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八百六十一章 空中来客

第八百六十一章 空中来客

  逸尘的记忆,还停留在驱逐废气毒素的阶段,甚至不知道自己因何而昏迷。

  错过了精彩的场面,却享受到了最顶级的待遇。

  日月空间内氤氲的淡淡雾气,散发出一丝丝令人心动的能量,如同春风化雨般的沁人心脾。

  一丝丝能量渗透到逸尘的肌体之中,轻轻的拂煦着每一个部位,荡涤并驱除着体内的杂物。

  一番运行之后,看似消耗了的能量,又悄然游离到体外,换成新一轮的转换。

  整个身体沉浸在一种奇妙的感应之中,肌体内部不断的吐故纳新,所吸收的能量更为精纯。

  经历了能量转换之后,那些类似于五行之气,却又明显超出五行之气的一丝丝能量,并没有单纯的消耗殆尽。

  绝大部分重新回到日月空间,经过剔除杂质,酝酿凝聚,变成了可以循环使用的初级循环之气。

  遍身的舒适感,让逸尘恍若梦中,如果不是十三和灰老头的出现,逸尘绝不会相信,这一切是真实存在于日月空间之中。

  “主人,日月空间的打造提升,虽然没有达到完美的地步,但就目前而言,循环之气初现,预示着日月空间即将步入一个新的境界。”

  十三情绪高涨,把之前发生过的能量运行以及转换经过,大致跟逸尘汇报了一遍,并急不可耐的嘚瑟起来:

  “幸好你被震得昏迷过去,否则,我们也不能这么快就取得成功。”

  逸尘的昏迷,给十三带来了片刻的紧张,但他在布置了蓝光结界,确认逸尘安全无虞之后,反而可以全身心去应对杀气的肆虐。

  不管过程有多惊险,所幸的是,结果比预期的还要好。

  如果逸尘没有昏迷,会更多的牵扯十三的精力,恐怕达不到现在的效果。

  “你是嫌我碍事?”逸尘忍不住的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日月空间的变化令人欣喜,尽管没有见证奇迹的发生,但逸尘知道十三和灰老头,都付出了极大的艰辛,才能够化解危机。

  “碍事倒不至于,不过,修为太差是不争的事实……”

  十三一直对逸尘的修为提升速度不满,总觉得不太跟得上节奏,堂堂应劫之人,到现在还不能成为天罗大陆的最强者。

  看到逸尘一副享受的样子,十三故意给他泼点冷水,顺便也刺激一下逸尘。

  “呃……我昏迷了多长时间?”

  逸尘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不等十三说完,便急匆匆的问道。

  处在草儿布置的结界阵法之内,逸尘感觉不到时间的变化,如果没有昏迷,他还可以凭感觉判断现在是哪一天。

  但是,昏迷之后的逸尘,连日月空间发生了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记得时间呢。

  “不长,也就两天吧。”十三随口答道。

  两天的时间,能够将日月空间的危机全部化解,而且还意外收获到初级循环之气,在十三来看来,说快得就像做了个梦一样。

  这样的梦越多越好,当然不会嫌长。

  “啊,这么久了……”逸尘一个激灵,失声说道。

  对于逸尘而言,自己昏迷的真不是时候,按照十三所说,今天就应该是古云和公孙雅成亲的日子。

  本来倒也没什么,反正逸尘不是新郎,只要到时候赶去喝杯喜酒即可。

  但是,这一次天云城危机四伏,无数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城主府和古家,无论站在哪个角度,逸尘都不能袖手旁观。

  更重要的是,新郎古云还在太岁留下的地下通道,而且,逸尘并没有把古云的消息告诉古梵天。

  吉日到了,整个古家一片忙碌,却偏偏找不到成亲的当事人,那种场景想想都让人头大。

  逸尘的想法,基本上代表了古梵天现在的心情,焦急疑虑,心神不宁,却又无计可施。

  尽管已经想到古云和逸尘在一起,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办,可能是不太顺利,才延误了时间。

  古梵天对逸尘的实力有一定的了解,不管是修为还是处事经验都在古云之上,按理说无需过多操心。

  但是,古梵天心里还是非常郁闷,难道就不能早几天或者晚几天,非得赶在成亲的当口,这岂不是坑……爷爷吗?

  天云城的习俗,成亲当天男方的正宴是放在晚上,等新娘到了男方家中才算正式举行婚礼。

  一些远途赶来的亲朋好友,往往会提前一到两天抵达,此刻的古府早已是宾客盈门了。

  像古家这样的大家族,招呼客人之类自然不需要古梵天或者古云亲自操劳,除了在门口迎接一下,其余的都可以交给管家去安排。

  但是,作为新郎本人,必须在午时之前从家里出发,亲自赶往女方迎娶新娘。

  古家距离城主府不算太远,古云可以很笃定的算好出门的时间,而公孙宏乃天云城城主,自然不会在礼节上苛求古云。

  原本很简单的迎亲程序,在古梵天眼里却变成了难以操作的麻烦事儿,原因便是古云并不在古府之内。

  眼看着就快日上三竿了,古云连影子都没有见到,古梵天心急如焚。

  且不说尤利家族和卡特家族在暗中行动,需要由古梵天和古云主持大局,单单就是成亲一事,古梵天也不希望由于古云误了吉时,让公孙宏在众多宾客面前有失颜面。

  古梵天急冲冲的跑上古府瞭望台,施展出王者的精神力,将古府周围数里范围之内的气息尽数查探,盼望着逸尘尽快出现。

  有战王强者!

  古梵天身为战王强者,精神力超强,一般进入感知范围以内的气息,他都能够判断出对方的修为实力,即便偶有误差也不会相差太多。

  特别是战王强者的气息,在几个月前的天云城,几乎不会出现,就算这段时间,各方强者云集天云城,真正的战王强者却并不多见。

  而现在,古梵天分明感觉到了战王强者的气息,而且,还有好几位战帅强者随行。

  虽然还在几里之外,但古梵天可以确认,对方一行人步履匆匆速度极快,甚至逐渐变成飞行的状态,目标正是古府大院。

  古梵天心里一凛,来人绝非古云或者逸尘,更不会是公孙宏。

  古云是古梵天的孙子,修为还没有踏入王者的级别,再说了祖孙之间的气息,不可能会判断不出。

  逸尘是不是战王强者,古梵天不敢确定,毕竟他知道逸尘的实力并不是弱于普通的战王初阶,至于气息却是不好断定。

  不过,从古板那里得到的消息,古云和逸尘一起离开商铺,若是有古云在场,古梵天就不存在疑问了。

  而公孙宏身为天云城城主,又是公孙雅的父亲,没有理由也没有时间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古府附近。

  “做好应战准备!”

  既然不是自己人,极有可能就是一些不速之客了。

  古梵天对着瞭望台上的长老吩咐了一声,自己依然停留原处,等待着对方的靠近。

  “古老爷子,别来无恙啊。”一个公鸭似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随即,从空中出现了十来个身影,如箭般的疾驰而来。

  “肖战元,今日前来有何指教?”

  古梵天一见,为首的一位老者,正是都城肖家家主的二弟肖战元,心知来者不善,便没有半点客套。

  “古老爷子还记得肖某,荣幸之至。”

  肖战元伫立于虚空,身后十位战帅强者分左右而立,静静地看着古梵天。

  见古梵天没有礼让的意思,肖战元也不生气,反而是双手抱拳,扯开公鸭嗓子笑嘻嘻的说道:

  “肖某听闻古家少主今日大喜,特来讨杯喜酒喝喝,怎么,古老爷子就这样把我们拒之门外吗?”

  说得极其诚恳,看起来也像是真的过来贺喜一般,身后的战帅强者手里,还捧着两个蒙着红布的盒子,若是说成贺礼,想必没有人会怀疑。

  “哦?如此说来,倒是我这个糟老头子失礼了。”

  古梵天微微一笑,朗声说道:“古家乃乡野村夫,虽是孙辈成亲之喜,却也不敢有劳都城肖家大驾……承蒙不嫌,不如先入府稍事休息,待吉时一到,自然恭请各位入席。”

  明知对方假借贺喜之名,实则寻隙滋事,古梵天也不点破,大家虚与委蛇,各自盘算应对之策。

  “既然吉时未到,我等就先将贺礼奉上,以示敬意。”肖战元哈哈一笑,随即客气的推辞着:

  “现在还早,肖某很久没有进入天云城了,正好趁着今天四处溜达一番,玩累了还可以多喝几杯喜酒呢。”

  话音未落,肖战元将身后的随从,手里两只蒙着红布的盒子一推,盒子便凭空向古梵天飞来。

  “能来就是给古家面子,贺礼就免了!”

  古梵天嘴里客套者,手上却一点不含糊,伸出手掌微微发力。

  一股王者之气悄然泻出,将疾飞而至的盒子定在空中。

  古梵天和肖战元并不陌生,从年轻的时候,彼此之间就互不服气,多次交手也是互有输赢。

  到今天为止,二人还没有真正的分出谁强谁弱,但谁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将对方击败。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