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八百二十四章 决定放弃

第八百二十四章 决定放弃

  逸尘听说过,幽阴门为了扩充实力,使用过施加杀气的方法。

  由幽阴门强者以特有的秘技,将少量杀气施加到修武者身上,使得不明真相的修武者,以为自己中了邪气。

  一般医者对此束手无策,除非掌握疗伤圣手,而且还可以释放生机之力,才有可能驱除杀气。

  但施加者却能够通过自己修练的幽冥鬼手,将修武者身体内的杀气收回,让修武者恢复健康。

  如此一来,深感侥幸的修武者,对幽阴门是感恩戴德,一念之下,便请求加入幽阴门。

  “徐清长老莫非中过杀气?”徐清的表情,让逸尘心里一凛,便随口问道。

  虽然和徐清素不相识,但逸尘之前看到,徐清对多波队长的态度,与一般幽阴门长老不同,而且,从感觉上,逸尘也没有发现徐清是那种凶神恶煞之辈。

  按理说,以郑方二老的性格,不可能会让自己的弟子加入幽阴门。

  这其中或许有隐情,徐清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投身幽阴门也未可知。

  “不仅我自己,就连我父母双亲都受到过杀气的侵蚀。”徐清牙关紧咬,难掩愤恨之情。

  郑方二老与叶狂一战之后,由于方老的郁结而深居简出,几乎与世隔绝。

  作为郑老的弟子,徐清遍寻师尊无果,只得暂返家中,却不料,忽然遭到莫名气体的侵袭。

  徐清年轻体壮,仗着不俗的修为,倒也没有特别的痛苦,但他父母二人却难以忍受莫名气体的折磨。

  忽而清醒忽而迷糊,一旦发作见人就打,隔壁邻居都不堪其扰,吓得四下躲避。

  幸好,徐清的叔叔知道情况后,请来了幽阴门副门主辛不仁,施展妙手为徐清一家解除痛苦。

  痊愈之后,在叔叔的极力撺掇下,找不到师尊的徐清,终于投身幽阴门。

  一直以来,虽然看不惯幽阴门弟子对百姓的残害,但想到自己全家都深受副门主的庇佑,才得意摆脱痛苦,徐清还是兢兢业业的为幽阴门效力。

  除了烧杀抢掠罪大恶极的事,徐清坚决不参与以外,其他的任务,他都能够竭尽全力的完成。

  由于表现出色,又从不招惹是非,徐清被辛不仁提拔为幽阴门的内门长老,也算是出人头地了。

  辛不仁曾经暗示徐清,如果有郑方二老的消息,一定要禀告与他,并希望得到二老的加盟。

  近几年,徐清设法找到了郑方二老,告知自己加入幽阴门的情况,也踢到了辛不仁的意图,却招来郑方二老的责怪。

  二老认为,辛不仁出手救治徐清全家,目的就是为了让徐清给幽阴门卖命。

  而且辛不仁最大的企图,就是想通过徐清拉拢郑方二老。

  毕竟以郑方二老在江湖上的名声,若是投靠幽阴门,绝对会影响一大批江湖好汉对幽阴门的看法。

  甚至,在郑方二老的感染下,说不定一些江湖势力,就直接加入幽阴门,为幽阴门壮大实力。

  虽然无法解释莫名气体一事,但郑方二老坚持说辛不仁心怀鬼胎,并希望徐清尽早和幽阴门脱离关系,以免误了一辈子前程。

  然而,徐清觉得是辛不仁救了自己全家,如果脱离幽阴门便是知恩不报,有违道义。

  另外,幽阴门向来是只进不出,除非实在是太过无能,偶尔被幽阴门遗弃,否则,没有谁敢明目张胆的离开幽阴门。

  徐清曾经见到过,有幽阴门弟子不愿继续效力,便趁着执行任务的机会逃离,却最终遭到幽阴门的无情斩杀。

  即使徐清有意离开,也没有那个胆量,因为他的双亲年迈,又生活在幽阴门的势力范围之中。

  万一有个差池,就算徐清能够逃亡在外,也无法保证父母双亲的安全。

  一边是给自己授艺的师尊,一边是年迈的双亲,还加上辛不仁的救命之恩,徐清难以取舍纠结万分。

  好在郑方二老并不强迫徐清立刻作出决定,而是给他时间,让他仔细权衡。

  但是,辛不仁的一个任务,让徐清更加纠结万分。

  徐清被辛不仁赋予秘密任务,潜入逸石村打探一切与逸尘有关的消息,并直接向辛不仁汇报。

  所谓秘密任务,一般由阴无为或者辛不仁单独分配,不得向任何人透露,违者杀无赦。

  徐清身为幽阴门内门长老,对于江湖传言自然有所耳闻,而且还得到过辛不仁的暗示,不得为难逸尘。

  如果站在执行任务的角度,哪怕是困难再大,徐清也会设法完成,但是,涉及到秘密任务,他的心里就难免有了权衡。

  幽阴门的秘密任务,大多交给阴无为和辛不仁的‘亲信’执行,而接受秘密任务的幽阴门弟子,无论完成的结果如何,几乎都难逃丧命的厄运。

  既然不能公开,那么执行者必然被灭口,亲信一说,无非是掩人耳目的噱头。

  徐清不怕死,临走之际曾委托同为幽阴门长老的叔叔,对双亲多加照顾。

  及至到了天罗王国,见到郑方二老之后,徐清才知道这件事不好完成。

  逸石村的路口被结界阵法封闭起来,连方老出手都受到能量反噬,徐清自己更是无力冲开。

  无奈之下,徐清找到幽阴门的附属势力铁煞门,将寻找路径的任务转交由铁氏兄弟完成。

  徐清曾经想过,哪怕最终被幽阴门灭口,但任务必须完成,就当是还了辛不仁的一个人情,至少还可以保证父母的安宁。

  郑方二老极力劝阻,他们并不希望徐清卷入逸尘和幽阴门的事端之中。

  明眼人都知道,辛不仁打探逸石村的情况,完全是针对逸尘。

  刻意制造传言,造成逸尘加入幽阴门的既定事实,让逸尘被江湖正义之士孤立,从而逼迫逸尘就范。

  如果逸尘不为所动,辛不仁或许就会拿逸尘的父母,作为控制逸尘的筹码,以便达到自己的目的。

  所以,徐清的秘密任务,并不是单纯的打探情况那么简单,随时掌握逸尘父母的动向,根据辛不仁对逸尘的态度变化,调整徐清的任务范围。

  一旦事情败露,徐清就逃脱不了替罪羊的身份,即使辛不仁如愿,为了安抚逸尘,同样会牺牲徐清,以表示自己的诚意。

  无论是否完成任务,徐清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必死无疑。

  心怀感激之情,徐清向来办事勤勤恳恳,却终究难逃死局,这让徐清无法接受。

  在郑方二老的劝说下,徐清犹豫了,以致于见到多波队长时,欲言又止,想见逸尘又不知道见了以后,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清儿,你父母和方师叔都遭到了幽阴门的暗算,现在是该你作出决定的时候了。”

  看着一脸纠结痛苦万状的徐清,郑老不由得心生怜惜,上前摸了摸徐清的脑袋提醒道。

  徐清跟郑方二老说过,即使是为了完成任务,也不会做出伤害逸石村村民的事情,不管逸尘和幽阴门有什么关系,逸石村的村民包括逸尘的父母,都是无辜的。

  交给铁煞门任务时,徐清特别告诫铁氏兄弟,只要找到进入逸石村的路径,就算完成任务,其他的事情,铁煞门最好不要干。

  “师尊,我决定了,不再为幽阴门办事,一心追随二老身前。”

  虽然还是满脸悲愤,表情痛苦,但徐清抬起头,毅然决然的说道。

  “很好,不过,你的父母怎么办,还有你自己以后如何面对幽阴门,这些都要提前做好准备。”

  郑老轻捋长须,心里充满欣慰。

  这几年,郑方二老为了徐清的事操碎了心,一方面不愿让徐清成为辛不仁的帮凶,另一方面又不希望徐清做一个知恩不报的小人。

  不仅徐清纠结,郑方二老同样也是左右为难,今日逸尘出现,道破个中玄机,一语惊醒梦中人,让徐清有了一个决断的机会。

  “我一直把辛不仁当成全家的救命恩人,为幽阴门卖命也是因为这一点,现在既然知道是骗局,我不可能再执迷不悟,至于后果……我暂时还没有想到合适的解决办法。”

  徐清加入幽阴门,勤勤恳恳办事,老老实实做人,只是为了报恩,并无钻营之意。

  虽然经常被幽阴门长老讥笑为笨蛋,但徐清依然坚持自己的初衷,从未给幽阴门带来一点麻烦。

  如此不求回报,还是躲不过辛不仁的算计,徐清这一次真的承认自己是笨蛋了。

  如果放在早些时候,逸尘说的这些话,徐清简直是嗤之以鼻,甚至会因此和逸尘发生冲突。

  但今天,逸尘在他面前将困扰方老二十多年的恶疾驱除,不仅显示了逸尘的实力,更是彰显了逸尘的为人。

  明知徐清是幽阴门的内门长老,逸尘还是毫不犹豫的出手救治方老,足以说明逸尘不是心胸狭窄之人。

  徐清可以怀疑自己,却绝对相信郑方二老的眼光,既然他们一口认定逸尘所言属实,自己也就没有必要继续纠结下去了。

  动摇徐清意念的人是郑方二老,但促使徐清作出决定的,则是第一次见面的逸尘。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0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