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一十五章 被讹诈了

第九百一十五章 被讹诈了

  如果田贵银拎得清明事理,就应该知道,这是田涛在赶人了。

  “饭就不吃了,三叔求你一件事,你必须答应我。”

  田贵银不傻,当然听得懂田涛的意思。

  不过,他还没有说出自己专程过来的目的,又怎么会轻易离开呢。

  “三叔掌管着整个田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能有什么帮得上的。”

  田涛心里一凛,皱了皱眉头,冷冷的说道。

  绕了好大一个圈子,田贵银总算要说出来意了。

  “帮得上,帮得上,只要几株五阶灵草而已,你跟你兄弟说一声就可以。”

  田贵银装着听不出田涛话中的调侃,满脸期待的看着田涛。

  “五阶灵草,几株而已……”

  田涛心想,这才是田贵银主动来到三英佣兵团的真正目的。

  竟然和那些江湖混混一样,专程来打五阶灵草的主意。

  “对,就几株,三五八株,要是多的话,弄个几十株就更好了,反正我是开拍卖行的,不怕卖不掉。”

  田贵银目光炯炯,脸色潮红,仿佛此刻在他眼前的不是田涛,而是一位财神爷。

  既然田涛说,能够管三英佣兵团几年的开销,那就多拿一些,免得到时候用完了没地方弄。

  “三叔,你说得也太轻松了吧。”

  田涛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态度也淡漠了许多:

  “你也知道,五阶灵草在天罗大陆的行情,而且还经常是有价无货,我兄弟有,却不是我的,你怎么会想到索要呢?”

  逸尘跟田贵银没有任何关系,凭什么要给他‘几株’五阶灵草。

  更何况,田贵银坑害田涛兄妹,若不是田涛厚道,早就找田贵银报仇了。

  也就是田涛好说话,换着别人,恐怕直接把田贵银赶将出去了。

  “索要?有那么难听吗,我只是求你帮忙,三叔有难处,你不帮谁帮?”

  “这个忙我帮不了,三叔,吃过饭我送你回去吧。”

  “不行,田家拍卖行有难,你不能袖手旁观!”

  “有难……”

  田涛一愣,也不知道田贵银的话是真是假。

  田家拍卖行虽然生意不算太好,可每年的盈利还是非常可观的。

  而且,所有商品货物,都是备好以后再进行交易,一般不会出现欠货现象。

  只要没有收取客户的定金,拍卖行就不会被约束,有没有五阶灵草,似乎跟田家拍卖行有难扯不上关系。

  “对,只有五阶灵草才能解围……田家拍卖行被肖家讹上了。”

  田贵银见田涛不相信的样子,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今天上午,田家拍卖行刚刚开门不久,就见一道白光闪过,然后肖家的人就来了。

  他们说有一位年纪很轻的客户,从肖家拍卖行抢了一株五阶灵草,他们一路追来,盗贼却在进入田家拍卖行之后消失了。”

  肖家的人自然不会放过,先是强行进入田家拍卖行四处翻找询查,结果是一无所获。

  然后又强烈指责田贵银窝藏盗贼,等田贵银稍微辩解两句,却把罪名加到了田贵银的头上。

  声称田贵银故意派人前往肖家拍卖行,以最卑鄙的手段拿到一株五阶灵草。

  得手之后,盗贼迅速逃离,虽有两位战帅强者紧追不舍,却未能擒获盗贼。

  如果不是田贵银将盗贼隐藏起来,盗贼怎么可能就不见了。

  经过田贵银的交涉,肖家最终答应,只要田贵银愿意拿出两株五阶灵草还给肖家,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正所谓,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才开门,还没有做生意呢,就遇到了这档子事,谁碰上谁倒霉。

  虽然闪过一道白光,但田贵银并没有看到有人经过,肖家分明是欺人太甚,借机勒索。

  田贵银沮丧至极,瘫倒在椅子上,可怜巴巴的说道:

  “如果拿不到五阶灵草,三叔苦心经营了一辈子的家业恐怕就要毁于一旦。

  实在不行,我可以出点钱,你让朋友高抬贵手,好歹让几株给我吧。”

  “这……”

  看着声泪俱下的田贵银,田涛心里很不是滋味。

  想到以往田贵银的所作所为,就算田涛不再追究,也不代表自己就真的从心底原谅他了。

  况且,五阶灵草是逸尘所有,并非田涛自己的东西,如何能轻易开口。

  但是,如果田贵银所说的事情确实存在,那么,一旦拿不出五阶灵草,肖家势必要找田家拍卖行的麻烦。

  以田家的势力,根本没有对抗肖家的资格。

  若是因为两株五阶灵草,让整个田家陷入困境,田涛也很难经受。

  陷害田涛的是田贵银,而不是整个田家,即使被赶出来了,但田涛仍然会担心田家的命运。

  派人从肖家拿走灵草,这件事要是被肖家公布于众,田家拍卖行的声誉将会一落千丈。

  如果捅到拍卖工会,恐怕田家的中型拍卖行资格就要被取消。

  如此一来,一直支撑田家主要经济来源的拍卖行,就不能为田家提供利润保障,整个田家都会从此走入低谷,想要翻身难上加难。

  “你就忍心看田家拍卖行被肖家毁了?”

  见田涛犹豫,田贵银见缝插针,不给田涛更多的思考时间。

  “我只能说试试看,毕竟灵草不是我的。”

  果然,架不住田贵银的软磨硬泡,田涛只好答应帮忙。

  送走田贵银之后,田涛又让人出去打听,结果证实了田贵银的说法。

  无奈之下,田涛只好跑到都景苑,找逸尘商量。

  “大哥,五阶灵草不算什么,如果你需要,别说两株,就是十株百株,只管拿去便是。”

  得知田涛来意,逸尘微微皱眉,说道:“但是,田贵银想要,必须付出代价。”

  “我三叔说时间仓促,即使花钱也无法在短时间内买到五阶灵草。”

  田涛见逸尘松口,心下大喜,便满口答应:“兄弟只管开价,为了田家拍卖行,我三叔愿意花大价钱的。”

  田贵银曾经说过,只要拿到五阶灵草,解决眼前危机,花钱不成问题。

  “大价钱就算了,不过每株十万晶币还是要的,否则,以后田贵银还会继续问你要的。”

  从青儿失踪开始,逸尘就痛恨田贵银,若不是田涛开口,就算田贵银跪下来求,逸尘也绝不会给他五阶灵草。

  相反,要是给逸尘逮住机会,还要狠狠地修理田贵银。

  “老大,那个老家伙太坏,不能给他……再说了,肖家不就是被人拿走了一株五阶灵草么,怎么到了田贵银嘴里,就变成两株了?”

  逸尘和田涛说话的时候,小炫刚刚从门外进来。

  听见逸尘答应给田涛灵草,小炫忍不住插嘴说道。

  “大哥开口,我当然要给了,至于田贵银,他只要付钱就行。”

  逸尘知道田涛心里还想着回归田家,作为兄弟,他应该帮忙,只不过,到底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还要仔细考虑一下。

  “那倒也是,便宜了田贵银那个老家伙,哼!”

  小炫似乎很不乐意,这态度让逸尘觉得有点意外。

  逸尘拿出两株五阶灵草,放到一个空间戒指里,交到田涛手上。

  “好浓郁的灵气!”

  仅仅是逸尘打开空间戒指的一瞬间,田涛就已经感受到一股精纯的灵气波动。

  田涛曾经见到过五阶灵草,茎干枝叶略带枯黄,灵气波动也相对微弱。

  要是动作迅速,不是长时间露天放置,恐怕还没有来得及感觉到,灵气就已经消失于空气之间了。

  就凭这一点,田涛就知道,这两株五阶灵草的品质,绝对高于普通的五阶灵草,逸尘开出十万晶币的价格,应该十分公道。

  解围要紧,田涛不及细说,便揣着空间戒指离开了都景苑,直奔田家拍卖行去了。

  “小炫,怎么回事?”

  等田涛一走,小炫还没有跑出房间,就被逸尘喝住了。

  “老大,什么事?”

  小炫眨巴着眼睛,看了看逸尘,嘟嘟囔囔的问道。

  “肖家的那株五阶灵草,是你干的,然后嫁祸给田贵银,对不对?”

  见小炫往门边走去,逸尘一把抓住他的衣襟,一用力,就给提溜回来了。

  刚才一进门,小炫的神色就有点别扭,逸尘还奇怪着呢,却从小炫的话中,窥出了端倪。

  “对,怎么着,不行吗?我可是跟你说过的。”

  本来缩着脑袋,被逸尘一问,小炫反而挺直了腰杆,伸长了脑袋,倔强的说道。

  “谁说不行了?简直是太行了……可你得告诉我是怎么干的。”

  确认了是小炫干的,逸尘松手让小炫站好。

  只要是折腾田贵银的,逸尘就一定会高兴,看来小炫学会动脑筋了,这是一个好现象。

  “切,很容易的,是这个样子的……”

  小炫先是被逸尘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又干了什么错事。

  接着看见逸尘一脸好奇的样子,小炫又得意起来。

  一大早,小炫就把自己的脸打扮了一番,让人看起来稍微成熟一点,又换了件衣服,变成一位十六七岁的英俊少年。

  肖家拍卖行刚刚开门,也不管伙计们在忙碌的整理打扫,小炫一闪身就进入了店堂。

  “你们老板呢?”

  小炫大大咧咧的坐到椅子上,二郎腿一翘,粗着喉咙叫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