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七十八章 玄阴来探

第七百七十八章 玄阴来探

  虽然不在现场,但逸尘想想都知道当时的场景。

  把烈焰魔鹰肚皮上的羽毛拔掉,又仰放在地,还趴到人家身上,更可恶的是,居然用那恶心的舌头,去舔人家肚皮上的细皮嫩肉。

  不要说性情暴烈的烈焰魔鹰,放到谁身上,发生这样的事情,也都会找傻猫拼命。

  傻猫能够活到今天,已经是很大奇迹了,也可以说,烈焰魔鹰还是给傻猫留了一些情面的。

  “啥叫舔人家,说得那么恶心……我们猫科动物受伤的时候,都是用舌头舔舐伤口,用口水消毒的。”

  傻猫非常鄙视的看了逸尘一眼,心里恨恨然的。

  傻猫说的没错,用舌头舔舐伤口,不仅是傻猫的专用技能,而且几乎是所有兽类的特有专长。

  但是,烈焰魔鹰是鸟类,平时翱翔于天空,与兽类接触不多,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样的疗伤方式。

  “还有,鸟类身上的正常温度,本来就比我们高许多,是你搞不清状况自作聪明。”

  逸尘想笑,可看到傻猫摇头晃脑,一副天大委屈的样子,只好忍住没敢笑出来。

  不同物种之间,果然存在巨大的鸿沟,傻猫就是掉进鸿沟,被啄得遍体鳞伤的。

  “还有这等事,我怎么不知道?”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被逸尘一点拨,傻猫似乎有点开窍了,却还是将信将疑。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以后乖乖的听话……”

  如果把人类和鸟类的体温做一个比较,那就是人被体内的热量烧死了,鸟还冷得直打颤。

  一般情况下,用手去摸鸟的腋窝,都会感觉到很烫,而鸟却活蹦乱跳的,啥事也没有。

  “但我是真心救它的啊,如果是你,会不会打我?”即便如此,傻猫还是觉得委屈,好心都当成驴肝肺了。

  “不打你,就是把你变成猫公公。”逸尘阴恻恻的说道。

  “咦,难道我误会它了,可……”

  傻猫打了一个寒颤,拿起火红色的羽毛,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态。

  “傻猫,那只烈焰魔鹰是雄是雌?”

  逸尘一脸坏笑,眼睛直盯着傻猫,调侃道:“不会是鸟看上你了吧……”

  呜嗷~~

  傻猫两眼一翻,差点没被逸尘气死。

  半晌之后,傻猫幽幽的说了一句:“我不知道哪儿可以看出来是雌鸟雄鸟。”

  傻猫倒不在意烈焰魔鹰是雄是雌,就觉得如果只是误会,自己追了一天多时间,非得从人家身上拔毛,好像有点过分。

  明明是烈焰魔鹰逃得快,怎么就偏偏给自己追上了,而且被拔了毛以后,烈焰魔鹰也没有还击。

  傻猫的想法很简单,如果是误会,下次见到烈焰魔鹰时,一定要跟人家赔礼道歉,好歹豹爷也是铁骨铮铮的汉子,知错必改嘛。

  “对了,你为什么不给我留下气息,害我一顿好找。”

  和逸尘闹腾了一阵子,傻猫这才想起来,自己是被别人扔到这里的。

  “留了,可能是大长老捣的鬼,你感觉不到而已……对了,你是怎么进来的?”

  逸尘知道傻猫的实力,就算有两个大长老这样的强者,也没有能力擒住傻猫。

  但傻猫分明是被人从结界阵法外面给丢进来的,是谁有那么大的本事,此人的修为也太吓人了吧。

  “一个小老头,其实不一定比我强,我是故意输给他的,嘿嘿……”

  傻猫和大长老打得正酣,却遭遇了一阵狂风,将内门广场笼罩在一片烟雾蒙蒙之中。

  一个瘦小的老者,随着狂风而来,以雷霆之击向傻猫出手。

  傻猫本来也想跟对方较量一番,但他看了看迷雾中的大长老,忽然改变了主意。

  趁着烟雾弥漫,小老头攻势将至的时候,傻猫仅以王者之气护住自身,并没有做出丝毫反击的举动。

  而小老头也十分配合,在烟雾消散之前,一把抓住傻猫,就离开了内门广场,以致于现场的玄天宗弟子,没有人发现小老头曾经来过。

  “小老头有没有为难你?”就算不会超过傻猫的修为实力,这个小老头也应该拥有接近战王初阶中层的修为。

  傻猫束手就擒,如果遭到对方虐待,可就太得不偿失了。

  逸尘印象中,玄天宗的太上长老似乎修为极高,在天云城选拔赛上,陈雄使出幽阴门的摄魄爪,要将逸尘斩杀,是太上长老出手制止的。

  当时太上长老曾经送给逸尘一块玉牌,如果遇到难处,可以向太上长老求助。

  虽然逸尘从来就没有用过这块玉牌,但这件事情他记得很清楚。

  有弟子认为,玄天宗的太上长老,可能早就是战王强者,只不过一直没有在众人面前展示过而已。

  傻猫嘴里说的小老头,倒和逸尘记忆中的太上长老有点像,可惜逸尘并不知道太上长老身在何处。

  “没有为难,就是把我禁锢了一晚上,直到刚才……”

  傻猫揉了揉脑袋,正要向逸尘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却被逸尘制止。

  “嘘,有人来了。”逸尘以传音的方式,让傻猫不要说话。

  倏~~

  洞口的光线忽闪了一下,一个人影闪身进了山洞。

  “什么人?”逸尘身形不动,嘴里却大声喝问道。

  洞口有王者之气萦绕在结界之上,如果不是大长老指定的送饭弟子,其他人是不容易进入结界的。

  如果强行解除结界阵法,将会惊动大长老,除非对方的修为实力已经超过大长老,才有可能在不知不觉间进入山洞。

  “我,玄天宗内门长老玄阴。”来人自报家门,却是玄天大阵的阵中总调度,指挥玄天大阵运行的玄阴。

  “内门长老……你要干嘛?”逸尘并不认识玄阴,在大长老命令玄阴启动玄天大阵的时候,逸尘已经陷入昏迷状态。

  被囚禁于山洞之中,三天的时间,除了送饭弟子,就只有傻猫来过。

  这个玄阴,看起来修为达到了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并没有释放出王者的气息。

  “过来看看你。”玄阴来到逸尘身前,顺势坐在地上,淡淡的说道。

  “哼,你们莫名其妙的抓我,赶紧放我出去!”

  既然是内门长老,又专程来看,应该有一定的权力吧。

  “你不是我抓的,也没有资格放你……我只想知道,你和幽阴门什么关系。”

  玄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却又向逸尘抛出个问题。

  逸尘独自回到玄天宗,被大长老用不光彩的手段擒住,并有背叛师门之嫌。

  这件事,在玄天宗激起了强烈反响,各种猜测和议论,充斥于玄天宗的每一个角落。

  大家都想知道事实的真相,却又没有地方打听,连逸盟的兄弟们,都遭到大长老的控制。

  没有人知道事实的真相,即使是大长老,没有真凭实据也难以服众。

  只有逸尘本人说出来的话,才是最真实有效的。

  有不少玄天宗弟子,想从大长老那儿打听消息,却被严词呵斥。

  “跟幽阴门没有任何关系,我是被冤枉的,玄阴长老明鉴。”

  逸尘一脸愤慨,忽的站起身,恭恭敬敬的对着玄阴深深一揖。

  被大长老偷袭之后的很多事,都是十三告诉逸尘的,玄阴长老没有人云亦云,甚至提出了和大长老不同的意见。

  能够在关键时刻,不依附大长老,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让逸尘有些感动,觉得玄阴应该值得尊重。

  “我相信你!大长老被你打伤,可能是一时糊涂,才将你指认为幽阴门奸细。”

  玄阴拍了拍逸尘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我就是奉了大长老之命,前来和你解除误会的。不过……”

  说明了来意,玄阴看着将信将疑的逸尘,脸上露出同情的神色。

  想要再解释点什么,却环顾四周,变得吞吞吐吐起来。

  “逸尘年轻无知,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大长老,还请玄阴长老指点迷津。”

  玄阴越是磨磨唧唧,逸尘越是着急上火。

  被关在山洞已有三天,好不容易来了个有分量的内门长老,逸尘自然不会放过机会。

  尽管还不知道玄阴的真正意图,但逸尘相信,既然他来了就必然会流露一些。

  “指点迷津谈不上,表面上看,你打伤大长老,又为他疗伤,明显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目的,但实际上,大长老囚禁你只不过想试探一下,你到底和幽阴门有没有关系。”

  逸尘的焦急万状,玄阴看在眼里,并用温言软语进行安抚:“大长老将所有逸盟弟子,都控制在逸盟大院,不想让他们惹事生非,也是为了你好。我相信你不会背叛玄天宗,更没有投靠幽阴门……

  世人眼里,玄天宗是天下第一玄门正宗,而幽阴门则是扰乱人间的罪魁祸首,你不应该背弃玄天宗转而加入幽阴门,尽管很多事情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

  能够存在于世间的事情,就一定有存在的理由,玄天宗道义为先,以守护人类,维护和平为己任,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你虽然已经是战王强者,但对于玄天宗来说,道义第一修为第二,一旦发现你和幽阴门有牵扯,无论你的修为多高,都逃脱不了玄天宗的严厉制裁。”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0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