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一十七章 到底坑谁

第九百一十七章 到底坑谁

  “让公子再看看。”

  掌柜的觉得自己这一招欲擒故纵干的不错,这家伙到底是个半大孩子,就是沉不住气。

  小炫左看看右看看,一时拿不定主意,一脸的纠结。

  掌柜的一旁看着,心里一阵得意,说不定这小子还是放不下,要把这两件东西一起买去。

  “掌柜的,短剑是七万,灵草也是七万,对不对?”

  “对。”

  “我如果把短剑换成灵草,可不可以?”

  “这……可以。”

  掌柜的眉头紧紧皱起,这么简单的事,要问好几句,这小子也太啰嗦了吧。

  随便买哪一个,反正价格一样,利润也差不多。

  在不能两样都要的时候,掌柜的已经没有太多的耐心了。

  只希望小炫赶紧选中一样,然后付账走人,至于下一次再来,掌柜的想过了,至少还要多加一万晶币。

  “好,我还是要灵草,也不用包起来了,我自己放好就行。”

  纠结一番之后,小炫终于下定了决心,把装药五阶灵草的空间戒指往怀里一揣,说道:

  “你们这些先收起来,我明天还来买。”

  “是。”伙计在边上等了好久,总算可以放松点了。

  也不等掌柜的发话,就把桌子上的东西,一股脑的抱走了。

  “五阶灵草一株,七万晶币——”

  掌柜的拖长着声音,对着柜台里面的帐房先生喊了一嗓子。

  又转过脸,很客气的说道:“公子稍坐,帐房先生这就过来结账。”

  “结账……结什么账?”

  小炫像是没听懂掌柜的话,一脸的错愕。

  “灵草啊,七万晶币。”

  被小炫一问,掌柜的也呆了呆。

  很快想到,这小子折腾到现在,犹豫纠结,把脑子都弄糊涂了。

  灵草都已经揣到怀里去了,居然把付账这茬给忘记了,看起来这小子够傻。

  “哦,灵草……”

  小炫把手伸进怀里,顿了顿又缩回来,一拍脑袋,恍然大悟的说道:“不对呀,灵草是我用短剑换的,不用付钱的。”

  说完,如释重负的整了整衣襟,站起身来,便往店外走去。

  “公子留步,你用短剑换灵草是没错,可短剑的七万晶币,你也没付啊。”

  掌柜的越发觉得小炫的脑子有问题,而且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要早知道这样,就应该忽悠着让小炫把身上所有的晶币都拿出来,岂不是赚得更多。

  “短剑我又没买,已经还给你了,凭啥还要付钱……掌柜的,你傻了吧,嘿嘿。”

  小炫迈开的脚步又停了下来,瞪大眼睛,像看怪物似地,对着掌柜的脸上看了一遍。

  似乎明白了什么,忽然指着掌柜的脑袋,笑嘻嘻的说道。

  “你才傻呢!你没买短剑,当然不用付钱,可你买了灵草总得付钱吧?”

  掌柜的脑子就是好使,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上当。

  几十年的掌柜做下来,啥风浪没见过,区区一个傻小子,怎么可能讨得了便宜。

  “我都跟你说过了,灵草是换的,用短剑换的,又不是买的,当然不用付钱喽。”

  小炫很吃惊的看着掌柜的,又对着旁边的伙计们一扬手:

  “你们帮我评评理,换的东西也要付钱吗,掌柜的脑子坏了,想讹我,哼!”

  一边说着,小炫还一边昂起头,很不屑的瞟了掌柜的一眼,鄙夷的眼神显而易见。

  “好像有道理,买东西付钱天经地义,可换东西……”

  “既然是换,那就一定不付钱,否则就变成买了。”

  “不对呀,总感觉那里有问题……”

  “你脑子转不过弯,当然感觉不对咯。”

  “看人家年轻,想讹诈也是正常,这种事掌柜的以前也做过。”

  或许是小炫够帅,让伙计们看得入迷,便产生了一种同情心,而且还有泛滥的趋势。

  联系到掌柜的心机深重,没少干过缺德坑人的事情,伙计们更加为小炫抱不平了。

  “就是,你们都是好人,谢谢!”

  小炫激动得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脚下却不停顿,一眨眼工夫就跑到了商铺门口。

  “拦住他,这小子抢了灵草不付钱!”

  掌柜的一边琢磨着,一边开口叫道。

  “怎么回事?”

  商铺里这么一闹,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人。

  就见到掌柜的气急败坏的往门口冲,小炫可怜巴巴的躲闪着。

  “这家是黑店,我用短剑换了灵草,掌柜的说价格一样,居然还找我要钱。”

  小炫一脸愤慨,看到门口围过来的一群人,大声的诉说着冤情。

  “掌柜的,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人家拿短剑换灵草,又没有违反规矩,你干嘛……”

  商铺卖货,偶尔也换货,只要彼此觉得等价,并不会违反行规,这一点谁都知道。

  “胡说,短剑的钱他也没付。”

  掌柜的气咻咻的赶到门口,侧着身子,要从人群中挤过去。

  “短剑我根本就没买,干嘛付钱?”

  小炫义正辞严,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让围观的人一阵心疼。

  “是啊,短剑还在你手上,人家当然不肯付钱了。”

  就算是强买强卖,好歹也要给人家东西才行,短剑留在商铺,还要问人家要钱,简直是给肖家丢脸。

  “各位叔叔大爷,谢谢你们!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小炫感动得语无伦次,一个劲的拱手致谢:

  “黑店黑掌柜,看我年轻,就想方设法的骗我,还要抢我身上的晶币……借光,借光,我得逃出去,不然的话麻烦就大了。”

  “对,赶紧闪开……唉,可怜的孩子。”

  众人的怜悯声中,小炫总算跑到了大街上,一群劲装汉子,也在掌柜的吆喝之下,从商铺里追了出来。

  若不是被围观者挡住,恐怕已经抓住了小炫。

  “你们这些笨蛋,这小子拿我的短剑换我的灵草,一个晶币都没有付过,明明就是在狡辩,你们居然还帮着他说话。”

  掌柜的被围观者故意挡住出路,心里怒火大炽,却不得不解释缘由。

  “短剑也是你的……这样啊?”

  “合着这小子啥都没给,就拿走了一株五阶灵草……”

  “看不出,长得人模人样的竟然是个骗子,可恶!”

  掌柜的一解释,总算还有几个明白人,知道错怪了人家,便立刻往两边散开,给掌柜的让条路出来。

  “追!”

  还好,掌柜的好不容易出了商铺,看见小炫就在前面不远处。

  当下一挥手,就和那群劲装汉子一起,沿着小炫逃跑的方向,就猛追过去。

  看热闹的人群,觉得这事儿好玩,也陆陆续续的尾随着,看看到底会发生点什么。

  “哈哈哈哈……你小子太坏了,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

  小炫还没有讲完,逸尘就捂着肚子蹲在地上。

  一阵狂笑之后,逸尘觉得自己的腮帮子已经没有反应了。

  从百里森林认识小炫开始,逸尘就从来没有感觉到这家伙有这么可爱。

  要不是独自疼得站不起来,逸尘真想把小炫抱住,狠狠地给他几个枣栗子。

  “坏?我很单纯的,认识你才变成这样子的……你说,这到底是好还是坏?”

  小炫一脸无辜,两只清澈的大眼睛,充满哀怨的看着逸尘。

  “好,太好了!”

  逸尘强忍着笑,捂着肚子慢慢站起来。

  “原来坑人是好事,我知道了,今后我会继续努力的。”

  得到逸尘的表扬,小炫挺了挺胸脯,一本正经的保证着。

  没有一点做作,怎么看都是真心的接受逸尘的表扬,可逸尘心里却暗暗叫苦。

  这小子实在是太可爱了,这以后跟在自己身边,一定得好好地提防着,否则哪一天被坑了都不知道。

  “明明是你干的,怎么赖到田贵银头上去了?”

  “简单,我一边跑一边等着追兵,然后一头钻进田家拍卖行,在田贵银眼前消失。”

  “那田贵银怎么会承认呢?”

  以小炫的修为实力,戏弄掌柜的这批人,自然是毫不费力的。

  即使田贵银看见有白光闪过,也不可能抓得住小炫。

  只不过,田贵银跟小炫并无瓜葛,凭什么就轻易答应了肖家的要求。

  而且,小炫进入田家拍卖行的时候,仅是以白光的形式出现,田贵银根本就不知道小炫是谁。

  “废话!我故意磨蹭,引得一大帮子人跟在掌柜的后面,所有的人都看见我跑进田家拍卖行。”

  小炫眉飞色舞,略带讥讽的说道:“好几十人亲眼所见,又没有从田家拍卖行搜到人,当然只能认定是田贵银把我藏起来了。”

  田贵银辩解过,也抵赖过,可抵不过几十双雪亮的眼睛。

  围观者纷纷指责,掌柜的咄咄逼人,直到肖家高层插手,田贵银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把这件事承担下来。

  “你干嘛要坑田贵银?”

  无冤无仇,这小子竟然想出这么损的招数,把肖家和田贵银一起玩了一遍。

  虽然很解气,但逸尘还是不太明白小炫这样做的目的。

  “你不也在坑田贵银吗?一样坑,就干脆坑的过瘾,不然的话,我岂不是没的玩了。”

  小炫白了逸尘一眼,满脸的鄙视。

  自从逸尘告诉小炫,田贵银把田涛兄妹害得背井离乡,经历了无数折磨之后,小炫就把田贵银纳入玩的对象之中。

  花了好几天的时间,小炫才想出这个办法,总算大大的出了一次风头。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