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八百二十三章 消除恶疾

第八百二十三章 消除恶疾

  良久之后,虚空之中。

  吁——

  逸尘撤回手掌,吁了口气,目光注视着对面的方老,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

  “逸尘兄弟好手段,老朽深表感谢!”

  方老收起笑容,双脚并立,立于虚空之中,低头弯腰,给逸尘行了一个大礼。

  “恭喜师弟,二十多年的恶疾,终于一朝痊愈。”

  郑老用目光将方老全身上下统统扫视一遍,惊喜之情溢于言表。

  “没想到,没想到啊,我四处寻访名医,劳命伤财,还浪费了二十年的光阴,都没有改善些许的恶疾,却被逸尘兄弟一掌化解……真是天大的造化啊!”

  方老将自己的身体不断扭动,还用双拳击打各个要害部位,终于确认了恶疾的根除。

  想想这些年,自己所经受的折磨,方老不禁喜极而泣,两行浊泪潸然而下,老脸却因激动而涨得通红。

  “方师叔,你是说你的体内郁结好了?不是前些天在逸石村受伤的吗?这是怎么回事……”

  徐清一头雾水,嘴里喃喃自语,脑子却一片空白。

  这二十年来,方老一直被体内不知名的郁结困扰,无论用什么办法,都无法清除。

  一遇到变故,就有可能失去对身体的控制,做出一些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如果不是郑老时常跟在身边,关键时刻出手阻止,恐怕方老早就由于滥杀而遭到江湖义士的追剿了。

  这件事徐清知道,但方老近年修为有所提升,顺利踏入战王强者行列,在徐清看来,或许方老的郁结已经不会妨碍什么了。

  前段时间,为了打探逸石村的情况,徐清在找不到路径的情况下,向郑方二老求助,郑老不建议徐清招惹逸石村,但方老却主动提出亲自探路。

  谁曾想,身为战王强者的方老,强行轰击布置在四条通道上的结界阵法,不仅没有成功,反而遭到能量反噬,以致于伤及内脏。

  徐清一直惦记着方老的伤势,又为自己的莽撞感到惭愧,所以说到体内郁结,他才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唉,都是当年一时不慎,中了叶狂的暗算……”方老说起往事,还是心有余悸。

  郑方二老,年轻时就嫉恶如仇,善为打抱不平之事,即使遭到围攻也决不妥协。

  不管作恶之人有多大来头,只要被郑方二老知道,必然就会挺身而出,从未有过退缩。

  为此,郑方二老经常被恶势力追杀,甚至有时不得不躲入深山,以保安全。

  时间长了,他们逐步改变了一些行为方式,对付江湖败类,不再高调冲杀,而是瞅准了机会一击致命,而且行动迅捷,事后不留行踪。

  于是,江湖传言说郑方二老,隐于山林却胸怀江湖,乃是正义的化身,也是匪类的天敌。

  对此,郑方二老淡然一笑,既不承认也不解释,依然我行我素。

  直到二十年前,屠戮狂魔叶狂出现,郑方二老自然加入到江湖正义之师,参与捕杀叶狂的行动。

  在萨特王国与叶狂的最后一战,郑方二老奋勇争先,从众多江湖义士中脱颖而出,与叶狂和黄爪鬣犬进行了面对面的激烈搏杀。

  彼时郑方二老的修为均处在战帅巅峰级别,加上其他杀手组织的强者,眼看着就要将叶狂斩杀,不料一阵阴风袭至,功亏一篑。

  风过之后,方老和众人一起遍寻叶狂尸体未果,却感觉自己胸口忽然一滞,当时就晕了过去。

  此后,郑方二老更是隐居山林,几乎不再出山,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虽然叶狂罪大恶极,但方老这件事却不是叶狂所为。”逸尘淡然一笑,否认了方老的说法。

  “不是叶狂,那是谁?”方老闻言一怔,随即问道。

  由于阴风来袭之际,方老正与叶狂战在一处,除此之外并无异常。

  所以,在郑方二老眼里,认定了郁结必然是中了叶狂暗算所致,遍访名医所得到的诊断,也是邪气入体,并没有特别好的化解方式。

  联想到叶狂终日与魔兽为伍,修练不同于常人,拥有邪气也在情理之中,故而更加相信,郁结乃是叶狂所为。

  “那阵阴风是幽阴门的强者催动,虽然并不能确定是哪一位,但侵入方老体内的却是诡异杀气,我在辛戈杀气试练场曾经遇到过。”

  逸尘非常肯定自己的判断,当时的叶狂,还没有成为幽阴门的客卿长老,当然不会释放诡异杀气。

  而方老体内的郁结,实际上是由于诡异杀气凝聚,阻碍了周身血脉运行,每到情绪激动的时候,就会受到诡异杀气的引导,从而杀意大增,做出有悖常理的嗜杀举动。

  “原来如此,逸尘兄弟,你给我输入的是什么能量?”

  经逸尘解释,方老方才恍然大悟。

  如果不能确定郁结原因,就没有办法对症下药,既然逸尘能够轻松化解,就说明逸尘所说的完全属实。

  恨了叶狂二十多年,到头来却发现是罪魁祸首是幽阴门强者,方老心里一阵无奈。

  “诡异杀气,据说是鬼域才有的,看来,幽阴门果然跟鬼域有牵扯。”

  郑老头脑冷静,见方老的危机化解,在高兴的同时,又想到了更深层次的问题。

  只不过,事情只是处于猜测阶段,郑老并没有说出来。

  “是生机之力。”逸尘一边回答,一边把躲在身后的傻猫拎出来,说道:

  “傻猫,你把方老的金须拔掉了,赶紧过去赔礼,不然的话……”

  虽然是方老口不择言有错在先,但傻猫也过于调皮,让方老的下巴上少了一绺金须,下手有点重了。

  “不用了,他的实力比我强,金须以后再留吧。倒是生机之力……你居然拥有生机之力?”

  方老脾气暴躁直来直去,却不蛮横,和傻猫的较量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而且是毫无争议,如果一味纠缠倒显得小气了。

  恶疾痊愈,方老老怀宽慰,金须什么的早抛到九霄云外了,但逸尘的话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生机之力,乃是一个人不可或缺的保命之气,若有缺失,轻则修为受损重则丧命。

  但是,一般人即便修为踏入战王强者级别,也没有办法将体内生机之力剥离,更不可能输入到别人体内。

  逸尘不仅以生机之力为方老化劫郁结,而且还像没事人似地,丝毫看不出有什么确实,这让方老非常惊讶。

  “我曾经得到过机缘……方老受结界阵法所伤,实际上也是由于体内的诡异之气,否则不致于伤及内脏。”

  即使是铁二壮这样的修为,在逸石村路口乱闯,都没有被结界阵法伤到,方老更是没有理由受伤。

  只是诡异之气本身就具有攻击力,遇到结界阵法的能量涟漪,若是取胜自然没有问题,一旦落败就要遭到反噬。

  逸尘故意转移话题,是不想让对方纠结生机之力,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拥有,可以调控的生机之力。

  “好,老朽命不该绝,逸尘兄弟,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若有需要,尽管开口就是。”

  方老性格爽快,并不拘泥细节,当下朗声一笑,又对傻猫说道:“你叫傻猫,有六阶魔兽的实力,倒是我小看你了。”

  听到逸尘叫过傻猫,方老也不见外,顺口就和傻猫套起了近乎。

  “叫我豹爷!”方老不见外,傻猫却不乐意了。

  在逸尘身后龇牙咧嘴,一脸怒容,连嘴角的几根硬须都一颤一颤的。

  要不是怕逸尘生气,傻猫一定会把方老的下巴再修理一番的。

  “好好好,豹爷,可以了吧,我那一绺金须就送给你了,总有一天,我会报仇的!”

  方老嘴上说得硬气,心里难免有些泄气,自己与傻猫的实力相差太大,报仇一说也就是充充面子,过过嘴瘾而已。

  再说了,逸尘帮方老治好了二十多年的恶疾,他实在没有理由要和傻猫过不去。

  “就凭你,豹爷尾巴一扫,就能让你翻几个跟头,报仇……嘿嘿,做梦吧!”

  傻猫不是人类,不会想到方老是在充面子,就这么直筒筒的说出来,一点都不留情面。

  方老由于体内郁结,虽然晋升至战王强者的修为,却长时间处在巩固的阶段,并没有取得较大实质性的提升。

  而傻猫得益于日月空间的能量支持,俨然达到了战王初阶中层的层次,比起方老可是高出了一大截。

  即使方老没有遭到能量反噬,也没有资格和傻猫一较短长,尽管逸尘出手,以生机之力清除了方老的体内诡异杀气,至少短时间内,方老还需要调养稳固。

  “傻猫,别闹了。”

  逸尘并不在意傻猫和方老的较量,也坚信傻猫说的是实话,但人家方老一把年纪,总得给他留一份脸面吧。

  “逸尘,你说的诡异杀气,施加者是不是也可以清除?”

  见逸尘治愈了方老的郁结,徐清心里一动,上前一步对逸尘问道。

  “诡异杀气能否清除,我不太清楚,但一般的杀气,如果是少量的话,应该可以。”逸尘不清楚徐清的意思,便老老实实的回了一句。

  “果然上当了!”徐清闻言,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0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