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八百四十三章 就干三回

第八百四十三章 就干三回

  如此一来,尤利家族和卡特家族,就首当其冲的变成了第一轮清理的对象,处境岌岌可危。

  于是,这两个家族使出浑身解数,四处寻求联盟,甚至把主意打到了都城的各大家族头上。

  一番活动之后,两个家族都有了自己的想法,虽然不曾对外公开,但有一点非常明确,那就是破坏联姻。

  就在大家各怀鬼胎蠢蠢欲动之际,一则江湖传闻,把公孙宏推到了风口浪尖。

  有人经过买通城主府官兵,发现了公孙宏手中藏有天罗大陆罕见的炼器资源,传说可以打造王兵的玄铁铜矿。

  消息一经传出,迅速飞向各个角落,一时之间,天云城涌入无数外来者,目的都是玄铁铜矿。

  尽管公孙宏加强了城主府的防守力度,也撤回了不少在外执行任务的将领,但城主府依然隔三差五被外来者潜入。

  时至今日,并没有人真正接触到传言中的玄铁铜矿,不过,这丝毫不会削减外来者的热情。

  公孙雅和古云的婚期将至,大批觊觎玄铁铜矿的外来者虎视眈眈,一些江湖势力趁机入驻天云城,希望在天云城混乱之际捞点什么。

  就像尤爷这伙所谓的‘官兵’,有时候说的好听点,是尤利家族的武师,实际上不过是尤利家族的一个附属势力。

  他们在天云城外的小树林旁设伏,假借官兵的名义,实施抢劫的意图。

  近几天,由于接到公孙宏嫁女请帖的人比较多,不管是亲朋好友,还是趋炎附势的,自然不会空手参加婚礼。

  大包小包的贺礼,虽不敢说有天材地宝,但值钱的稀罕玩意儿绝不会少,若是到了自己手中,也算是发了一笔横财。

  逸尘单人独车进入他们视线,在尤爷看来,简直是送上门来的馅饼,要是动手晚了就一定会被别人抢走。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尤爷千算万算,偏偏看走眼了,逸尘虽是孤身一人,却能轻松搞定他们。

  “这位爷,从这里开始一直到天云城的城门外,像我们这样的官兵……盗贼,还有很多,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了,才跟着出来混口饭吃,但是,我可以发誓,我们并没有杀过人!”

  老奔头战战兢兢,悄悄抬头,一接触到逸尘的目光,又吓得赶紧匍匐于地,磕头如捣蒜。

  “你们都抢了多少东西,放在什么地方?”逸尘阴着脸,冷冷的问道。

  从尤爷这些人冒充天云城官兵的角度上看,他们还不是那种十恶不赦的强盗,而且尤爷的目标是推车上的木箱,似乎并没有对逸尘有什么歹念。

  不像以前遇到的黑鹰强盗团,不仅抢货还要杀人,属于真正的亡命之徒。

  “回这位爷,我们一共抢了三次,第一次是三匹马,连同马车上拉着的一些布匹,这是唯一成功的一次……”

  老奔头哭丧着脸,也不知道是为自己抱屈,还是为尤爷感到可惜。

  一共干了三次买卖,就第一回得手,第二回被人家黑吃黑反抢,第三回也就是现在,一干人众被逸尘控制得死死的,能不能活着都不敢说了。

  “哦,你,还有什么可以补充吗?”逸尘坐在木箱上,轻轻一挥手,对着尤爷说道。

  “我……我能说话了,这位爷,我们冤啊……”

  被压制得无法动弹,连嘴都张不开的尤爷,被逸尘一问,忽然发现自己身体能够活动了。

  惊喜交加之下,往前一步,和老奔头一样跪倒在地,嘴里却喊起冤来。

  “没抢到我的,你还冤了?”逸尘眉头一皱,一脸的阴冷。

  “不是,小的不敢,我是说自己。”

  尤爷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地,一边否认一边解释。

  几个月前,尤利家族得知公孙宏和古家联姻的消息,赶紧四处求援,据说得到了都城第四大家族肖家的支持。

  不过,肖家不会干赔本的买卖,当时就开具了一摞清单,让尤利家族备足清单上所列物品,以作联盟的‘诚意’。

  尽管尤利家族在天云城一直忝陪末座,不如古家以及曾经的陈家那么风光,甚至比起和都城走得较近的卡特家族,都稍有逊色。

  但是,尤利家族多年来,并没有被踢出四大家族,在天云城的势力中也占得一席之地,底蕴还是有一些的。

  为了尤利家族的生存和未来的发展,他们决定答应肖家的条件,以取得和肖家的联盟资格。

  经过一番筹备,尤利家族忍痛献上‘诚意’,终于和肖家达成合作协议。

  如此一来,尤利家族的危机似乎得到缓解,便腾出手来,召集所有附属势力,分派了任务。

  所谓任务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大家必须想方设法,搜罗各种有价值的资源,不论品级数量,越多越好。

  尤利家族会根据附属势力上缴资源的多寡,酌情考虑是否继续庇佑他们。

  此举一出,怨声载道,大家都知道,尤利家族希望把孝敬肖家的消耗,转嫁到附属势力身上,以弥补自己的损失。

  这些附属势力长期以来,为了和尤利家族攀上关系耗费了不少值钱的宝贝,有的小势力无法筹集上缴物资,只好改行做了强盗。

  像尤爷这样的小喽啰,根本就没有能力满足尤利家族的要求,一旦失去尤利家族的庇佑,基本就失去了在天云城立足的机会。

  按照尤爷的话说,自己手下几十号人,都是贫苦百姓出生,干不了好事,坏事也不敢干。

  大多数时候,都是依附在尤利家族之下,为他们做点打杂跑腿之类的事情,挣点糊口的钱。

  所谓有价值的资源,对于尤爷来说,是几乎不可能拥有的东西,如果真有那样的宝贝,他们早就拿去卖了,换钱改善生活了。

  以前很多年,尤利家族考虑到尤爷本分肯吃苦,脏活累活都愿意干,便特意开恩免去了尤爷的上缴。

  尤爷深感大恩,以加倍的努力,来完成尤利家族交给的任务,每一次都是竭尽全力,尽可能的让对方高兴。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尤利家族一下子失去了太多的宝贝,继续从附属势力那儿补充,否则这个缺口将会降低尤利家族在天云城的影响力。

  尤爷心里虽然不乐意,却也没有责怪尤利家族的意思,正所谓大有大的难处,小有小的苦衷。

  将心比心,尤爷觉得这些年市场得到尤利家族的额外照顾,现在处于非常时期,自己应该为尤利家族分担一份压力。

  于是不顾老奔头等人的反对,尤爷决定趁着公孙宏嫁女的机会,干上几票买卖,如果运气好,说不定就可以拿到一些让尤利家族看得上眼的东西。

  当然,尤爷有言在先,只抢货不杀人,最好是冒充天云城的官兵,连蒙带哄,只要把货物弄到手,立马就撤绝不恋战。

  第一次打劫运气不错,遇到一个卖布匹的外地客商,尤爷几下一咋呼,就把对方震住了。

  趁着‘盘查货物’之际,直接赶着马车,连马顺带布匹一同拉走,等客商反应过来,尤爷等人早已逃之夭夭了。

  尤爷觉得自己是个实在人,将马车连同布匹全部交到尤利家族,甚至没有留下一匹布给自己做件衣服。

  初战告捷,尤爷意气风发踌躇满志,准备再接再厉再干几票大的买卖,然后金盆洗手,继续为尤利家族打杂。

  然而,第二次出手就遭遇了失败,失败的原因,不是尤爷选错了目标,而是被另外一股实力更强的‘同道中人’,来了个黑吃黑。

  即将到手的东西丢了不算,还被对方伤了好几位兄弟,到现在还在家里养伤呢。

  尤爷考虑过就此罢手,但那几位兄弟疗伤需要花钱,只有再干一次,若是得手,先不急着上缴尤利家族。

  而是卖掉部分货物,换些疗伤药物,帮兄弟们解决伤痛的折磨。

  让尤爷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偏偏遇到了实力超强的逸尘,尚未得手就被禁锢起来。

  尤爷所说的冤枉,是自己趟了浑水,却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反而让兄弟们落入逸尘手中。

  “我被你们算计都没有喊冤,你做强盗还有理了?”逸尘冷笑道。

  “这位爷明鉴,我们确有苦衷……冤有头债有主,这件事是我逼兄弟们做的,有什么事我担着,请你放过我这些可怜的兄弟们吧。”

  尤爷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灰,仰起脑袋,对着逸尘傲然说道。

  “哟,挺仗义的,行,我答应你,放他们走。”

  逸尘略一思忖,爽快的答应了尤爷的请求:“不过,你得听我的。”

  尽管尤爷干的不是什么好事,怎么说也属于盗贼行径,理应处罚。

  但是,尤爷并没有伤天害理,对兄弟们也很有情义,关键时刻能够挺身而出自担罪名,倒也算得上是一条汉子。

  世道艰难,为了生存走了邪道,幸好没有造成太大的罪孽,赶紧悬崖勒马,还有悔过的机会。

  逸尘不想赶尽杀绝,当下解除了一干人的禁锢,让他们赶紧离去,并警告他们,若有下次定杀不饶。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0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