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八百二十五章 澄清传闻

第八百二十五章 澄清传闻

  “徐长老,你是否离开幽阴门,我不变评说,但就目前而言,此事不宜声张,毕竟你的家人还在九幽城……对了,不知道徐长老有没有在幽阴门,留下本命玉牌之类的物事?”

  逸尘对这样的结果十分满意,虽然徐清这是幽阴门的一个内门长老,但郑方二老在江湖上却是颇有名声。

  如果徐清执迷不悟,继续为幽阴门效力,那么郑方二老以后也难以在江湖上抬头,更不要说什么号召力了。

  只要徐清脱离幽阴门,郑方二老的名声就不会受损,有助于江湖正道势力的依附,对幽阴门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内门长老的身份,在幽阴门不算太高,还没有资格留下本命玉牌,你的意思是……”

  逸尘所说的不宜声张,徐清非常赞同,在父母没有离开九幽城之前,一旦走漏风声,整个徐家恐怕就被幽阴门直接灭族了。

  但是,对于逸尘提出的本命玉牌,徐清还不太明白。

  “这还不明白吗,你没有本命玉牌,辛不仁就不知道你的生死状况,也无法控制你的神智。”

  方老见徐清疑惑,便抢在逸尘之前回答道。

  所谓本命玉牌,就是将自己的一丝意念输入到特制的玉牌之中,交由专人保管。

  平时的时候,本命玉牌并没有太大用处,只是放在某个地方,表示主人健在而已。

  如果发生意外,比如说主人丧命,本命玉牌就会自动爆裂,若是受到重创,本命玉牌也会出现大小不一的裂痕。

  在幽阴门,达到一定级别的长老,会根据幽阴门高层的指示留下本命玉牌,以便高层随时掌握动向。

  有利之处,就是本命玉牌的主人身处险境,遭到敌人重创之际,幽阴门高层会在第一时间发现危机。

  通过本命玉牌提供的情况,幽阴门决定是否实施营救计划,以确保本命玉牌主人的生命安全。

  弊端只有一个,一旦本命玉牌的主人背叛幽阴门,则无论逃到何处,幽阴门高层都有机会将本命玉牌捏碎,或者是抽出那一丝意念。

  如此一来,本命玉牌的主人,不仅会暴露行踪修为受损,而且还会有生命危险。

  徐清是内门长老,看起来是辛不仁的‘亲信’,实际上只不过是一个比较听话,又不惹乱子的工具罢了。

  只要能够完成任务,死活并不在幽阴门高层的关注之列,徐清很不幸,没有达到留存本命玉牌的资格。

  当然这反而给徐清带来了生机,如果远离幽阴门的视线,徐清就有可能生存下来,并摆脱幽阴门的追杀。

  “有没有本命玉牌不重要,我自己的死活也无所谓,但是我必须要救出父母双亲,否则我死不瞑目!”

  本命玉牌也好幽阴门追杀也罢,对于徐清来说意义不大,他在意的是父母的安全。

  “徐长老有所不知,你没有本命玉牌,你父母才有获救的机会,否则,一切努力都是徒劳。”

  逸尘纠正了徐清的说法,并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徐清:“我有一个主意,可以把你的家人营救出来……”

  幽阴门有个规矩,凡是接受秘密任务的成员,在执行任务期间,家人都由幽阴门监视,实际上就是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类,行动受到一定的约束。

  尽管徐清委托叔叔照顾自己年迈的父母,但那只是在没有变故的情况下,生活起居由叔叔负责而已。

  只要幽阴门高层发现执行任务的弟子有一点异常,就会立即控制他的家人,直至任务完成。

  “装死,这……”徐清没有想到,逸尘给自己出的主意竟然是装死。

  任何一个门派,都不能容忍弟子背叛,却愿意接受为了门派而牺牲的弟子,甚至大加推崇。

  幽阴门同样如此,徐清若是公开退出幽阴门,固然会得到江湖好汉的支持和声援,但必然遭到幽阴门的追杀。

  更重要的是,徐清父母将会因此受到牵连,这个家族都有被灭的可能。

  但是,如果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徐清力战不敌之下不幸殒落,那么至少在短时间内,幽阴门不会找徐清父母的麻烦。

  “嗯,这个主意可行,先放出风声,就说清儿遭遇强敌力竭而亡,等一段时间之后,我们潜入九幽城,把你的父母接出来……不过,谁是‘凶手’呢?”

  郑老先是肯定了逸尘的想法,却又提出一个新的问题。

  幽阴门距离逸石村数万里之遥,加上徐清执行的是秘密任务,即使辛不仁会派人过来查寻‘死因’,也需要一段时日。

  在调查清楚之前,幽阴门不会为难徐清父母,等日子久些,大家对徐清的死逐渐淡忘,自然没有人会惦记徐清的家人了。

  郑方二老,则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悄悄把徐清的父母转移出九幽城。

  只要徐清不露出行踪,又没有本命玉牌的约束,就算辛不仁有心彻查,也未必有那个精力。

  毕竟徐清只是一位内门长老,不值得幽阴门为他兴师动众。

  但是,杀死徐清的凶手,倒很有可能遭到幽阴门的追杀。

  一般情况下,幽阴门是不会放过任何敌人的,特别是公然与幽阴门对抗的敌人。

  更何况,杀死的还是辛不仁亲自指派,执行秘密任务的内门长老。

  “凶手就是我,正好可以澄清江湖传闻。”逸尘淡淡的说道。

  辛不仁喜欢制造谣言,把逸尘和幽阴门的关系说得让人难以分辨,即便解释也不能令人信服。

  逸尘就干脆斩杀幽阴门的内门长老,表明自己的立场,也使得那些耀眼不攻自破。

  “办法是好,但逸尘兄弟的处境可就不妙了。”

  郑方二老对眼前这个年轻人投去敬佩的目光,同时也为逸尘将要面临的危机而担忧。

  尽管幽阴门臭名昭著,在天罗大陆已经成为公敌,但是极少有人敢于明目张胆的挑战幽阴门。

  身为萨特王国国王的宇文则,坐拥百万雄兵,都得受到阴无为的制约,处死幽氏兄弟还要冠以畏罪自杀的名头。

  逸尘乃一介平民,就跳起来和幽阴门叫板,勇气实在可嘉,智力嘛……呵呵……似乎接近于零。

  “只要我不加入幽阴门,杀不杀徐长老,处境都是一样,不过,我们可以这样做……”

  逸尘和幽阴门之间,原本就处在敌对的立场,而且是属于无法调和的那种。

  处境虽然困难,却也不是不能改善,至于手段和办法,则需要好好合计一下,方可付诸于行动。

  在逸尘和郑方二老商量之后,江湖上很快有了一个新的传闻。

  玄天宗弟子逸尘,由于被诬陷加入幽阴门,遭到了玄天宗的调查和打压,为表心迹,逸尘怒杀幽阴门内门长老徐清,向世人宣告自己没有背叛宗门。

  新旧传闻混杂,一时难以厘清真假,褒贬皆凭感觉,并无真凭实据,就连逸尘本人,都没有解释过半句。

  逸石村外,官道上,浩浩荡荡的一队人马,足有三四千人。

  逸尘率多波队长,和铃川会合之后,在老乔的带领下,准备通过秘密路径进入逸石村。

  “老大,咱这么多兄弟,如果全部进入逸石村,会不会把村民们挤得没处安身啊?”

  经过铲除铁煞门一战,多波队长向逸尘证明了队伍的实力,尽管有些冒进,但由于徐清最终放弃了幽阴门的秘密任务,并没有对多波队长采取不利措施,总体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

  被逸尘夸赞过,多波队长的胸膛挺得比平时至少高了两寸,跟逸尘说话,也不那么拘束了。

  “逸石村面积很大,有不少堆放瓷土的仓库,整理一下可以住人。”逸尘本就不是一个拘泥的人,对多波队长的态度没有表现出任何反感。

  出发之前,老乔曾专门派了几位城主府的官差,提前回逸石村,告诉村长逸长春,就说逸尘公子回来了,还带了三四千人。

  如果安排顺利的话,铃川的队伍到了逸石村后,就有位置安歇了。

  “老大,傻猫到底有多厉害,一下子就把方老头的胡子给拔下来了?”

  没有认识逸尘的时候,多波队长几乎整天都会缠着铃川,没少被铃川揍过。

  现在发现逸尘比较好说话,多波队长又把目标转移到逸尘身上,问东问西,不厌其烦。

  “你想试试傻猫的厉害?”

  实际上,逸尘并不比铃川好说话,只不过这两天他的心情不错,就懒得和多波队长计较。

  反正这家伙啰嗦归啰嗦,逸尘要是不搭理,他也不强求,甚至还可以稍微消停片刻。

  “呃,免了吧,我还想多活几年。”

  多波队长吐了吐舌头,连连摆手。

  战王强者都对付不了的傻猫,岂是多波队长能够应付的,只怕傻猫一巴掌拍下来,就能要了多波队长的命。

  一路上,多波队长有一搭没一搭的找逸尘说话,赶路的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过去。

  “逸公子,从这条路走下去五里,就到了秘密路径,其他的通道都被封住了。”

  走完官道,即将进入岔道的时候,老乔附在逸尘耳边说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0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