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八百零四章 最佳时机

第八百零四章 最佳时机

  “害怕了?帕隆,你不是惦记皇级墓葬吗,告诉你,我手上这柄剑是皇兵,也是皇级墓葬中最好的宝贝,四年前就已经到了我的手中。”

  逸尘说话的同时,催动苍木剑在空中释放出寒光,无数道凌厉的风刃如同利箭一般,呼啸着飞向帕隆王者。

  皇者之器,加上逸尘战王强者的修为,凝聚出的战气能量,绝非普通战王初阶强者可以应付。

  如果不是六阶魔核在支撑着,帕隆王者那不稳定的修为,恐怕又要跌落到战帅高阶了。

  六阶魔核本身就蕴含了十分强横的战气能量,辅以帕隆王者原有的修为,所展现出的战力,实际上已经超过了普通战王初阶低层的范围。

  但是,这并不能给帕隆王者带来胜利,相反,苍木剑的威势,已经接管了地下洞穴的能量运转。

  即使是帕隆王者的王者之气,也难以阻挡逸尘的强烈攻势。

  同时,被王者禁锢束缚住身体的铃川等人,忽然间觉得一阵轻松。

  在逸尘的战气涟漪催动下,悄然解除了帕隆王者实施的王者禁锢,还铃川等人自由身。

  呼啦啦……

  以铃川为首的三十位将领,按照逸尘之前的部署,在完成了将帕隆王者引入的任务后,立即撤离到地下洞穴的一个通道,以避免两位战王强者交战产生出的能量波及。

  逸尘告诫过铃川,只要‘稻本’进入地下洞穴,自己就会现身和对方交手,同时解除对方的王者禁锢。

  一旦铃川等人获得自由,最好是有多远逃多远,千万不要想着参与战局,否则会死得很难看。

  当然,在逸尘出现之前,铃川无法摆脱帕隆王者的控制,心里也嘀咕过,万一逸尘动作慢了点,或者不能解除王者禁锢,那么自己这三十人的性命可就交代在这里了。

  躲在通道中,看着两位战王强者对阵,铃川不禁一阵唏嘘。

  逸尘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能耐,看来当年自己拒绝参战,倒是十分幸运,也是极其明智的决定。

  不然的话,自己这一支队伍,极有可能就成了犬养二宝和武宫太郎的陪葬。

  “你是说,这柄剑就是皇级墓葬的宝贝……你是怎么得到的?”

  两年前,帕隆王者就看中了逸尘手里的苍木剑,只是不知道苍木剑的来历而已。

  在他的认知中,天罗大陆最顶级的兵器,也不过王者之器的级别,不可能出现在西元大陆都难得一见的皇者之器。

  帕隆王者一直以为,逸尘手里的苍木剑,虽然超过了一般的王者之器,但终究是一柄品级较高的王者之气,绝不会达到皇者之器的层次。

  即使是现在,面对咄咄逼人的苍木剑,帕隆王者依然怀疑这是一柄皇兵,所以他并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梦想。

  “四年前,有一位浑身焦黑的人,穿过雷霆之击,进入到花园的小楼之中……”

  逸尘不急不慢的说着,却在不经意间,将苍木剑的威势稍稍收敛。

  尽管攻势依旧猛烈,招招直逼帕隆王者要害部位,但是皇者之器所特有的滔天威压,却明显减弱了很多。

  这也使得深受重压的帕隆王者,终于缓了一口气,能够从容调整气息,以便继续战斗。

  “你就是那个被雷霆之击轰得面目全非的人……我不信!”

  在逸尘刚刚出手的时候,帕隆王者的倾力一击,被苍木剑的威势轻松化解,曾经让帕隆王者产生了恐惧。

  想起两年前的惨状,帕隆王者甚至有过趁早逃离,全身而退的念头。

  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他很快改变了主意,并对自己的一瞬间犹豫,感到一丝羞愧。

  逃脱很容易,即使逸尘手里的苍木剑真是皇兵,也未必有能力,在不借助任何外力的情况下,顺利击杀帕隆王者。

  但是,一旦逃脱,帕隆王者将会失去皇级墓葬的宝藏,以及苍木剑,还有斩杀仇人逸尘的机会。

  当然,让帕隆王者放弃逃离想法的真正原因,却是苍木剑威压的降低。

  一出场的气势如虹,简直有一剑刺穿帕隆王者的架势,到后来的能量减弱,给帕隆王者带来了一丝侥幸心理。

  即使苍木剑不是逸尘所说的皇兵,至少也属于王兵一类,这一点帕隆王者没有疑问。

  不过,从苍木剑威压的变化中,帕隆王者很怀疑逸尘对苍木剑的掌控力。

  再好的兵器,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使用的,就算握在你手中,如果自身修为实力过低,就不能发挥出神兵利器的巨大威力。

  眼前的逸尘,应该就属于这种情况,第一剑仗着苍木剑本身的能量释放,造成了威势滔天的假象。

  接下来的几剑,看起来逸尘是全力以赴,但效果却远不如头一剑那般声势浩大,不仅没有击溃帕隆王者,反而将不可动摇的胜势,转化为稍占优势的均衡局面。

  或许再坚持不久,逸尘战气的消耗,会更加减弱苍木剑的威势,如此一来,帕隆王者的机会就要来临了。

  心里已经信了逸尘,嘴里却故意辩解,帕隆王者的目的,就是在不经意间消耗逸尘的战气,给自己创造出一击制胜的机会。

  “不信没关系,你只要知道,那两块玉石,就是从皇级墓葬中拿出来,放在身上已经有四年了。”

  见帕隆王者不着急了,逸尘的心里更是放松下来,嘴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手上却按照帕隆王者期望的那样,每一次进攻的力量和威压,都比上一次略有减弱。

  两位战王强者的对阵,就在不算十分激烈的拼杀和闲聊中渡过。

  双方来来回回的应付着,战气涟漪四下肆虐,却没有谁因此受到伤害。

  躲在通道内的铃川,观看着逸尘和帕隆王者的交锋,越来越感到疑惑。

  无论是逸尘还是帕隆王者,都似乎很享受这样的过程,尽管看起来惊心动魄,但总让人觉得敷衍的成分更多一些。

  “呵呵,逸尘,你知道我干嘛一直不下杀手吗?”

  帕隆王者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在化劫逸尘攻势的同时,以掌力推动王者之气,对逸尘实施攻击。

  经过一番试探,帕隆王者感觉到逸尘的消耗很大,苍木剑的威势似乎降低到王兵以下。

  胸有成竹的帕隆王者,觉得属于自己的时机已经到来,在击杀逸尘之前,将他羞辱一番,应该是一种非常不错的享受。

  “知道,你想试探我的真实实力,然后找到破绽一击毙命。不过,你有没有想过,我同样在等一个杀你的最佳时机?”

  逸尘抬头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对面的帕隆王者,面露讥笑的说道。

  原本晴朗的天空,正午的阳光直射而下,逸尘和帕隆王者所处的洞穴,虽然处在深凹的地下,却没有一丝阴暗,光线依然充足。

  但是,就在逸尘话音刚落,帕隆王者还没有回答的时候,天空中忽然暗了下来。

  “最佳时机?怎么回事……”

  帕隆王者暗运战气,准备羞辱逸尘之后痛下杀手,杀人夺剑,一泄心头之恨。

  然而,眼前一阵昏暗,让帕隆王者不自禁的抬头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地下洞穴的上方,不知什么时候窜出了无数条枝繁叶茂的绿色藤蔓,短短的几息之间,就已经覆盖了整个地下洞穴的上方出口。

  藤蔓兀自悄无声息的延伸缠绕,将敞开的地下洞穴出口完全笼罩。

  一阵凉风习习,原本被直射阳光烘烤得热烘烘的地下洞穴,这一刻却是冷热适宜,宛若春夏之交,给人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帕隆王者来自于西元大陆,经历丰富见多识广,一见变故发生,就回味到逸尘所说的‘最佳时机’是何寓意。

  很显然,之前的漫不经心,苍木剑威压的衰退,都是逸尘的诱敌之计。

  如果逸尘一出手,就以最强实力进攻,击败帕隆王者,也不过在片刻之间。

  逸尘并没有那样做,而是主动示弱,让帕隆王者放松戒备,最终的目的是要将帕隆王者击杀当场,甚至不给他实施魂灵脱逃的机会。

  帕隆王者借用稻本的躯体,短时间内难以完全适应,导致修为波动,实力忽高忽低。

  即使服下一颗六阶魔核,增添了巨大的能量,脱离本体的帕隆王者,依然不是逸尘的对手。

  但是,帕隆王者只要感觉到危机,便可立刻逃离地下洞穴,就算躯体遭到伤害,还可以实施魂灵脱逃。

  总之,逸尘想要凭一己之力,让帕隆王者神形俱灭,是一件无法完成的事情。

  所以,逸尘不断示弱,稳住帕隆王者,就是为了给草儿布置花海囚王阵的时间。

  由于地下洞穴的出口,被逸尘带领铃川等人挖得很大,甚至超过了洞穴地面的面积,这才让小心谨慎的帕隆王者解除了戒备之心。

  此举在顺利引入帕隆王者的同时,也给草儿布置结界阵法,带来了极大的难度。

  一旦被帕隆王者发现,恐怕草儿还来不及将洞口覆盖,帕隆王者就已经逃之夭夭了。

  但是,逸尘这次下定了决心,决不让帕隆王者再一次逃走。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0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