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六十六章 师兄求助

第七百六十六章 师兄求助

  十二位内门弟子中的佼佼者,没有被依兰圣山的魔兽击杀,却差点遭到同门陆师兄的毒手。

  不仅段师兄他们无法理解,就连和陆师兄一起参与考核的赵师兄,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脸呆滞的看着陆师兄。

  以黑衣蒙面人的身份,通过各种办法,对内门弟子进行特殊考验,但是绝不允许段师兄等人有生命危险。

  这是所有参与考核的弟子都已经明确的事情,关键时刻,尽可能的对不知情的师弟们手下留情,以防他们受到之命的伤害。

  然而,在逸尘出现之前,陆师兄的行为完全背离了考验的性质,那一剑迅猛狠辣,没有留下丝毫的回旋余地。

  显然,他是想一剑斩杀段师兄,如果不是逸尘出手,陆师兄的目的已经达到。

  而段师兄等十二位试练的弟子,看到面前的一干师兄,更加是一头雾水。

  大长老让他们下山的时候,只是交代了一些杀魔兽的任务,并要求大家一定要安全归来,根本没有提及到考验的事。

  初遇黑衣蒙面人,他们以为是其他门派修武者,为了打败玄天宗弟子,给自己一个扬名立万的机会,才故意步步紧逼的。

  “我……是想试试段师弟,不会真杀他的。”

  陆师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似乎极力掩盖着什么,支支吾吾的有些慌乱。

  “以你出剑的速度和力道,两寸的距离根本停不下来。”逸尘冷冷的说道。

  对于眼前的状况,逸尘已经明显感觉到,这些黑衣弟子都是按照大长老的吩咐,没有对段师兄他们赶尽杀绝。

  唯独陆师兄,在最后那一剑中,暴露出一股戾气,以及必杀的决心。

  “试试……其实我们已经将师弟们的最大潜能激发出来了,否则他们不可能撑到现在。”

  赵师兄余怒未消,涨红着脸,气咻咻的反驳道:

  “段师弟在危急时刻能够挺身而出,以及其他师弟不离不弃,这样的表现早已达到了这次试练的目的……你这一剑不应该出手。”

  玄天宗向来崇尚道义为先,师兄弟之间互帮互助,共同进退,所谓考验,就是在遇到不能力敌的对手时,看看这些弟子会以怎样的一种态度,去面临即将出现的死亡威胁。

  修为实力,团队协作,以及作为玄天宗弟子应有的担当,都在试练弟子的身上显露出来,而且几乎做到了完美。

  包括赵师兄在内的黑衣弟子,对这批小师弟的表现都非常满意,特别是段师兄和大家面临死局的态度,让他们感觉到考验可以结束了。

  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陆师兄竟然假戏真做,在大家都放松了的情况下,对段师兄突下杀手。

  “赵师兄,可能是陆师兄一时失手,并没有杀我之意,你看,我们都好好的,身上的伤也不重。”

  死里逃生的段师兄,不仅没有责怪陆师兄,反而还劝解怒气冲冲的赵师兄,并故作轻松的对着大家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傻小子,其实……算了,你都不计较,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赵师兄微微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陆师兄,然后说道:“今天的事,我会原原本本的禀报大长老,一切由他老人家决断……”

  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赵师兄双手抱拳,对着逸尘深深一揖,说道:

  “多谢兄台出手化解危机,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刚才陆师兄那一剑事出突然,赵师兄恼怒之下只顾着质问对方,却忘记了阻止惨祸发生的逸尘。

  “都是同门,就不必客气了。”

  逸尘还了一礼,淡淡的说道:“我还有事,就此告辞。”

  这些白袍少年肯定比逸尘年轻,能有战将五品的修为,已经很不容易了,特别是那位段师兄,面对强敌时的勇气,以及身处逆境中的心境,俨然是年轻弟子中的领军人物。

  而那些黑衣弟子,虽然修为稍高,但年纪都不小了,修武一途的上升空间,反而不如这十二位同门师弟,或许这也是陆师兄痛下杀手的原因之一吧。

  逸尘没有报出自己的名字,是觉得此次上玄天宗,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没有必要和这些师兄弟纠葛。

  于是,打了个招呼,转身就往山上走去。

  “师兄,等等……”不等逸尘走远,赵师兄紧追几步,向逸尘招招手,大声喊道。

  逸尘自从被西方大帝金收在死亡沼泽,输入金之肃杀之后,脸色变得黝黑,几年过去了,虽然现在已经变白了很多,却依然回不到当年细皮嫩肉的状态了。

  加上一路风尘仆仆,逸尘的脸上显得有那么一点沧桑,以至于二十五六岁的赵师兄,反倒觉得自己更年轻。

  “赵师兄,还有什么事?”逸尘微微皱眉,放慢了脚步,却没有停下的意思。

  “前面有一只五阶魔兽,我们……要是师兄不方便,那就算了。”

  赵师兄犹豫了一下,又把话咽了回去。

  毕竟逸尘出手救了段师兄一命,也阻止了陆师兄犯下更大的错误,赵师兄感激之余,实在不好意思再麻烦逸尘了。

  只不过,那只拦路的伐木魔兽的实力,已经达到战帅中阶级别,凭自己这些人根本没有办法应付。

  如果逸尘愿意和大家一起,或许将有机会将伐木魔兽赶走,否则他们还要继续窝在山脚下,耽误了回到宗门的时间,要受到责罚的。

  可话到嘴边,赵师兄又怕万一逸尘的实力不够,到时候反而弄巧成拙,连逸尘也搭进去了。

  “五阶魔兽,难道是伐木魔兽……这里怎么还有伐木魔兽?”

  逸尘闻言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赵师兄问道。

  刚进玄天宗不久的时候,逸尘曾经遇到过一只伐木魔兽,几乎没有抵抗之力的逸尘,还是被一道蓝光所救。

  听大长老玄道说过,那只伐木魔兽临死前,居然晋升到六阶级别,让逸尘想起来还有点后怕。

  即便以逸尘目前的实力,如果不用苍木剑,恐怕也要大费一番周折,才能将六阶的伐木魔兽击败,至于斩杀实属奢望。

  “师兄这几年不在玄天宗,可能不知道,三年前依兰圣山就出现过六阶伐木魔兽,但不知道被谁斩杀,这一次下山之前,大长老曾经查探过这一带,没有发现六阶魔兽的气息……”

  见逸尘终于停了下来,赵师兄便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所以,我们确定前面的伐木魔兽,应该还在五阶的层次。”

  按照天罗大陆魔兽的级别,伐木魔兽最低也属于五阶魔兽,而且是五阶魔兽中实力较强的那种。

  正因为这样,赵师兄才不敢拉着逸尘一起涉险,尽管看得出逸尘的修为至少达到战帅强者的级别,但未必是伐木魔兽的对手。

  “既然这样,你们就跟我一起走吧。”逸尘松了一口气,很随意的说道。

  其实逸尘很希望碰到六阶魔兽,可以检验自己近期修为提升的程度,不过那样的话,他就不能保证这些内门弟子的安全了。

  毕竟战将高手在六阶魔兽眼里,连个蝼蚁都不如,即使被逸尘抢得先机,它也可以轻松将这些内门弟子击杀。

  “那就有劳师兄了!”

  赵师兄面露喜色,又转过身去,对着那些犹豫着没有跟上来的师兄弟们招呼道:“有师兄在,我们一定能够准时回去交任务,大家跟上。”

  虽然师兄师兄的叫着,让逸尘感觉别扭,但人家赵师兄的态度非常恭谦,没有一点不敬的意思。

  倒是逸尘,不把名字告诉大家,听到这样的称呼,再难听也得忍着。

  “这……能够保证我们师兄弟的安全吗?”

  遭到大伙儿鄙视的陆师兄,此刻又恢复了先前的神气,一下子蹿到赵师兄的前面,像是要告诉大家,自己才是内门弟子的头儿。

  一抬头,却被逸尘直刺过来的冷峻眼神吓了一跳,稍微定了定神,讪讪的说道。

  “遇到魔兽的时候,我们要和师兄共同面对,师兄安全了我们就安全了。”

  赵师兄瞪了陆师兄一眼,怪他说话没分寸,能够和逸尘一起面对,就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岂能要求更多。

  “除了你,其他的师兄弟安全,我还是可以保证的。”逸尘瞄了陆师兄一眼,淡然的说道。

  逸尘知道,对付一只五阶伐木魔兽,没有理由让自己失手的,哪怕这些师兄弟没有一点修为,安全也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被逸尘拿话一堵,陆师兄不敢接嘴,只好一脸尴尬的退到赵师兄身后。

  逸尘走在前面,赵师兄和段师兄各带一队内门弟子,仅仅跟在逸尘后面。

  路边的山林中,偶尔会蹦出几只低阶魔兽,一见到逸尘这边人多势众,又赶紧窜回山林,一溜烟的逃之夭夭。

  大约走了一个时辰,大家到了一处陡峭的山崖边,不到三尺宽的路面,下面就是一片茂密的山林。

  这一带虽然山高路险,却没有发现那些低阶魔兽出来捣蛋,大家一路走着,倒也还算顺畅。

  吼——

  一个震耳欲聋的声音,从山林的树丛中传出。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0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