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八百七十章 喜轿出府

第八百七十章 喜轿出府

  天云城城主府,公孙雅的闺房内。

  “小姐,姑爷已经到了城主府。”玉儿人还没进门,声音就先到了。

  公孙雅还在房间里胡思乱想的,被玉儿的声音吓了一跳。

  成亲应该是公孙雅期待已久的喜事,本该欢天喜地才对,但城主府的危机,让她对父亲的处境很担忧。

  前几天听说,有不少外来强者,选择公孙雅成亲的日子,逼问玄铁铜矿的下落,如果得不到满意的答复,恐怕城主府会遭到对方的严厉打击。

  尽管那些修为达到战皇级别的超级强者,不能对城主府的将士们出手,但隐世强者中,修为在战王级别的强者数量众多。

  如果他们对城主府不利,公孙宏将无法应付,即使加上古梵天和古云祖孙俩,也远远不是隐世强者的对手。

  严格说起来,城主府的危机并不会因为公孙雅的婚期而改变,只不过人家利用这个日期而已。

  公孙雅明知自己没有化解危机的能力,却依然为此忧心忡忡,以致于玉儿的话都没有让她开心起来。

  一顶红色的大花轿,已经抬到了闺房门口,吉时一到公孙雅就要罩上红盖头,进入花轿被送到古府成为古云的新娘。

  “玉儿,等等。”公孙雅忽然起身,将房门关上。

  紧靠在门上,公孙雅觉得一阵忧伤,按照目前的处境,她越快离开城主府就越安全,也可以让公孙宏少一份牵挂。

  可一想到城主府可能出现的危机,公孙雅又不愿意置身事外,独自享受成亲的喜悦。

  尽管昨天晚上公孙宏曾经嘱咐过公孙雅,就当城主府什么都没有发生,安心的出嫁便是。

  公孙雅也知道,父亲宁愿把所有的重担都自己扛下,也不愿意让宝贝女儿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成亲是一辈子最喜庆的事情,公孙雅却愁肠百结,越是临近吉时,越是难以决断。

  哗——

  就在公孙雅纠结不已的时候,一阵风从门缝穿过。

  门似乎被刮开一条缝,公孙雅的身体轻轻一晃,眼前有亮光闪了一下。

  “呃……”公孙雅开口,却没有说出话来。

  “小姐,吉时到,该上轿了。”门外传来喜娘的声音。

  吱嘎——

  闺房门轻轻的开了,一个身着嫁衣罩着红盖头的新娘子,慢慢的从房间里走出。

  “好漂亮的新娘子啊!”

  尽管看不见面容,但只是从一身红装,再配上平时端庄秀丽大方得体,谁都能想象得出新娘子该有多美。

  喜娘和玉儿往前两步,伸手去掀轿帘,准备让公孙雅上轿。

  呼~~

  不经意间,微风吹过,轿帘自动掀开,正好罩在了喜娘和玉儿的脸上。

  “沾喜气,好福气!”喜娘一乐,被新娘子的轿帘盖到脸上,自然分享了新人的喜气。

  有没有福气现在还不知道,张口讨个吉利还是可以的。

  等到喜娘再看到公孙雅的时候,新娘子早已端坐轿中,轿帘也顺势落下。

  “起轿——”

  随着吆喝声,大红的喜轿缓缓升起,顺着大院渐渐往城主府的大门移去。

  城主府虽然是人满为患,但喜轿前却出现一条宽敞的道路。

  所有停留在城主府内的‘宾客’,都自动往两边分开,没有人阻止喜轿的前行。

  只有等公孙雅安全离开城主府,被古云接走,公孙宏才会就玄铁铜矿一事,给在场的所有人一个交代。

  尽管有很多外来者已经等了很久,内心充满焦急,但他们明白,此刻的轻举妄动,极有可能激起众怒。

  无论哪家势力,即便实力再强,也不可能力敌数十家甚至上百家的隐世强者。

  “瑞王爷,要不要……”王爷府管家厉风,见瑞王爷从房间里出来,连忙上前轻声问道。

  “住口!”不等厉风说完,瑞王爷低喝一声,把厉风吓了一跳,没有说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瑞王爷站在门口的台阶上,看了看越走越远的喜轿,又瞪了一眼厉风,传音道:

  “堂堂瑞王爷,岂会干这等下三滥的事情,再说,公孙宏答应给本王一个说法,且等片刻便知分晓。”

  虽然已经知道,城主府龙蛇混杂,各路强者对玄铁铜矿是志在必得,而且这些强者的实力远远超出想象,但瑞王爷依然很笃定。

  只要确认玄铁铜矿的下落,瑞王爷就可以肯定,即便是梅花垄五兄弟,或者是百花谷众强者,也绝对没有夺取玄铁铜矿的资格。

  噼噼啪啪……

  喜炮声响起,城主府被笼罩在鞭炮炸开散发出的浓烟之中,火药味四下飘散。

  喜气便从鞭炮声,以及浓烟中,向周围扩散,在场的所有人,不管是认识的还是陌生的,这一刻都感受到了城主府特有的气氛。

  偌大的城主府,密密麻麻的人群,都静静的目送喜轿的离去。

  古云系着大红花,骑着高头大马,在城主府门外等候着。

  喜轿出了城主府,古云便加入到送亲结亲的队伍中去,和喜轿并列前行。

  “公孙城主,我们答应的事情已经做到,令千金顺利离开城主府,有古府接应自然不会出现问题。”

  梅大一直伫立于虚空,见迎亲队伍越走越远,再回过头来对公孙宏说道:“现在轮到公孙城主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对,赶紧说出玄铁铜矿的下落吧。”

  “城主府到底有多少玄铁铜矿,还有,矿区在什么地方?”

  “先让我们看看,玄铁铜矿长什么样子……”

  潜入城主府以来,各路强者所在意的也就是玄铁铜矿,若不是顾忌到隐世强者太多,各势力孤掌难鸣,早就有人对公孙宏下手了。

  区区一个公孙宏,小小的天云城,根本不能阻止隐世强者的行动。

  正如公孙宏所说,虱子多了不痒,若是一家两家像梅花垄五兄弟这样的势力进驻城主府,公孙宏将随时面临厄运。

  但是,数十上百家的势力云集天云城,涌向城主府,相互之间形成制约,反而给公孙宏有了喘息之机。

  逸尘能够在公孙宏的掩护下,从容转移玄铁铜矿的基础矿石,也是得益于这一点。

  “诸位,我公孙宏虽然只是天云城城主,人微言轻,但是说出去的话,绝不会有半点欺瞒。”

  公孙宏用手做了一个让大家肃静的姿势,然后清了清嗓子,看了看空中和地面无数双焦急等待的眼睛,慢条斯理的说道:

  “公孙宏膝下只有独女雅儿,早就想给她办一个盛大的婚礼,今天承蒙各位光临,让雅儿在万人祝福中嫁入古府,相信她以后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幸福……

  但是,作为父亲的我,却不能亲手将雅儿交到古云的手上,这是我最大的遗憾,也是拜你们各位所赐。呵呵,想我身为天云城城主,在你们这些隐世强者面前,连最起码的尊严都得不到,这将是我一声的耻辱。

  都说天罗大陆强者为尊,各位仗着实力雄厚,势力强大,对公孙宏处处紧逼,倒是很好的诠释了这句话的含义……”

  整个城主府一片肃静,只有公孙宏一个人的声音,说得慢慢吞吞,似乎在讲述一件和自己没有关联的事情。

  或许是公孙宏心里对女儿过于愧疚,以致于神情有些麻木,即使是面对无数强者,依然镇定自若,自顾自的发泄着胸中的怨气。

  认识公孙宏的人都知道,公孙宏一辈子就娶了一个女人,而且这个女人在生下公孙雅不久便去世了。

  公孙宏很重情,在妻子死后,把所有的感情都倾注到公孙雅的身上,不仅没有再娶,甚至连一个相好的女人都没有。

  这样的父亲,居然在女儿成亲的时候,和这些所谓的隐世强者,实际上是强取豪夺的盗匪在一起,而且还是被胁迫的。

  在场的强者,听到公孙宏充满辛酸的发泄之后,几乎没有一位提出异议。

  将心比心,这些强者大多数都有子女,能够体会到一个父亲的心情,如果没有利益冲突,谁都会理解公孙宏此刻的悲愤。

  然而,大家心里明白,自己来到城主府,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喝喜酒,更没有设身处地的为公孙宏考虑。

  甚至彼此心照不宣,把逼问玄铁铜矿下落的时间,定在了公孙雅成亲的日子。

  一个人的意志,只有在最得意或者是最消沉的时候,才容易被摧垮。

  意志垮了,整个人就失去了理智,隐世强者们需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公孙宏明明是痛心疾首,却偏要装出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众多强者看在眼里,心里禁不住暗暗得意。

  天云城城主公孙宏,虽然在天罗王国官员中,地位不算太高,所辖区域也属偏僻之地,未必受到朝廷的重视。

  但是公孙宏勇猛干练,爱民如子,深受天云城百姓爱戴,在百姓心中享有极其崇高的地位,甚至超出了朝廷以及王宫的影响。

  这样的人,单纯以无力迫其就范是不现实的,唯有通过摧垮意志,才能把公孙宏所知道的东西挖出来。

  此举过于残酷,却是对付公孙宏最直接有效的方式。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