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零八章 相互猜忌

第九百零八章 相互猜忌

  “人呢?”

  撤去王者之气,黑杀口内的尘烟逐渐散尽,肆虐的能量涟漪,也渐渐平息。

  厉风想看看胡幽是否还活着,却发现刚才还蜷缩在角落的胡幽,已经不见了。

  “怎么可能……”

  “明明已经被禁锢了的……”

  随着厉风的惊叫,温特其和索冥也发现了异常。

  不知道是死是活的胡幽,早已不见踪迹,就连原本微弱的气息,也无法寻觅。

  黑杀口内一片寂静,三位战王强者一时陷入困境之中。

  一群押运货物的战帅强者,一个个的站在原地,谁也不敢做声。

  价值数千万晶币的货物没了,唯一可疑的盗贼也没有了,剩下的一大帮子,除了面面相觑之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好主意。

  “索堂主,怎么回事?”

  温特其瘦小的身躯激动得发抖,冰冷的声音,让人听了都觉得寒风刺骨。

  “温特前辈,你什么意思?”被温特其质问,索冥大怒。

  失去了胡幽的踪影,索冥也是非常懊恼,不过他相信,胡幽并没有被刚才三股王者之气交织的能量涟漪击杀。

  最有可能的,就是胡幽另有同党,而且对方的实力极高,绝不在自己这三人之下。

  但是,被温特其莫名其妙的怀疑,索冥难以接受,若不是看在温特其是前辈,恐怕他已经动手了。

  “索堂主,是你实施的禁锢,你可曾发现什么意外情况?”

  厉风不敢像温特其那样质问,尽量的缓和态度,将自己内心的愤懑强压下去。

  不管是谁搞的鬼,都跟索冥的自作主张,有着莫大的关系。

  如果不是索冥要带走盗贼,厉风和温特其就不会阻止,就算有人前来救走盗贼,也未必能够得手。

  “哼,本座没什么好说的。”

  索冥双手往背后一别,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屑于回答厉风的提问。

  温特其,厉风,索冥,来自于三个不同的势力,却为了同一个目标,在黑杀口进行着各自心照不宣的活动。

  在天罗王国来说,瑞王府代表着王族势力,虽然瑞王爷一向低调,但厉风却很张扬。

  而温特家族则是家族势力的代表,在都城排名第一。

  幽阴门在天罗王国的名声不好,却四下渗透,间接的控制了不少势力。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三大势力都是高高在上,不能轻易得罪,否则倒霉的只能是自己。

  为了一批价值数千万晶币的货物,看似不相干的三方势力,在黑杀口内面对面的对着眼。

  围绕着胡幽去向的问题,三人闹得不可开交。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此刻通往都城的官道上,掳走胡幽的逸尘和小炫,却大摇大摆的溜达着。

  “老大,这个人跟你有什么关系,干嘛要救他啊?”

  小炫弄不明白,逸尘在胡幽濒临死亡之际,不顾自身危险,从三股王者之气的交织中,强行带走奄奄一息的胡幽。

  若不是小炫从旁协助,逸尘几乎没有逃脱的可能。

  “我答应过朋友,必须找到他。”

  平心而论,逸尘从来都不喜欢胡幽,更不愿意冒险救他。

  从落英王国地牢开始,胡幽就是逸尘的对手。

  先是以血魂掌,侵扰逸尘的神魂,要不是穆梓暗中相助,逸尘恐怕要受些苦头。

  胡幽为了一己之私,不惜斩杀落英王国的相爷东方昱,将自己潜入对方的躯体之中,摇身一变,成为了落英王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爷。

  却又把穆梓的独子杀死,夺取玲珑袖剑,并暗中勾结贾本国的犬养二宝,对落英王国不利。

  被穆梓压制,胡幽实施魂灵脱逃,找到池康作为宿主,反过来又杀死了犬养二宝。

  如果不是胡莱思兄心切,逸尘才不会和胡幽扯上任何关系呢。

  “这家伙不像好人。”小炫也觉得胡幽和逸尘不是同一路人,不知道救他会不会引火烧身。

  “他根本就不是好人,不过,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胡幽竞争幽阴门副门主失败,一怒之下脱离幽阴门。

  按照胡莱的话说,辛不仁通过卑鄙的手段,击败胡幽并成功夺得幽阴门副门主之位。

  胡幽的离去是不得已为之,而且,幽阴门弟子曾经带回一具尸体,明确了胡幽的死亡结果。

  只是胡莱和胡幽之间,存在心灵感应,胡莱一直没有受到感应的提醒,确信胡幽依然活着。

  可惜的是,胡幽早已放弃了自己的皮囊,又切断了和胡莱之间的联系。

  除非胡幽主动联系胡莱,否则即使相见,胡莱也认不出自己的大哥。

  在辛戈沙漠的时候,逸尘曾经答应过胡莱,若是见到胡幽,一定让他们兄弟相见。

  从刚才的情况看,如果逸尘不出手相救,就算胡幽暂时侥幸活命,也无法逃脱三位战王强者的残酷折磨。

  以胡幽的性格,迟早会遭到对方的毒手,兄弟见面可能要到黄泉之后了。

  “我们现在是不是去都城?”

  胡幽的死活跟小炫无关,他惦记的是去都城。

  “这不到都城地界了嘛。”

  出了黑杀口,距离都城城区,已经不足百里。

  宽敞的官道,相对稳定的管理,这一路并无波折。

  都城,田家拍卖行。

  “兄弟,肖家拍卖行下个月公开拍卖五阶灵草,欢迎大驾光临。”

  刚到田家拍卖行门口,就有人递给逸尘一张类似于表格的东西。

  上面写着,肖家拍卖行公开拍卖的主打拍品,以及具体日期。

  “明明是田家拍卖行,发的却是肖家拍卖行的宣传,奇怪!”

  小炫瞄了一眼逸尘手里的传单,随口说道。

  逸尘和小炫一同进入都城,第一站就是田家拍卖行。

  “你们老板呢?”

  进入店铺,逸尘对着一位迎上来的伙计问道。

  “客官请随便看,我去请掌柜的出来。”

  伙计的态度很好,先将逸尘和小炫迎入内堂坐下,指了指店铺中的陈列柜说道。

  拍卖行一般都附有自己的店铺,经营各种能够盈利的商品,比较贵重的就放在陈列柜中。

  逸尘器宇不凡,又有小炫这样眉目清秀的小跟班,怎么看也是富家公子哥儿。

  伙计干久了,都会看人,特别是那些腰缠万贯的主儿,他们一眼就能看出来。

  “好。”

  逸尘端起茶杯,走到陈列柜前,打量着那些被摆放得整整齐齐的货物。

  田家拍卖行,在都城属于中等级别,主要经营适合于战帅中阶以下修为的修武者,所需要的各种资源。

  陈列柜中,有一些用来辅助修练的晶石,还有几株四阶灵草,一些看起来还算锐利的兵器,以及七七八八的杂货。

  角落里,两本灰土土的像是功法战技之类的书籍,逸尘只是一瞄,就知道是些不上品的基础功法。

  “这些破烂玩意儿,也好意思拿出来现世?”小炫摇摇头,不屑的说道。

  说是中型拍卖行,却没有像样的东西,就算真的有战帅中阶级别的强者光顾,恐怕也找不到合适的商品。

  四阶灵草适合于战将高手,一旦冲帅成功,就失去了效力。

  所谓的兵器,要是拿在战帅强者的手里,恐怕让人感觉会跌了一个档次。

  那些功法,即便是战将高手,超过五品的根本就是不屑一顾的。

  按照这样的档次,小炫不知道那些小型拍卖行,会是怎样的一副寒酸相。

  “两位公子,这里摆放的只是普通货色,若是另有需求,我们可以协商。”

  一位身材偏瘦,脸型狭长的老者,匆匆穿过内堂,来到逸尘和小炫的身边。

  满脸堆笑,挤压出一脸的褶皱,态度极其和蔼。

  “另有需求,是指哪些?”

  逸尘微微一笑,很随意的问道。

  仅从陈列柜摆放的商品,就可以看出,田家拍卖行的实力,似乎配不上中型拍卖行的称号。

  当然,逸尘来此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求购这些低档货色。

  “从气息看,公子的修为达到了战帅强者的级别,这里的货物自然难入法眼。”

  老者从怀里摸出一本书籍,放到桌子上打开,解释道:

  “敝行在都城属于中型级别,仅仅屈居于温特拍卖行和肖家拍卖行之下,虽不敢说排名第三,却也有前五的实力。”

  “你是……”

  逸尘看都没看老者拿出来的书籍,只是漫不经心的问道。

  “鄙人是田家家主田贵银,今日敝行掌柜不在,便由田某接待二位。”

  老者身体微曲,恭恭敬敬的答道。

  “哦……田贵银,刚才有人给我这个,你先看看,如果贵行也有,我倒可以考虑购买一些。”

  肖家拍卖行公开拍卖,有五阶灵草,五级丹药,甚至还有一件优质兵器,虽然算不上多有档次,但至少也拿得出手。

  逸尘听对方自报家门,居然是田家家主田贵银亲自接待,便闪过一个念头。

  “这些,嘿嘿……您具体需要什么,还请公子明示。”

  田贵银脸上现出尴尬之色,顺手将传单递回到逸尘手上。

  “你知道,战帅级别的修为,最适合优质兵器,田家主可否拿出两件,让我见识见识?”

  逸尘指了指传单上的优质兵器,充满期待的说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