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八百四十九章 百密一疏

第八百四十九章 百密一疏

  一直以来,逸尘都认为玄铁铜矿传言,是别有用心之人利用公孙宏的疏忽,从城主府内奸那里得到消息的。

  就在刚才,逸尘甚至还想着,希望公孙宏尽快找出内奸,以免给城主府造成更大的隐患。

  却不料,公孙宏给逸尘的答案,居然是这样。

  玄铁铜矿乃天罗大陆罕有的炼器资源,不知有多少人听到这个消息,都会情不自禁的发起狂来。

  按照正常思维,公孙宏必须严格封锁消息,将玄铁铜矿隐藏到最安全的地方,以免被人算计才对。

  不管从哪个方面看,逸尘都找不到,公孙宏自行泄密的理由。

  “是我当时想得太简单了……”公孙宏苦着脸,轻轻叹了一口气。

  自从古家在公孙宏和逸尘的帮助下,顺利铲除了陈家之后,古家在天云城的势力,已经做到了一家独大。

  理顺了古家的事务,古梵天便开始惦记着古云和公孙雅的婚事,有事没事老往城主府跑,弄得公孙宏是不堪其扰。

  不过,公孙宏曾经亲口答应过古云,愿意成全他和公孙雅,并承认古云达到了迎娶公孙雅的条件。

  几年前,公孙宏和古云有过约定,古云必须做到两点,才可以和公孙雅成亲。

  首先,古云的修为要超过公孙雅,其次,古云至少踏入战帅强者级别。

  这两点,古云从落英王国的回势龙脉,回到天云城的时候,就已经完全做到了。

  不仅顺利超越公孙雅的修为,而且,由于得到回势龙脉的灵气滋养,古云两年前就达到了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具备了冲击战王强者的资格。

  公孙宏原本就喜欢古云,在古梵天失踪的二十年里,或明或暗的帮助过古云多次,为此,还得罪了陈凤秋,甚至遭到温特雷的暗中打压。

  如今,天云城明面上除了古梵天一位战王强者之外,修为最高的也就公孙宏和古云了。

  眼见公孙雅和古云两情相悦,年纪也都不小了,公孙宏便对外宣布了和古家联姻的喜讯。

  让公孙宏没有想到的是,喜讯一经公布,就遭到了来自于多方面的威胁。

  公孙宏和古梵天认为,让公孙雅和古云成亲,是一件极其平凡的婚嫁喜事,并没有其他牵扯。

  但是,尤利家族和卡特家族不会这样认为,涉及到家族生死存亡的事情,一定是公孙宏和古梵天勾结,想利用联姻来控制整个天云城。

  即使没有联姻,古家在失去了陈家这样强劲对手之后,实际上占据了天云城的大半市场。

  所有繁华地段的商铺,至少有六成归在古家名下,尤利家族和卡特家族加起来不过三成,其余的小门小派,一共分享不到一成的市场份额。

  繁华地段的市场份额,决定了家族的兴旺和衰败,尤利家族和卡特家族心里虽有憋屈,但好歹还能生存下去,大不了比以前捞得少一点而已,生存不存在问题,只是发展难度较大。

  而城主府并不会插手家族之间的纷争,只要大家按照天罗王国的律法,按时按量上缴税费之类,就可以得到城主府的支持。

  外人或许不知道,可尤利家族和卡特家族很清楚,公孙宏近年来大肆扩充兵力,并不在朝廷的预算之内,所有军费开支均由城主府自行承担。

  如此一来,各家族商铺所上缴的税费,除了纳入国库之外,余下由城主府支配的那一部分,根本就不够扩充兵力的开销。

  所以,尤利家族和卡特家族有理由认为,公孙宏和古家联姻就是要把整个天云城,都变成城主府的控制范围。

  可以通过垄断的方式,强行改变市场秩序,为大肆敛财做准备。

  至于古家,在自己利益没有受到侵害的情况下,完全可以帮助城主府扫清障碍,将尤利家族和卡特家族清理出去。

  届时,天云城的一切,都得由公孙宏以及古梵天说了算,其余的所有势力,只能乖乖的任由宰割。

  很多事情原本简单,只是想的多了就变成越来越复杂了,古云和公孙宏的婚事,莫名其妙的就被提升到阴谋的高度。

  有的小门小派,曾经寄希望于城主府和古家相互制约,以便给大家带来新一轮的赚钱机会。

  这样的结果,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于是,他们就设法推波助澜,给尤利家族和卡特家族传递恐慌气氛。

  为了能够继续在天云城生存下去,或者说为了给自己家族的崛起创造机遇,尤利家族和卡特家族便四处活动起来。

  经过公孙宏的暗中调查,尤利家族和都城肖家取得了联盟意向,而卡特家族则与温特家族达成了某种协议。

  这样一来,公孙宏所面临的压力,将有一大部分来自于天罗王国的都城。

  肖家在都城的家族势力中排名第四,实力却超过天云城的古家不少,温特家族则排名第一,家主温特雷的修为也高于古梵天,而且据说温特家族不止温特雷一位战王强者。

  这两大家族为了自己的利益,会给尤利家族和卡特家族提供一定的帮助,却未必敢明目张胆的与城主府作对。

  正所谓民不与官斗,即便温特家族贵为都城第一大家族,也不过是民间势力而已,但城主府却是天罗王国的官方势力,而且拥有数十万大军,绝非易与之辈。

  就在公孙宏觉得问题不大的时候,一个来自于都城的消息,让他立马陷入危机之中。

  有人说,公孙宏和古家联姻,不仅仅是为了控制天云城,实际上是以天云城作为休养生息之地,真正的目的,是觊觎天罗王国的国王之位。

  此举看似谣言,实则给公孙宏扣上了谋反的罪名。

  尽管公孙宏自认为国王陛下对自己还是十分信任的,但是,如果其他官员,以及公孙宏的政敌们利用这件事,扰乱国王陛下的视听,结果怎样就不得而知了。

  任何一位君王,可能会容忍臣子贪污腐败,却绝不允许臣子有谋反的意图。

  哪怕是空穴来风,都有可能引起国王陛下的震怒,宁可错杀绝不放过,这是大多数当权者的第一选择。

  “所以,公孙伯伯在无法解释的情况下,干脆放出玄铁铜矿的传闻,把局势搅乱。”

  逸尘觉得,公孙宏在没有得到国王陛下的旨意之前,不能主动解释,也没有办法解释。

  原本就是空穴来风的东西,解释很容易被认为是掩盖,反而更加坐实了罪名。

  “不错,既然不能解释,坐视不理也会陷于被动,倒不如真真假假布置一个迷局,或许可以摆脱困境。”

  公孙宏虽然只是天云城城主,却并不比任何一位朝廷重臣对天罗王国的担忧少。

  相反,由于多次进言未果,公孙宏无奈之下,只能通过扩充兵力的方式,为即将到来的战争做一些准备。

  不管国王陛下作何打算,至少公孙宏愿意为百姓的生存而战,但绝无觊觎王位之心。

  公孙宏传出玄铁铜矿的初衷,是希望以玄铁铜矿的稀罕性,引起更多的各路强者汇聚天云城,缓解城主府的压力。

  在这之前,无论是尤利家族和卡特家族,还是都城的肖家以及温特家族,其主要目标都是针对城主府,针对公孙宏。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势力会在必要的时候结成联盟,把城主府推到公敌的位置。

  但是,玄铁铜矿的传言一出,所有势力为了自己的利益,绝不会轻易结盟。

  原因很简单,玄铁铜矿极其贵重,任何一个家族,甚至于王国,都可以通过拥有玄铁铜矿,攀上权力和财力的最高峰。

  没有哪一个势力或者个人,愿意和别人分享权力和财富,只要玄铁铜矿的‘谎言’不被揭穿,所有势力之间,都会存在一种竞争和防范的关系。

  彼此牵制彼此制衡,以致于不能拧成一股绳,这样的话,城主府便有了相对安全的处境。

  至于谋反一说,公孙宏也有对策,同样从玄铁铜矿的传言入手。

  不管国王陛下是否相信公孙宏,都一定会派官员来到天云城调查,由于公孙宏本就无谋反之心,自然不存在所谓的谋反证据。

  另外,国王陛下对玄铁铜矿的兴趣,绝不会比任何人少,在调查公孙宏谋反的同时,也会密切关注玄铁铜矿传言的进展情况。

  一旦时机成熟,公孙宏可以利用玄铁铜矿传言查无实据的结果,来反证有人蓄意陷害,谋反一说便也站不住脚了。

  用一个阴谋的揭露来证明另一个阴谋的存在,虽然不是最好的办法,却也算得上是比较有效的办法。

  “可是,事情的发展出乎预料,公孙伯伯没有想到,玄铁铜矿的传言引来了隐世强者……”

  逸尘为公孙宏老谋深算叫好,也为公孙宏此举的漏洞而感到担忧。

  炮制出玄铁铜矿传言,实际上反而增加了公孙宏的压力。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存放玄铁铜矿的仓库随时都有可能被发现,城主府的危机即将到来。”

  公孙宏面色凝重的说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0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