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六十二章 暗查无果

第七百六十二章 暗查无果

  秦副将的反常表现,让逸尘感觉,他似乎对涂副将勾结幽阴门的事情,已经有所察觉。

  但逸尘不解的是,如果两位副将不是狼狈为奸,那么秦副将为什么不阻止对方,现在却要心急火燎的去保护将军府。

  “这是将军府的事情,和你没关系,你救我是私事,不能混在一起。”

  被逸尘一步不离的跟着,秦副将有气不敢撒,只好缓和一下态度:

  “逸尘兄弟,等我把眼前事情处理好,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求你别跟着我了,好不好?”

  “逸尘兄弟,你是我们的大恩人,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但是现在我们有急事,还请谅解。”

  秦副将旁边的一位将领,可能是实在忍不住了,才插嘴帮着解释。

  “镇东将军已经上任,你们跑得再快也晚了一步,涂副将的阴谋被揭穿,将军府一切正常,还不如慢慢走,顺便看看风景。”

  逸尘慢慢吞吞的说着,一脸的风平浪静。

  “你就别套我话了,我真的没有时间再跟你聊了。”

  秦副将终于板起面孔,脚下忽然加快了速度,想避开逸尘的纠缠。

  他有点后悔,不应该提到涂副将的阴谋,被逸尘一再追问,甚至旁敲侧击,耽误了很多时间。

  如果因此失去了保护将军府的时机,秦副将觉得自己就是坑害将军府的罪魁祸首。

  “别急,等等我……”逸尘夸张的叫着,稍微一提速,就蹿到了秦副将的面前,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逗你玩儿了,说正事,涂副将勾结幽阴门,被梦剑文和莫飞将军抓住了……梦剑文就是新任镇东将军。”

  看得出来,秦副将对将军府的安危十分在意,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和涂副将一样,将军府总算还有一位真正属于自己的副将。

  “莫飞将军,他怎么来了?梦参将是镇东将军……这,你不会骗我吧?”

  秦副将将信将疑的看着逸尘,想从逸尘的脸上看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如果真如逸尘所说,镇东将军上任,涂副将被抓,将军府确实没有什么危机。

  虽然放慢了脚步,但秦副将和其他将士并没有停下来,只是希望逸尘快点回答。

  “我没有必要骗你,但是我想知道,你对涂副将的看法……好奇而已,你可以不说。”

  说完,逸尘不再跟着秦副将,而是在路边找个地方坐下来。

  其实秦副将说不说,都不会改变事情的结果,也跟逸尘无关,不过,说好奇只是借口,逸尘想知道,这个秦副将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好吧,我告诉你。”

  被逸尘一直跟着,秦副将心里恼怒不已,又不敢招惹,现在逸尘坐下来了,秦副将反而不淡定了。

  先是停下脚步,打量了逸尘一下,见逸尘没有继续紧跟的意思,秦副将稍一犹豫,也跟过来做到逸尘旁边。

  得知祥将军被阴无为重创,将军府内部出现了一定的混乱,激进的将士们要求去找阴无为讨个说法,也有保守点的,希望先把事情弄清楚再作计较。

  没有了主将,按理说应该由两位副将协商,确定一个可行性方案,在稳定军心的同时,采取下一步行动。

  但是,秦副将找到涂副将后,得到了非常意外的答复。

  涂副将认为,当务之急是要在将军府现有的两位副将中,选出一位主将,并上报朝廷申请得到镇东将军的任命书。

  只有确认了镇东将军的身份,才可以名正言顺的发号施令,为祥将军找回公道。

  并提出新任镇东将军的竞选方式,以三个月为期限,两位副将各自在祁连镇以外地区,通过吞并江湖势力来扩张将军府的控制范围。

  期限一到,以双方取得的实际成绩,作为镇东将军的竞选结果,无论谁竞选失利,都将以将军府为重,服从和配合对方。

  秦副将当时一口回绝,认为将军府是萨特王国朝廷的军队,应该以保护百姓为目的,不宜随意吞并江湖势力,甚至和涂副将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然而,涂副将依然坚持自己的意见,并以分裂将军府为要挟,逼迫秦副将答应。

  “这一来年,涂副将和沙副将走得很近,而沙副将曾多次鼓动我加入幽阴门,所以我怀疑涂副将提出的竞选方案,并不是他说的那么简单。”

  说到这里,秦副将脸上有了愤恨之色。

  如果和涂副将闹翻,万一真的破坏了将军府的团结,让幽阴门趁虚而入瓦解将军府,秦副将觉得自己无法接受。

  于是,秦副将决定妥协,同意涂副将的方案,并由涂副将先行选择扩张的城镇。

  涂副将第一个选择的就是石锦镇,理由是石锦镇有义兵团,只有吞并了义兵团,才能够证明自己的能力。

  义兵团近期上升势头很猛,已经到了该遏制的时候,既然竞选方案是涂副将提出的,那么必须由他来啃这块大骨头。

  涂副将的选择,让秦副将心里的疑团逐渐增大,以将军府目前的混乱,即使吞并义兵团成功,也将大伤元气,对将军府的消耗非常大。

  缺了主将,又要远征石锦镇,对原本就已经人心惶惶的将军府来说,是一件雪上加霜的事情。

  “秦副将放心,我不会动用将军府的主要力量,只需一千兵士,我就有信心将义兵团纳入将军府的控制范围。”见秦副将顾虑重重,涂副将主动说出自己的想法。

  对于将军府数十万精兵而言,调动一千兵士确实不会伤筋动骨,而且涂副将只把刘参将和高队长这两位下属带走,其余的兵士不做特别要求。

  这样的姿态,既让秦副将感到疑惑,又让他找不出任何反驳的理由,只能爽快地同意下来。

  表面上秦涂两位副将已经取得了一致意见,以扩张势力范围的形式,决定镇东将军的归属,虽有些荒唐,却也是一种可行的方法。

  但是,秦副将并没有按照双方约定带兵前去西苍镇,而是窝在将军府,成天无所事事,只是对外宣称派属下出去,即可搞定西苍镇。

  实际上,秦副将暗中让属下跟踪涂副将,看看有什么异常情况,最主要的是涂副将会不会和幽阴门接触。

  让秦副将没有想到的是,没过多长时间,自己委派的几位将士,还没有带回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就已经惨遭斩杀。

  在秦副将看来,涂副将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想以杀人灭口的手段,来掩盖自己的阴谋,反而更加确定了秦副将的想法。

  正准备继续派遣属下去调查涂副将的时候,将军府中心矿区出现了三十位矿工,被双面罗刹杀害的事情。

  由于优质矿石是将军府经济的最大来源,矿工的情绪会影响到将军府矿区的产量,必须尽快解决。

  权衡之下,秦副将匆匆派出了几位下属前往石锦镇,自己却带着身边二十多位战帅强者级别的将士,深入祁连山脉,开始剿杀双面罗刹的行动。

  “我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涂副将和幽阴门之间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否则那几位将士不会被灭口。”

  秦副将一拳打在路边的树上,咬牙切齿的说道。

  将军府的将士,不是死在对敌战场,而是被将军府的自己人杀害,对秦副将来说,是一件极为耻辱的事情。

  即使没有新的证据,秦副将也坚信涂副将心里有鬼,本想着围剿双面罗刹很快就会结束,不至于贻误揭穿涂副将阴谋的时机。

  谁曾想,在祁连山脉深处转悠了很长时间,今天才真正遇上双面罗刹。

  如果不是逸尘出手,秦副将不仅不能让双面罗刹伏法,而且还要把自己这些人全部搭进去。

  双面罗刹的作恶,实际上与涂副将并无关联,只是翠儿银儿的神魂遭重创,变成了没有控制能力,残酷暴戾的杀人恶魔。

  但是,秦副将却认为双面罗刹是幽阴门,为了配合涂副将而故意派出来牵制将军府的。

  秦副将并没有见过翠儿银儿,这两位幽阴门圣姑身边的侍女,却早就听过夺命赤练的名头。

  后来,从辛戈杀气试练场第五关侥幸逃出的试练者,把翠儿银儿的身份传了出来,才让秦副将知道,夺命赤练的真正身份。

  “涂副将和幽阴门勾结是真,但和双面罗刹没有关系,纯属巧合而已。”

  逸尘从十三那里知道,翠儿和银儿从大爆炸中失去了自我控制,不可能会回到幽阴门。

  双面罗刹应该是漫无目的的游荡,碰到看不顺眼的人,随手就斩杀并卷下头颅,出现在将军府的中心矿区,同样没有特别的原因。

  “我听你说,镇东将军已经产生,还以为是涂副将在幽阴门的配合下,顺利吞并义兵团,得到了将军府将士的认可……”

  秦副将抹了一把汗,讪讪的说道:“后来,我又怕是涂副将把幽阴门的人带到将军府,要强行控制将军府,才火急火燎的要赶回去的。”

  “如果真的那样,你就不怕幽阴门和涂副将,一怒之下把你杀了?”

  对于秦副将的表现,逸尘觉得梦剑文应该感到欣慰。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0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