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七十九章 你该走了

第七百七十九章 你该走了

  玄阴顿了顿,像一位长者爱护后辈一样,用低沉的声音循循善诱:

  “你在辛戈沙漠和辛不仁交手,还杀死了他的儿子,为什么能够全身而退;还毫发无损的参与试练,顺利通过全部六关,这中间又发生过什么;传说你斩杀了萨特王国的宇文锋王子,却没有遭到国王宇文则的追杀;还有,辛戈杀气试练场怎么会出现史无前例的大爆炸,死伤惨重,而你却幸免于难……

  这些,在没有得到合理的解释之前,你投靠幽阴门的嫌疑就一直存在。”

  玄阴先表示了对逸尘的信任,然后强调玄天宗不会放过幽阴门的奸细,确定了自己的立场。

  接下来,一一分析逸尘被人怀疑的原因,以及需要作出解释的地方。

  最后,给逸尘的唯一选择,就是必须按照大长老或者玄阴要求,把所列的疑问做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

  否则,逸尘投靠幽阴门,就是铁板钉钉无可辩解的事实。

  “我只能保证没有加入幽阴门,但无法解释那些事情……”逸尘十分为难地说道。

  杀死辛算,却又被辛不仁放过,这原本就是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

  换着逸尘自己,恐怕也会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毕竟杀子之仇,岂能一笑了之。

  唯一的解释,就是幽阴门急需招揽人才,或者说辛不仁上面还有更大的头儿,不允许辛不仁斩杀逸尘。

  这样的结果就是,逸尘和幽阴门达成了某种默契,才逃过一劫。

  只有逸尘自己和辛不仁知道,双方之间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任何合作的地方。

  但问题是,逸尘自辩得不到玄天宗的承认,就算辛不仁愿意出面解释,也会被认为是欲盖弥彰。

  更何况,辛不仁鼓动谣言的目的,就是让所有人都认为逸尘投靠了幽阴门,怎么可能反过来为逸尘作证呢。

  除了辛不仁和逸尘自己,根本就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这件事情的真实情况。

  而闯过辛戈杀气试练场的全部六关,又逃过大爆炸的肆虐,倒是有人可以作证,比如梦剑文。

  以萨特王国镇东将军的身份,梦剑文的话或许可以让玄天宗相信,逸尘也能够减少一些嫌疑。

  不过,逸尘根本就不会这样做,不是请不动梦剑文,而是没有必要。

  至于斩杀王子宇文锋,则完全是子虚乌有,同样逸尘不会给出解释,至少目前不能解释。

  尽管玄天宗是玄门正宗,但有些事情涉及面太广,一旦说出来,不要说玄天宗内藏有幽阴门的奸细,就算是玄天宗内部,都未必能够严守秘密。

  玄阴的分析很在理,却给逸尘出了难题,如果拒不解释,就相当于默认,解释的话,或许会越描越黑,也得不到认可。

  说起来很简单,却没办法解释清楚,玄阴的话无异于把逸尘的所有退路,都给堵得严严实实。

  “所以,你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玄阴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逸尘的回答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

  “除了逸盟的弟子,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怀疑,更重要的是,大长老以及玄天宗高层,向来奉行即便杀错也不放过,就算王丰他们用性命担保,也不会改变结果。

  大长老和王丰之间的所谓赌约,只不过是给大家一个可以接受的说法而已,根本不具备可行性。”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往往存在于对方的判断,一旦有所怀疑,所有的解释都显得很无力,何况逸尘并不准备给出解释。

  正如玄阴所说,如果玄天宗高层,以叛宗通敌的罪名将逸尘斩杀,弟子们是不可能阻止得了的。

  “玄阴长老,你今天来,不会就是通知我难免一死吧……你究竟是何用意?”

  逸尘猛地伸出双手,朝玄阴抓去,几乎没有酝酿,山洞内就激荡起一股能量涟漪。

  王者之气渲泄而出,逸尘情急之下,要制住玄阴,以便给自己争取机会。

  凭逸尘的实力,即使伤势未愈,对付战帅巅峰强者级别的玄阴,还是绰绰有余的。

  只要擒住玄阴,就可以逼问出他来到山洞的意图。

  嗡~~

  就在逸尘双手即将触碰到玄阴的身体时,一阵劲风迎面扑来。

  以雷霆之势,将逸尘的王者之气化解于无形,玄阴依然站在原地,看似一派轻松。

  战王强者?

  玄阴的表现,完全超出了逸尘的想象范围。

  一向低调,连内门弟子都不愿意得罪的玄阴,并不是大家所见到的战帅巅峰强者,而是具有战王强者的实力。

  “你太冲动了!用我做人质,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玄阴掸了掸衣袖,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似乎并不怪罪逸尘的冲动。

  相反,玄阴以语重心长的口气说道:“你应该知道,玄天宗的宗旨不容改变,你就是抓住我,也改变不了现状。曾经有不少被迫投靠幽阴门的强者,就是因为遭到了莫名其妙的怀疑,一腔热血无处洒,只能到幽阴门暂避风险。

  他们栖身于幽阴门,却依然胸怀天下,只等机会来临,便可向世人证明,自己依然是响当当的汉子,只不过所处的环境不一样而已。”

  “你的意思……”被玄阴一说,逸尘愈加迷茫起来。

  “我没有什么意思,山洞外的结界阵法,不是随意就能解除的,你想逃跑可能有些困难,除非得到外力相助。”

  玄阴平时很少说话,逸尘以前在玄天宗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和他接触过。

  但现在,或许是为了能够帮助逸尘,玄阴几乎变成话痨了,只是有些话逸尘听不懂,很难体会到其中含义。

  “玄阴长老,可有办法助我离开?”逸尘一脸无助的看着玄阴。

  “我相信你,但身为玄天宗内门长老,怎么可能会帮助一位有叛宗嫌疑的弟子,逃离玄天宗的囚禁呢。”

  玄阴正气凛然,一脸正色,说话铿锵有力。

  少顷,不等逸尘回话,玄阴又叹了一口气,很失望的说道:“什么结果也没有问到,我无颜向大长老复命,你就当做我没有来过吧。”

  “谢谢玄阴长老,你本来就没有来过。”逸尘毫不犹豫的答道。

  既然是领命而来,玄阴又和逸尘说了不少,但对于逸尘和幽阴门之间是否有勾结,却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玄阴的颓然,并非矫揉做作,而是完全属于情理之中的反应。

  “果然聪慧,玄阴告辞了。”玄阴听到逸尘如此配合的话,夸赞了一句。

  双手抱拳对逸尘施了一礼,眼角却扫了一眼洞口的左下方,伸出两根手指,做成一个圆圈的样子。

  然后,头也不回,玄阴大步流星的走出结界阵法。

  “傻猫,你看看那个方位,有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等玄阴走后,逸尘用手一指洞口,对着趴在地上装死的傻猫说道。

  玄阴临走之际,刻意做出一些令人奇怪的举动,逸尘相信他另有所指。

  轰~~

  按照逸尘手指的方向,傻猫将王者之气凝聚之后,对着洞口左下方轰出一掌。

  力道不算太大,最多也就三成功力,傻猫只想试试看,玄阴到底是否有意相助。

  倏~~

  倏~~

  傻猫身形一动,沿着结界阵法颤动的地方,蹿出了洞外。

  不过眨眼之间,又钻了回来,拍了拍前爪,傻猫得意的说道:“那个玄阴果然没有骗人,整个结界阵法,就这一块最为薄弱。我刚才稍微用点力,一击即溃。”

  傻猫的随意进出,说明结界阵法的漏洞已然显露,玄阴的暗示无疑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就在逸尘陷入思考的时候,云霄峰某处,出现了两个人影。

  “父亲,玄阴应该就是五将军!”说话的是内门大长老玄道,对面的老者则是玄道的父亲,玄天宗的太上长老。

  “没错,但现在还不要动他。”太上长老点点头,语气平淡的说道。

  “那……逸尘呢?”大长老犹豫了一下,试探道。

  “让他离开玄天宗。”

  “会不会有危险?”

  “会,但必须让他面对,有些事情不是玄天宗能够顶得住的,逸尘可以为玄天宗分担很多。”

  “好,我这就去办。”玄道领命,身影随即消失。

  “老大,我们走吧。”傻猫在结界阵法的漏洞里,跑进跑出了好几回。

  确定没有问题,便要拉着逸尘离开山洞。

  “等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很快会有人进来。”

  逸尘没有挪动身体,还把傻猫叫到了身边。

  唰……

  正在傻猫疑惑之际,大长老玄道的身影,一掠而至。

  “逸尘,难为你了。”大长老一脸慈祥,笑呵呵的说道。

  “为了揪出内奸,值得。”逸尘淡淡一笑。

  “你该走了。”大长老轻轻说了一句。

  “嘿,那个谁,你够狠的,把老大弄到这个破地方,一句好听的话都没有,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见逸尘和大长老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些没头没脑的话,傻猫在一旁看不过去了。

  合着你们早就串通好了,就把豹爷蒙在鼓里,一大帮人围着豹爷不停的攻击,临了还被一个小老头擒住了。

  “滚一边去,这儿没你什么事。”话是说给傻猫听的,大长老的眼睛却是盯着逸尘。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0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