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三十五章 绣花枕头

第七百三十五章 绣花枕头

  白大将军快人快语,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并没有太多的拘泥。

  但是,逸尘却不能毫无顾忌,很多事目前还难下定论,能说的也就是表明立场而已,其他的只能点到为止:

  “白大将军,宇文师兄,阴无为的野心是统治整个天罗大陆,但幽阴门还有更深的阴谋。随着事态的发展,会有更多的迹象显露出来……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团结所有愿意对抗幽阴门的力量,阻止阴无为,并粉碎幽阴门的阴谋。

  当然,像国王陛下这样,以自己的王位稳定为首要目标,本身并没有过错,只要不与幽阴门同流合污,就没有什么可指责的。

  我的态度很明确,凡是一切制造祸端危害百姓或者残害生灵的势力,都是我的敌人,并不仅仅是幽阴门……这就是我与落英王国并无瓜葛,却愿意帮助穆梓陛下对付贾本国的原因。”

  落英王国与贾本国之战,逸尘居功至伟,但没有接受任何‘赏赐’,功成身退的做法曾经引起无数人的猜测。

  即使是身处远离落英王国的西方,身为萨特王国大将军的白雄,也对传言有过很多疑惑。

  而逸尘的这番话,让他豁然开朗,所有的疑虑似乎都在这一刻一扫而光:“逸尘兄弟果然大义,日后若有用得着白某的地方,只管吩咐,我必竭尽所能!”

  虽然白大将军还没有想好,怎样权衡王国和国王之间的得失,但是在对待幽阴门的态度上,他完全站在逸尘这一边。

  于是,临走的时候,白大将军把话撂在这儿,给逸尘一个肯定的答复。

  “逸尘师弟,你准备把我安排到哪儿?”宇文锋越来越敬佩,这个曾经让自己恨之入骨的小师弟了。

  父王靠不住,白大将军身边又不能待,空有一番热血,却无法落到实处,宇文锋觉得,只有跟在逸尘身边,或许才有机会。

  所以,等白大将军一走,宇文锋就迫不及待的问起逸尘来。

  “暂时还没有想好,怎样才能好好利用你。”

  逸尘想了想,还是给了宇文锋一个去处:“你的身份容易被人注意,不如到日月空间待一段时间,减少麻烦的同时,还可以提升一下修为。”

  宇文锋的修为实力还比较弱,即使逸尘有事安排他去做,恐怕也难以完成,趁着现在,让他一门心思修练,等需要的时候再说也不迟。

  “真的……我这就进去吧。”宇文锋得到了意外的惊喜,乐得一蹦三尺高。

  修练了十几年,才有了战将高手级别的修为,又遭到幽阴门的囚禁,宇文锋曾经以为这辈子就这样毁了。

  却不曾想,被逸尘放到日月空间的这些天,自己不仅冲破了战帅级别的桎梏,而且还晋升到战王中阶强者的层次。

  修为提升如此之快,虽然也得益于宇文锋经历了诸多磨难,心境上有了极大的改变,将原来的浮躁变成了现在的成熟。

  但是,在宇文锋看来,这一切,都是逸尘无条件的帮他创造出来的。

  看着宇文锋的兴奋劲儿,逸尘又吩咐十三,在为宇文锋提供充足灵气的同时,还适当的给他一些与修为层次相匹配的修练资源。

  这些天,逸尘在九幽城内干了不少事,救出常一钊并搞定他师徒俩,独闯执法堂分部放出胡莱,又冒充阴无为迫使幽氏兄弟自断一臂主动投案。

  还有,把莫飞将军弄去将军府,辅佐梦剑文,和白大将军分析局势……

  就目前而言,该做的也都做完了,第一次九幽城之旅,基本上算是圆满了。

  离开登高楼不久,在接近九幽城城门不远处,逸尘被一伙幽阴门弟子拦住了去路。

  “逸尘,我们已经等你好几天了。”一位满脸麻子的幽阴门长老,肩扛一把大刀,首当其冲,对着逸尘傲然说道。

  “哦?你们这是迎接呢,还是欢送……不过,都没必要。”

  逸尘看了看,对方一共二十余位,修为最低的也有战帅初阶级别,而麻脸长老的气息,赫然达到了王者的境界。

  手中的银环大刀,银光闪闪寒气森森,却有王兵的气势。

  如果不是帮陶书遥化劫,以逸尘的实力,即便不用苍木剑,对付麻脸长老也不成问题。

  但是,由于亡灵王正在夜以继日的炼化亡灵之珠,日月空间的能量运行,大都围绕亡灵王进行,导致逸尘消耗的能量一时难以完全补充。

  逸尘现在的实力,也就能够发挥出七成左右,面对麻脸长老以及银环大刀,估计有点吃力。

  不过,逸尘并没有一点示弱的表现,依然表现出自己惯有的沉稳。

  “呵呵,你说的没错,我们就是来欢送的,送你去姥姥家!”

  麻脸长老一脸阴笑,手中的银环大刀一晃,对着身边的幽阴门弟子说道:

  “弟兄们,这小子就是擅闯执法堂分部的逸尘,杀我幽阴门弟子,坏我幽阴门门规,居然想一走了之,你们说怎么办?”

  看来麻脸长老样子凶猛,倒还有点耐心,并没有一上来就砍砍杀杀,却还有心思和弟子们‘公布’逸尘的罪状。

  “绑去执法堂分部,让袁长老将他囚禁,慢慢‘伺候’着。”

  “干脆杀了算了,凡是和幽阴门作对的,都该杀!”

  “对,杀了干净……”

  “杀!”

  估计麻脸长老没有预先排练,也可能是没有想到逸尘真的会出现在他们面前。

  幽阴门弟子们七嘴八舌,似乎逸尘早已是砧板上的鱼肉,听任自己的宰割。

  直接杀了,或者是抓回去慢慢折磨,都是可以接受的结果,唯一确认的是,没有人同意放了逸尘。

  “袁胖子说了,这小子的修为已经达到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虽然有点手段,但未必有资格让老子出手。”

  麻脸长老说话的时候,用眼角的余光瞄了逸尘一眼,略显鄙夷的说道:“你们有谁愿意立功的?”

  “我!”

  “我……”

  麻脸长老的话音刚落,就出来一胖一瘦,年纪大约五十岁的两位汉子。

  瘦的那位赤手空拳,胖的则手执一柄长剑,从气息上判断,他们都是战帅巅峰级别的强者。

  “嗬,老子的话挺管用,不错,也别争了,你俩一起上吧……对了,可别抢功哦。”

  麻脸长老见属下奋勇争先,感觉非常满意,笑容一露出来,就把脸上的麻点给挤扁了。

  “好!”

  这二位异口同声的回答了一声,拉开架势,就朝逸尘猛扑过来。

  逸尘双手抱臂,冷冷的看着对方,心里却有点纳闷。

  在执法堂分部的时候,逸尘与大黑一战,早已显示出战王强者的修为,袁长老看在眼里,不可能转身就忘记的。

  但是,无论是幽氏兄弟,还是眼前的这批幽阴门弟子,都从袁长老那里得到逸尘是战帅巅峰强者的消息。

  逸尘独闯执法堂分部,袁长老毫无招架之功,还损失了将近二十位执法堂弟子,毁去了执法堂分部的大半房屋。

  按理说,有渎职之嫌的袁长老,应该尽可能的夸大逸尘的修为实力,才会给自己有一点开脱的理由。

  然而,袁长老偏偏故意隐瞒逸尘的真实修为,误导这些幽阴门弟子。

  至于袁长老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逸尘暂且不得而知,也没有心思去思考这些。

  眼前需要解决的,就是气势汹汹立功心切的这二位。

  胖子的长剑闪着精光,掀起一股劲风,挟裹着强烈的炽热能量,在空气中爆发出‘哔哔啵啵’的声音。

  瘦子则把袖子撸上去,露出两条黑褐色皮肤的双臂,拳头一握,手臂上顿时青筋暴起,嘎嘎直响。

  原本就相距不远,几乎没有什么过多的花哨动作,胖瘦二位就掠至逸尘身边。

  呼——

  逸尘慢慢将环绕着的手臂放开,看似随意的朝外轻推一掌。

  未见狂风大作,只是微风飘过,没有感觉到巨大的威压,仅仅是一缕清风。

  “哼,这小子不过是绣花枕头,那些传说都是假的。”

  被胖瘦二位抢了风头,自然有人心里不爽,特别是看到逸尘漫不经心的一掌,隐约有着大家闺秀的风范。

  观战的幽阴门弟子,心里一阵懊恼,早知道这小子浪得虚名,自己刚才就应该挺身而出才对。

  “别胡说,人家好歹也是战帅巅峰强者,又这么年轻,功底略有欠缺也算正常嘛。”

  “闭嘴!这小子有古怪……”

  下属的议论,麻脸长老好像也有同感,逸尘比传说中的,那个勇闯六关的少年英雄差得太多。

  看来,真是人言可畏,越传越假,不过……

  麻脸长老稍微一个疏忽,就感觉到了不妙,可惜的是,他已经错过了解救胖瘦二位的最佳时机。

  嘭……

  啪……

  两个声音,一个沉闷,一个清脆。

  沉闷的是胖子倒地,把地面砸出一个大坑,引起了这一片大地的震动。

  清脆的则是瘦子,那苗条的身躯,被逸尘的战气一下子给轰成了一蓬烟雾。

  烟雾的颜色以红色为主,偶尔点缀着星星点点的白亮,在空中猛地散开,形成一朵盛开的巨型鲜花。

  还没来得及抢功,这二位就已经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