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八百七十四章 新娘调包

第八百七十四章 新娘调包

  蒙面人的死活无所谓,肖战元受伤与否不重要,只要能够让公孙雅平安脱险,其余的一切,古云都不看在眼里。

  “嘿嘿,美人的命在我手里,古云,你让那小子自废修为,然后才有资格和我说话。”

  肖七一脸得意,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古云实力不如肖战元,对都城肖家更是没有威胁,但逸尘出手凌厉,招招狠辣,肖战元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这样的人才是隐患。

  所以,肖七一开口,就要逸尘自废修为,只有这样,他才有把握稳操胜券。

  “肖七,小雅要是受到一点伤害,我就和你不死不休!”古云担心公孙雅,却不可能按照肖七所说,要求逸尘自废修为。

  “古大哥,这种小人,你求他只能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干脆把他打个半死,反而好说话。”

  古云的焦虑,让逸尘有些不忍,在安抚古云的同时,逸尘又大声对着肖七说道:

  “你要是识相的,就赶紧把人放下,不然的话,恐怕后悔都来得及了。”

  “放下?说得好听,你当我傻啊……早就听闻公孙宏有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儿,我正想一亲芳泽呢,岂是你说放就放的。”

  肖七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恣意的笑容,尽管面对两位战王强者,但他手中握有足够的筹码。

  占据主动的时候,戏弄对方是一件令人惬意的事情,肖七就是这样想的:

  “等会儿我就揭开红盖头,仔细地欣赏公孙小姐的芳容,对了,你们是不是自废修为,得赶紧决定,免得七爷改变主意,到时候,嘿嘿……”

  话语中带着轻佻,肖七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下古云,嘴角露出一丝讥笑。

  古云睚眦欲裂面目狰狞,成亲的当天,堂堂战王强者竟然被人从眼皮底下,轻松掳走新娘,这件事搁到谁身上,谁都受不了。

  如果施展王者修为,古云可以轻易的击杀肖七,但是,肖七也有足够的机会,在自己死前对公孙雅下手。

  看那架势,公孙雅早就被肖战元封住了修为,否则公孙雅在同为战帅级别的肖七面前,不可能没有一丝挣扎的余地。

  古云心系公孙雅,却又不敢轻举妄动,只好将目光投向逸尘。

  记得事发当时,古云起身追逐肖战元之际,是逸尘在空中阻拦了一下,并提醒古云,让迎亲队伍不动声色继续完成既定的程序。

  以逸尘的性格,如果没有相当的把握,当时最该做的就是和古云一起追上肖战元,并伺机夺回公孙雅。

  古云无计可施,才想起逸尘,尽管还是忐忑不安,但看到逸尘一脸轻松的模样,古云的面部神经逐渐变得松弛了一些。

  “肖七,要自废修为的人是你,后悔万分的人同样是你,现在放手或许还来得及。”

  整个大院只有逸尘一人还算冷静,其余的无论是古云还是肖战元,甚至闻讯赶来的尤利家族长老弟子们,都是神情紧张,各自盘算着自己的安危。

  就连肖七,手心里也捏了一把汗,虽然有公孙雅这个筹码,控制古云不成问题,但逸尘态度强硬,好像根本不在乎公孙雅的死活。

  筹码也好人质也罢,只有对在乎的人才有牵制的作用,一旦无视公孙雅的安全,肖七手中的筹码就变得一文不值。

  “你不要乱来,公孙雅可是古云的新娘子,你不会想害古云遗恨终身吧?”

  肖七色厉内荏,面对逸尘毫不妥协的态度,他不自觉的将身体往后退了几步。

  同时,逸尘的目标转移,使得肖战元脱离了王者之气的压制,在第一时间赶到肖七身旁。

  如果没有公孙雅在手,肖战元最好的应对办法,就是鸡蛋不长脚——有多远滚多远。

  “哈哈,注定有人要遗恨终身,不过这个人不是古云,而是肖七你!”

  逸尘身形不动,只是出言相激,似乎胸有成竹,让肖七渐露怯意。

  不仅肖七搞不懂逸尘的意思,古云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即使没有肖战元在一旁支持,凭逸尘的实力,也很难做到,在肖七毫无反应的情况下将之斩杀。

  若稍有差池,让肖七有一丝喘息之机,公孙雅将香消玉殒魂归黄泉。

  古云相信,逸尘不会置公孙雅的生死于不顾,却又无法理解逸尘的用意,心里如同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便在这时,古云听见逸尘轻喝一声:“草儿,动手!”

  “咦……怎么可能?”几乎和逸尘的声音同时发出的,是肖七惊慌的叫声。

  扛在肖七肩头的,身穿红色嫁衣的‘新娘’,忽然间伸手一把抓住肖七,并迅速将他禁锢起来。

  肖七在接到‘新娘’的时候,明明听二叔肖战元说过,早在喜轿抢人之际,就已经把公孙雅封住了修为。

  尽管公孙雅有战帅强者的实力,却不能在战王强者的威压之下有所作为。

  正因如此,肖七才有恃无恐,以公孙雅为人质,逼迫古云和逸尘自废修为,以便达到自己的目的。

  谁曾想,这‘新娘’竟然不是公孙雅,却是一位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怎么不可能,大哥哥早就提醒你了,是你自己笨!”

  揭去红盖头,却依然红嫁衣在身的草儿,小脸蛋儿粉里透红,越发可爱。

  偏偏绷着个脸,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喝斥了肖七之后,草儿把目光头向逸尘,笑嘻嘻的说道:

  “大哥哥,扮新娘子真的很好玩,要不是这个机会特别讨厌,草儿还想多玩一会儿呢。”

  草儿将肖七拎在手里,正碰到肖七惶恐的眼神,顿时玩心大起。

  嗖~~

  草儿随手一抛,把肖七扔得老高,又催动战气稍作运转,肖七的身躯便如陀螺般的,在空中滴溜溜的打起转来。

  “救命啊……”一声惨叫,从肖七的嘴里响起。

  身体被禁锢,又在空中打转,而且速度越来越快,耳边只听见呼啸的风声。

  随着旋转的加速,肖七的脑袋嗡嗡直响,整个头颅被逆涌的血液充盈起来,感觉头大如斗。

  即使睁开眼睛,肖七的眼前也只能是一片模糊,连二叔肖战元在什么地方,他都无法感知。

  “小七……妖女住手!”

  肖战元一看,自己的侄儿从主动到被动,仅仅用了几息的时间,这样的逆转速度让肖战元也一时难以适应。

  让肖战元纳闷的是,自己从喜轿内拽出新娘子的时候,释放过王者之气,并顺利封住了对方的修为,这一点绝无差错。

  夹在腋下,一直赶回尤利家族大院,肖战元也没有发觉什么不妥,新娘子昏沉沉软绵绵的,毫无反抗之力。

  在交给肖七之前,肖战元还检查过新娘子的状况,依然属于正常。

  却在逸尘一吼之后,一切变得不可思议,尽管公孙雅深居简出,肖战元也只是偶尔见到,但他可以肯定的是,眼前的丫头根本不是公孙雅。

  在战王强者眼皮底下来了个大变活人,让肖战元颜面尽失的同时,肖七还在享受着空中大转盘的刺激。

  “好,住手。”草儿非常听话,瞬时撤去了战气,让空中的肖七停止了转动。

  呼呼~~

  肖七正转到头朝下的时候,被草儿卸去了力道,整个人一松,便径直往地面坠落。

  按照目前的高度,肖七在被禁锢的情况下,落到地面的时候,基本会成为一块饼,或者是一滩肉酱。

  如果顺利,肖七的脑袋会缩回胸腔,然后被巨大的压力挤爆,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不要啊!”肖七的反应已经迟钝,根本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凶险,但肖战元则深知其中的后果,惊呼的同时,将身形一掠径直冲向下落的肖七。

  草儿散发出的强者气息,远远超出了肖战元的认知范围,他不敢正面对抗草儿,只能设法护住肖七。

  “不要是吗?”

  然而,不等肖战元接近肖七,草儿伸出肉嘟嘟的小手,轻轻一扬,肖七的身体又嗖的一声,往空中飞去。

  这一次,肖七的旋转方向与刚才相反,速度却没有减弱,依然在空中急速旋转。

  “哇,这丫头什么来头,居然对肖前辈不屑一顾?”

  “这下七少爷要完蛋了……”

  肖七和肖战元代表着都城肖家,在尤利家族享受最高规格待遇。

  近段时间来,尤利家族为了争取肖氏叔侄的帮助,对他们唯命是从。

  那些原本受到礼遇的客卿长老们,随着肖氏叔侄的到来,地位急剧下降。

  特别是肖七,常耍少爷脾气,对客卿长老们颐指气使,吆五喝六,稍有不满便厉声呵斥。

  尽管他们敢怒不敢言,但心里十分痛恨飞扬跋扈的肖七。

  被草儿这样一闹,尤利家族的客卿长老们心里舒坦多了,加上草儿清纯可爱,他们甚至希望,肖七受折磨的时间越长越好。

  逸尘笑眯眯的看着草儿淘气,却没有出言制止,难得草儿高兴,只要不把肖七弄死,折腾折腾不算什么。

  古云则呆愣愣的目睹局势的变化,脑子里却合计着,逸尘啥时候把公孙雅掉了包。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