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九十四章 无需驱除

第七百九十四章 无需驱除

  原本想占据精灵世界的五行帝尊,不忍心精灵们遭受灭顶之灾,便将精灵世界封存起来。

  布置了巨大的隐形结界,把精灵世界与外完全隔绝,以免遭到人类的侵扰。

  那时候的五行帝尊,修为无限接近于人类战神的级别,对于区区七阶灵草,根本就是不屑一顾。

  而现在,沦落为园丁的灰老头,居然为几株五阶灵草欢呼雀跃,想起来实在汗颜。

  “得,少感慨,赶紧把紫云草放进紫色领地,顺便弄一些地心玄土过去。”

  十三最看不惯灰老头嘚瑟,一边嗤之以鼻,一边吩咐灰老头干活。

  从七大领地出现到现在,紫色领地中一直是空空如也,没有一件宝贝有资格入驻。

  现在有了七阶灵草紫云草,总算为紫色领地填补了空白,至此日月空间内的七大领地,都有了入驻之物。

  虽然紫色领地和绿色领地中,各自只有一样宝贝,但至少弥补了缺失,也为日月空间的整体运行,提供了更为齐全的能量。

  灰老头被十三抢白,心里略有委屈,不过,看见七大领地不再存在缺憾,也就不计较十三的蛮横了。

  只是尽心尽力的遵照十三的吩咐,仔细的安置好紫云草,并饶有兴致的欣赏着。

  “十三,紫云草已经给你了,可以告诉我怎么才能驱除紫气东来了吧?”

  逸尘的脑袋还有点晕乎乎的,根据十三的意思,紫云草到手,接下来该轮到疗伤了。

  “急什么?没有药灵,只能慢慢来。”

  十三从逸尘反馈的信息可以知道,精灵世界的紫云草,尽管可以凝聚出紫气东来,却还没有生成药灵。

  就算距离药灵的诞生已经不远了,只要精灵世界的天地灵气能够恢复,要不了多长时间,药灵就会出现。

  但是,目前的紫色烟雾中,仅仅存在一股用于生成药灵的能量,袭击逸尘是处于本能,而不是灵智。

  如果真是药灵出现,不管对逸尘多凶,也不可能对精灵王太岁不敬,毕竟太岁是整个精灵世界的最高统治者,也是九株紫云草的主人。

  “慢慢来是多长时间……十三,能不能说一句让我听了感觉踏实的话?”

  逸尘天不怕地不怕,偏偏被十三折腾得没办法。

  为了拿到紫云草,逸尘连耍赖撒泼的招式都用上了,幸好这里是精灵世界,和外界隔绝,否则要是传出去的话,逸尘都不知道以后怎么做人了。

  太岁先前就说过,灵园内没有药灵,通过药灵疗伤的办法,已经行不通了。

  逸尘在意的是,十三到底要用什么办法,才能驱除紫气东来。

  “好,我告诉你,你身上的紫气东来,根本就不要驱除,甚至以后你还可以适当的补充一点。”

  在逸尘的一再催促下,十三老神在在的说道:“忍着点痛,等到离开了精灵世界,随时都可以疗伤。”

  十三让逸尘夸大其辞,增加太岁的内疚感,目的就是觊觎七阶灵草。

  一共只有九株,人家保存到现在太不容易了,张口讨要又显得唐突无礼,所以十三才想出这个办法。

  至于紫气东来的侵扰,对于一般的战王强者来说,确实有致命的危险,弄得不好就修为尽失,甚至一命呜呼。

  但是,逸尘的体质比较特别,五行之体外加阴阳双魂,日月空间内的紫色领地,就是修练阳魂所需要的材料。

  紫云草释放出的紫气东来,蕴含着大量的阳气,过于刚强的阳气侵入体内,可以阻碍大多数人的大脑运行。

  而在逸尘身上,一旦出现精纯的紫气东来,就预示着具备修练阳魂的基本条件了。

  具体什么时候,才有资格修练阳魂,十三也不是太清楚,但是紫气东来不会给逸尘带来实质性的伤害,却是十三坚信的事情。

  嚯——

  等逸尘退远了以后,太岁三人合力,将压缩了的大罩逐渐松开,却不是一下子撤去。

  紫色烟雾的能量,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冲撞,虽然不能突破大罩的防守,但进攻还是断断续续的进行着。

  然而,随着大罩体积的迅速膨胀,紫色烟雾攻击力度反而减弱了。

  体积越大,内在的紫色烟雾,活动范围就越大,对大罩产生的冲击力就越小。

  紫云草蕴含的能量巨大,却不会主动攻击别人,只有在应急状态下,本能感受到了危机,才会采取以攻代守的保全方式。

  草儿擅自进入紫色烟雾的控制范围,引起了紫云草的本能反应,将草儿视为敌对者,于是释放紫气东来予以偷袭。

  逸尘的抢身前来,更是严重威胁到紫云草的安全,偷袭便予以实施。

  实际上,没有药灵的诞生,紫云草就没有灵智,对于周边事物的判断,往往比较模糊。

  警告驱赶才是紫云草的本能反应,这也是逸尘受伤,却没有遭到重创的主要原因。

  吁——

  在确认紫色烟雾停止了四下冲突之后,太岁终于撤去了结界阵法,让能量涟漪肆虐的灵园恢复到平静的状态之中。

  那一片紫色烟雾仍然闪烁不停,却并不会四下扩散,紫气东来也没有无故被消耗。

  除了逸尘额头上大包里,还拥有一点点紫气东来,其余的一丝一毫都没有泄露出去。

  这一场闹剧,逸尘在得到了七阶灵草紫云草的同时,还收获了被紫气东来侵扰的巨大痛苦。

  精灵世界则硬生生的损失了一株紫云草,还欠了逸尘的一个人情。

  “草儿丫头,你吃里扒外……铁芍,你说该怎么处置?”

  三个人齐心协力,压制了紫云草,太岁都就得有点精疲力竭的感觉。

  看着逸尘老僧入定般的坐在一处,太岁以为他正在运功疗伤,自是不敢打扰。

  失去了一株紫云草,虽然有点心疼,但只要对逸尘有利,太岁也就觉得值了。

  回过头想想,草儿才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

  事端是草儿挑起来,受伤的却是逸尘,尽管看起来合情合理,但在太岁看来,却没有那么简单。

  一定是草儿为了帮助逸尘,才刻意制造这一场闹剧,把自己和铁芍伯伯都绕了进去。

  “冤枉啊,精灵王大人,草儿只是好奇,并没有想到其他的……”

  草儿还在担心逸尘的伤势,被太岁一说,顿时拉长了脸,小嘴撅起老高,一副委屈至极的样子。

  向来天真单纯,没有任何心机,就算是为了逸尘,也不可能会把逸尘引到危险境地。

  当然,吃里扒外这句话,倒是事实,草儿一直惦记着为逸尘谋取好处,这一点太岁并没有冤枉草儿。

  在草儿看来,精灵世界是自己的家,逸尘也不是外人,这两者之间并不矛盾,最多也就是吃‘家’扒‘里’而已。

  “精灵王大人,精灵世界向来没有吃里扒外的罪名,既然草儿第一个领受了,必须严惩!”

  铁芍伯伯一脸严肃,似乎在考虑怎样才能才算‘严惩’。

  “铁芍伯伯,你不能这样,嘻嘻,整个精灵世界,就你最疼草儿了。”

  太岁说话,草儿即便觉得委屈,也只是撅撅嘴,怯怯的辩解一句而已,根本不敢反驳。

  可铁芍伯伯不一样,草儿从小就受到他的宠溺,甚至于娇纵,才会隔三差五的跑到精灵世界以外的地方玩耍。

  一见铁芍伯伯帮着太岁说话,草儿一下子就蹦跶过去,一把抱住铁芍伯伯的手臂。

  一边摇晃着,一边笑嘻嘻的撒娇,全然一副祖孙嬉闹的模样。

  “去,精灵王大人都下令了,你的罪名不小,是把你囚禁在花园地下室呢,还是……”

  铁芍伯伯被草儿拽着,板着的面孔稍微松弛了一点,怜爱的看着草儿,嘴里却依然惦记着处罚的事。

  然而,还不等他说完,就发现下巴一痛,自己的雪白长须,已经被草儿抓住,还不停的拉扯着。

  “铁芍伯伯坏死了,花园地下室,我才不去呢!又阴冷又潮湿,还乌漆嘛黑的,草儿怕……”

  草儿干脆把娇小的身体,依偎到铁芍伯伯的怀里,顺便有一下没一下的扯着手中的长须。

  撒娇的同时,还显示出一副娇柔可爱楚楚可怜的样子。

  “咳咳,赶紧放手,胡子都被你拽断好几根了。”

  虽是喝斥的话,从铁芍伯伯嘴里说出来,却有一种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

  用另外一只手,在草儿的脑袋上,轻轻的敲了个凿栗,铁芍伯伯又换了一副口吻:

  “也对,草儿本来就傻,要是关在地下室,恐怕会更傻……这样,干脆把你赶出精灵世界得了。”

  “没有那么严重吧?”

  这次轮到太岁看不懂了,吃里扒外不过是随口一说,没想到铁芍伯伯还真较上劲了。

  不要说草儿没干坏事,就算犯了错,就凭太岁把精灵之光传授给她,也舍不得真的惩治草儿。

  看草儿和铁芍伯伯的亲昵劲儿,就不像是公事公办的样子。

  但是,一直以来,精灵世界的主要事务都是由铁芍伯伯打理,太岁反而不是很清楚,所以也不好多说。

  “太岁,我该走了。”

  看似老僧入定的逸尘,忽然间睁开双眼,抬起头对太岁说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0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