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五十八章 双面罗刹

第七百五十八章 双面罗刹

  与几年前落英王国一战不同,那时候逸尘算是一鸣惊人,但毕竟只是整个战役的一份子,况且无论是落英王国还是贾本国,跟江湖似乎没有太大关联。

  除了落英王国官方和部分江湖势力,对逸尘充满感激以外,其他人大多对逸尘持怀疑态度。

  一个刚刚参与历练的毛头小子,无意中介入到两国大战,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愚昧’精神,立下了赫赫战功,恐怕并非由于实力,而是运气使然。

  但辛戈杀气试练场这次,逸尘不仅顺利通关,而且还得到辛不仁的青睐,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实力表现。

  尽管幽阴门的很多行径,为江湖人士所不齿,但幽阴门的实力,却没有人敢质疑,即使是号称天下第一玄门正宗的玄天宗,也无法与之抗衡。

  这些闲聊的汉子,自知修为低下实力不济,不够资格忧国忧民,也只能在茶余饭后,谈论一下江湖传言,证明自己还在这个江湖之中。

  “你们别争了,逸尘根本就没有加入幽阴门,我有证据!”

  一个年纪较长的黑脸汉子,神秘而又肯定的说道。

  “证据,你认识逸尘,还是逸尘认识你?”怀疑的声音随之而来。

  “不认识,也没那运气,不过,我师兄就是你们认识的那个红鼻子,他见过逸尘,还交过手……”

  “嗤……红鼻子,就他战将级别的修为,在逸尘面前连蚂蚁都不如,远远地见过逸尘还差不多,交手?不可能!”

  “其实也算不上交手,我师兄觉得逸尘不该背弃师门,带了一帮兄弟去找麻烦,可人家只说了一句话,就直接无视他了。”

  “那也很有面子了……逸尘说了什么话?”

  “他说没有加入幽阴门。”

  “哦,这样啊……”

  “要是真的加入了幽阴门,应该会承认的。”

  听口气,像是相信了逸尘的话,大家默然了一会儿。

  逸尘有些无语,被辛不仁一折腾,莫名其妙的就遭到了好几帮人的当面质问,有的态度还非常恶劣。

  弄得好像兴师问罪一样,却不想想他们那点实力,要真是惹恼了逸尘,是否有活命的机会都不知道。

  幸好逸尘没有跟他们计较,最多也就是对那些口出恶言的家伙,踹过几脚而已,还是不释放战气的那种。

  “唉,进来总是有很多怪异的事情发生,前几天镇东将军府围困石锦镇,说是要吞并义兵团,还有战王强者出现,打的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可惜,那些好奇的老百姓,都被战王强者禁锢了,连脖子都不能扭动,然后又昏迷过去,竟然没有人看清战王强者的面容。”

  茶寮真是个传播消息的好地方,一点小事就能引起无数遐想,而从每个人嘴里说出来的消息,又增加了不少自己主观想象的东西,使得传言的真伪变得扑朔迷离。

  至于发生过的事实和传言有多大的误差,一般是没有人追究的,除非牵扯到自己的利益,否则大家一起吹就可以了。

  “不过,好像最后是义兵团打败了将军府,那些气势汹汹的官兵都一个个被赶出了石锦镇,灰溜溜的滚回祁连镇了。”

  “那是,义兵团风头正劲,要不是夏夜先生宽宏大量,只怕一声令下,将军府那千余人立马就得横尸石锦镇。”

  “连将军府都打,这义兵团会不会是第二个幽阴门……那样的话,萨特王国就真的要完蛋了。”

  “嘘,莫问国事,聊点其他的,比如祁连山脉近期出现的双面罗刹,据说貌若天仙,却又毒如蛇蝎……”

  “切,估计又是吹的,美女,修为高,还喜欢杀人,哪有这样的女人?”

  这年头,反正吹牛不收税,拿起什么就能吹什么,能吹多大就吹多大。

  从驭兽府,到逸尘,再到义兵团将军府,现在又是什么双面罗刹,这些人的话题转换非常快。

  “这位大哥,双面罗刹是怎么回事?”逸尘探过头,对着那位光膀子的中年汉子问道。

  之前的那些传闻,都是逸尘自己经历过的,自然分得出真假是非,也没有必要去跟这些人纠正什么。

  只有双面罗刹的事,似乎还没听说过,闲着也是闲着,既然听到了,不妨了解一下。

  “哈哈,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我们刚才说了那么多,你就没听进去,一说有美女,就赶紧凑上来了。”

  虽然有些揶揄的成份,但光膀汉子还是很爽朗的笑着,并对着其他几位挤眉弄眼的。

  男人在一起议论美女,似乎天经地义,哪怕是说得猥琐一点,一般也不会遭人诟病。

  逸尘不过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子,打听双面罗刹不算丢人,反而勾起了这些老家伙的兴趣。

  “小兄弟,呃……咱们有言在先,告诉你可以,你不能想入非非,否则把小命搭进去了,我们可不负责的。”

  光膀汉子对面的小个子,咪了一口酒,打了个酒嗝,翻着小眼睛,似笑非笑的调侃着。

  逸尘隐藏了自己的修为,这些汉子当然看不出来,提前打个预防针,说明人家的心眼不坏。

  “你放心,我就好奇问问而已,不会多想的。”逸尘端起碗,做了一个敬酒的样子,轻轻抿了一口,又把碗放回桌子上。

  看着逸尘懂礼貌,小个子点了点头,很满意的说道:“嗯,双面罗刹就是,就是一个美女两张脸,杀人不眨眼……”

  祁连山脉一带,向来不缺少山贼盗匪,二十多年前,镇东将军腾啸就曾亲率将军府大军,深入山脉腹地,围剿过龟氏六雄这样的江湖大盗。

  由于祁连山脉绵延万里,险境很多,山贼盗匪多以崇山峻岭作为天然屏障,与官府周旋,并不发生正面接触。

  每每官兵进山围剿,都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长途跋涉劳命伤财,却无法真正杜绝匪患。

  后来,只要不是罪大恶极,或者是涉及面太广,官府便睁一眼闭一眼,等劫匪出山就打,缩回山林深处便不再追究。

  如此一来,祁连山脉的劫匪强盗,数量越来越多,规模也是日益壮大,几乎成了萨特王国官方的心病。

  祥将军以前也剿匪,虽然没有损兵折将,但人家盗匪跟你绕圈子,根本就不照面,想打也打不着。

  慢慢的,祥将军逐渐放弃了剿匪的念头,也有人说,祥将军和匪首有勾结,不过没有证据,也只是猜测而已。

  但这一次,听说将军府发话了,一定要剿灭以双面罗刹为首的山贼盗匪,原因是双面罗刹杀了将军府的三十位矿工。

  将军府中心矿区,是一个闲人免进的禁区,除了将军府官员,以及指定的矿工,其余人等一律不许进入。

  为了确保安全,矿区内外设置了好几道关卡,不乏战帅强者级别的官员坐镇,防止不法之徒觊觎优质矿石。

  一个傍晚时分,三十位矿工收工的时候,在路上竟然遇到了一位青衣女郎,美貌冷艳,清新脱俗,似乎不食人间烟火。

  久居深山的矿工,常年见不到女人,倒也没什么非分之想,可冷不丁遇上这么一位天仙般的美女,骚动的心情可想而知。

  于是,一群矿工把女郎围在当中,嘻嘻哈哈的出言挑逗,毫无顾忌丑态百出。

  随后而至的工头,觉得事出蹊跷,曾经呵斥过矿工,却没有办法制止。

  看着女郎一脸忧郁,魂不守舍的样子,矿工们个个怜爱之心泛滥,都想把女郎拥入怀中,好好的疼爱一番。

  然而,不等矿工触碰到女郎的身体,就忽然见到一道红光闪过,三十位矿工还没有一亲芳泽,就成了无头之鬼。

  好在那位工头还算机灵,感觉女郎出现在戒备森严的中心矿区,居然没有一位官员前来交涉,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在呵斥矿工无效的情况下,自己躲到了岩石的后面,屏住呼吸,目睹了矿工惨死的整个过程。

  工头受此惊吓,回忆的时候语无伦次,一会儿说女郎手执红绫红光闪闪,一会儿又说手上闪出银色光芒阴森可怕。

  就连女郎的面容,也说成是圆脸和瓜子脸交替,似乎不断的变幻莫测。

  结合江湖上近期传闻,有一位妙龄女郎,时而手执红绫,时而云帚在手,今天看到的是圆脸,明天又以瓜子脸出现,至少有战帅巅峰强者的修为。

  初见时娉婷婀娜,神色忧郁,美眸含怨,一副我见犹怜的楚楚模样,但是,一动起手来,却如同杀神厉鬼,毫不留情。

  不仅心狠手辣,就连死者的头颅也要被她扔到一旁,让人死无全尸。

  美貌和狠辣并存,面容时有改变,无人知其来历,江湖人便以双面罗刹称之。

  双面罗刹神出鬼没,虽有将军府秦副将领衔围剿,却苦于难觅其踪,至今仍无结果。

  “我们也只是道听途说,并没有见过双面罗刹本人,小兄弟,你听过就算了,别往心里去。”

  小个子把自己听过的,一一说给逸尘知道,末了,还不忘解释一句:“江湖传闻,未必是真。”

  “传闻是真,但双面罗刹应该是两位才对。”逸尘肯定的说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9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