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五十五章 炼器堂主

第七百五十五章 炼器堂主

  在天罗大陆,战王强者已经是修练的最高境界了,每一个修武者,都以晋升王者为自己的最高目标。

  常一钊虽是炼器大师,也不会真的放弃冲王的希望,何况一旦冲王成功,王者之气对于炼器的帮助极大。

  但是,二十年几次尝试都没有成功,颓然之余,常一钊对自己修为的提升,几乎不抱太大希望了。

  虽然听闻夏夜先生对提升修为,有着独到的见解,但考虑到自身的条件,常一钊不敢奢求。

  “冲王也很重要,夏夜先生对义兵团成员的修为提升,有非常严格的要求,你是炼器师,确实不能和其他人一样,把主要精力投入到修练之中,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在半年内成为战王强者。”

  逸尘理解常一钊的心里顾忌,并没有刻意强求,而是拿出一枚储物戒指,递给常一钊,说道:

  “夏夜先生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表面上拒绝了你加入义兵团的要求,实际上是想看看,像你这样闲散惯了的炼器大师,是不是能够接受义兵团的管理……

  这是他托我给你的参灵草,属于六阶灵草范畴,对你冲王很有帮助……另外,还给你选了一块地方,应该适合炼器要求。”

  “六阶灵草?”常一钊拿着储物戒指的手,一直颤抖着,激动之余,似乎连打开戒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嘴里喃喃自语,眼睛里却闪烁出一股炽热的光芒。

  以常一钊的资质,又痴迷于炼器,若没有外力相助,恐怕穷其一生,也无法成为战王强者。

  成不了王者,炼器的成就也会受到限制,自己的毕生追求或许就永远实现不了。

  但是,有了六阶灵草这样的‘外力’,就可以弥补本身资质的缺憾,只要勤加修炼,半年内能不能冲王成功不敢说,但常一钊可以保证,不会超过一年,自己必然顺利步入王者的行列。

  这是一件令常一钊做梦也想不到的大喜之事,引起他大脑暂时性的短路,一点儿也不意外。

  被夏夜先生拒绝,常一钊依然腆着脸待在义兵团,但心里多少有点不痛快。

  毕竟自己是天罗大陆最强炼器大师,就连幽阴门门主阴无为,也要想尽办法拉拢,偏偏遇到夏夜先生如此不近人情。

  没想到,夏夜先生竟然为自己准备了一株六阶灵草,还要让逸尘交给自己,简直是出乎常一钊的意料之外。

  看来,这一次的选择,给自己带来了一辈子都难以得到的机遇,实现人生的梦想,将从现在开始。

  晕乎乎的常一钊,又懵懵懂懂的随着逸尘,来到义兵团后山的一处偏僻地。

  “这是……宫殿?”

  在逸尘解除了结界,进入山洞之后,常一钊眼睛一亮,禁不住惊叹起来。

  这是一个经过人工修饰过的天然山洞,一些边角处还留有刀劈斧凿的痕迹。

  山洞很大,地面也很平整,洞壁上每隔一定的距离,都镶嵌着发光的晶石,虽然没有阳光照射进来,却依然保持着光亮。

  角落处,还零散的摆放着各种铁墩子,以及大锤,火炉之类的杂物,还有几张宽大的石桌,是岩石凿刻出来的。

  若说有什么欠缺的话,就是整个山洞显得过于空旷,很多地方还可以多摆放一些装饰品。

  “这是夏夜先生为你准备的炼器堂,由于时间仓促刚刚整理出来,还没有备齐炼器所需要的设备工具。”

  见常一钊一脸的震撼,逸尘也很得意。

  夏夜先生接到逸尘的传信,知道常一钊会带领炼器师加盟义兵团,便立刻着手准备炼器堂。

  尽管对炼器这一行当并不精通,但夏夜先生还是托人购置了一部分炼器师所需要的东西。

  刻意拒绝常一钊,根本就不是夏夜先生的本意,只不过逸尘想要敲打敲打常一钊,才要求夏夜先生配合的。

  能够拥有像常一钊师徒这样的炼器大师,是夏夜先生梦寐以求的好事,如果不是逸尘一再强调,恐怕夏夜先生在常一钊面前,早就抛弃自己大将军的威严了。

  “逸尘,求你件事呗。”常一钊用手在自己的胸口上撸了几下,总算稍微平复了心情,却又变得忸怩起来。

  “你先看看,然后把缺的东西列出来,我会尽快报给夏夜先生,尽快给你补齐……对了,还有炼器辅料,你写给我就行了。”

  逸尘以为常一钊是觉得炼器堂的设备太少,达不到百位炼器师同时开工的要求,便出言安抚。

  只要常一钊需要,这些东西很快就能买到,逸尘可不想因为这个而耽误义兵团武器的提升。

  “是缺一些,不过我自己带了不少,凑合着也可以开工……可我是想让你帮我跟夏夜先生说声谢谢,我常一钊一定会尽心尽力,绝不让夏夜先生失望。”

  常一钊憋了半天,脸都涨得发紫了,才憋出了一个信誓旦旦的保证。

  虽然脾气古怪,看起来喜怒无常,但常一钊最在乎的就是别人对他的恩情。

  对于个人而言,一株六阶灵草,就相当于把常一钊直接送进了战王强者的行列,此乃大恩!

  耗费人力物力,把山洞打造成一个不受外界干扰的炼器堂,对常一钊等炼器师,算得上是最大的尊重和支持了。

  “原来是这个,你自己当面跟夏夜先生说,不是更显得有诚意吗?”

  虽然参灵草是逸尘拿出来的,但夏夜先生打造义兵团,是根据逸尘的意思做的,给他做个人情也是值得的,况且修缮山洞的工作,完全是夏夜先生的功劳。

  常一钊想谢谢夏夜先生,是出自真心,这一点没有问题,但他为什么还要让逸尘代劳呢?

  “这个,我有点……怕他,不敢当面说……”平时桀骜不驯的常一钊,这会儿变得磨磨唧唧。

  一句话,非得分两次才说完:“夏夜先生身上有一股气势,不怒自威……我又在心里偷偷骂过他,所以……不敢。”

  “你骂夏夜先生……我说老常,你也太没良心了吧。”

  逸尘眉毛一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想请你,你偏拿着个架子,夏夜先生故意冷淡你,是想把炼器堂整理好了再告诉你,人家对你那么好,你反而偷偷骂他,这也太那个啥了。”

  嘴里这样说,逸尘心里乐得差点没笑出来,这个常一钊果然与众不同,就是个属驴的家伙。

  在九幽城的时候,逸尘把常一钊从地牢监舍救出来,想请他帮忙,人家偏偏不买账。

  等到夏夜先生不理他了,心里骂个不停,却又赖在义兵团不走,还跑到练兵场树荫底下折腾。

  现在倒好,一株六阶灵草,一个炼器堂,一下子把他完全搞定了。

  估计以后不管夏夜先生多严厉,哪怕是拿棍子打,常一钊也不会有任何怨言了。

  “我没你说的那么差劲,以后我生是义兵团的人,死是义兵团的鬼,这辈子就赖定这里了。”

  常一钊不满的白了逸尘一眼,想了想,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好拍着胸脯表明自己的态度。

  “别,听起来瘆得慌,你现在是炼器堂堂主了,义兵团兵器的事就交给你了。当然,以后可能还要打造更多的优质兵器,甚至王兵……别偷懒就行。”

  逸尘打了个寒颤,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笑着安抚常一钊。

  搞定了属驴的常一钊,逸尘离开山洞,去了魁爷等人暂住的大院。

  “老大,你总算想起我们了。”魁爷自认为是第一个认识逸尘的,自然得抢在柳浩宁远他们前面说话。

  逸尘和常一钊溜达的时候,魁爷就在大院门口,伸长了脖子,期盼着逸尘快点过来。

  不仅是为了和逸尘寒暄,更多的是要把五魁谷,柳叶庄以及宁家大院,和义兵团联盟的事情,跟逸尘做一个汇报。

  虽然已经和夏夜先生做过一些交流,彼此相谈甚欢,但涉及到决策的大事,夏夜先生却把皮球踢给了逸尘。

  这样做不是怕承担责任,夏夜先生把打造义兵团作为自己的毕生追求,为此他愿意付出一切。

  有五魁谷柳叶庄宁家大院这样的江湖二流势力联盟,对义兵团甚至对逸尘今后的发展,都是非常有利的事情,夏夜先生没有理由反对。

  但是,对于夏夜先生来说,无论做什么都要以逸尘的目标为方向,努力做事即可,并不愿意受到名利之类的羁绊。

  而逸尘不一样,年纪轻资历尚浅,需要有挑战有动力,才能更快更好的成长。

  同时,夏夜先生希望,逸尘能够在较短的时间内,成为一个真正的领袖级人物。

  把决策权交还给逸尘,一来让他经过不断的磨砺,担当起守护的重任。

  再者,也可以通过江湖势力的传播,增加逸尘在江湖上的地位,以便吸引更多更强的有生力量,参与到自己的队伍中来。

  当然,这一切都是夏夜先生和一尺道长交流后,所做出的决定,至少目前是不会告诉逸尘的。

  “你们是不是在考虑联盟的事情?”从魁爷的脸上,逸尘就已经看出了端倪。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