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八百二十二章 如此对决

第八百二十二章 如此对决

  方老年纪虽大,但脾气不小,而且说话比较直,很少转弯。

  这不,在揶揄了逸尘之后,方老提出来自己的要求:

  “逸尘,方某年纪有了一把,修为却勉强晋升王者,想找师兄切磋,一直被师兄推脱,不如我俩溜达一圈,怎么样?”

  直人说直话,也不管别人受得了受不了,反正得说出来也舒服。

  尽管他被逸石村的结界阵法所伤,但不会有太大危险,和逸尘溜达溜达,他感觉应该没问题。

  “师弟休要胡闹,你一个老不死的,怎么能向逸尘兄弟这样一个年轻后生提出挑战呢?”

  郑老看似责怪方老,可在场的人明显可以听出,他责怪的是方老主动提出挑战,而不是不能挑战,郑老心里其实很希望自逸尘接受方老的挑战。

  或许在他们眼里,江湖传言把逸尘说得太神奇了,与事实不符,只有亲自动手一试,才能确定逸尘的实力。

  “我是晚辈,本来想向二老讨教几招,只不过,二老身上有伤,我不能趁人之危。”

  郑方二老没有刻意隐藏气息,逸尘从对方的王者之气中,感觉到了一种郁结不畅的危机。

  虽然对于战王强者来说,这点伤算不上什么,但是,一旦交起手来,郑方二老的实力发挥,必然会受到影响。

  “你这是看不起我们两个老家伙啰……”尽管逸尘是实话实说,可方老心里却是老大不乐意。

  怎么说自己也是就已成名的前辈,即使受伤也不会退缩,岂容一个后生如此看轻。

  “喂,老大明明不想占便宜,你们怎么不知好歹……”

  见方老心有不甘,坐在逸尘肩上的傻猫有点憋不住了:“要不,你们两个老家伙一起上,豹爷遛遛你们俩?”

  睡得迷迷糊糊的,被逸尘从日月空间叫出来,傻猫本来就一肚子恼火。

  要不是逸尘拦着,傻猫早就要窜过去和郑方二老交手了。

  别看傻猫在逸尘面前唯唯诺诺,但在其他人面前,则必须要保持豹爷的威风,最好把从逸尘这里受的气,一股脑的撒到郑方二老头上。

  “一个猫崽子而已,瞎叫唤什么,一边呆着去……咳咳……”

  傻猫收敛了气息,方老自然没看出来,眼前这个娇小玲珑的‘猫崽子’,竟然是六阶魔兽玄风豹,而且还是达到战王初阶中层实力的玄风豹。

  看到逸尘说话不对路,方老已经够郁闷的了,偏偏傻猫又横插一杠子,更是惹得他一脸的不高兴。

  不高兴了,就得发脾气,这是方老的性格,傻猫阻止不了。

  乱发脾气,就要受到惩罚,这是傻猫说了算,方老无法改变。

  “傻猫,不要……”逸尘觉得肩膀上一轻,傻猫已经急蹿而去,想要阻止已然不及。

  方老眼前晃过一道光芒,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感觉到下巴一阵疼痛。

  伸手一摸,下巴上稀疏的几根胡须不见了,仅剩下隐隐渗出的血迹。

  一惊之下,呼吸不畅,方老一连咳嗽了五六次,才勉强停下来。

  伸出枯瘦的大手,王者之气渲泄而出,方老就要和傻猫拼命。

  “方老息怒!”不等方老和傻猫交上手,逸尘的身形一闪。

  及至方老身前,轻轻的将手一挥,便把方老释放出的王者之气尽数没收。

  “你……”方老一怔,一时语塞。

  被傻猫冷不丁的偷袭,方老本来就很生气。

  晋升了几十年的战王强者,方老竟然被一只不到三尺长的傻猫袭击得手,这张老脸不知道该往哪儿搁了。

  这还不算,更让方老不能接受的是,傻猫把他蓄留了十几年的胡须,拔掉了一大半。

  一直以来,郑老长须飘飘,银白闪亮,伫立于虚空之中,俨然一副道风仙骨的模样。

  方老却只能长出稀稀拉拉,怎么长也长不了的,黄不拉几的胡子,连须都称不上。

  别看这师兄弟在一起修练了一辈子,比亲兄弟还要好,但相互之间的攀比从来就没有消停过。

  无论是修为还是长相,郑老都略胜一筹,对此方老也不嫉妒,毕竟郑老性格淡然,潜心修炼,不会无谓发脾气,这是方老做不到的。

  但是,郑老的胡须,经常被人夸赞,这大大的刺伤了方老的心。

  想想自己,和师兄吃在一起住在隔壁,所有的生活条件和所处的环境,都没有什么区别,可方老就是没办法长出这么好看的胡须。

  为此,方老不止一次的感叹过,也用尽了办法,希望自己也能像师兄那样长须迎风飘展。

  然而,事与愿违,几十年来,方老的下巴就是不争气,除了生长出几绺枯黄稀疏的胡子,基本上就没有出产过像样的东西。

  直到前些天,方老忽然发现自己的下巴上,不知怎么多了一绺金黄发亮的长须,在阳光照耀下,闪烁出金色光芒。

  虽然只是一绺,远不如郑老那样茂盛,但方老却是心花怒放,有事没事捋一捋,自己细细欣赏。

  用他的话来说,自己这是一绺金须,比师兄的银须明显高一个档次,虽少却弥足很贵。

  “走开!”方老恼怒的吼了逸尘一句,将身形调整一下,要绕过逸尘去追赶傻猫。

  同时,再一次鼓动王者之气,强横的能量涟漪瞬间肆虐开来。

  “方老别走——”

  逸尘施展玄步凌风,后发而先至,一掌伸出,正与方老的手掌碰在一起。

  嗡~~

  两股战王强者的战气在空中交织,没有引动雷声,却让整个空间都震颤起来。

  与前一次轻易化解不同,此刻逸尘并没有直接消除方老的战气,而是利用自身能量,将方老的战气引入虚空。

  哗——

  被熊熊火光映照得透亮的天空,猛地闪过一道白色光芒,如同闪电般射向高处,仿佛要将这个天际一劈两半。

  “咦……”

  方老被逸尘缠住,心里郁闷,想要抽手却无法摆脱逸尘的手掌。

  蓄了几十年的胡子,好不容易才长出一绺金须,平时视若珍宝,竟然被傻猫一个偷袭,给拔了干干净净。

  这对于方老来说,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本想和傻猫决一死战,偏偏又被逸尘拦住,一时不得脱身。

  方老恨恨然的抬起头,正看到郑老那略带笑意的眼光,更觉怒气大盛。

  人家逸尘和傻猫,一人一兽,都能够配合默契,傻猫实施偷袭,等方老出手,逸尘又挡在前面。

  反观郑老,根本没有要帮忙的架势,只是迷瞪着眼睛,饶有兴致的一旁观战,眼睛里还流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神色。

  方老自觉孤立无援,却也不甘心失败,至少也得和逸尘‘溜达一圈’,探探逸尘的虚实,也算比过一场。

  虽然身上有伤,不能完全施展自己的修为实力,但方老依然凝聚战气,自信能够击退天才。

  只不过,方老竭力催动,并未凝聚战气,反而感觉到从逸尘手掌传来一股能量,强行穿透方老身体,并遏制了方老原本的战气凝聚。

  咝咝~~

  就在方老以为要遭到逸尘毒手的时候,一种奇异的感觉,从他的脑海中缓缓升起。

  逸尘释放的能量威猛无比,很轻松的就穿透了方老的身体表层,进入到他的血脉经络中去。

  实力达到战王强者的方老,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反抗,就已经被能量完全控制。

  此事如果放到战斗中,方老的处境就非常令人担忧,只要逸尘痛下杀手,就可以对方老施以重创。

  但是,方老意外地发现,逸尘释放的能量似乎没有携带一点威压,而且会有一种春雨润物的感觉。

  一丝丝清凉之气,沿着血脉运行,沁入五脏六腑,感觉十分受用。

  尽管自身战气被遏制,不能取得对抗局面,但方老并没有一点不适,反而双眼微闭,面露笑容,一副惬意之极的样子。

  “方师叔……”战圈之外的徐清,见方老流露出与战斗毫不相干的表情,不由得大为诧异。

  多年在幽阴门任职长老,徐清曾经不止一次的见过,幽阴门强者在对付敌人时,以幽阴门特有的秘技慑住对方的神智,把战局引入到自己的可控范围。

  方老此刻的神情,似乎被逸尘控制,本该地动山摇的能量冲撞没有出现,倒似一片和风细雨,风平浪静的状态。

  这样的情况,完全出乎了徐清的预料,在他看来,方老的处境堪忧。

  “别出声!”徐清心急如焚,刚要上前干扰,却被郑老轻喝一声,并以凌厉的眼神示意,让他不要轻举妄动。

  徐清不懂,郑老却是心中有数,逸尘此举不仅不会对方老产生任何伤害,而且还对方老有极大的好处。

  “逸尘老大这是在干什么?”

  地面的多波队长,以及众多将士,也被逸尘的举动弄得莫名其妙。

  按理说,两位战王强者交锋,应该是大开大合,威势无比,即使分出胜负,也得经过很长时间,彼此消耗过大才行。

  而现实情况是,逸尘占据了控制地位,方老已然放弃了抵抗,双方并没有继续释放战气,连空中的云层都停止了飘荡。

  这是一种从未见过的对决。也是一次另类的‘对决’。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0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