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八百七十六章 万幸之事

第八百七十六章 万幸之事

  “掌柜的,居然和我们一样粗鲁,一定是喝多了!”

  伙计们惊讶于古板的反常,一致认为他借酒消愁,以致于失去了往日的沉稳。

  被肖家七少爷残害之后,古板失去了男人的雄风,心里自然郁闷至极。

  这段时间,古板难以掩饰内心的隐痛,成天板着个脸,连一般玩笑都不会开,更何况还是洞房之类的荤笑话。

  “我高兴,为少主高兴!”古板又往自己的嘴里倒了一杯酒,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想到古云和公孙雅多年相恋,中间由于古家被陈凤秋打压,古云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消沉,幸得公孙城主暗中提携,今日终成正果,古板打心眼里为古云感到高兴。

  尽管古云没有按照计划进行第三次冲王,对古板来说稍感遗憾,但抱得美人归,今天早上又和古梵天一起,击退肖战元和温特其的无端挑衅,依然值得大肆庆贺。

  “既然古掌柜高兴,我就锦上添花,让你更高兴一点。”

  就在古板和伙计们聊得正热乎的时候,逸尘推开半掩着的商铺大门,一边说着一边大步走进店堂。

  “你要干什么?”原本四平八稳端坐桌前的古板,一见逸尘闯入,条件反射般的从凳子上弹起。

  瞪着一双充满血丝的大眼,警惕的看着逸尘。

  三天前,逸尘打听古云的下落,被古板毫不留情的驱赶,后来古云失踪,让古板怀疑和逸尘有关。

  虽然他主动跑到古府将此事汇报给古梵天,却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

  尽管今天早晨古云突然现身在古府,但古板认为古云这三天,一定和逸尘有所来往。

  无论逸尘是敌是友,既然能够和古云搭上关系,一定不是寻常之辈。

  所以,见逸尘贸然闯入,古板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位兄弟,今天是古府大喜之日,如果有什么事,还是等到明天再来吧。”

  伙计们一个个的站起来,把古板挡在身后。

  古云冲王成功的消息并没有传到商铺,逸尘和古云去尤利家族,击败肖战元的事情,伙计们更是不会知道。

  但是,逸尘三天前怒气冲冲的场景,他们倒是记忆犹新。

  一看就知道,逸尘闯进商铺,就是要找茬,目标自然非古板莫属。

  “今天的事必须今天做完,你们都是古府商铺的伙计,难道连这一点都不明白么?”

  逸尘似笑非笑,不顾众人的阻拦,自顾自的往古板身边走去。

  微微释放出一丝气息,将靠近的几位伙计迫开,却没有对他们造成任何的伤害。

  “站住,咦……”

  伙计们感觉到微风拂过,自己的身体莫名其妙的自动退后。

  在店堂中间闪出一条通道,给逸尘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好厉害的气息!

  这些伙计虽然修为低下,无法感知逸尘的实力,但对于足够碾压自己的气息,多少还是有一点感觉的。

  至少可以肯定,逸尘的修为远在现场所有人之上,即便是古板也没有任何可趁之机。

  “不要伤害他们,我跟你走!”初见逸尘进店,古板心里非常紧张,但看到伙计们被迫退,他反而胆子大了起来。

  反正都已经被肖家七少爷坑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了,也不在乎多一次折磨。

  “走哪儿去,我是好意,你怕什么?”逸尘眼睛一瞪,冷冷的说道。

  一伸手,在众目睽睽之下,逸尘将古板的嘴捏住。

  “你……”古板没有想到,逸尘说出手就出手,一点都没有预兆。

  猝不及防,古板只觉得牙关一痛,不自觉的张开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好,就这样。”逸尘另一只手迅速拧开小瓷瓶的盖子,将小瓷瓶对着古板的嘴,轻轻抖动了一下,又把小瓷瓶盖好。

  “啊……掌柜的,你怎么样?”

  逸尘的举动,出乎了大家的预料,联想到古板曾经被肖家七少爷灌过毒药,伙计们更是惊恐万状。

  难道逸尘是都城肖家的人?

  不像啊,既然是肖家的人,就应该知道肖家七少爷干过什么,没必要重新再来一次。

  如果不是,仅仅因为古板三天前的不恭态度,就痛下毒手,似乎有些牵强。

  “唔……”古板想要吐出药粉,却被逸尘制住,不得已将药粉服下,一张脸早已涨得通红,哪里还能回答伙计们的问话。

  “你家少主赶在婚礼之前,找到肖家七少爷,并弄来解药。”

  逸尘将小瓷瓶放到桌上,松开古板,淡然说道:“余下的分六次服用,这七天之内不许练功,也不能动怒。”

  扯了把椅子,逸尘坐在古板面前,顺手从盘子里抓过一只鸡腿,毫无形象的撕咬起来。

  这三天,逸尘先是自己处理玄铁铜矿,遭到能量侵蚀,昏迷了差不多两天。

  后来又帮助古云稳固修为,还抽空干了一件大事,忙碌之下米粒未进,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此刻美味当前,逸尘顾不得面子,得赶紧填饱肚子,后面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去做呢。

  “怎么不见少主前来?”

  憋了好久的古板,终于能够说话了。

  一边舔着残留在嘴角的药粉,心里还一边嘀咕着。

  既然是少主拿到解药,干嘛要让不明来路的逸尘送来。

  虽然不敢确定小瓷瓶内,是否真是解药,但刚才已经吃了下去,想吐也来不及了。

  “阁下到底是谁?”伙计们见逸尘只管大快朵颐,对古板的疑问置之不理,难免有些担心。

  逸尘给古板强行灌药之后,并没有做出伤害大家的事情,也没有迅速逃走,反而大大咧咧的坐下吃喝,显然是毫无顾忌。

  从这一点看,伙计们倒有了几分相信,便想到问询逸尘的身份。

  “废话,今天是古云的大婚之喜,你想让他抛下新娘子,跑到这里陪你们吗?”

  猛吃了一顿,逸尘觉得肚子里有点货了,这才慢悠悠的扬起脸,鄙夷的看来古板一眼,讥笑着说道:

  “亏你们还是古府的伙计,居然背后议论主子的洞房,真是该打!”

  “古板愚钝,阁下教训的是。”话说到这个份上,由不得古板不相信。

  以古云的性格,只要得知肖家七少爷的下落,即便耽误良辰吉日,恐怕也要前去索要解药。

  古板觉得眼睛有点迷糊,不知不觉间,好像有两滴眼泪要往下掉。

  强忍着激动,古板推开身边的椅子,翻身下跪,口中说道:

  “虽然是少主拿到解药,但阁下特意送来,也是大恩,请受古板一拜!”

  古板被肖家七少爷灌药,已有数十日,越是拖延恢复的可能性越小。

  逸尘能够为一个毫无瓜葛,甚至还被推出门外的商铺掌柜,专门跑一趟,这份恩情在古板看来,并不亚于古云索药成功。

  “免了,看在你对古府忠心耿耿的份上,我为古云感到欣慰,跑趟腿也算不了什么。”

  逸尘伸手虚扶,以战气托住古板,不让他继续叩拜。

  吃饱喝足,逸尘起身离开椅子,准备抽身离去。

  “请阁下留下大名,让古板铭记大恩!”

  古板无法下跪,只得站立一旁,双手抱拳,态度诚恳的说道。

  “我是逸尘,古云的朋友,你无需铭记。”

  逸尘临走之际,留下一句话:“能有你们这样的伙计,古府的崛起指日可待,希望你们不要辜负古云的期望。”

  “逸尘……好熟悉的名字。”

  “少主的朋友,难道是……”

  “两年前的少年英雄!”

  相对于伙计们的议论,古板倒是满脸欣喜,喃喃道:“少主有这样的朋友,万幸之事啊!”

  天云城,城主府。

  梅花垄五兄弟和百花谷众姐妹的较量,依然处于胶着状态。

  朵朵梅花漫天飞舞,二十条曼妙轻盈的身影,穿行于梅花之中,淡淡花香徐徐散开。

  梅老大的脸上,逐渐有了些许汗水,表情凝重,一双手不断的交织着。

  其余四位梅花垄的兄弟,也正在竭尽全力,配合着梅老大,酝酿催动梅花绽放的施展。

  相对而言,以花黛慈为首的百花谷姐妹们,似乎没有丝毫疲惫的感觉。

  尽情甩动衣袖,将自己最美丽的一面,展现在无数强者面前。

  外表看来,对阵的双方都没有使出最强手段,特别是梅花垄五兄弟,只有梅老大一人倾尽全力。

  “瑞王爷,您看,接下来该怎么办?”

  空中的激战,出乎了厉风和瑞王爷的预料。

  隐世强者的实力,比起地面上的大多数强者来说,具有随意碾压的优势。

  尽管双方尽可能的缩减能量涟漪的波及范围,但天空中的其他隐世强者,为了安全起见,基本都已经退到远离战场的安全地带。

  瑞王爷所处的位置,在城主府的后院附近,只要不出现特别大的意外,就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但厉风在意的是,瑞王爷对于当前局势有什么应对之策。

  “静观其变。”瑞王爷的目光,聚焦在虚空之上的战场,对于厉风的询问,只是回答了四个字。

  有如此多的隐世强者,就算把整个天罗王国的所有战王强者,全部召集过来,也不够人家动一动小指头的。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