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四十八章 剑拔弩张

第七百四十八章 剑拔弩张

  叶狂和黄爪鬣犬的莫名消失,让所有追捕的杀手大为沮丧。

  有人认为,由于参与追杀的杀手组织并非一家,大家为了领取赏金,各自为战,缺乏有效的配合,导致了场面混乱。

  或许,叶狂早已被乱刀砍死,变成了一堆肉酱,根本找不到首级了。

  虽然曾经有人以此要求领取赏金,但没有叶狂的头颅,悬赏方自然不肯全额付出,只是象征性的给予一点安慰性的补偿。

  时间过去了二十多年,叶狂和黄爪鬣犬从未在江湖上露面,除了当年深受其害的商队家属,以及参与追杀的杀手之外,几乎没有人再去关注这件事了。

  特别是一些年轻的兵士,只不过从老兵或者前辈那里听过这个传说,并没有见过叶狂本人。

  但是,由于此事的最后一段发生在萨特王国境内,结果又非常离奇,加上传言的不断润色,让叶狂成为了大家耳熟能详的传奇人物。

  逸尘的话,引起了将军府兵士们的震惊,如果涂副将身后的一人一兽,真是叶狂和黄爪鬣犬,那么涂副将的行为将造成极其恶劣的后果。

  且不说叶狂被幽阴门聘为客卿长老,仅仅凭他以前的劣迹,和涂副将联袂而来,其中的因由就足以耐人寻味。

  叶狂其人,早已臭名昭著,江湖正义之士,恨不得将其大卸八块,食其肉啖其血,方能泄愤。

  即使是这些身份低微,无权无势的兵士们,也向涂副将投去了怀疑的眼光。

  “强词夺理,血口喷人!”

  原本以为将逸尘定性成幽阴门的人,会引起兵士们的愤慨,涂副将没有料到,逸尘拿自己身后的一人一兽说事。

  短短的几句话,就把将军府兵士们的情绪又一次煽动起来,不再追究逸尘的身份,反而质疑起自己的行为。

  一旦承认自己和叶狂有关联,无论叶狂是不是幽阴门的客卿长老,恐怕都难以解释得清。

  为今之计,只有坚决否定叶狂的身份,不但要撇开幽阴门这个敏感的话题,还要避免叶狂这两个字。

  涂副将已经后悔,干嘛要说逸尘加入幽阴门,随便找个理由让这一人一兽将逸尘击杀即可,何必多此一举,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将军府的将士们,休听逸尘妖言惑众,我身后这位战王强者,乃是……”

  涂副将深知,只要自己和叶狂这个名字扯上关系,镇东将军的职位就铁定和自己无缘了。

  哪怕是胡言乱编,也要暂时稳住将军府的兵士,等杀了逸尘,余下的一切都有转机。

  然而,涂副将的如意算盘注定要落空了,因为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阴鸷的声音给打断了:

  “我就是传说中的叶狂,也是幽阴门的客卿长老,身边正是陪我二十多年的黄爪鬣犬,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就必须把命留在这里!”

  叶狂将王者之气泻出,将逸尘锁定,然后一挥手,大喝一声:“出来吧!”

  唰唰唰……

  一道道人影,随着叶狂的声音,从山峦边的林中飞掠而出。

  呼啦啦的一大片,少说点也有百余位,一个个身着灰色劲装,散发出的气息,显示出他们的修为,竟然都达到了战帅强者的级别。

  这些人一落地,便以扇形排列,往拥簇在一起的将军府兵士包抄过去。

  “叶长老,手下留情……”涂副将被眼前的阵势吓了一跳,连忙向叶狂投以异样的眼光。

  尽管将军府兵士有数百人之多,但修为参差不齐,达到战帅强者级别的,不过三十人左右。

  面对百余位修为最低都是战帅级别的强者,兵士们根本没有招架的能力。

  涂副将在将军府任职副将多年,从没有欺凌过手下兵士,更不希望他们集体命丧此处。

  “涂副将,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段,对于那些知道了不该知道秘密的人,只要能力所及,绝不留一个活口。”

  叶狂淡淡的语气,仿佛眼前面对的不是八百多条鲜活的生命,而是一群将死的猎物。

  同时,对于涂副将的犹豫不屑一顾,甚至出言教训道:

  “你既然选择合作,就得拿出诚意。对付义兵团,根本就用不上这些废物,只要事成,你大可将他们列为战死名单,多给点抚恤金就行了。”

  言下之意,这八百多位将军府兵士,必须要全部灭口,若是漏掉一位,都有可能把涂副将和叶狂的事情泄露出去,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可他们都是我带了多年的兵啊……”涂副将的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表情十分痛苦。

  如果是义兵团不配合吞并,将军府的兵士们在交战中死去,涂副将完全可以接受。

  毕竟当兵打战,冲锋陷阵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生死存亡皆凭天数,马革裹尸也是英雄。

  但是,让自己亲手调.教出来的兵士,在自己眼皮底下,莫名其妙的被人斩杀,涂副将实在无法容忍。

  “哼,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优柔寡断岂是大丈夫所为!”

  叶狂明显不耐烦了,对着那些灰色劲装的强者们下达了命令:

  “在场的所有人,不管是将军府的兵士,还是那些贱民,给我一个不留的斩杀殆尽!”

  “住手!”就在灰色劲装的强者们,正要准备杀戮的时候,空中传来一声断喝。

  闪电般的掠过两条人影,落到将军府兵士与灰色劲装的强者们中间。

  “梦参将?”

  人群中一阵骚动,兵士们在临死之际,见前来营救自己的,居然是将军府的通缉要犯梦剑文。

  惊讶之余,一个个的不知道该说点啥了。

  眼前局势,敌强我弱,绝非梦剑文个人之力所能挽回的。

  不过,有了梦剑文的加入,兵士们忽然觉得自己有了一股视死如归的豪气。

  “莫飞将军……”

  涂副将却把目光投到另一位来者身上,正是萨特王国王宫侍卫首领莫飞将军。

  前些日子,莫飞将军光临将军府,说是路经此地,顺道在将军府逗留几日,和秦涂二位副将有过照面。

  只是不知道,莫飞将军怎么会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在石锦镇,而且是兵士们命悬一线的关键时刻。

  “叶狂,你这个丧心病狂的畜生!”莫飞将军看都不看和自己打招呼的涂副将,只是咬牙切齿的大骂叶狂。

  别人不知道叶狂当年是如何逃脱追杀的,但莫飞将军却把事情调查得七七八八。

  叶狂被众杀手围攻之际,幸有一阵旋风凭空而至,将他从死亡的边缘救走。

  尽管还不能确定,是阴无为所为,还是另有其人,但是从此以后,叶狂便成了幽阴门的客卿长老。

  所谓客卿长老,一般都是从各处聘请,为幽阴门执行一些特别任务,原则上不属于幽阴门编制,报酬是根据任务的等级,以及完成的程度付给。

  实际上,叶狂这些年,根本就没有真正的销声匿迹,而是经常为幽阴门做一些秘密的任务。

  只不过,经过了长期的追杀亡命生涯,叶狂行事更加谨慎,都不以真面目示人。

  加上手段毒辣,从不留下活口,二十多年来,竟然没有被人识破。

  莫飞将军是从一些案子中,找到了和叶狂行事方式相对应的蛛丝马迹,才怀疑叶狂并没有死去,而是以另外一种形式活着。

  “怪不得这几年,我总是觉得不踏实,原来是你一直在暗中调查,也好,既然来了,就留下吧。”

  对于丧心病狂的称号,叶狂似乎很受用,也不做辩解,仅仅是狞笑一声,道:

  “就凭你们两个,还不够格!”

  叶狂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战王初阶的中级层次,区区几位战帅巅峰强者,他有理由不放在眼里。

  即使对面还有一位战帅初阶的逸尘,叶狂也信心十足。

  手下的百余位战帅强者,对付将军府的八百为兵士,也是轻而易举。

  整体看来,就眼前的局势而言,叶狂早已是胜券在握。

  “狂妄之徒,大言不惭!”

  又是一声大喝,从义兵团方向,急速飞出一人。

  身形不算高大,却挟裹着一股王者之气,正是义兵团的夏夜先生破空而来。

  倏倏~~

  紧随夏夜先生身后,掠出一彪人马,五十余人,全部是战帅级别的修为。

  最低的也是战帅初阶,至少有一半,修为达到了战帅中阶以上!

  欻欻歘——

  义兵团五十余位强者,掠至阵前,立刻抽出兵器,与叶狂的百余位强者,对面而立,只等夏夜先生一声令下,便杀将过去。

  “很好,我还没有找你,夏夜先生却自己跑出来了。”

  叶狂虽然略有意外,却也毫不在意,增加一位王者,并不能改变局势。

  除了叶狂本人以外,身边的黄爪鬣犬,也是六阶魔兽,比起一般的战王初阶,实力还要强上不少。

  “黄爪,莫飞和梦剑文就交给你了,速战速决!”

  叶狂吩咐黄爪鬣犬,就像让它平时捕杀猎物一般,不存在胜负,只强调完成任务的速度。

  嗡~~

  黄爪鬣犬也不答话,将身形腾空而起,在空中掀起一阵疾风的同时,如同闪电一样,直扑莫飞将军和梦剑文。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