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五十六章 创建分部

第七百五十六章 创建分部

  在九幽城外的兴隆酒楼,三家势力的掌权者,都已经向逸尘表明了立场。

  逸尘没有答应做他们的盟主,却希望他们能够和义兵团联盟。

  尽管魁莽柳轩宁老爷子,这些门派的掌权者都没有亲自前来石锦镇,但他们早就委托自己的二当家,全权处理联盟一事。

  双方都愿意的事,办起来就比较简单,无非是弄一份明确各方权利义务的协议,谨守彼此责任,守望相助,不违背道义等等,大家签字画押后生效,并没有注明废止期限。

  说白了,其实就是个类似备忘录的东西,主要是一个形式,一般情况下是毫无用处的,只有在某一方或者是双方违反了其中的条款,才会拿出来追究责任。

  江湖上大多讲个‘义’字,信奉一诺千金,如果等到拿出协议的时候,基本上可以确定,‘义’和‘诺’都已经不存在了。

  所谓追究,往往是相互厮杀,谁赢了谁就有理,输了的即便再有理,也未必有命去追回了。

  逸尘并不在乎协议的具体内容,以及是否签字画押,他注重的是以后遇到事情的时候,彼此之间是以道义为重竭力相助,还是假惺惺的出工不出力。

  如果人与人之间,要靠协议去维持关系,那么,这协议本身就毫无意义了。

  弱肉强食的世界,强者是不需要协议的,只有那些弱者,以得到一份与强者的协议为荣,甚至奉为报名的圣物和炫耀的资本。

  却不会想到,往往正是由于协议的存在,才使得强者有充裕的时间,腾出手来将毫无防备的弱者消灭。

  义兵团与三家门派的协议,仅仅表明目前大家同处一个阵营,并不能真正约束到什么。

  只要各方还有共同的利益,大多会遵守协议的约定,反之,协议无效。

  “老大,我们有一个想法……”

  签订了协议之后,魁爷代表大家,向逸尘提出一个要求。

  这三位都是自己门派的二把手,无需考虑接手门派的管理,也不会成为下一任的掌权者。

  如果加入到义兵团, 无非是给义兵团增添了三位战帅强者,并不能实质上的提升义兵团的实力。

  于是,他们想到了创建义兵团分部,各自在自己门派以外的地方,招揽志同道合的正义之士,提升义兵团的整体实力,并扩充义兵团的势力范围。

  当然,以义兵团的名义,就必须得到逸尘和夏夜先生的首肯,否则就是招摇撞骗。

  “这个想法不错,我也信得过你们三位,但是,我需要和夏夜先生商量,过两天才能给你们答复。”

  夏夜先生接手义兵团的时候,就曾经向逸尘提出过创建分部的建议,由于当时义兵团缺乏得力人手,又是初建阶段,在江湖上没有影响力,此事只能搁置起来。

  而现在,义兵团迅速崛起,在江湖上暂露头角,也有不少江湖义士,对加入义兵团有所憧憬,只是苦于无人引荐,不敢贸然前来。

  以魁爷等三人的修为实力,脾气秉性,以及身上的热血豪气,确实具备了创建分部的资格,长期参与门派管理的经验,也给他们提供了独挡一面的底气。

  经过与夏夜先生和一尺道长协商,又仔细探讨了遇到各种问题的解决办法,一致决定,有条件的接受魁爷三人的要求。

  “老大,你答应了,还有修练资源……”还没等逸尘把具体的操作方案说出来,魁爷就高兴得一蹦三尺高。

  这三位在各自门派都享有非常高的地位,无论多么努力,达到怎样的成就,却总也摘不掉头顶上‘二’的光环。

  倒不是有篡权夺位的意图,他们也想自己干出一番事业,证明‘二’只是门派中的地位,并不是自己的能力。

  如果待在门派,或者是成为义兵团的一员,永远都是属于被庇佑的,无法给自己一个展示才能的机会。

  只有各自带着任务,到陌生的环境中,为自己,为义兵团干出一番成绩,才可以把头顶上‘二’的帽子摘掉。

  “别急,修练资源不会给你们太多,总部可以拨出一部分经费,剩下的,你们必须通过自给自足的方式……

  另外,夏夜先生会给你们每位都配上两名助手,主要负责将夏夜先生的管理经验,以实践的形式传授给你们。”

  逸尘把能够想得到的,可以提前预防的隐患,都和魁爷三人开诚布公的放到桌面上。

  有要求有压力,也有奖励,并按照义兵团的奖罚制度,根据他们的具体成绩,予以考核。

  “老大,你放心,我们打着义兵团的旗号,绝不会给义兵团抹黑!”

  魁爷三人一脸的喜悦加激动,神情凛然的说道。

  尽管认为这样的想法对义兵团有利,但自己毕竟没有正式加入义兵团,又没有其他可以证明自己的成绩,让夏夜先生认可。

  换个角度说,这三位即便是自己门派的二号人物,也没有资格完全自主的代表门派,去完成一项重要的任务。

  魁爷本人曾经引以为豪的事情,就是率领几位五魁谷的兄弟,一起去九幽城的名剑坊购买兵器,但价格却是魁莽提前谈好的。

  像这次代表五魁谷和义兵团签订联盟协议,是由于逸尘曾经和魁莽基本达成了一致的意见,魁爷只不过是例行公事走个过场罢了。

  他们三位原本只是说出自己的想法,让逸尘知道大家都是诚心诚意的为义兵团出谋划策,根本就没有真的奢望着,逸尘和夏夜先生在慎重考虑之后,居然答应了这个要求。

  喜悦是因为自己的提议得到了足够的重视,并有了实施的机会。

  激动则是缘于逸尘和夏夜先生对自己的信任,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自己去办。

  正所谓士为知己者死,魁爷等三人目前就有这样一种感觉,被尊重永远是最重要的。

  鉴于义兵团的总部就设在萨特王国境内,魁爷三人在分析了自己可以利用的人脉关系后,分别前往其他三个王国。

  柳浩去南方的夏离王国,魁爷到北面的玄冰王国,而宁远则跨越天罗王国,进入到远在东方的落英王国。

  逸尘本来考虑到,落英王国的主要江湖势力,比如花木堡东巴寨等,和自己多少有一些关系,去不去的似乎不太要紧。

  “老大,我不这样认为……”

  一般不太多说话的宁远,此刻却据理力争,对逸尘的意见提出了相反的看法,“关系再好,最多只能算是援兵,或许对方会看在交情的份上,关键时候帮你一把,但永远不如自己的可靠。

  落英王国地处天罗大陆最东面,如果萨特王国的义兵团需要援助,他们能不能毫无顾忌的远程发兵,还存在着疑问,另外,幽阴门的无孔不入,也会起到一定的阻碍作用……”

  宁远的意思,别人的东西再好,都不如自己的方便,只有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最稳妥最安全的。

  “你说的很有道理,是我想得太简单了。”逸尘沉思了片刻,接受了宁远的观点。

  当时在落英王国,无论是花木堡,还是东巴寨,甚至穆梓的官方军队,之所以对逸尘敬重有加,主要是因为自己的切身利益。

  逸尘本是局外之人,起初是看在熊壮的份上,主动加入到保护落英王国的战斗中去,并帮助穆梓打败了外来侵略者贾本国的大军。

  战争的胜利,对逸尘个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利益,虽然穆梓给逸尘封了落英王国国师的头衔,但逸尘并没有接受。

  如果失败,逸尘或许已经战死沙场,事实上,曾经有好几次遇到危机,特别是被帕隆王者禁锢的那次,如果不是亡灵王舍身相救,恐怕逸尘很难全身而退。

  说到底,落英王国和贾本国谁胜谁负,只要逸尘不参与,就不会存在什么利益关系,即使参与了,也不会得到好处。

  但是,无论是穆梓,还是花木堡,或者东巴寨,对这场战争的期待是只能胜不能败,胜则一好百好,败则万事皆休。

  正因为此,逸尘的参与虽然是为了道义,却也是实实在在的帮助了所有落英王国的臣民,最大的受益方是落英王国。

  所以,在逸尘遇到一般的困难时,他们一定会提供援助,甚至设法替逸尘摆平障碍。

  然而,一旦牵扯到自己的切身利益,事情就未必和想象的一样了。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落英王国,已经从战争的消耗中走了出来,丰富的资源优势,正带领着百姓往富裕的道路上奔。

  花木堡也好,东巴寨也罢,由于征战有功,早已纳入了国家的附属势力之中,不仅有自己的经营收入,还能得到落英王国的政策扶持,小日子都过得红红火火。

  这个时候,如果让他们从落英王国,长途跋涉到萨特王国,仅仅是为了援助逸尘,甚至不确定能不能得到丰厚的报酬,似乎有些勉为其难。

  穷困潦倒,危机四伏,生死难料,处在这些困境中的人,都希望有人对自己伸出援助之手,哪怕是滴水之恩,也会铭记在心。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