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八百四十四章 力挺逸尘

第八百四十四章 力挺逸尘

  “这位爷,我愿意替尤爷接受惩罚,你看……”

  众人获得自由,狐疑的看着逸尘,不知道尤爷会遭到怎样处置。

  那位尖嘴猴腮的家伙,慢腾腾的走到逸尘的推车前,怯怯的说道:“我们这批兄弟还指望尤爷带着大家讨生活,请你高抬贵手,放过尤爷吧。”

  说完,干脆就赖在推车旁,看看尤爷又看看逸尘,就是不肯离开。

  “求你饶了尤爷,我们做牛做马的伺候你都行。”

  “你不能杀了尤爷啊……”

  “只要不杀尤爷,我们保证永远不再做强盗!”

  不仅是尖嘴猴腮一人,其余的汉子也向逸尘围拢过来,就连老奔头,也冲到逸尘面前求情。

  “谁说我要杀他?你们给我听着,十息之内,从我眼前消失,不然的话,我可不保证他的死活!”

  逸尘伸出一掌,置于尤爷头顶上方,目光中杀气毕露,大有掌落人亡之势。

  本来就没有想过要杀尤爷,但这帮人太烦,逸尘又不愿意被人要挟,只好寒着脸把他们赶走。

  这样窝囊的强盗,逸尘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帮家伙根本就不够做强盗的资格。

  只要他们痛改前非不再继续干这种打劫的勾当,饶过他们也就算了。

  “快走,筹钱给受伤的兄弟买药,不用管我……这位爷宅心仁厚,一定不会杀我的。”

  尤爷面对头顶的威压,丝毫没有避闪的念头,只是一个劲的吩咐大家。

  “尤爷……”

  “别说了,不想我死就快点走,都给我滚,否则我就活不成了。”

  尤爷态度坚决,并大声呵斥道。

  “这……”

  “兄弟们,听尤爷的,我们走!”

  老奔头怕再磨叽下去,十息时间很快就会过完,到时候如果惹恼逸尘,尤爷反而有危险。

  迫不得已,一行人在老奔头的带领下,悻悻然的离去。

  “等等!”逸尘突然从推车上跳下来,猛地大叫了一声。

  “爷,你……不会是反悔了吧?”

  见兄弟们安全离开,尤爷心下一喜,却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就被逸尘的喝声吓了一跳。

  条件反射般的往前一冲,挡在逸尘身前,同时出言询问。

  “你这么在乎兄弟?”逸尘嘴角微翘,揶揄道。

  尤爷的动作完全是真情流露,没有丝毫做作的成分,倒是有点出乎逸尘的意料之外。

  之前的挺身而出,是尤爷必然的选择。如果逸尘有心杀灭他们,尤爷身为强盗首领,自然必死无疑,救不救兄弟,也就是一个安慰而已。

  反之,如果逸尘选择放过,那么尤爷更应该借题发挥笼络人心,将这帮兄弟们死死的留在自己的身边。

  但这一下的条件反射,却让逸尘看到了尤爷的本性,或许就不是做强盗的料。

  “只要你放了他们,我就不在乎了。”尤爷的脸上显示出无奈的神色。

  自己的命掌握在逸尘手里,尤爷并不后悔,但兄弟们不该死,他们必须活下去。

  “老奔头,接着。”逸尘手一扬,一个白色的精致小瓷瓶,在空中划出一道亮光,稳稳地落在老奔头的手中:

  “这瓶药的剂量,足够给十个人疗伤……还有五息时间,快跑!”

  “爷……尤某给你磕头了。”

  见老奔头收了药,带着大伙儿一溜烟的跑了,尤爷眼睛一湿,屈膝下跪。

  直到现在,他才真正相信,自己的命算是保住了。

  “别磕头了,你给我推车,要是敢打什么坏主意,看我怎么收拾你!”

  逸尘微微释放战气,一阵风掠过,将还没有跪到地的尤爷托起。

  一纵身,逸尘又坐到了木箱之上,二郎腿一翘,等着尤爷推车。

  “好嘞,爷坐好了。”尤爷受宠若惊,连忙跑到树边,推起小车边走。

  一路上,逸尘闭目养神,也不搭理尤爷。

  只是遇到类似尤爷的盗贼时,逸尘将战帅强者的气息释放出去,就吓得盗贼屁滚尿流抱头鼠窜了。

  偶尔也见到几拨人马,不像是普通修武者,一个个的劲装打扮,透露出的气息,也有几位达到了战帅强者的级别。

  觉得自己捡回了一条命,又蒙逸尘赠药救助受伤的兄弟,尤爷对逸尘心存感激,推起车来更是充满动力。

  甚至心里暗暗欣喜,尽管没有打劫成功,却给受伤的兄弟们争取了痊愈的机会,也了却了自己的一番心思。

  不管逸尘是不是搭理,尤爷一边推车一边将自己所知道的,有关天云城的事情,一一说给逸尘听。

  “爷,你虽然修为高实力强,但一个人带着一车宝贝,实在容易招惹麻烦,不知道你这车货要送到什么地方……”

  如果放到几年前,以战帅强者的修为,在天云城基本上可以横冲直撞了,即使是四大家族也不会贸然得罪。

  可现在不一样,天云城不仅存在古梵天这样的战王强者,即将冲王的古云,以及天云城城主公孙宏,而且还有不少来自于都城的强者。

  这还不是全部,一些不明身份的外来者,修为实力都是高深莫测,经常会有战王强者的气息出现。

  更有甚者,前些天据说有人曾经感知到战皇超级强者的威压,尽管是‘据说’,但空穴来风必有因,谨慎一些还是很有必要的。

  虽然不知道木箱内所装何物,但尤爷从份量上判断,这一车东西必然价值巨大。

  “这是送给公孙城主的贺礼,谁吃了豹子胆,敢劫城主府的东西。”

  快进天云城的时候,逸尘不再隐瞒,并调侃道:“你应该庆幸,抢城主府的东西,居然还能活下去,你也算是风光一回了。”

  “原来是公孙城主的人,怪不得修为实力如此强悍,尤某有眼无珠,竟然冒犯了官差大人。”

  一丝冷汗从尤爷的额头渗出,在庆幸的同时,又被逸尘的气度所折服:“是你大人大量,才让我得以苟延残喘,这是我一辈子遇到的最大造化。”

  在尤爷看来,逸尘的修为达到了战帅强者的级别,还是城主府的官差,随便哪一点都可以将自己随意碾杀。

  但逸尘偏偏就没有追究自己的责任,这让尤爷既惭愧又得意。

  “我是古云的朋友,算不上官差,不过这车东西倒真的是给公孙城主的。”

  逸尘把尤爷留下来的初衷,是想吓唬他,推车勉强算是废物利用。

  即使逸尘现在不说,等进了天云城,尤爷还是会知道这车货的去处。瞒着似乎没有必要。

  “古家少主,是玄天宗的核心弟子,参加过落英王国和贾本国的战争,按说称得上是少年英雄,只可惜……”

  尤爷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欲言又止。

  “古云本来就是英雄啊,有什么可惜的?”逸尘有点奇怪,那一战,古梵天和古云表现得都很出色。

  古梵天老了,只要打理好古家就行,虚名什么的也没放在眼里。

  但古云不一样,不到三十岁的年纪,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得到各种褒奖也是名至实归。

  “古少主是英雄,但不能算少年英雄,毕竟,还有一个叫逸尘的,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实力就超过了古少主,而且一个人破了贾本国的天雷炸基地……他才是真正的少年英雄!”

  言语中,尤爷毫不掩饰的流露出对逸尘的崇拜,仿佛逸尘是他家什么人一样。

  “哦,落英王国大捷是多方面共同努力的结果,并非逸尘一人功劳,少年英雄四字,还是太过了。”逸尘淡淡的说道。

  虽然说的有些谦虚,但逸尘从来没有想过,要争夺什么英雄的头衔。

  “爷,你这样说,就是对少年英雄不敬了……我听说幽阴门的副门主辛不仁都看好他,并希望逸尘加盟幽阴门。”

  站在逸尘的角度谦虚一点,是矜持是涵养,但在尤爷眼里,那是狂妄是自大。

  尤爷似有不满,若不是不敢得罪逸尘,恐怕早就忍不住开战了:

  “再说了,逸尘也是玄天宗的内门弟子,身份一点不比古云低。有逸尘在,少年英雄四字,确实轮不到古云。”

  尤爷属于尤利家族的附属势力,因为古家的崛起,尤利家族才求助于肖家,以致于给附属势力增加了额外的负担。

  细想起来,尤爷走上冒充官兵实施抢劫的邪路,也是拜古家所赐。

  古云是古家少主,尤爷没有迁怒于他,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是要想让尤爷承认古云是少年英雄,那也是不太现实的。

  更何况,在尤爷眼里,逸尘才是真正的少年英雄,尽管无缘得见,却并不妨碍尤爷对逸尘的敬佩。

  “你这样说,不怕我生气吗?”逸尘板着脸,老气横秋的问道。

  嘴上这样说,实际上逸尘心里还是有点得意的,毕竟,尤爷在不认识自己的情况下,不惜得罪古云的朋友而力挺‘逸尘’,说明自己还是很有魅力的。

  “不会吧?我又没有说古云的坏话,再说了,你又不是古云……哦,你是古云的朋友,我……”

  绕了半天,尤爷总算转过弯来了,在古云朋友面前说这样的话,简直就是找死的节奏。

  好在逸尘没有搭理,因为他们在城门附近遇到了一点麻烦。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0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