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八百四十七章 王爷发话

第八百四十七章 王爷发话

  “居然是逸尘……少年英雄,闹了半天,我是在帮逸尘推车,啊,我得静一静才行。”

  尤爷的脑子里充满了各种想象,曾经以为传说中的逸尘,一定是恃才傲物的,绝不会和寻常百姓有任何接触。

  他就是没有想到自己却能如此近距离的和逸尘一路走着,还一路聊天。

  想到这里,尤爷有些激动,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唯一可以庆幸的是,尤爷曾经为了少年英雄,和逸尘有过争执。

  这样的争执在现在看来,就是逸尘自谦而已,而尤爷在不经意间,狠狠的给逸尘拍了一顿马屁。

  只要今天不死,尤爷以后就有了炫耀的资格,而且会大力宣扬逸尘的善意之举。

  当然,还有一点尤爷没有想到,古梵天把逸尘的名字说出来,目的就是为了引起轰动。

  瑞王府势大,即便倾古家整个家族之力,也无法撼动瑞王府丝毫,就算公孙宏从中斡旋,古梵天也很难从瑞王府讨得半点便宜。

  只有把事情闹大,把瑞王府推到大家关注的舆论中心,才会对逸尘有利。

  杀不杀逸尘,对于瑞王府来说,最多只是面子问题,但四面树敌就涉及到瑞王府的前途问题了。

  古梵天的意图,马车里的瑞王爷应该不可能听不懂的。

  “逸尘……那又怎么样,瑞王府的人,岂能被人轻易斩杀?”厉管家瞥了古梵天一眼,眼神中充满了不屑:

  “老夫今天还真的就要把这个逸尘杀了,看谁敢阻拦瑞王府办事!”

  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逸尘一招杀灭四位王爷府执事,干净利落不留半点余地,厉管家觉得自己颜面扫地。

  就算瑞王爷不说话,厉管家也不会轻易放过逸尘。

  “厉管家,瑞王爷来到天云城,是公孙宏天大的面子,因为这点小事就斩杀逸尘,岂不是有损瑞王爷的英名。”

  公孙宏不像古梵天那样毫无顾忌,同样是为了保住逸尘,方式却完全不同。

  作为天罗王国的官员,不到万不得已,公孙宏是绝对不会招惹官府的,更何况对面还是堂堂瑞王爷。

  但逸尘的命必须保住,不管厉管家如何威逼,公孙宏都一定会坚持。

  “公孙城主,你不觉得是在强词夺理吗?”

  厉管家鼻孔里哼了一声,态度非常强硬:“有江湖传言说公孙城主存在谋反之心,今日一见,呵呵……”

  公孙宏拿瑞王爷的名声说事,厉管家就以公孙宏的传言应对,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公孙宏谋反,但江湖传言向来都有极强的杀伤力,就像逸尘和幽阴门之间一样,越解释反而越让人起疑。

  其实明眼人都知道,炮制公孙宏谋反的目的,就是城主府可能存在的玄铁铜矿,只不过没有人能够确定,炮制者到底是谁。

  面对传言,公孙宏从来没有解释过半句,也没有调查传言的来源,只是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继续做自己该做的事。

  就像现在,对于厉管家的居心叵测,公孙宏选择了置之不理,但在心里打定主意,只要厉管家对逸尘不利,他必然竭力维护逸尘。

  “厉风,算了。”

  厉管家以一对二,正忙着唇枪舌剑呢,却被马车中传来的一个病怏怏的声音给打断了。

  一共四个字,声音虽轻,却很清晰的传入现场每个人的耳中。

  “瑞王爷,您……”

  以为自己听错了,厉管家禁不住问了一句。

  事情发展到现在,瑞王爷好不容易才说句话,却是让厉管家放了逸尘。

  “本王累了,让他们退下吧。”瑞王爷的声音再一次传出,似有不耐烦之意。

  只是说话而已,连马车的门帘都没有拉开,更不要说让瑞王爷在大家面前一展风采了。

  即使这样,瑞王爷的话也足以让现场一下子变得寂静下来。

  一股淡淡的,充满威严的气息,从马车周围逐渐散开,没有王者之气的威压,也没有战气涟漪的肆虐,

  但每个人都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压力,并非强者威压,而是来自于内心的震慑。

  似乎有着一种上位者藐视一切的气势,无需输入能量,便自动形成碾压之势,摧毁大家的心理防御。

  “好大的气势!”逸尘心里一凛,暗暗惊叹。

  虽然瑞王爷并没有和逸尘,有过实际意义上的接触,但那股上位者的气息,还是引起了逸尘的注意。

  很难想象,一个听声音让人感觉病怏怏的人,竟然能够散发出无关修为,却将人压制的威慑之力。

  逸尘见过两位国王,无论是穆梓还是宇文则,都没有瑞王爷这般霸道的气息。

  不敢说瑞王爷有君临天下的威势,却可以肯定的判断,他必然是天罗王国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

  “是,王爷。”

  厉管家顺从的回应道,从虚空中落下之前,用阴冷的目光扫了一眼逸尘和古梵天。

  又装出十分和善的态度,跟公孙宏打招呼:“公孙城主请便,今日之事暂且作罢,我自会护送王爷去城主府。”

  “公孙宏谢过瑞王爷,卑职告退。”

  公孙宏虽然听厉管家说,瑞王爷会去城主府,却不知道所为何事。

  城主嫁女,没有资格请到瑞王爷这样的贵客,况且公孙宏压根就没有给瑞王爷送过请柬。

  大庭广众之下,公孙宏不便询问,只好含糊的应付一句,便和古梵天逸尘落回地面。

  “小侄见过公孙伯伯。”到了这个时候,逸尘才能和公孙宏见礼说话。

  刚才在空中局势未明,逸尘不想在厉管家面前和公孙宏客气,以免让公孙宏更加被动。

  “不错,长大了,变成男子汉了。”公孙宏摸了摸逸尘的脑袋,微笑着说道。

  “小的见过公孙城主,古老前辈。”尤爷一边把小车推到逸尘身边,一边面带惶恐的说道。

  长这么大,尤爷还是第一次和公孙宏这样的大人物,有如此近距离的接触。

  就是古梵天这样的战王强者,尤爷也只是曾经远远地见过背影,甚至没敢想居然有一天会面对面的打招呼。

  “免了……逸尘,我还有点事,就不陪你了,等到了城主府,伯伯为你接风洗尘。”

  公孙宏来去匆匆,似乎有比较紧要的事情,连和逸尘聊天都没有时间。

  “公孙伯伯去忙吧,不用管我。”逸尘当然不会耽误公孙宏的正事,反正这里距离城主府也不远了。

  “那个,我也要走了,瑞王爷既然说过算了,就不会再找你麻烦。”

  古梵天爽朗一笑,和公孙宏一起离去。

  瑞王爷的马车,依旧慢慢前行,厉管家远远的看着逸尘,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逸尘这边,原本围拢过来的行人,在得知逸尘的身份后,自动往两边散开,给逸尘和尤爷让出一条宽阔的大道。

  “爷,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少年英雄。”

  尤爷推着小车,一脸崇敬的看着逸尘,尽管刚才的自作多情,并没有引起公孙宏和古梵天的在意,但能够为逸尘推车,也是尤爷值得骄傲的事情。

  “我是逸尘,不是什么英雄,你也不要一口一个‘爷’的,我没那么老。”

  逸尘虽然没有明说,但他心里对尤爷的好感又多了一分。

  明知逸尘招惹了王爷府,尤爷却没有趁乱离去,而且还几次三番出言提醒,实乃大丈夫所为。

  江湖事江湖人,有时候不能单纯的用是非对错来衡量,或许有些事情,在某个阶段是对的,换个地方换个时间,说不定又错了。

  就像尤爷一样,冒充官兵实施抢劫,按照天罗王国的律法,可以处以极刑,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但是,尤爷此举有不得已的苦衷,为了保留从尤利家族得到的一份收入,让数十位兄弟活得滋润点,不得不铤而走险。

  即便如此,尤爷还是尽可能的恪守底线,正所谓盗亦有道,坚持做到只抢货不杀人,也算是强盗里的另类了。

  “能给你推车,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叫你爷也是应该的。”

  尤爷一高兴,连走路都觉得特别轻快,手上的推车也变得越来越轻了。

  “很快就要到城主府了,你的任务已经完成,这是给你的工钱,希望你以后好自为之。”

  入了天云城,临近城主府之际,逸尘拿出一个布袋递给尤爷。

  “爷,你这是……”尤爷一愣,接过布袋一看,顿时说不出话来。

  布袋不大,却装满了晶币,足有数百枚之多。

  尤爷和兄弟们为尤利家族做事,一般只能拿到及其少量的报酬,那里见过如此多的晶币。

  前些天,尤爷唯一打劫成功的一次,三匹马,一大车上好的布匹,被尤利家族笑纳之后,连一个晶币的打赏都没有。

  “嫌少?”逸尘走到推车旁,准备从尤爷手里接过推车,顺便问道。

  “不是少,是太多了,其实我什么都没干。”尤爷很想收下这些晶币,却又实在不好意思。

  忸怩了一下,尤爷才嗫嗫嚅嚅的说道:“我还是喜欢干活拿钱……心里踏实。”

  “逸尘。”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正是古家少主古云,兴冲冲的奔了过来。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0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