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六十一章 明知故问

第七百六十一章 明知故问

  由于长时间的左右跟随圣姑,翠儿和银儿都很清楚对方的强弱之处。

  双方知己知彼,实力难分伯仲,胜负绝非一时三刻就能决定,但身边的爆炸余威依然强大,稍有不慎,将同时遭到能量涟漪的碾压。

  两个拼死相搏的神魂,在翠儿的体内,每到一处,就尽快修复躯体的创伤,以便帮助自己占据更多的地盘,并限制对方的活动范围。

  如此一来,翠儿那原本破损不堪的身体,反而以最快的速度恢复着,连表面的伤口也逐渐愈合。

  然而,双方的神魂,却在长时间的激战过后,变得十分脆弱,过度的消耗削弱了实力的发挥,不断的纠缠使得双方精疲力尽。

  实力越是降低,受到爆炸余威的压力就越大,仅凭翠儿或者银儿一人的神魂,已经不能承受汹涌而至的滔天威压。

  迫不得已,为了能够活下去,双方神魂总算达成了一致意见,安内必先攘外,先对抗爆炸余威的碾压,等躯体安全了再进行下一轮的搏杀。

  于是,翠儿和银儿的神魂,一会儿合力顶住爆炸余威的能量冲击,一会儿又彼此大打出手,根本没有停顿的时间。

  只有消耗没有补充,二人的神魂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但外面的能量涟漪依然继续压迫着翠儿的躯体。

  一天一夜的激战,既没有安内也没有攘外,唯一得到的就是神魂的受损,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极有可能两败俱伤,谁也没有生存的机会。

  关键时刻,双方的某种潜能发挥了作用,适当的借助威压的能量,希望在击溃对方的同时,自己可以得到一定的补充。

  两个人想的是同一个办法,行动的时间,也几乎没有偏差,一经卸去自己的神魂对抗,便有一股爆炸余威形成的能量涟漪,顺势侵入翠儿的身体。

  双方神魂都顾不得躯体可能受到的伤害,只是尽可能的在短时间内,多吸收一些外来的能量,以求积蓄能量以便击败对方,独享这副躯体。

  可惜的是,事与愿违,几乎被消耗殆尽的两个孱弱的神魂,根本经受不住外来压力的大肆入侵。

  不过片刻之间,翠儿和银儿的神魂,都不可避免的遭到了能量涟漪的无情碾压。

  碾压的结果,就是二人的神魂还在,却没有了自控的能力,双方还会纠缠,只是不知道该然后找回自己。

  谁的神魂占据优势,躯体显示的就是谁的面容,修为也没有降低,反而还有了些许的提升。

  但是,除了把曾经的凶残暴戾,以及滥杀屠戮的特点完全保留之外,她们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不杀人的时候,偶尔也会有过一丁点思考的念头,但遇到外敌,或者是对方的神魂攻击,离开就变成了失控状态。

  说白了,两个杀人恶魔组合成的双面罗刹,其实就是一个疯狂的杀人机器。

  “我曾经见到过类似的情况,她们已经没有了神智,严格说是没有了属于自己的生命,只要活着就会无尽的杀戮,永远不会停止下来。”

  十三叹了一口气,愤恨地说道:

  “幽阴门有人对她们的神魂进行过控制,以至于爆炸余威的轻易侵入,而彻底摧垮了她们的意志,说到底,她们是幽阴门的牺牲品……”

  一个人的神魂,在第一次受到外来力量威胁的时候,往往会拼死抵抗,甚至会激发出气馁的各种潜能。

  如果经常受到别人力量的控制,自身的应急机制会逐渐麻痹,直至变成麻木,或者不抵抗的被动接受。

  翠儿和银儿,本身就是幽阴门培养起来的杀人工具,神魂长时间遭受幽阴门某位强者的侵扰,只会按照上面的指示行事,缺乏自我控制能力。

  现在的双面罗刹,失去了所有人性,并不是逸尘的空间禁锢就可以解决的。

  五行能量团的攻击,是击溃双面罗刹混乱神智的最直接手段,逸尘无需怜悯,更不存在自责。

  只有将双面罗刹彻底击杀,才能确保杀人恶魔的消亡。

  嘭——

  逸尘凭空一掌拍出,凝聚了强悍至极的王者之气,迅速将双面罗刹的身体轰成齑粉。

  同时,由于逸尘实施了空间禁锢,双面罗刹连魂灵脱逃的机会,都不会存在。

  “请问阁下是……”

  惊魂未定的秦副将,看着双面罗刹在逸尘的一掌之下消散于无形,这才回过神来出言询问。

  如果不是逸尘出手,秦副将知道,自己这九人组成的阵法,根本不能阻止双面罗刹的攻击。

  那些渗透到体内的暗器,就足以扰乱自己的神智,在双面罗刹的诡异笑声中,最可能的结果就是九人一起完蛋。

  随着双面罗刹的消失,秦副将等人体内的暗器,似乎也莫名地失踪了,连最基本的酥麻感都感觉不到了。

  庆幸的同时,秦副将对逸尘的感激之情,并没有溢于言表,反倒是用疑惑的眼光看着逸尘。

  “逸尘……明知故问。”

  逸尘从虚空之中落到地面,轻轻的拍了拍手,有点鄙视的看了秦副将一眼,准备离开山谷。

  仅仅从眼神上看,逸尘就知道,秦副将已经猜出了自己的身份,他没有说感激的话,第一句却是问询,其实只是为了确认‘逸尘’而已。

  “好!闻名不如见面,果然不是传言中的那位逸尘。”

  秦副将对逸尘的鄙视眼神视而未见,冷不丁吼出一个好字,把逸尘吓了一跳。

  “如果今天没有救你,这个好字还会送给我吗?”

  逸尘本来准备消灭了双面罗刹之后,就继续赶路的,却不料被秦副将的话,给弄得哭笑不得。

  江湖上,遇到危机之时,陌生人仗义相助,即使没有救命,恩情也非常大,不说涌泉相报,至少也得千恩万谢才对。

  但秦副将偏偏对逸尘这个救命恩人,没有说出半个谢字,明明知道逸尘的身份,却又故意问一句。

  “我所说的‘好’,不是因为你救我,而是确认了你不是幽阴门的人。”

  秦副将的话,好似说得没头没尾,却又说得很明白。

  “你确不确认没有关系,反正你也做不了镇东将军。”逸尘没好气的说道。

  在祥将军遭到重创以后,将军府一共只剩下秦涂二位副将,算是将军府的最高领导。

  他们不仅没有以身作则,好好治理将军府,反而弄什么扩张地盘,并以此来竞争镇东将军之位。

  事实证明涂副将已经和幽阴门勾结,眼前的这位秦副将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逸尘没有太大的兴趣。

  出言调侃,只不过是故意刺激对方而已。

  “我本来就没想过镇东将军的位置……你的意思,是涂副将居然真的吞并了义兵团,完了,将军府完了……”

  秦副将开始是一脸平静,但推测了逸尘话中之意后,又变成了满脸惊慌。

  看那意思,他自己不想做镇东将军,也不希望涂副将成功当选,而‘将军府完了’这句话,好像有点不明不白。

  “将军府好得很,不可能完了的!”逸尘刺激了秦副将,也把自己弄糊涂了。

  “哦,你怎么知道?难道说……涂副将的阴谋败露了?”

  秦副将急急忙忙的问,却不等逸尘回答,又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我得赶回去守住将军府,对了,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说完,甚至都没有朝逸尘看一下,就赶紧招呼另外几位将军府的将士,神色颇为紧张的率队离去。

  “这……”逸尘一愣,这个秦副将到底唱的是哪一出,怎么就没有一点正常人的样子呢。

  想到自己也要去将军府,逸尘便身形一掠,不紧不慢的和秦副将等人并行一路。

  “你……是要我报答救命之恩吗?”

  见逸尘跟上,秦副将很是诧异,眉头一皱,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我身上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有,你也不稀罕。我还要赶回将军府,大恩容后再报……”

  救人的是逸尘,被救的是秦副将,可听秦副将说话的态度,好像是逸尘欠了他似的。

  “路这么宽,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如果我现在就要你报救命之恩,你是不是想赖账啊……忘恩负义之辈!”

  逸尘忽然感觉秦副将似乎不那么讨厌了,看他急吼吼的样子,便想逗他玩玩。

  “你怎么说都行,反正我会记住你的。”秦副将说话的时候,脚底下的速度一点也没有减缓。

  “你知道双面罗刹是幽阴门的人?”逸尘又紧跟着问道。

  秦副将越是急匆匆,逸尘越是不停的问,似乎有意和他过不去。

  “听说过,所以我确定你不是幽阴门的人。”秦副将显得有些不耐烦,如果换着别人,他早就要发脾气了。

  可逸尘刚刚把他救出险境,修为又远在他之上,秦副将打又打不过,骂又骂不得,感觉一肚子委屈。

  虽然说话不会影响赶路的速度,但分心应付逸尘,让他本来就焦急的心情,更加变得急躁起来。

  “你说涂副将有什么阴谋?”逸尘装作很好奇的样子,根本不理会秦副将的神情。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0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