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八百五十三章 古板遭遇

第八百五十三章 古板遭遇

  “嘿嘿,见笑了,听起来可能别扭,不过,这名字是父母取的,不能更改。”

  可能是经常遇到逸尘这样的疑问,古板已经习以为常了。

  没有一点不高兴的样子,依然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态度。

  生怕逸尘自责,古板还刻意自嘲了一下,以便活跃气氛。

  “是我唐突了。”逸尘拱了拱手算是赔礼,接着又问道:“古掌柜可知道古云在哪儿?”

  古家势力遍布天云城,在大街上随意抓个人问问,都能说出一些古家的事情。

  逸尘跑过来找古板,是看他劝架的表现,以及说话的方式,似乎和别人不一样,才产生兴趣的。

  “找古少主?你问错人了,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就请便吧。”

  出乎逸尘的预料,不过是转眼之间,古板的态度就来了个冷热大变脸。

  笑容僵在脸上,被冷漠覆盖了,仿佛十分讨厌站在眼前的逸尘。

  古板面色一寒,拒绝回答逸尘的问题,甚至直接下了逐客令。

  “古掌柜,你这是……”逸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古板唱的是哪一出。

  古板是古家聘用的掌柜,古云是古家少主,两者应该没有什么冲突,逸尘觉得自己没说错什么,向古板打听古云也是很正常的事。

  就算古板不知道古云在哪儿,或者是不愿说,也没有必要说翻脸就翻脸啊。

  “对不起,我还要接待客人,恕不远送!”

  见逸尘傻呆呆的站着不动,古板干脆走过来,用双手推着逸尘,要把他赶出店外。

  “住手!你知道我是谁吗……”逸尘面孔一板,把身体定住,任凭古板如何推搡,也无法撼动分毫。

  被和风细雨般的迎接,又遭横扫秋风般的驱逐,逸尘火气‘腾’的一下就升了起来。

  即使是萨特王国的王宫内殿和黄泉裂阴阳隙,逸尘也照样敢闯,区区一家商铺,居然要将他拒之门外,简直太没有道理了。

  看来,这个古板脑子坏了,逸尘不过问了一句古云,他就不问青红皂白的发起飙来,不仅横眉冷对,而且连手都动上了。

  “不管你是谁,本店不负责找人。”商铺里的一位伙计迎上来,隔在逸尘和古板的中间,截住逸尘的话。

  伙计比古板的态度好一些,可依然是没有回旋的余地。

  见伙计过来解围,古板看了逸尘一眼,转身往店堂里面走去。

  “你们……”逸尘刚要继续追问,却被外面的声音打断。

  “逸尘,你怎么在这里?”古云从街道对面正往这边走来。

  “古大哥,这个古板他……”

  逸尘兀自恼怒,被古云过来拉住,一起走到门外。

  “是不是古板惹你生气了?”古云仿佛知道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微笑着问逸尘。

  “你怎么知道?”

  逸尘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情,难道是古云和古板之间有什么过节。

  “唉,古板挺可怜的,你就别计较了。”古云拍了拍逸尘的肩膀,叹了口气,安慰道。

  古板是古家商铺的掌柜,也是一个附属势力的当家老大。

  由于为人忠厚老实,从不与人争辩,古板在古家颇有人缘,加上做事勤恳细致,被唯一商铺掌柜的重任。

  多年来,古板大商铺打理得井井有条,经营得法,也给古家增创了不少收益,深得古梵天信任。

  原本可以给古板安排一个更高的职位,也可以多谢俸禄,但古板坚持说自己能力有限,能够把商铺打理好就已经是最大成就了。

  无奈之下,古梵天只好让古板继续留任商铺掌柜一职,却暗中给他的俸禄增加了两成。

  前段时间,古板在回家途中,被一群来历不明的人截住,不由分说的蒙住眼睛强行带走。

  两天后,古板回到古家,整个人都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尽管修为不高,但古板体型壮硕膀大腰圆,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说话时声如洪钟,很有男子汉的气概。

  加上他向来与人和善,做事低调,从不与人不结怨,深受古家商铺的伙计们敬佩。

  然而,这一次重回古家,古板心事重重深色茫然,连说话声音都隐含阴柔之气。

  在古梵天的追问之下,古板才将自己的不幸遭遇说了出来。

  那群来历不明的人把古板带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先是暴打一顿,然后再解开绳索。

  有一位自称都城肖家七少爷的人,向古板提出一个条件。

  首先,让古板把自己的势力归顺到尤利家族的附属势力之中,一切行动必须听从尤利家族的安排。

  其次,肖家七少爷要求古板,每天将商铺的营收留下三成,并交给肖家七少爷的手下。

  由于古家商铺的结账日期是每月月底,古板必须设法将账目做平,不能给古家发现破绽。

  另外,还希望古板通过其他方式,尽可能的拖延收入上缴的时间,以便有更为充裕的活动空间。

  如果古板听命照办,可以从交给肖家的晶币中拿回一成算作报仇,而且,还会得到尤利家族的一个长老之位。

  由于当时一口回绝,并严厉斥责肖家七少爷,古板遭到对方迫害。

  不知道肖家七少爷给古板灌下了什么药物,在一夜之间,让古板的声音变得尖细阴柔,如同女人一般。

  不仅如此,几天之后,古板颓然发现,自己居然不能人道,失去了男人的雄风。

  古板记得肖家七少爷临走的时候说过,如果在一个月内,古板改变主意,愿意合作,那么自会有人送来解药,让古板恢复男人的所有机能。

  否则,三个月后,古板将永远失去做男人的资格,届时就算古板后悔,也是无药可救了。

  古梵天得知此事怒不可遏,四下找寻肖家七少爷的下落,几乎翻遍了天云城的每一个角落,却毫无进展。

  不得已之下,古云悄悄和古板商量,让古板假装愿意跟肖家七少爷合作,哪怕真的用一部分商铺营收作为诱饵,先拿到解药再说。

  以古家的实力,或许无法长途跋涉到都城去找肖家的麻烦,但是,只要拿到解药把古板治好,古家还是愿意损失一些身外之物的。

  “但古板不愿意。”从现在的样子看来,古板并没有拿到解药,逸尘觉得问题处在古板身上。

  “就是,古板其实真的很古板,一点都不会变通。”古云一脸的苦笑,却流露出对古板的欣赏。

  古板的态度很明确,不管是真是假,都不愿意背叛古家,如果用自己的忠诚以及名声,去换取肖家七少爷的解药,他宁愿忍受身体上的痛苦。

  古云力劝再三,不仅没有说服古板,反而被古板改变了想法。

  古板认为,即使通过假背叛的手段拿到解药,也不能完全解除身体上的创伤。

  因为,肖家七少爷不可能轻易放弃对古板的控制,否则他就没有必要多此一举,给古板灌药又施以解药了。

  最可能的结果就是,古板拿到的解药,只能缓解病情,却不能根治。

  或者,在解药中暗藏另一种药物,给古板造成新的创伤,而且,新的解药还在肖家七少爷的手中。

  只有这样,古板才能被肖家七少爷紧紧地攥在手里,成为对付古家的一枚棋子。

  “原来是这样,这个古板还真是古板得可爱。”逸尘不由得赞叹了一句。

  能够忍受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却不愿意接受哪怕是一点点人格上的侮辱,古板的坚持或许有些愚蠢,但值得敬佩。

  “从那以后,凡是有人问及古家的事情,古板都会如临大敌般的排斥,所以刚才你一定是被他气到了。”

  古云对古板的固执毫无办法,只是想着在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内,设法从肖家七少爷那里弄到解药,帮助古板恢复正常。

  “气得我真想踹他几脚,不过听你一说,我倒是为你高兴,有这样忠诚的兄弟,很难得啊。”

  逸尘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知道缘由之后,自然不会纠结古板的反常,他现在想的却是另一个问题:

  “肖家七少爷应该就在天云城内,他需要掌握古板的动向,毕竟像古板这样坚持的人不多。”

  尤利家族和肖家联手,其目的就是削弱古家的实力,古板被选为突破口,肖家七少爷必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在三个月的期限未过之时,肖家七少爷都不会放弃希望,而且随着时间的消失,古板面临的痛苦越来越严重。

  只有潜伏在天云城,才有可能及时知道古板的最新情况,以便随时调整应对策略,肖家七少爷没有理由现在就离开天云城。

  “爷爷找过很多地方,并没有一点消息,肖家七少爷可能藏在尤利家族,据说他身边有战王强者保护,要抓住他太难了。”

  尽管古家势力很大,却不能擅闯尤利家族,且不说地方是否有战王强者坐镇,仅仅是近期的各种舆论,就足以让古家小心谨慎了。

  一旦贸然行事,还会牵扯到城主府,让公孙宏承受额外的压力,这也是古梵天没有和尤利家族发生冲突的原因之一。

  “对了,古大哥,你冲王进展得怎么样了?”

  逸尘从气息上感知,古云还没有晋升到王者级别。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0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