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八百二十九章 越长越丑

第八百二十九章 越长越丑

  否则这些矿石一直堆放在矿区,心里总觉得不踏实,要是遇到什么意外,那就不好交差了。

  虽然公孙宏明确的说过,到目前为止,玄铁铜矿的事情,并没有上报朝廷,即使有点闪失,也不用逸长春负责。

  但向来办事稳重的逸长春,还是显得忧心忡忡,就怕玄铁铜矿在逸石村出现问题。

  陶书遥独来独往习惯了,来到逸石村主要是为了逸尘,让他守护逸石村以及玄铁铜矿,不会存在问题。

  对于运送矿石之类,他没有兴趣,也懒得过问,就算逸长春问起,陶书遥也没有提出任何建议。

  “不是我不愿意帮忙,一来我除了修练打架,其他都不会,再说,我觉得玄铁铜矿是你父子发现并开采,没有必要把全部矿石都交给别人。”

  陶书遥怕逸尘误会,便把自己的顾虑说出来:“我知道老大是干大事的料,干嘛不留下这些珍贵的矿石呢,毕竟天罗大陆一片混乱,即便是天罗王国的朝廷,也有自己的打算,未必值得相信……只有将资源攥在自己手上,才是最安全的。”

  尽管陶书遥并不是天罗大陆人,也不想搀和到名利权力的争斗中,但是,墨亚预言中的万年大劫即将到来,天罗大陆极有可能会成为第一个战场。

  一旦战争爆发,所有对名利权力有所企图的人,都会趋利避害,尽可能的掌握更多的资源以及实力,包括那些趁机浑水摸鱼的外来强者和超级强者。

  至于谁能力挽狂澜,拯救天罗大陆的亿万生灵,对于那些当权者来说,并不是特别关心。

  他们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利益,只要拥有更多,很多人愿意放弃原则立场,甚至主动破坏天罗大陆的生存秩序。

  自从认识逸尘,并和逸尘共同经历了辛戈杀气试练场,以及进入黄泉裂阴阳隙,逸尘的表现和所得到的际遇,让陶书遥感觉到,即使不敢确定逸尘就是那个力挽狂澜的人,至少也是能够改变战局的关键人物。

  以逸尘目前的修为实力,和拥有的资源,似乎还不具备应劫的能力。

  所以,像玄铁铜矿这样的稀有炼器资源,千万不能拱手让人,否则,等到大战爆发,逸尘率领一帮手执破铜烂铁的勇士,去对付那些拥有王兵的对手,结果不容乐观。

  如果采取依附其他势力,或者等待救援,就等于把一切都交给别人,自己完全失去了主动权。

  “陶书遥,想不到换了张漂亮的脸蛋,性子也改变了不少,你怎么对这些感兴趣了?”逸尘嘴角掀了掀,眼睛里闪烁出莫名笑意。

  印象中,陶书遥最惦记的就是化劫,得到逸尘的允诺之后,便大肆收集枉死城的怨灵,甚至在阴阳隙还企图收服幽冥之晶,其目的就是迅速提升修为实力,以便突破战皇中阶的瓶颈。

  当然,逸尘遇到危机的时候,陶书遥倒是不遗余力的挺身相救,虽是妖族,却不输于人类的道义之士,甚至远比某些道貌岸然之辈来得实在。

  但是,陶书遥来自西元大陆的妖族,行为举动大多以个人好恶决定,对于所谓的仁义道德,虽不至于嗤之以鼻,却也不以为然。

  即使天罗大陆在大劫中被摧毁,只要他顺利逃回妖族,就不会存在生存危机。

  如果西元大陆有难,自有那些正道之士出面应对,胜负如何,也不由陶书遥决定。

  逸尘没有想到,一向我行我素的陶书遥,却会为玄铁铜矿的归属,以及即将到来的危机,而心生纠结。

  “嘿嘿,我只是对你感兴趣……对了,我这张脸是帅,不是漂亮!”陶书遥目光迷离,对着逸尘直眨眼,搓着双手,流露出一副那个啥的表情。

  陶书遥的性格比较执拗,认准的事不会改变,逸尘对他有恩,他会一辈子把逸尘当成最好的朋友看待,所谓的三年报答,只不过的他表现的一种方式,希望逸尘不要背负压力而已。

  “滚,赶紧让我们进去。”陶书遥的眼神,让逸尘直打寒颤,笑骂了一句之后,便随着陶书遥结界的暂时解除,而率领众人进入逸石村。

  逸石村,逸家。

  安顿好铃川的队伍之后,逸尘总算有时间和父母坐下来聊聊了。

  “尘儿,这几年你一直东奔西跑,马上都年满二十了,怎么还是一个人回来?”

  不等逸长春和儿子聊上几句,母亲姜凤怡怜爱的看着日益成熟的逸尘,略带责怪的问道:“你说的飘然姑娘,啥时候带回来让我们瞧瞧?”

  上次回家的时候,逸尘就跟父母提起过飘然,并说有机会带她见见父母。

  逸长春或许不太在意,但身为母亲的姜凤怡,最关心的就是逸尘的终身大事。

  无论逸尘有多高的修为,或者多大的势力,对于母亲来说,见到儿子心仪的对象,并让他们有情人早成眷属,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天罗大陆的男子,十六岁就算成年,到了十八岁就属于正常结婚生子的年龄了,逸尘都快二十了,虽然有了飘然,却连父母的面还没有见。

  “她在激活血脉时遇到了阻碍,被送到一位隐世强者那里,我也有两年没见到了。”

  在母亲面前,逸尘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只不过怕姜凤怡担心,故意把飘然遇到的危机轻描淡写的一带而过。

  “那……她会不会有危险?”

  尽管逸尘说得很轻松,但姜凤怡还是非常紧张。

  一对青春年少的恋人,天天黏在一起都嫌不够,如果没有特别的原因,不至于两年不见面的。

  “娘亲放心,飘然没事,那位隐世强者已经帮她打通了血脉,估计这会儿,飘然已经冲王成功了,过段时间我回去看她。”

  逸尘没有想到,自己随口说出的一句话,居然引起了母亲的担忧,在感动的同时,也为母亲的心思细腻而感到欣慰。

  嘴里很淡定的安慰着姜凤怡,逸尘心里却有些伤感。

  说是过段时间去找飘然,实际上到目前为止,逸尘根本就不知道飘然在什么地方。

  火儿一开始就没有说清楚,后来又失去了联系,差不多快一年的时间,逸尘没有得到飘然的消息了。

  热恋中的两人,天各一方,彼此之间连最基本的问候都听不到,这种滋味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但是,逸尘相信有火儿在,飘然不会出现危机,否则以火儿的性格,即便拼死也要保护飘然的周全,而且会设法通知自己。

  “孩子刚刚回来,你就让他轻松点,好男儿志在四方,成亲之事晚两年也没关系。”

  逸长春略显沧桑的脸庞上,堆满了喜悦,见逸尘有些伤感,便出言安抚。

  “说得好听,你怎么就没有志在四方,偏偏老是窝在家里,生怕我跑了……”

  话没说完,姜凤怡的脸就红了起来。

  看似指责逸长春,却又是在炫耀自己的幸福。

  逸长春虽是一位五大三粗的汉子,心思却极为细腻,年轻的时候,也曾经游历四方闯荡江湖,还与公孙宏成为生死之交的好友。

  但成家以后,逸长春宁愿放弃即将到手的荣华富贵,甘愿守在偏远的逸石村,过起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

  比起功成名就的公孙宏,逸长春觉得自己过得踏实安逸,并无半点遗憾。

  “咳咳,你怎么……”本来是帮儿子说话,却被妻子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逸长春一脸尴尬,幸好被风风火火闯进来的两个小家伙给解了围。

  “爹、娘,老陶那家伙跑哪儿去了?”

  说话的是一位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扎着个羊角辫,一蹦一跳的跑了进来。

  一看见逸尘,小姑娘愣了一下,眨巴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把逸尘浑身上下打量了一遍。

  她的身后,跟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比逸尘矮了三寸,一张脸却比逸尘白皙了许多。

  “月儿,奇儿,见到大哥也不知道打招呼,没礼貌。”

  逸长春掩饰着尴尬,对着进来的两位说道。

  这两位,正是逸尘的弟弟逸奇和妹妹逸月,两年多不见,都长大了不少,要是在外面见到,逸尘根本认不出来。

  “听说大哥回来了,我和月儿特意过来看看的。”逸奇一边解释,一边稍有拘谨的说道:“大哥好!”

  “大哥……就是老陶说的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哥吗?”

  相比于中规中矩的逸奇,月儿就没那么多讲究了。

  歪着个脑袋,看怪物似地瞅着逸尘,忽然走近两步,伸出白嫩的小手,在逸尘的脸上轻轻的捏了两下,又拧了拧逸尘的鼻子。

  似乎不太相信,便好奇的问道:“这反应不像,你怎么不叫唤了?”

  “嗷嗷……”逸尘低下头,吼了两声,笑道:“这样叫唤行不行?”

  “嗯,行,不过……大哥,你怎么越长越丑了,还不如老陶长得帅。”

  月儿撅着个小嘴,努力地把记忆中的大哥,和眼前的逸尘对比一番,终于下了结论。

  尽管这个结论让逸尘很无奈,可月儿的表情非常严肃。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0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