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三十八章 不仁示好

第七百三十八章 不仁示好

  只见白色光芒一闪,麻脸长老手中的银环大刀,被五行能量团击中,激荡出耀眼的白光。

  不仅如此,五行能量团虽然在王兵上消耗了部分能量,却还留有余力,顺势击中了麻脸长老的胸膛。

  “噗……”

  一口鲜血喷出,麻脸长老身子晃了晃,又强行稳住。

  只听“嚓啷啷”一声,银环大刀脱手而出,圆环与刀背之间,激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麻脸长老虽有不甘之色,却也顾及到自身安全,并没有返身拿回落到地面的银环大刀。

  当下一咬牙,不再和逸尘纠缠,麻脸长老猛提一口气,将身体划出一道弧线,就要逃出逸尘的控制范围。

  战王强者之间的对垒,一般情况下可以分出胜负,却难有斩杀的机会。

  逸尘趁着对方心绪不稳,一击得手,占据了极大的优势,若是继续战斗下去,胜利必然属于逸尘。

  但是,同样身为战王强者的麻脸长老,如果一心求生,采取逃逸策略,逸尘在不用苍木剑的情况下,基本没有阻止的办法。

  “老大,这刀不错,嘿嘿……”

  傻猫一连解决了十多位幽阴门弟子,也没觉得多累,准备过来欣赏逸尘与麻脸长老大战,却发现逸尘已经胜了。

  正觉无趣之际,银环大刀从空中坠落,插在傻猫身前不远处的地面上。

  当即拿起银环大刀,一看竟然是件王兵,便立刻递到逸尘面前。

  “谁让你动作那么快的,我还没打够呢。”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够份量的对手,逸尘打得正过瘾,却由于傻猫威势太强,一下子把麻脸长老震住了。

  “就那几个小喽啰,难道还要豹爷折腾几个时辰……不对呀,你不会是想找我打架吧?”

  傻猫觉得委屈,自己本是一番好心,三下五去二,干净利索的击杀幽阴门弟子,为的就是要看看逸尘是否需要帮助。

  如果逸尘和麻脸长老势均力敌,或者是逸尘占据优势,傻猫自然待在一旁观战。

  万一逸尘不敌对方,傻猫就会在关键时刻出手,确保逸尘安全。

  但现在听逸尘的口气,似乎有责怪的意思,而且逸尘的眼神里,还流露出一丝求战的欲望。

  “这刀果然不错,王者之器……可惜让大麻脸跑了。”

  逸尘接过银环大刀,赞了一句,顺手扔进了日月空间,却还是为麻脸长老的逃脱而感到遗憾。

  虽然逸尘和傻猫这一战大获全胜,仅仅让对方逃走一人,但是逃掉的却偏偏是一位修为达到战王强者级别的麻脸长老。

  “我还是来晚了,要是早一点,应该能留下他的。”傻猫看着逸尘,自己也是一脸的惋惜。

  傻猫的修为明显高于麻脸长老,如果和逸尘联手出击,有机会对麻脸长老实施王者禁锢,甚至将其斩杀。

  只不过,一旦麻脸长老开启了逃遁模式,傻猫就算追过去,最多也只是重伤对方而已。

  嘭——

  胜利了也有懊恼,就在逸尘和傻猫意犹未尽的时候,天空中猛地传来一声闷响,正是麻脸长老身形消失的方向。

  “跑不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在闷响停止之后传来。

  逸尘抬头一看,闷响之处的天空,忽然腾起一片血雾,在斜射的阳光下,飞散着的碎肉映照出令人不忍目睹的血红色。

  “辛不仁……”

  逸尘想过很多种可能,斩杀麻脸长老的,也许是跟他有江湖恩怨的战王强者,或者是某种正道人士。

  唯独没有想到的,便是身为幽阴门副门主的辛不仁,竟会亲手斩杀了一位有着战王强者修为的幽阴门长老。

  看着辛不仁一脸平静的样子,逸尘有点晕乎,猜不透辛不仁此举意欲何为。

  “逸尘,我们又见面了。”

  逸尘的一愣之间,辛不仁已至近前。

  随意的拍了拍手,若无其事般的一脸和顺。

  “辛副门主,你杀了大麻脸?”逸尘依然没有从惊诧中回过神来。

  “杀了,你不高兴么?”辛不仁神色淡然至极。

  言语之中,似有责怪之意,明明是逸尘说过,让麻脸长老跑了很可惜,自己顺手将麻脸长老斩杀,逸尘却又一副震惊的模样。

  “不是……他可是幽阴门的长老,战王强者啊。”

  虽然说幽阴门人才济济,麻脸长老连高层都算不上,但毕竟是战王强者,又不是大白菜,怎么说杀就杀,好似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是啊,那又怎么样,我杀他有两个原因,一是不听话,我吩咐过的事情,他当成耳边风,该死!再说,他既然和你过不去,我留他何用?”

  辛不仁像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轻松的神态简直让逸尘不敢相信。

  仅仅是因为‘不听话’,就要遭到副门主的斩杀,而且还是该死的那一种。

  如果说辛不仁执法严厉有错必纠,倒也勉强说得过去。

  但是后半句话,却让逸尘无法理解,甚至根本不可能理解。

  麻脸长老和逸尘过不去,要惩罚他的理应是逸尘或者傻猫才对,怎么轮到辛不仁了。

  何况,逸尘一来不是幽阴门的人,更不是幽阴门的高层,即使和麻脸长老产生纠葛,辛不仁也应该站在麻脸长老这边。

  其次,逸尘和辛不仁之间非亲非故,也不存在什么渊源,就算辛不仁想打抱不平,也不能在逸尘已经取得胜利之后,还要对付麻脸长老吧。

  想来想去,逸尘实在找不出说服自己的理由,唯一怀疑的,就是辛不仁的脑子,有没有被驴踢过。

  “阴无为也和我过不去,你会帮我杀了他吗?”

  逸尘知道这是不现实的事情,故意问出来,只是想验证一下,辛不仁的脑子到底有没有问题。

  “不要胡说!逸尘,我杀麻脸长老是想让你知道,我对你的欣赏没有半点虚伪,只要你加入幽阴门,我可以做出很多让步。”

  辛不仁说话的时候,没有一点幽阴门副门主的架子,反而像是一位普通的老者。

  期待,希望,容忍,执着……

  辛戈杀气试练场开放之前,辛不仁就透露出招揽逸尘的意图,而且是在自己的亲生儿子辛算,惨死在逸尘轰出的天雷炸之后。

  这一点逸尘心里明白,如果不是诚心招揽,辛不仁不可能看着杀死儿子的凶手就在面前,而没有半点杀机。

  及至后来,阴无为折磨逸尘的时候,辛不仁不止一次的劝解阴无为,让他放过逸尘,甚至抬出幽阴门的老祖,来逼迫阴无为就范。

  从胡莱口中,逸尘也知道一些传言,就是由辛不仁散布出来的,而幽阴门的大部分长老,都曾经得到过辛不仁的暗示,不准为难逸尘。

  麻脸长老不理会辛不仁的暗示,率一干下属蓄意围攻逸尘,遭到辛不仁的无情斩杀。

  从这些事情上,确实可以看出辛不仁对逸尘的偏爱。

  “辛副门主,我感谢你曾经在阴无为面前帮我开脱,但是,这和加入幽阴门没有关系,我……”

  不管辛不仁怎么想,至少逸尘是不可能加入幽阴门的。

  趁着现在讲清楚,即使辛不仁恼羞成怒,逸尘也不会改变自己的态度。

  “别急着回答,我给你一年时间,相信你能够做出明智的选择。”

  辛不仁打断逸尘的话,把时间的期限设为一年。

  平心而论,辛不仁确实很欣赏逸尘的才能,小小年纪就有了战王强者的修为,又以一人之力将幽阴门执法堂分部,搅得是鸡犬不宁。

  不仅如此,幽氏兄弟的畏罪自杀,事情虽然还没有调查清楚,但似乎也和逸尘脱不了干系。

  因为在这之前,辛不仁曾经接到过消息,说逸尘闯入萨特王国的王宫内殿,与国王陛下‘畅谈’了几个时辰。

  以辛不仁的本心,能够成功招揽逸尘,让他为幽阴门出力,固然是好事一桩,万一不成,斩杀逸尘就成了必然。

  自己得不到的,如果成为了敌人,还不如趁他羽翼未丰之际,将其扼杀,以便消除隐患。

  但是,老祖却不允许辛不仁对逸尘有任何不利,不仅命令辛不仁尽快搞定逸尘,而且还得让逸尘心甘情愿的加入幽阴门。

  经过和逸尘的接触,以及暗中观察,辛不仁知道,完成这个任务的难度极大。

  逸尘的修为实力,以及对用意念的排斥,都让辛不仁烦透了心。

  杀又不能杀,逼又不能逼,还得好好的哄着,这种日子实在不好受。

  “为了这个,你眼睁睁的看着,幽阴门弟子被傻猫一一斩杀,却不肯出手相救,你的心够狠!”

  逸尘想起,之前与麻脸长老激斗的时候,有幽阴门弟子在傻猫的穷追猛打之下,喊过‘副门主’救命的话。

  只是当时激战正酣,逸尘也没有在意,以为是幽阴门弟子临死前的幻觉而已,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副门主。

  现在看来,辛不仁已经来了有一阵子时间,亲眼目睹了傻猫的残酷暴戾。

  十几位战帅强者级别的幽阴门弟子,被傻猫赶尽杀绝,居然没有引发辛不仁的怒火,逸尘都觉得奇怪了。

  这样的事情,原本就不应该存在的。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