等到大一些了,宇文锋兄弟俩经常和阴元广一起玩,偶尔会产生小的冲突,宇文则多以告诫宇文锋兄弟为主,让他们不要招惹阴元广,更不能做出对阴元广有伤害的事情。

  天真的宇文锋认为,这是父王在教导自己如何做人,也时刻谨记父王的教诲,善待阴元广。

  而阴元广经常则仗着自己是阴无为的儿子,事事处处都以强者自居,甚至不把两位王子放在眼里。

  而且,很多官员的孩子,都愿意站在阴元广那一边,孤立宇文锋兄弟二人,有时候还会出言挑衅。

  身为王子的宇文锋,尽管在父王的教导下,对阴元广的咄咄逼人采取避让的原则,尽可能的不与对方产生矛盾。

  但是,宇文锋毕竟是萨特王国的王子,从小养尊处优,与生俱来的自我优越感,绝不是轻易就能抑制的。

  在一次退让无路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宇文锋兄弟俩合力,将不可一世的阴元广打得头破血流。

  兄弟俩还没有来得及扬眉吐气,就被宇文则叫去一顿暴打,虽然没有伤及性命,但身上的伤远比阴元广严重。

  不仅如此,宇文则还责令宇文锋兄弟二人拖着伤躯,当着许多官员的孩子面前,向阴元广赔礼道歉。

  这就是这一次,宇文锋知道了宇文则曾经的遭遇。

  “年轻气盛,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过程,父王就是因为这个,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从宇文则嘴里说出来的,让宇文锋兄弟二人记忆深刻的,并不是幽阴门如何设计陷害宇文则,而是宇文则对这件事的经验总结:

  “一个人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要清楚自己的实力,以及想要的结果,努力争取固然重要,但善于利用才是成败的关键!只要你成功了,就没有人敢质疑的手段。”

  在宇文则看来,宇文锋兄弟二人痛打阴元广,表面上是孩子之间的纠纷,但牵扯的却是自己和阴无为。甚至是萨特王国和幽阴门。

  由于当年的意气风发,遭到了幽阴门的残酷打击,让宇文则痛定思痛,决心改变自己的处事方式。

  当时幽阴门的实力,不可能超过萨特王国的官方势力,若是双方开战,幽阴门取胜的几率不超过三成。

  但是,对于个人来说,宇文则未必能够活到萨特王国官兵获胜的那一天,因为阴无为随时都有机会,将宇文则除掉。

  如果自己命丧,即便幽阴门覆灭,萨特王国走向和平富裕之路,则所有的胜利都与宇文则无关。

  或许是经历过幽阴门的残害,死里逃生之后的宇文则,比以前更加惜命。

  尽管隔三差五的,宇文则会对幽阴门采取一些行动,消灭几个无关痛痒的幽阴门弟子,以显示国王陛下的威风。

  但实际上,宇文则和阴无为之间,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

  阴无为志在整个天罗大陆,而宇文则只需要守住萨特王国的国王之位,彼此并无太大的利益冲突。

  合则两利分则两害,这一点,无论是阴无为和宇文则,都是心知肚明。

  可宇文锋兄弟二人,虽生于王族,却从小娇生惯养,对于这类权利游戏,根本没有一点感悟。

  只是迫于父王的旨意,从此对阴元广是能好就好能忍就忍,真的做到了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的程度。

  在不理解的情况下屈从,堂堂王子居然对一个相爷的儿子低声下气,宇文锋自然觉得憋屈。

  及至进入玄天宗,兄弟二人觉得是脱离了王宫的牢笼,便将多年压抑的情绪,逐渐爆发出来。

  刻苦修练,提升修为,创办尖锋堂,在玄天宗弟子中间,算得上是较有成就的了。

  宇文锋兄弟二人的本质并不是太坏,但邹长老的一直袒护,却助长了他们的暴戾跋扈。

  特别是逸尘创办的逸盟,很快就盖过了尖锋堂的风头,加上逸尘的崛起,让宇文锋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

  在宇文浩被池康暗杀之前,一直到决定上快意台,宇文锋曾经几次与父王宇文则联系,希望得到帮助和指点,但均未如愿。

  逸尘离开玄天宗后,池康通过各种手段,将宇文锋兄弟二人,引进自己的圈套。

  结果就是,宇文浩丧命,宇文锋上快意台,与古云作生死一搏。

  “我被那位五将军从快意台救走,落入幽阴门手中,经受了长时间的折磨。”

  往事历历在目,宇文锋的情绪明显有些激动:

  “阴元广在极尽羞辱我的同时,还把父王的一些行为当成笑料……”

  阴元广告诉宇文锋,宇文浩之死,也让宇文则伤心不已,没有采取行动,并不是不想报仇,而是另有苦衷。

  宇文则认为,宇文浩的死,很有可能是幽阴门所为,不敢擅自出手,是怕得罪阴无为,从而破坏两人之间的默契。

  邹长老是幽阴门的人,宇文则早已知道,同样碍于阴无为,他一直没有揭穿邹长老的身份。

  甚至宇文锋落入幽阴门之手,宇文则也不是一无所知。

  王宫派出调查的官员,已经掌握了宇文锋失踪的具体情况,除了不知道五将军的真实身份以外,其余的基本上都调查清楚。

  但是,宇文则为了保住自己的王位,竟然设法将所有参与调查的官员,一一斩杀,以防泄漏情报。

  表面上,宇文则一直都在打听宇文锋的下落,甚至还在江湖上悬赏,希望能够找到宇文锋。

  “王子殿下,这都是阴元广的一面之词,千万不能相信,其中或许有误会,陛下他……”

  白大将军对幽阴门的伎俩甚为不屑,如果阴元广在阴无为或者辛不仁的授意下,通过胡编乱造的所谓事实,挑拨宇文则父子的关系,那么宇文锋有这样的想法也不算奇怪。

  “我也希望是这样,但是,在阴元广眼里,我根本就没有活着离开幽阴门的可能,编造谎言并不会得到什么,而且,这件事情已经得到父王的承认。”

  宇文锋的脸部神经扭曲着,表情十分怪异,似乎不愿意相信自己所说的居然都是事实。

  被逸尘救出,父子团聚,在王宫内殿,宇文锋看着父王蜷缩着的残躯,虽然心里依然充满怨愤,但是他还是希望,父王能够亲口告诉自己,阴元广所说的那些,完全是子虚乌有栽赃陷害。

  经过了许多事情,宇文锋觉得自己在磨砺中逐渐长大了,对父王宇文则的遭遇以及性情,也多少有了一些理解。

  尽管并不赞同父王的不择手段,但身为人子的宇文锋,从心眼里还是盼望着,父王达成心愿。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