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六十四章 山林激战

第七百六十四章 山林激战

  秦副将并没有去西苍镇,进行所谓的势力扩张,而是去了祁连山脉深处。

  双面罗刹的出现,让秦副将不得不率兵前去围剿,使得将军府没有一位副将坐镇。

  那些幽阴门弟子,趁机在各部门制造恐慌的气氛,说义兵团造反,围困将军府的兵士,并撺掇不明真相的将军府将士,要去石锦镇‘增援’涂副将。

  好在秦副将临走之前,专门找了多位参将及以上级别的将领,做过特别的交代。

  无论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只要不是幽阴门围攻将军府,所有将士都不得离开将军府,以免被人利用。

  这些将士绝大多数是腾啸将军的老部下,对秦副将也非常信任,他们联合起来阻止了幽阴门弟子阴谋的得逞。

  “我怀疑涂副将却没有真凭实据,只能暗中做些防范……”

  秦副将自认不是大将之才,也没有夺权之心,便恪守本分,力求为将军府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但梦剑文却深感欣慰,莫飞将军有率兵征战的雄才大略,秦副将则心思缜密,对于稳定军心,杜绝意外发生,起到了关键作用。

  有这样两位副将的帮衬,梦剑文心里不再忐忑,努力做好应该镇东将军该做的,将军府的前途依然光明。

  清洗了将军府存在的幽阴门弟子,并处理了一部分意志不坚定的将领,将军府开始了正常运转。

  祥将军的伤势也有了一些好转,虽然修为难以提高,但经过一系列的变故之后,他的心境趋于平淡,至少不会再危害将军府了。

  静静和梦剑文之间,经历了生死考验,感情更加稳固,梦剑文也在繁忙的工作之余,经常抽出时间陪伴静静一起享受甜蜜的爱情。

  逸尘在将军府逗留了几日,便启程前往玄天宗。

  这一次,逸尘没有长途跋涉,而是通过传送阵,直接到了依兰圣山的山脚下。

  几年前,逸尘初出茅庐,就是从这里经过玄天宗外门弟子的考核,一步一步的进入玄天宗弟子的行列。

  当时和逸尘一起组队的,有王丰,托蒂,叶龙等兄弟,现在也都是战帅级别的强者了。

  而逸尘自己,更是进步神速,没几年的时间,就踏入到天罗大陆最高级别的王者队伍之中。

  看着眼前的一草一木,逸尘觉得十分亲切,尽管离开了很久,却从未忘记这里的一切。

  然而,再一次回到自己出道的地方,逸尘心里除了激动,更多的是一种沉重的感觉。

  辛戈沙漠的那一次,夏侯山率领众位师兄弟,头也不回的离开被辛不仁压制的逸尘,给江湖上带来了很多传闻。

  有的说身为玄天宗核心弟子的夏侯山,危急时刻不施以援手,抛弃同门师弟逸尘,玷污了玄天宗的道义之名。

  也有的说,逸尘愿意加入幽阴门,就是因为这件事,对玄天宗失望透顶,一气之下背叛玄天宗。

  更有甚者,说夏侯山此举是受到玄天宗高层的指示,故意考验逸尘,本想通过考验后,对逸尘委以重任,却不料重压之下的逸尘,没有经受得住,以至于断送了大好前程。

  无论是哪一种传言,都对逸尘抱有一定的同情,并为逸尘的选择深感惋惜。

  特别是逸尘闯过辛戈杀气试练场的所有关卡,成为独一无二的最成功试练者之后,人们对玄天宗的诘难是越来越多。

  玄天宗号称天罗大陆第一玄门正宗,历年来培养出无数有作为的弟子,却没有一位能够和同阶段的逸尘相提并论。

  逸尘的修练天赋已经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胆识实力睿智计谋,均远远超出同龄人,甚至比起那些以英雄自诩的强者,更要高出一筹。

  落英王国一战,逸尘以一己之力,大破贾本国天雷炸,并和玄天宗弟子一起,帮助落英王国大获全胜。

  如此神勇的少年英雄,被玄天宗莫名其妙的放弃,并间接的促使逸尘加入幽阴门。

  只怕有朝一日,羽翼渐丰的逸尘反戈一击,率幽阴门弟子打垮玄天宗,让玄天宗成为天罗大陆最大的笑话。

  依兰圣山的山脚下,偶尔会遇到一些过往行人,他们谈论最多的就是逸尘的事情。

  毕竟玄天宗的影响力巨大,一点小事传出去,都有可能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何况逸尘还算得上大名鼎鼎了。

  对于这些传闻,别人也就是说说而已,只要逸尘不被认出来,就没有人会跑过来问长问短。

  有时候,做一个默默无闻的无名小卒,反而活得更加轻松。

  从萨特王国传到依兰圣山的话,中间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人为的加工,加上辛不仁让幽阴门弟子刻意散布出的传言,使得这些传闻早已远离了事实。

  逸尘没有必要去解释或者澄清什么,浊者自浊清者自清,自己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哪有闲工夫搭理这些无聊的话题。

  有些事情可以不搭理,但是,逸尘眼前遇到的事情,好像必须搭理才行。

  噼噼啪啪——

  逸尘走在幽静的山林中,正享受着清新的空气,和淡淡的花香,给头脑带来愉悦的时候,一阵打斗声,以及刀剑碰撞的声音,传入了逸尘的耳膜。

  透过不太茂密的山林,逸尘看到一群身穿白袍的少年,被许多黑衣蒙面的汉子围在中间。

  很多白袍上都已经沾染了大片的血渍,略显稚嫩的脸上,充满了愤恨的神情,汗水和鲜血混合在一起,从他们的脸上慢慢流淌下来,滴落到身前的地面。

  十二位白袍少年,大多已经受伤,围攻他们的黑衣蒙面人,居然超过了二十位,虽然也有几位浑身血迹斑斑,但人数和实力上的优势,让他们牢牢控制了主动。

  嘭~~

  一位白袍少年稍有疏忽,堪堪避开对方的剑锋,却被随后偷袭而至的一拳,重重的击打在胸膛之上。

  噗……

  白袍少年一个趔趄,身体重心不稳,又往后退了三四步才勉强站稳。

  同时,一口鲜血喷洒而出,把身边的同伴弄得满头满脸都是血迹。

  唰~~

  少年的同伴,没有擦抹脸上的血迹,只是顺手把少年往身后一拨,另一只手挥舞着长剑,迎着黑衣蒙面人就是一剑刺出。

  锵~~

  两剑相交,一触即分,发出一阵颤鸣。

  黑白两道身影倏的一下,朝相反的方向急退,白袍的显然退的更远,而黑衣蒙面人仅仅退了两步,便稳住了身形。

  不仅是一位白袍少年处于下风,总共十二位已经有八位身上出现了或大或小的伤口,余下的四位虽是勉力支撑,但整体颓势无法更改。

  相反,本来就处于主动黑衣蒙面人,愈加精神抖擞,将包围圈逐渐缩小,一步步的逼向对方。

  胜负毫无悬念,即使黑衣蒙面人再减去一半的数量,也不会给白袍少年任何机会。

  逸尘远远地看着,并没有发出声响,面对几十位战将级别的高手混战,根本不需要做什么防范,甚至连看下去的兴致都没有。

  不过,由于那些白袍少年的服装上,有玄天宗内门弟子的标志,逸尘才坚持在一旁观战。

  到目前为止,玄天宗的十二位内门弟子,战斗力几乎耗尽,不存在扭转局势的希望,败局已定。

  逸尘看了看战场附近,没有发现一具尸体,即使双方都有伤员,但基本没有生命危险。

  “桀桀——”

  尽管黑衣人的面部,除了眼睛以外,都被黑纱蒙住,但一阵子刺耳的狞笑声,还是把他们的得意神态暴露出来了。

  所有的黑衣蒙面人,哪怕是挑出修为最低的那位,也超出玄天宗内门弟子中最强的一位,至少一品以上。

  按照正常的实力对比,只要出动七八位黑衣蒙面人,就能够轻松击败十二位内门弟子,而且都可以全身而退,不受一点伤害。

  然而,实际上她们并没有这样做,在玄天宗内门弟子大半有伤的情况下,依然保持着最强态势,连受伤的几位,也都没有一人掉队。

  “慢!”

  就在黑衣蒙面人步步紧逼,白袍少年们退无可退的时候,一位身上沾有点点血迹的玄天宗弟子,推开身边的师兄弟,对着黑衣蒙面人大吼一声。

  “段师兄,不要……”旁边的一位弟子出言阻止,并伸手去拉,却被对方闪开。

  “呵呵,怎么了,想求饶?”黑衣人的声音充满了不屑,似乎根本没有把对方放在眼里:

  “你们输了,小命掌握在我们手里,你有什么资格求饶?”

  “是我们输了,但是你们以二十位战将六品以上的实力,对付我们十二位最高战将五品修为的玄天宗弟子,胜得并不光彩。”

  段师兄往前一步,迎着那位说话的黑衣人,朗声说道:

  “不过,既然我们输了,就只能怪自己学艺不精,怨不得别人。我想知道,你们处心积虑的对付我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不管是比试还是搏杀,都只有胜利者才拥有话语权,这一点段师兄很清楚。

  在对方身份不明的情况下,段师兄唯一能说的,就是问对方怎么处置自己。

  根据对方的意图,再行考虑应对的办法。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0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