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三十四章 白雄明志

第七百三十四章 白雄明志

  然而,宇文则的回答,让宇文锋万念俱灰:“锋儿,父王的苦衷一言难尽,不救你也是迫不得已。如果因此而开罪阴无为,不仅你的性命难保,而且父王的王位也将旁落。

  阴元广敢于在你面前肆无忌惮,就是算准了你必死无疑,虽然你被逸尘所救,暂时脱离了幽阴门的控制,但是,只要你待在王宫,迟早会被阴无为发现,到时候,父王恐怕也要被你连累。

  阴无为的儿子死在辛戈杀气试练场,而你却安然逃出,仅仅这一点,你就没有活命的机会……趁着阴无为不在九幽城,你还是赶紧远走高飞的好啊。”

  堂堂萨特王国的国王陛下,在自己的儿子受尽折磨,侥幸逃过一劫之后,不仅没有找幽阴门报仇,反而生怕连累自己,甚至连收留宇文锋的胆量都没有。

  宇文锋得到这样的答复,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的父王,原本以为会得到父王的竭力保护,并向阴无为和辛不仁兴师问罪,讨回一个公道。

  但是,事与愿违,父子之间的感情,远远抵不过王位的重要。

  “父王,我们父子都遭到了幽阴门的迫害,此仇不共戴天,不如一不做二不休,趁着阴无为不在九幽城,父王给我一支军队,我去剿灭幽阴门……”

  宇文锋已经不指望得到父王的支持了,但内心对父王的期待,还是让他忍不住说出了心里的想法。

  大不了战死在战场,好歹也算得上死得其所,至少比惶惶不可终日的东躲西藏要好得多。

  “胡说!如果幽阴门这么好对付,父王岂能忍到现在……此仇虽然不共戴天,却未必势不两立,只要阴无为顺利得到天罗大陆,父王依然稳坐萨特王国的国王之位,彼此井水不犯河水,此乃共存之道!”

  宇文则斥责宇文锋之后,又是一番苦口婆心,循循善诱:

  “锋儿,父王给你指点两条出路,第一,你可以去找莫飞,潜入祁连镇的将军府,不要轻易露面,并将将军府的动向汇报给父王。

  这样的话,一旦战事爆发,父王也能够在第一时间掌握将军府的动态,以便提前做好应对,事成之后,父王立你为萨特王国的储君……

  第二,你跟着逸尘到落英王国,设法得到穆梓的庇佑,逸尘曾经被穆梓封为落英王国的国师,这点事应该不难做到。就算幽阴门实力再强,也是鞭长莫及,你的安全还是有一定保障的。”

  宇文则的一番话,说得很有道理,既然宇文锋在九幽城难以立足,倒不如暂且退避,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在宇文则眼里,祁连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将军府的动向决定了自己的成败,如果父子联手,将将军府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一切都会往好的方向发展。

  宇文则还告诉宇文锋,他之所以答应让梦剑文出任镇东将军,是考虑到逸尘背后有落英王国的支持。

  梦剑文或许不会有太大作为,但至少有一点,他不会背叛萨特王国,更不可能投靠幽阴门。

  而莫飞将军以副将的职位进入将军府,通过对将士们的训练管理,得到将士们的信任,最终有可能架空梦剑文,掌控将军府。

  “这……我作为萨特王国的大将军,愿意尽一切力量保护王子殿下的安全。”

  白大将军一时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听到宇文锋不宜留在九幽城,十分不快,当下拍着胸脯说道。

  如果宇文锋还是以前那个不明事理的纨绔,白大将军或许不会在意他的死活。

  但是,经历了无数磨难,又身处尴尬的境地,宇文锋仍然有着与幽阴门一战的决心,这一点让白大将军很是感动。

  只要白大将军愿意,宇文锋的安全基本就得到了保证,即便是阴无为,也不会贸然出手。

  再者,以阴无为的秉性,至少在明面上,不会和宇文锋过不去,相反,阴无为很有可能对宇文锋极为尊重,就像对宇文则一样。

  “不行!虽然父王不太在意我的死活,但是他毕竟是我父王,我不能给他增添麻烦。白大将军为萨特王国尽心尽职,就连阴无为对你都是敬重有加,有你在,萨特王国就不会灭亡。

  我岂能因为一己之私,而干扰白大将军呢……如果逸尘师弟不嫌,我愿意跟随鞍前马后,只要有一天在与幽阴门对垒的时候,让我上阵杀敌就够了。”

  宇文锋拒绝的白大将军的好意,反倒把期待的眼光投向逸尘。

  镇东将军的人选是逸尘决定的,宇文锋觉得没有必要介入其中,否则只怕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坏了逸尘的大事,到时候就追悔莫及了。

  接受白大将军的庇佑,宇文锋更不愿意了,以王子的身份介入到军队,会引起一系列的不良反应。

  让白大将军为此多费脑筋,甚至影响到将士们的情绪,更是得不偿失。

  “如果你还是以前的那个宇文锋,我一定很讨厌你,但是经历过这些,特别是你在辛戈杀气试练场说的那一番话之后,我已经把你当成朋友了。”

  逸尘坦然说道:“你……就不怕我也利用你吗?”

  宇文锋虽然处境艰难,但萨特王国王子的身份,仍然能够成为一些势力的注意目标。

  “不怕,只要为了对付幽阴门,你想怎么利用就怎么利用。”宇文锋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正如他自己所说,此生只为对抗幽阴门而活,报仇才是宇文锋的最大目标。

  “白大将军,你怎么看?”逸尘目光一转,看向一旁紧锁眉头的白大将军。

  从莫飞那里了解到,白大将军光明磊落,忠心耿耿,对下属对百姓都是爱护有加,是萨特王国不可多得的栋梁之才。

  逸尘并没有拉拢白大将军的打算,只是希望他能够认清宇文则的真实面目,以便在今后的战斗中,可以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王子殿下的去留,我身为臣子不便多说,不过,对抗幽阴门保一方百姓平安,永远是我白雄的追求,为此我会竭尽全力。”

  白大将军抬起头,目光炯炯,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

  萨特王国也好,宇文则陛下也罢,对于白大将军来说,以前根本不会考虑这两者之间的差异。

  但是,经宇文锋的一席话,白大将军心里有了不小的变化。

  为人臣者,必须忠君爱国,为国为民,鞠躬尽瘁。

  当君与国不能完全统一的时候,臣子该如何选择,是一道不好回答的难题。

  或许等冷静下来,白大将军再仔细揣摩,会做出自己的选择,但至少今天他无法给出答案。

  “好,白大将军这句话,我是否可以认为,只要幽阴门挑起祸端,大战爆发,你白大将军绝不会袖手旁观,任由幽阴门鱼肉百姓,荼毒生灵?”

  逸尘先是淡淡的一笑,待白大将军稍稍平复,再出言相问。

  对于逸尘而言,白大将军忠于萨特王国,或者是忠于宇文则,都不是很重要,而且逸尘也没有想过,要让白大将军为自己效力。

  但是有一点,白大将军对幽阴门的态度,绝不能含含糊糊,是敌是友必须表明立场。

  “当然!白某虽然是个粗人,不会高谈阔论,也不会花言巧语,但是,保护百姓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即使国王陛下有其他想法,我也绝不会让幽阴门奸计得逞。”

  刚刚恢复了平静的白大将军,又被逸尘这句话给激得一弹而起:“要让我袖手旁观,唯一的可能就是,幽阴门不做任何残害百姓之事,否则必将战斗到底!”

  “好!”逸尘站起来,对着白大将军一抱拳,朗声说道:

  “逸尘虽是一介平民,但还是为萨特王国的百姓,对白大将军说一声谢谢。”

  得到了白大将军的明确表态,逸尘觉得今天的事情,已经很圆满了。

  “好说,白某该说的都已经说了,逸尘兄弟,你是不是可以开诚布公的谈谈自己的看法?”

  这句话,白大将军早就想问了,只是由于宇文锋的突然插嘴,才延误到现在。

  他今天来登高楼的主要目的,并不是‘送信’,而是想探探逸尘的口风。

  前段时间听人说,逸尘敢于以一己之力,独闯辛戈杀气试练场,并一举获得成功,得到辛不仁的青睐。

  传言的真实性有多少,白大将军不敢评估,而且幽阴门偶尔也会为了推出自己的弟子,故意制造一些舆论声势。

  但是,逸尘在御花园的表现,以及强闯王宫内殿,与国王陛下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以一道蓝光打破僵持局面,就足以让白大将军眼前一亮。

  不仅拥有陶书遥这样的战皇超级强者作为帮手,而且自身的修为实力,也非常强劲,比起白大将军来毫无逊色之处。

  更为重要的是,逸尘的年纪才二十岁左右,修武一途的前景就已经打开。

  既然不是幽阴门的朋友,或许就可以成为白大将军的朋友,了解一下,看看日后是否可以彼此合作,也是很有必要的。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