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八百九十一章 这叫变通

第八百九十一章 这叫变通

  “这位客官,久等了,您的茶来了。”

  茶寮伙计从肩膀上拿下一块毛巾,在逸尘面前的桌子上擦了一把,将残留于桌面的茶水抹干。

  又将一壶花茶放到桌面上,变戏法似地拿出两个茶杯,说道:“就您一位?”

  “一位。”逸尘应道。

  尽管路边的茶寮不少,但过往行人更多,逸尘在一旁等了片刻,才有了一张空桌。

  一个人坐在桌旁,显得有些空旷,就连伙计也以为逸尘不会是独行客。

  “两位。”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响起,逸尘的桌旁过来一位。

  “是你?”逸尘一看,正是在百里森林遇见的小炫。

  这孩子一脸的汗,像是跑了很远的路,连喘气的声音都很粗。

  “你请我喝茶吧。”小炫大大咧咧的说道,也不管逸尘答不答应,便自顾自的坐在逸尘对面。

  “好。伙计,再来一壶茶,两份茶点。”逸尘微微一笑,又对身边的伙计吩咐道。

  看到小炫,逸尘就想起百里森林里发生的事情,若不是逸尘滑头,恐怕那天还要被这小子折腾个够。

  请他喝茶,也算是逸尘为自己的所作所为,给小炫陪个不是吧。

  “好嘞,二位稍等。”伙计放下两只茶杯,给逸尘和小炫各满了一杯茶,转身去准备茶点了。

  “嗨,你到哪儿去?”小炫啜了一口茶,咧开嘴,笑嘻嘻的问道。

  如果不是在百里森林和他交过手,仅凭小炫现在的样子,谁也不会想到他会是一位实力极强的家伙。

  表面上的年龄,最多不超过十二岁,但实际上,小炫所拥有的修为实力,比人家活了一百多年还要强得多。

  “都城。”逸尘答道。

  经过上次的较量,逸尘知道,自己的实力和小炫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如果是实打实的较量,以逸尘的实力,估计连一招都应付不了。

  或许小炫只要动动手指头,逸尘就得趴下,而且是趴得满脸碰地的那种,没有意外。

  不过,逸尘却不讨厌小炫,总感觉这家伙只要不捣蛋,应该还是比较好相处的。

  “都城好玩吗?我也要去。”

  伙计送来的茶点,还没有放到桌上,小炫就抓了一把,一边往嘴里塞,一边和逸尘说话。

  狼吞虎咽的样子,就像是好几天没有吃过东西了。

  “不知道,我还没去过。”逸尘实话实说。

  这些年走南闯北,也算见了不少世面,但天罗王国的都城,逸尘却从未涉足过。

  即使去了,按照逸尘的性格,估计也不会游山玩水诗词歌赋的。

  如果你现在问逸尘,天云城有哪些地方风景优美,估计得到的答案就只有两个,第一是不知道,第二还是不知道。

  “我和你一起去,有我在,你不用怕!”

  小炫又抓了一块茶点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

  别看这家伙年纪小,嘴巴却不闲着,三两下就吃光了一碟茶点,还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逸尘面前的那个碟子。

  另外还老神在在的给逸尘提供保护,俨然侠者仁心义薄云天。

  “你到底是谁?”逸尘目光定在小炫的脸上,冷不丁的问道。

  小炫绝不年轻,那张娃娃脸一定是为了蒙人,而故意弄出来的。

  以小炫的修为实力,不需要天天顶着个娃娃脸,来让人家同情喜爱。

  从百里森林那件事,逸尘可以看出,小炫并不喜欢玩弄心计,否则逸尘就没有那么容易获得胜利了。

  “我叫小炫啊,上次告诉过你,难道你忘了?”

  小炫一脸无辜的看着逸尘,似乎在责怪,明明说过名字,却又要说一次。

  “你来自何处?”逸尘有一个想法,小炫绝不会是天罗大陆的人。

  如果在天罗大陆,存在小炫这样年轻,有超出战王强者的实力,哪怕隐世再深恐怕也不会无人知晓。

  如果和郁陏垚猋一样,是从西元大陆潜入,那么他在百里森林的所作所为又如何解释呢。

  “我不知道,反正不是这里的人。”小炫不假思索的说道,说得理所当然。

  双眼露出清澈的光芒,没有一丝让人怀疑的地方,小炫似乎并不介意自己的过去,却补充了一句:

  “我忘记了很多事,就记得被你骗过,所以我要跟着你。”

  “咳咳……别说得这么难听,我啥时候骗你了,那叫变通。”

  逸尘尴尬的说道,要不是被小炫逼得没有办法,逸尘也不愿意,在一个看似人畜无欺的小孩子面前,施展自己的骗人才华。

  原本这件事早就过了,逸尘也没往心里去,可现在被小炫提出来,感觉多少还是有点内疚的。

  “好吧,从现在开始,我就跟你到都城……这也是变通,嘿嘿!”

  小炫歪着脑袋,定定的看着逸尘,忽然灵光一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句话差点没把逸尘憋死。

  “噗……”刚刚喝进去的茶,一点不留的又喷出来了。

  “呃……”看看逸尘憋得满脸通红的样子,小炫伸手抹了一把脸,嘴角抽了抽,鄙夷的表情跃然脸上。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

  小炫的脸上,不仅被喷得水花四溅的,额头上还有两片茶叶粘着。

  逸尘赶紧声明自己是‘情不自禁’,而非刻意折腾。

  “我知道,不过很好玩。”小炫从额头上把茶叶抓下来,放在手里碾着,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个不停。

  哗——

  逸尘正在纠结‘好玩’的含义,就忽然感觉到一道白光闪过。

  以逸尘的反应速度,居然避无可避,被突如其来的白光击中。

  紧接着,逸尘就变成了落汤鸡,一头一脸的茶水,点缀着几片茶叶,还有发呆的眼神。

  “你恶不恶心?”看到小炫一脸的得意劲,逸尘恨不得狠狠地踹他两脚。

  “你才恶心呢,我直接用杯子倒的,比你干净多了,这叫变通,懂吗?”

  小炫站起来,双手叉腰,饶有兴致的看着逸尘的窘相,嘴里还在数落着。

  “喂,你们让开点,把位置给三爷腾出来,赶紧的!”

  小炫和逸尘嬉闹的时候,一位壮汉走进茶寮,好像是看中了这张桌子。

  “咱们坐下来不理他。”小炫赶紧坐回到凳子上,并朝逸尘眨了眨眼睛,轻声说道。

  “说你呢,走开!”壮汉径直走到逸尘身边的一张桌子旁,一把拉住一位正在翘起脚聊天的中年人,往外一扯。

  噗通~~

  聊天的中年人一个没注意,只是本能的挣扎了一下,却打翻了凳子,自己也倒了下去。

  嗤~~

  身上的衣服被汉子扯碎了,肩膀上露出一块裸露的皮肤。

  “啊……小的该死,小的有眼无珠,惊扰了大驾,对不起!”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汉子,眼睛死死地顶住中年人的肩膀,满脸恐惧的求饶着。

  逸尘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发现中年人的肩上,有一处红色的图案,像是一只张牙的狼头。

  “眼睛长到狗身上去了,找死啊!”中年人从地上爬起来,骂骂咧咧的拔出拳头,看了看壮汉,却又把拳头缩了回去。

  “老武,怎么样?”和中年人同桌喝茶的三位,见同伴到底,立即站了起来。

  其中一位,对着汉子就是一拳轰出,嘴里喝道:“敢惹到老子们的头上,真是活腻了。”

  嘭~~

  汉子不躲不闪,挺着胸脯硬抗下这一拳。

  这一拳的力道非常大,汉子被轰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脚步。

  脸色涨得通红,却没有说一句话,显然是憋在那里,生怕一开口就得吐出血来。

  “周师兄,这是……”一位和被打汉子穿着相似的年轻人进入茶寮,目光一扫,正好看到打人者缩回拳头。

  当下也不等周师兄回话,飞起一脚,就将打人者踹翻在地。

  “呵呵,想打架,好,咱们一起上!”

  老武那边一共四位,被踹翻一位,老武暂时没动,余下的二位吼了一嗓子,同时挥拳直扑过来。

  “齐师弟,别打了,噗……”

  周师兄一开口,话还没有说完,果然就喷出来一口鲜血。

  被人当胸一拳,憋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若不是怕齐师弟受伤,说不定这口血就不用吐出来了。

  “周师兄,别拉我。”齐师弟正在气头上,根本没有在意到周师兄吐血,只把注意力放在对方身上。

  “住手!”眼看双方就要大打出手,却被坐在桌旁的老武大声喝止。

  老武从桌旁走过来,对着齐师弟一拱手,说道:“我两位兄弟鲁莽,还请见谅。”

  回过眼瞟了一眼周师兄,老武把倒在地上的兄弟拉起来。

  一使眼色,其中一位从口袋里掏了好一阵子,总算弄出一个小布袋,去找伙计结账。

  另外三位,眼光分别在周师兄和齐师弟身上逡巡,等付账的那位到了,便一同离开茶寮。

  “周师兄,到底怎么回事啊?”齐师弟不明所以,转身向周师兄问道。

  “唉,是我性子急,先动的手,不怪他们。”周师兄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到桌子边坐了下来:“三爷呢?”

  “还没到,估计快了。”齐师弟面露疑惑,却没有继续追问。

  要了两壶茶,师兄弟二人慢慢喝着。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