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八百三十章 童言无忌

第八百三十章 童言无忌

  小的时候,月儿就喜欢捏逸尘的脸蛋,拧逸尘的鼻子,必须听到逸尘的吼声才肯放手。

  自从被五行帝尊的神魂潜入,逸尘的神智出现混乱之后,月儿就不敢触摸逸尘的脸蛋了。

  尽管后来逸尘也教过月儿修练,对月儿也是关怀备至,却始终缺少那种儿时的乐趣。

  “老陶……那叫帅吗?”

  被月儿一说,逸尘的嘴角抽了一下,狠命的咧了咧嘴,才勉强恢复原状。

  心里却是腹诽不已,要是在几个月前,月儿见到陶书遥那副尊容,恐怕得做好几天噩梦,半夜不吓得哭醒就不错了。

  偏偏化劫之后的陶书遥,生就了一张妖孽的脸庞,第一个受到伤害的居然是逸尘。

  “也不算太帅吧,总觉得老陶的脸太嫩了,一捏就红,可还是比你好看。”

  月儿童言无忌,也不管逸尘能不能接受,反正她怎么认为就怎么说。

  “月儿,你跟在老陶后面,好的不学,不着调倒全部学会了。”

  虽然月儿把逸尘说得一愣一愣的,但逸长春却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跟着打趣道。

  “陶书遥这个混蛋,看我怎么收拾他!”

  逸尘心里恨恨然的,这家伙来到逸石村没多长时间,就把原本乖巧可爱的月儿,变成了现在的伶牙俐齿刁钻古怪。

  更令逸尘无语的是,一向老成持重的父亲,居然也默认了月儿的性格。

  看来陶书遥在逸石村的影响力不小,至少把自己这个家,已经改变了不少。

  “好啊,大哥,老陶说,我和二哥要是跟他学上五年,就能打败你,是不是真的?”

  月儿仰起小脸,一本正经的问道。

  “是真的,到时候你们俩一吹气,大哥就倒了。”逸尘笑着回答。

  “咳,老大,这丫头太能扯了,可不是我教的。”陶书遥经过门口,听见逸尘和月儿说起自己,忍不住就跑进来了。

  “老陶,你的眼睛?”逸长春一见陶书遥的脸,神色一凛。

  陶书遥的眼眶,已经从通红顺利的过渡到乌紫的状态,高高肿起,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打的。

  逸长春虽然不清楚陶书遥的真实修为,却知道绝对超过了战王强者级别,就算放眼整个天罗大陆,估计也很难找到敌手。

  如此强劲的实力,竟然被打伤成这样,那个行凶的人,岂不是修为更高。

  “哼,还不是你那宝贝儿子干的好事,我又不能真打他。”

  陶书遥一脸委屈,撇了撇嘴,自己找了个凳子坐下。

  看得出来,陶书遥和逸长春之间,彼此都很随意,说话也比较直接。

  “尘儿打的?”逸长春眉头一皱,很是怀疑。

  就算逸尘实力再强,逸长春也不会相信,逸尘能够把陶书遥打成这副德行。

  这些天,陶书遥一有空闲,就鼓捣着他那张脸,十分在意的样子。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陶书遥万里迢迢赶到逸石村,帮助逸长春守护村民的安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逸尘没有道理下此狠手。

  “嘻嘻,老陶,你不是说没人打得过你吗……你眼睛好丑啊!”

  不等陶书遥说话,月儿故技重施,又跑到陶书遥身前。

  像是不相信陶书遥一样,先是仔细打量,然后冷不丁的伸出一根手指,狠狠地戳在陶书遥那只乌紫的眼睛上。

  “哎哟,姑奶奶,你轻点!”

  被月儿一戳,本来稍微缓解了一点的眼眶,又疼痛起来。

  陶书遥哀嚎一声,也不管逸长春夫妻和逸尘在场,就毫无形象的求饶着。

  “嘿嘿,你连我大哥都打不过,还好意思教我和二哥,不害臊!”

  月儿收回纤细的小手指,一脸讥笑的说道。

  “月儿别闹,老陶忙里偷闲,经常指点你们两个,你还不知好歹,快点回去!”

  见月儿有些过分,逸长春板起面孔,把月儿和逸奇赶了出去。

  陶书遥这些天,隔三差五的指点逸奇和月儿修练,效果很好。

  逸奇才十五六岁年纪,在陶书遥的指点下,修为已经提升到战将三品了,并不比同期的逸尘差了多少。

  就连成天吊儿郎当的月儿,居然也在前两天冲将成功,成为逸石村年纪最小的战将高手。

  按照陶书遥的说法,他的修练方式或许不适合绝大多数修武者,却非常适合逸奇和月儿。

  冲将成功才是刚刚开始,他有信心在五年内,将逸奇和月儿都打造成战王强者。

  逸长春不是一个特别拘泥的人,尽管感觉到月儿在陶书遥的宠溺下,变得有些跋扈,但还是很欣赏陶书遥的手段。

  毕竟在天罗大陆,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况且,陶书遥本人,除了脾气有点特别以外,其余的都非常不错,办事也很可靠。

  “逸村长,你自己的修为不怎么样,三个孩子却都是修炼奇才,老大在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就顺利冲王成功,两个小的也都超出常人很多。”

  陶书遥轻轻的摸了摸乌紫的眼眶,一边向逸尘投去怨恨的眼光,一边和逸长春聊着。

  “老陶过奖了,尘儿当年要不是中邪耽误了两年,恐怕修为比现在更高,不过,有些事情很难预料,不管以后会遇到怎样的事情,我只希望他们平平安安,修武一途,尽力就好。”

  逸长春想起逸尘出生的时候,院子里的那道闪烁着蓝光的水晶头像,以及“……心系苍生……应劫而生……可堪大任”的偈语,感叹于逸尘的际遇。

  ‘逸家有子,取名逸尘’,逸长春正是根据水晶头像的提示,给儿子取了逸尘的名字。

  少时的聪慧,博得了天才之名,却又‘中邪’神乱,修为跌落,去了一趟鹰嘴崖,忽然有了顿悟般的警醒。

  近两年来,有关逸尘的江湖传言满天飞,无论是落英王国一战成名,博得了少年英雄的头衔,还是独闯辛戈杀气试练场,被辛不仁看中,逸长春总是淡然置之,从没有流露出患得患失的情绪。

  逸长春毫不怀疑逸尘的天赋,甚至觉得,逸尘乃是上天派来的使者,能够降生于自己家中,便是一种福分。

  一句‘可堪大任’,其中又包含了多少的磨难和艰辛,逸长春知道,逸尘不仅属于这个家,更是属于天罗大陆,甚至所有苍生。

  一直以来,作为父亲,逸长春只想着能为逸尘做点什么,其余的,只要是逸尘愿意的,他都不会阻拦。

  正如他所说,大事自己帮不了,只期盼着逸尘平平安安,也就心满意足了。

  至于逸奇和月儿,逸长春更是不强求他们出人头地,所谓际遇,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奢求的。

  虽然在陶书遥的点拨下,逸奇和月儿进展神速,但逸长春很冷静,修武一途的路很长,善始未必善终,一切顺其自然即可。

  大多数老百姓,根本就不在乎什么轰轰烈烈,能够太太平平过一生,其实就已经很幸福了。

  逸长春放弃自己的功名利禄,选择和姜凤怡长相厮守,虽然少了点惊心动魄,却多了一份恬然自得。

  “逸村长说的固然不错,但老大非池中之物,你作为父亲应该鼎力相助才是,比如玄铁铜矿……”

  陶书遥不顾逸尘和父母谈心,而硬闯进来,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玄铁铜矿。

  在他看来,玄铁铜矿的归属权就应该是逸尘父子,看在公孙宏的份上,象征性的上缴一部分就可以了,用不着像逸长春那么实在。

  控制玄铁铜矿,就是控制了炼器资源,不要说在天罗大陆,就是以后去了西元大陆,逸尘也能受益无穷。

  “老陶的意思我明白,只是尘儿并没有炼器的技术,少留一点能换个趁手的兵器也就是了,浪费了可惜。”

  逸长春嘴上没说,心里有些担忧,玄铁铜矿的价值巨大,如果逸尘拥有太多,很有可能遭到各路强者的抢夺。

  即使逸尘的修为实力再强,也难以应对不断出现的敌人,如此一来,反而因此陷入绝境。

  再者,还没有完全提纯的玄铁铜矿,需要有专门的对方存放,而且体积巨大,不容易携带和隐藏。

  要是没有陶书遥坐镇,逸石村存放的玄铁铜矿,很快就会被人发现,凭逸长春和逸石村的村民,根本没有实力保护。

  即使倾逸尘一人之力,最多也就能背负三五百斤,等提纯之后,到手也只够打造一两件兵器。

  “父亲,我想从矿区拿走一部分玄铁铜矿,用于打造兵器,您看……”

  逸尘见陶书遥主动挑起话题,便趁机向逸长春提出自己的想法。

  “尘儿认识炼器师?”逸长春面露欣喜的问道。

  天罗大陆技术好的炼器师,几乎完全集中在萨特王国,偶尔有一位来到天罗王国,都会受到极好的待遇。

  即便是天云城的公孙宏,也很少有机会请到优秀的炼器师,逸长春所在的逸石村,根本就没有机会见到真正的炼器师。

  如果逸尘认识一位手艺不错的炼器师,倒可以省去很多麻烦,遇到的危险也相应减少。

  毕竟,一件兵器比笨重的矿石,要容易隐藏得多,而且携带起来更方便。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0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