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八百九十章 欠下人情

第八百九十章 欠下人情

  “这个我可以帮你,就算你欠我一个人情,怎么样?”

  见逸尘眉头紧锁,彭博先生不再绕圈子,直接把事情揽了过去。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也只有彭博先生能够解决问题,解救城主府于危难之中。

  “先生说笑了,上次解围,今天赠茶,加上这件事,至少也欠了你三份人情。”

  逸尘起身恭恭敬敬的说道:“日后若是先生有何差遣,只要逸尘能够做到,必将竭尽全力!”

  劝走郁陏,使得逸尘顺利帮助陶书遥化劫成功,彭博先生居功至伟。

  造化茶虽然不一定能够救命,但对于逸尘今后的影响,恐怕比救命更重要。

  而拯救城主府,则关系到逸尘粉碎幽阴门阴谋的成败,这个人情不是谁都可以得到的。

  “不,你说错了。我劝走郁陏,是因为见到草儿的精灵之光,就算没有你,我也会看在太岁的面子上,救小丫头一回,虽然因此帮了你,却不能让你欠我人情。

  今日赠茶,并非施恩与你,实在是没有找到如此有缘的人,等了千年之久才有你出现,对我来说也是一场造化,他日若有成就,别人有你一份功劳,这个算不得人情。

  唯独拯救城主府这件事,的的确确是人情。救你的公孙伯伯是私事,保全城主府对你今后的发展有好处,也算是我为天罗大陆的生灵做一次贡献吧。

  只不过,最后的功劳会被你抢去,我不落下一个人情就太亏了……这样说,你应该明白了吧?”

  彭博先生和逸尘想的不一样,他只承认这次是人情,其余的都有说辞:“但是,你刚才的承诺我可是记住了,到时候一定会让你兑现的。”

  “好,如此就劳烦先生了……坏了,我耽误事了。”

  逸尘忽然想起,古云还在太岁留下的地下空间冲王,也不知道结果怎样了。

  自己在彭博先生这里,恐怕待了有大半天的时间,又是喝茶又是谈论解决城主府之危,却耽误了古云的成亲佳时。

  “无妨,你在我这里只不过待了一刻钟而已,不会误事的。”

  得知逸尘的担忧,彭博先生哈哈一笑。

  从逸尘飞离小树林到现在,感觉上过了很长时间,但实际上按照天罗大陆的计时,确实只有一刻钟而已。

  “一刻钟,先生是安慰我吗?”逸尘苦笑,急忙起身准备离去。

  虽然没有精确的计算,但逸尘对时间的概念非常清晰,根据经验,他在彭博先生这里至少逗留了五个时辰,加上飞升的过程,感觉也有一个时辰之久,这样的话,保守估计也不会低于半天时间。

  而离开小树林的时候,距离古云迎亲的时间,就已经不到十个时辰了。

  就算立刻赶回去,再帮助古云稳固修为,恐怕也要误了时辰。

  “你到我这里,会有时空差异,和平时的时间不一样。这样吧,我直接送你到太岁的地下空间,误不了事的。”

  彭博先生长袖一挥,逸尘便感觉眼前光线一闪,整个人莫名的漂浮起来。

  眨眼之间,就出现在地下空间的入口处,逸尘定了定神,仰头望了望天,心里一阵宽慰。

  彭博先生果然没有说错,根据入口处的光线判断,和离开小树林相比,最多不过一刻钟光景。

  有了这么充裕的时间,逸尘有信心不会耽误古云的事情。

  “大哥哥,彭博先生怎么招呼都不打,就把我们给弄到这儿来了?”

  草儿的身形,忽然显现在逸尘眼前,小嘴撅得老高,显然是没玩够:“我跟大黑捉迷藏,正玩得起劲呢,哼,下次见到彭博先生,一定要多玩一会儿。”

  “草儿,不能怪彭博先生,是我怕耽误了古大哥的事情。”

  逸尘一边安抚草儿,一边进入地下空间。

  有了彭博先生插手,逸尘不再纠结,只是一门心思帮助古云稳固修为。

  这才有了古府门口,温特其挑衅古梵天,被古云拦住的情形。

  古云冲王成功,使得他心中的愿望达成,让公孙雅成功的成为战王强者古云的妻子,可谓双喜临门。

  逸尘和古云分开以后,并没有直接去找公孙宏,而是偷偷潜入城主府,让草儿在吉时将至的时候,禁锢公孙雅,并装成新娘子进入喜轿。

  后来的一切基本没有逃脱逸尘的掌控,肖战元偷偷掳走‘新娘子’,实际上是草儿。

  肖七以草儿做‘人质’,弄巧成拙,反而被草儿戏耍,并乖乖的交出了解药,解除了古板的痛苦。

  做完这些,逸尘和草儿赶回城主府,正碰上梅老大咄咄逼人,要捉拿公孙宏。

  情急之下,由草儿出面拖住垚猋,逸尘自己则利用幻影镜,将公孙宏的身形气息尽数隐去,骗过了隐世强者梅老大。

  后来彭博先生驾驭着白云出现,一番连哄带骗,让垚猋和梅老大深信,城主府根本就没有什么玄铁铜矿,一切源自于梅老大的自作聪明,错把破旧兵器的腐朽之气当成了玄铁铜矿。

  期间,彭博先生曾经找到花黛慈,同样以西元大陆提供庇护为条件,让百花谷的二十位姐妹,按照彭博先生的意思,‘戳穿’梅老大的把戏。

  把玄铁铜矿传言的源头,转嫁到梅花垄五兄弟身上,并说出梅老大用其他强者假冒梅花垄四兄弟的身份,以及真正的四兄弟潜入各隐世家族,实施偷盗一事。

  从而顺利的支走了城主府内的大部份隐世强者,还把梅老大推到了隐世家族的对立面。

  至此,公孙宏和城主府得救,一场由公孙宏炮制的有关玄铁铜矿的传言,终于有惊无险的落下帷幕。

  当然,逸尘没有把所有的事情经过,原原本本的说出来,只是挑一些直接关系到公孙宏的事情,给公孙宏作出解释。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有人向我报告,雅儿被虏,古云居然无动于衷,吩咐迎亲队伍,将没有新娘的喜轿抬到古府。

  我当时就很纳闷,只是城主府正处于危机之中,必须顾全大局,所以只能强忍着。”

  公孙宏的脸上逐渐出现了一丝欣慰的表情,如果不是城主府有难,唯一的女儿出嫁,作为父亲他没有理由在女儿上轿出府的时候,避而不见。

  特别是喜轿遭劫,公孙宏更是心急如焚,虽然古云的反常反应,曾经让他稍稍宽慰了一些。

  但直到后来有人传递消息,说古云和公孙雅在拜堂时,都是完好无损,公孙宏悬着的一颗心,才真正放了下来。

  公孙宏看着眼前的逸尘,心里一阵激动。

  不过几天时间,先是在天云城外击杀瑞王府的执事,又把最麻烦的玄铁铜矿处理完毕。

  赠六阶灵草助古云冲王成功,以草儿替换公孙雅骗过肖战元,挽救公孙宏性命,请彭博先生出面拯救城主府。

  要不是彭博先生的身份极高,恐怕垚猋和梅老大难以被说服,城主府的隐患依然存在。

  以公孙宏的能耐,根本没有办法在基本没有伤亡的前提下,将城主府抱拳行礼。

  一切的一切,如果没有逸尘,公孙宏甚至都不知道怎么收场。

  危机解除,自然免不了大肆庆贺。

  加上公孙雅率夫婿回门,公孙宏为弥补公孙雅成亲当日的缺憾,特意大摆筵席,广请宾客。

  逸尘也在城主府逗留了一些时日,并从公孙宏和古云那里,得到了不少消息。

  幽阴门事务堂堂主索冥,和温特家族有所接触,肖战元和肖七被逸尘破坏了计划,嘴上唯唯诺诺,暗地里却想着报仇。

  温特其恼怒被卡特家族利用,差点遭到古梵天爷孙俩合力重创,直接打伤卡特家族数位战帅巅峰强者,并扬言铲除卡特家族。

  为求自保,尤利家族和卡特家族,均备上丰厚礼品,以祝贺古云大喜的方式,低调示好,并愿意成为古府的附属势力。

  如此一来,古府便在极短的时间内,兵不血刃的瓦解了两大家族,彻彻底底的成为天云城所有家族中的老大,由此独霸天云城。

  瑞王爷那边放出风声,说是公孙宏忠心可嘉,所谓谋反一事,纯属子虚乌有。

  若是有人继续诬陷公孙宏,瑞王爷将奏请国王陛下,对造谣诬陷者予以严惩。

  对于逸尘来说,最好的消息莫过于田涛已经处理好萨特王国的事情,近日回到都城,并谋求扩张佣兵团的势力。

  田涛的回归,让逸尘提前了进入都城的步伐。

  匆匆和公孙宏古云等人告别,也不等傻猫回来,逸尘一个人离开天云城,踏上了去往天罗王国都城的征程。

  上都镇,距离天云城两百里地,是天云城到都城之间最繁华的城镇。

  晌午时分,虽已日头西斜,却依然散发出一股令人燥热的气息。

  上都镇城郊的各间茶寮,生意格外兴隆,伙计们忙于应酬,早已汗流浃背,老板则躲在一旁得意的数着挣到手的晶币。

  南来北往的商队,以及各色行人,赶了大半天的路程,人困马乏,都愿意找个位置坐下来,花上几个钱,泡壶茶歇歇脚。

  逸尘便是在这个时候,来到了茶寮之中。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