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八百零八章 即将消亡

第八百零八章 即将消亡

  逸尘的面前,出现了一道虚影,正是皇级墓葬的主人剑痴苍木。

  “逸尘见过苍木前辈。”

  逸尘双手抱拳,弯腰一揖,非常恭谦的给苍木行礼。

  为了等待皇级墓葬的有缘人,剑痴苍木苦苦在锁云峰待了万余年。

  残存的一丝神魂,也是因为执念才得以支撑到现在。

  “能够在我神魂消散之前赶回来,很好。”

  苍木的虚影游曳在小楼的空中,言语中充满着期待:“那些材料都备齐了?”

  逸尘进入皇级墓葬的初衷,是得到可以潜入鬼域的乌蝉衣。

  但乌蝉衣已经被陆狱司轰得支离破碎,需要很多种天材地宝级别的材料,才能修补完整,否则,乌蝉衣就是废物一个。

  而修补乌蝉衣所需的材料,分散于各地,十分难找,甚至有两样从来不曾在天罗大陆出现。

  像无叶石纹花和金玉膏,一个生长在远离天罗大陆,位于西方的西芒山,另一个则更远,竟然是传说中的仙栖山。

  即便是天罗大陆可能出现的材料,也都是稀罕之物,常人一辈子或许都不会见到,更别说可以拿到手了。

  血魂草,万年长一寸,在精灵世界的魂场,逸尘启动苍木剑,一次也只能挖开指甲盖大的泥土,单是挖出来就费了好长时间。

  要不是五行帝尊的神魂帮忙,恐怕逸尘就要被随之而来的亡灵王给生吞活剥了。

  为了得到灵树枯枝,逸尘更是从依兰圣山,辗转到幽冥阴山大裂谷的黄泉裂,甚至还进入鬼域,历经了多番磨难,用阴阳隙的比翼花跟木芒换取了灵树枯枝。

  无叶石纹花,则是麒麟火儿不辞劳苦,远赴西芒山,花了两年时间,拼得一身伤痛,总算带了回来。

  即使是相对容易的地金莲之类,也是逸尘闯入天之眼,和二龙一起合力挖掘的。

  “材料……还缺一样金玉膏,相信能够在期限之内拿到。”

  面对苍木的急切期盼,逸尘心里有点忐忑。

  当年金甲自告奋勇,独自一人去仙栖山谋求金玉膏,四年已经过去,金甲依然未归。

  虽然偶尔从意念之中,得到金甲的一丝反馈,但由于相隔太远,以逸尘的修为实力以及感应力,只能从金甲传出的信息碎片中,感知一点进展情况。

  金甲的修为实力,不要说在天罗大陆无人能敌,即使放在西元大陆,也是绝顶的超级强者。

  然而,四年的时间,金甲连一点金玉膏都弄不回来,可见仙栖山有多么艰险。

  好在前些天,逸尘又得到一丝信息,金甲已经找到金玉膏的出现之地,正在考虑接近的办法。

  如果不出意外,要不了多久,金甲就可以带着金玉膏凯旋而归了。

  “你一个人东奔西跑,甘愿涉足险地,也算是历经千难万险了……无叶石纹花和金玉膏,原本就不是天罗大陆之物,就是拿不到也很正常。”

  苍木欣喜之中,又有些失落,无奈之情油然而生:

  “只可惜,我可能等不到那一天了……”

  靠执念支撑的神魂,毕竟无法长久,就像融入苍木剑的意念一样,若不是生机之力的滋养,恐怕连皇级墓葬的大门都打不开。

  这几年,苍木感觉到自己越来越疲弱,仿佛随时都有消失的可能。

  四年前皇级墓葬开放,布置在锁云峰的结界阵法被解除,整个皇级墓葬几乎是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虽然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掠夺的宝藏,但仅仅是皇级墓葬的名头,就足以吸引一批批的修武者前来寻宝。

  这些人不会对皇级墓葬造成太大破坏,只是万一有人进入到核心地带,却能够妨碍到苍木的神魂。

  于是,苍木又勉为其难的倾尽全力,在花园以及小楼之外,布置了一个小型的结界阵法。

  由于过多的消耗,使得原本可以坚持十年的苍木神魂,才不过四年光景,就孱弱得奄奄一息了。

  明知道和逸尘约定的期限,还有一大半的时间,苍木也相信,逸尘能够在余下来的六年之内,顺利拿到金玉膏。

  但是,苍木颓然的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机会再坚持六年,甚至连一年都很困难。

  如果苍木神魂消散,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能够将破损的乌蝉衣,修复到原来的模样。

  毕竟,乌蝉衣是苍木一手制作,从来都没有落到别人手中,而且,在第一次使用的时候,苍木就将自己的意念输入到乌蝉衣之中。

  只有苍木本人动手,才可以在修补完毕之后,解除自己的意念,并让逸尘把意念输入。

  否则,即使完好无损,一旦遭到苍木以外的人强行侵占,乌蝉衣也会在对抗无效的情况下自行毁灭。

  也就是说,世上仅存的一件乌蝉衣,必须由原主人苍木,来决定它今后的归属。

  其余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将其据为己有,这无关修为……当然,如果是逸尘经过苍木的意念转换,顺利得到乌蝉衣,就可以行使苍木的权力了。

  “苍木前辈,你是说……”逸尘一惊,虽然预感到苍木神魂的衰弱,但由苍木亲口说出来,还是人逸尘感到一阵酸楚。

  金甲或许会在一年后回来,也可能会在三年后甚至更晚,才能取得金玉膏回到天罗大陆。

  逸尘的痛心,不仅仅是因为乌蝉衣可能得不到修复,更多的是不希望苍木就此陨落。

  苍木一生痴心于剑术,隐居于深山老林,几乎是与世无争,却因为内心的一个悸动,改变了整个人生轨迹。

  上一次大劫之际,苍木闻听五行帝尊为了守护苍生,率弟子远赴魔界,与屠戮生灵的魔尊决一死战。

  尽管从未与五行帝尊谋面,更是没有任何交情,但苍木被五行帝尊的大义所感动。

  特别是有传言说,五行帝尊势单力薄,并非魔界之敌,所谓应劫一说,必将以惨败而告终。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五行帝尊仅仅是得到了一些隐世强者的承诺,愿意在最后一战之前,随五行帝尊前往魔界,为天下苍生的生存奉献出自己的力量。

  苍木久居山野,潜心练剑,对于万年大劫之说并没有太在意,只是得知五行帝尊的态度之后,才产生了参战的欲望。

  然而,苍木心里有一个顾虑,就是自己的修为实力并没有达到理想的层次,可能还不足以与魔界对抗。

  以苍木当时的修为,也算得上是巅峰强者的实力,却没法与五行帝尊师徒相提并论。

  为了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苍木把主意打到了无极剑的头上。

  无极剑乃人类第一位战神天无极的脊柱凝聚而成,蕴含无上威压,并由一闲散人为之量身定做了一套剑法。

  前一次的鬼域作乱,一闲散人一人独战四位地狱王,并最后将鬼域封印于幽冥阴山大裂谷之下。

  而无极剑则作为镇压鬼域结界的至宝,留存于鬼域之中。

  尽管常有人觊觎无极剑,却无奈鬼域艰险,偶尔涉足其中的也全部葬身于鬼域,并无一位回到人间。

  苍木随身携带的皇者之器苍木剑,威势虽然巨大,但由于层次的问题,已经满足不了苍木的要求。

  只有无极剑,这柄至高无上的神兵利器,才有可能将苍木的实力提升到另一个高度。

  于是,苍木以乌蝉衣隐去身形,几次潜入鬼域,避过鬼差,想把无极剑拿到手中。

  可惜的是,苍木在感受到无极剑的精妙剑法之后,心绪激动之下,泄露了行踪,遭到鬼域陆狱司的追杀。

  虽然侥幸逃离鬼域,回到锁云峰,但是体内被陆狱司输入的鬼气,却无法驱除。

  苍木经受了痛苦的折磨,终究生机被剥夺,肉身被毁,神魂无可依附。

  不仅没有顺利参与五行帝尊和魔尊的决战,而且还把自己推到了绝境之中。

  后来,五行帝尊竭尽全力封印魔界,却被天地异象夺走了生命,而那些信誓旦旦的隐世强者,没有一人真正做到与五行帝尊并肩战斗,甚至到了决战时刻,他们都没有露面。

  噩耗传来,苍木悲愤之下,更是加剧了神魂的缺损,为了将乌蝉衣封存起来,以便下一个万年大劫能够派上用场,苍木趁着自己还能坚持的时候,在锁云峰建造了皇级墓葬。

  万年的等待,苍木已是力不从心,幸好在四年前感应到一丝异象,便散布皇级墓葬开放的消息,引得千余修武者参与其中。

  这才有了逸尘穿过雷霆之击,进入花园小楼,见到了剑痴苍木。

  逸尘四处寻找修补乌蝉衣的材料,又让苍木苦守了四年。

  现在,苍木的神魂已经支撑不住,一个为了苍生生存而铤而走险的超级强者,还没有进到最后的成功,就要消失于天地之间了。

  “其实这一年来,我完全是在硬撑,如果没有那一丝执念,你今天就不会见到我了。”

  苍木的声音,传递出些许苍凉,些许无奈,却也有些许欣慰:

  “虽然我见不到你成功的那一天了,但是,你一定会完成五行帝尊和一闲散人未竟的事业……这就够了。”

  “不,苍木前辈,你不会消亡!”沉思了片刻,逸尘肯定的说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0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