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百九十九章 不会服从

第七百九十九章 不会服从

  “山下将军有消息了,太好了!”

  “逸尘,不就是那个摧毁天雷炸阵地,导致贾本国数十万将士死于非命的那个小子吗?”

  “他怎么和山下将军成了朋友,不会吧……”

  “那是打战,立场不同死伤难免,不过我倒是很欣赏这个逸尘的。”

  “不知道山下将军的命令是什么,只要能把被困的五百兄弟救出来,我第一个出战!”

  将领们已经知道,死忠分子中有战王强者,要想营救五百兄弟实在太难。

  而且只要对方把铃川在锁云峰的消息发出去,他们的援兵很快就会到来。

  由战王强者领衔的死忠分子,一旦在数量上接近或者超过铃川的队伍,又有五百人质作为筹码,恐怕铃川投鼠忌器,连拼死一战的决心都很难下得了。

  这些将领们不怕死,但不愿意让兄弟们因自己而死,仗还没有开打,心理上就输了一招。

  虽然经过山下将军的多年熏陶,将领们对战争的局势,以及战术的安排,都有各自的见解。

  即使遭遇比自己实力更强的军队,也绝不会有丝毫退缩。

  但是,五百位兄弟的性命捏在别人手里,自己的一举一动,随时都会导致兄弟的丧命,这样的仗实在没法打。

  “各位,山下将军已经定好了退敌之策,只需大家配合就行……除了留下警卫营的两百名兄弟,用来引诱对方战王强者进入地下洞穴。其余的所有人,都随着逸尘佯装撤退,及至与山下将军会合以后,从外围包抄,咱们里应外合,将死忠分子一举歼灭。”

  铃川摆摆手,等大家静下来,接着说道:“鉴于对方可能到来的援兵,会对你们围追堵截,山下将军要求大家尽可能的低调撤离,以免引起对方警觉,从而坏了山下将军的歼敌之计。”

  “属下有一疑问,请大人明示。”一位将领上前一步,恭敬的说道。

  “多波队长,有什么问题就直说。”铃川微微点头,非常客气的回答。

  尽管铃川是信口胡扯,根本就不存在山下将军的命令,但是为了让将领们相信,他还是故作镇定。

  越是镇定,就越能稳定军心,只要忽悠成功,铃川即可着手下一步的计划了。

  “铃川大人,我们很久没有山下将军的消息了,从落英山脉到锁云峰,为了摆脱各方面的纠缠,我们行踪不定,几乎没有真正停留歇息过……山下将军是如何得知我们踪迹的?”

  多波队长目光炯炯,直视铃川,似乎要从铃川的脸上找到答案。

  问题看起来很简单,却一下子切中要害,逸尘在一旁看着,心里暗暗佩服。

  一个小小的队长,不是先关注自己的安全问题,而是质疑命令的真实性,并当面向铃川提出,希望得到解答。

  仅凭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多波队长是一位有头脑的将领。

  “问得好!”铃川夸赞的同时,把脸稍微侧了侧,避开对方的目光,朗声说道:

  “的确,我们向来行踪不定,更不知道山下将军的下落,但是,你别忘了,作为山下将军的属下,我有很多和山下将军联系的方式。每到一处,我都会在途经之处留下标记,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但只要山下将军发现,就能立刻知道我们的去向。

  就拿这次来说,从山脚到山腰,我留下了几十个标记,你们可以看看靠路边的那棵树,树干和第一个枝桠的分叉处,是不是与其他地方略有不同。”

  说完,铃川伸手一指,将众人的目光聚焦到路边的大树上。

  倏倏~~

  多波队长和另一位将领,顺着铃川所指的方向一掠而去。

  在树杈的周围仔细查看,还用手触摸一番,然后返身回到铃川的身边。

  “铃川大人说的是,树杈上看似被魔兽抓过的爪印吗?”

  多波队长在树杈上发现了一个比手掌略小的爪印,如果不注意的话,是很难看见的,即使看见了,也不会太在意。

  “对,类似袋魔兔这样的低阶魔兽,锁云峰到处都有,而且它们喜欢爬树,在树杈上留下爪印不算意外。但是,你如果仔细看就会知道,这个爪印有一个指甲盖大的地方是圆形的……

  所有袋魔兔的爪子都细长尖利,不可能弄出圆形的爪印,这就是我留下的标记。爪印中的圆形指向哪个方向,反过来就是我们所处的位置。”

  铃川耐心的解释着,生怕将领们听不懂,又不厌其烦的说道:

  “这是我和山下将军约定的方式,外人并不知晓,今天逸尘就是沿着爪印找到这里,如果不是山下将军的朋友,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铃川表情自然,根本没有半点撒谎的样子,就连远远靠在树上的逸尘,也差一点信以为真了。

  说得煞有介事,实际上在招来将领们之前,铃川才匆匆将‘爪印’弄上去的。

  以他战帅巅峰强者的功力,弄一个栩栩如生的爪印,并瞒过将领们的眼睛,也不是一件难事。

  难的是,铃川说谎不打草稿,不仅不会脸红,而且声情并茂,还极具煽动力。

  “铃川大人,能让我们见见逸尘吗?”

  虽然铃川说得言辞凿凿,似乎无懈可击,但多波队长还是将信将疑,又向铃川提出了一个问题。

  “当然可以,请逸尘兄弟出来。”铃川冲着逸尘叫了一声,还偷偷给逸尘使了个眼色。

  “你就是逸尘?”不仅是多波队长,其他将领们也都围拢过来,几十双眼睛一起盯着逸尘。

  “不错,你们有什么问题,快点问,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逸尘仍然靠在树上,爱理不理的说道。

  不管是配合铃川,还是按照自己的意思,逸尘都没有必要装着很热络的样子。

  “请问,山下将军的命令,是通过什么方式下达的?”

  见逸尘一脸的老气横秋,多波队长有些不悦,但并没有完全流露出来。

  “口头的,没有任何信物,你们爱信不信。”

  逸尘一句话,就把多波队长继续提问的权力给剥夺了。

  逸尘和铃川并没有刻意演练,一旦将领们问题多了,难免会有表述不一的地方。

  为了不露出破绽,逸尘先发制人,直接堵住了多波队长的嘴巴。

  “这……”果然,多波队长一时语塞。

  本来还想问问有关山下将军的一些情况,从而判断逸尘所说的真假,却被逸尘的不合作态度,给弄得开不了口。

  “多波队长,逸尘手山下将军委托,他的话就代表了山下将军,你们只管执行就是。”

  铃川也觉得不能再给将领们提问的机会了,否则万一穿帮,起不到前功尽弃了。

  无论日后将领们会不会恨自己,至少目前可以通过逸尘,将大家带离险境,铃川就已经成功了。

  “铃川大人,虽然早就听闻过逸尘的名头,但我们从未见过,仅凭他的只言片语,我们很难从命。”

  多波队长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把自己想说的话,一口气说了出来:

  “这件事很有蹊跷,先不管这个逸尘是真是假,我总觉得你们串通一气,故意编造谎言,逼我们就范……我知道铃川大人是一番好意,但是,危急时刻丢下兄弟们逃跑,不是多波的性格。

  所以,如果没有山下将军的信物,多波绝不会离开这里!”

  “多波队长说得对,山下将军从来不会在没有信物的情况下,让别人传达命令。”

  “这是山下将军一直奉行的规矩,不可能轻易改变,此事可疑……”

  “反正没有合理的解释,我们不会服从。”

  其余将领见状,也纷纷附和,一时间,山林中的气氛变得热烈起来。

  自从山下夜塚离开军营,就一直没有消息,虽然有传闻说他曾经在花木堡出现,却无法得到印证。

  两年的时间,铃川率领大家东奔西突,屡遭危机,若是山下将军知道,绝不会坐视不理。

  而且将领们都知道,自己东躲西藏的最终目的,还是希望回到山下将军身边,这一点不用说,大家心里都清楚。

  截止到昨天,铃川还在研究诱敌深入的计谋,偏偏在得知死忠分子中存在战王强者之后,逸尘就出现了,接着山下将军的命令就来了。

  过于巧合的东西,就算是真的,也会让人怀疑,更何况,目前还没有人知道,命令到底是真是假。

  “住口!军人必须服从命令,我们虽然不再是贾本国的军队,但依然是山下将军的兵士,任何时候都不能怀疑山下将军。”

  眼见局势没有完全按照自己设定的方向发展,铃川有点恼怒,当下厉声呵斥,想用山下将军的身份,强行逼迫将领们执行‘命令’。

  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将领们不肯率兵离去,后果将不堪设想。

  “不敢,如果铃川大人下令,多波一定服从,但是,在没有救出五百兄弟之前,如果让我离开锁云峰,我情愿背负抗命不尊的罪名。”

  这么多将领,大多数时候都处于静观状态,就属多波队长一个人最活跃。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0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