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百一十九章 诚惶诚恐

第九百一十九章 诚惶诚恐

  田家拍卖行至今还没有在公众面前公开现身的战王强者,就算明知道肖家故意勒索,田贵银也不敢揭穿。

  只能忍气吞声的接受肖家的条件,把自己珍藏多年的两株五阶灵草拿出来,以便息事宁人。

  虽然不清楚肖家和田家具体有什么过节,但田涛猜测,当年青儿的失踪,或许就是两家友好关系破裂的开始。

  肖家失去了一位拥有特殊体质的‘六姨太’,懊恼之余,把责任归咎到田贵银的办事不力上。

  田贵银则辩称,自己已经尽力,而且亲手把昏迷中的青儿送上了花轿,交由肖家迎亲队伍带回。

  途中遇袭纯属意外,并不是田家刻意所为,过错全部在于肖家。

  更重要的是,随着青儿的失踪,肖家就拒绝了曾经答应过的事情,终止对田家提供援助。

  所以,近几年来,田贵银常常遭到肖家的压制,行事必须小心,生怕被肖家抓到任何把柄。

  为了自己的私心,田贵银出卖了青儿,不仅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反倒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还得罪了肖家。

  由于实力差距太大,田贵银被肖家讹诈,心有怨气却不得不乖乖就范。

  严格说起来,肖家只是没有得到原本就不应该得到的‘六姨太’,并不存在任何损失。

  田贵银除了坑害田涛兄妹之外,也把自己以及整个田家,都变成了肖家的打压对象。

  整件事情,没有一位是赢家,却滋生了相互之间的仇恨纠葛。

  “两位战王强者,有点棘手……大哥,如果达到这个要求,田家拍卖行是不是可以晋升?”

  逸尘觉得棘手的不是战王强者的数量,而是怎样把田家拍卖行弄到田涛的手上。

  区区两位战王强者,还是难不倒逸尘的。

  逸尘本人就是一位货真价实的战王强者,剩下的随便从傻猫,小炫中,报上一位便是。

  如果再过些时间,说不定连田涛都有机会成为王者。

  “会有难度,但估计能行……不过,我三叔未必同意。”

  田涛觉得,既然温特家族设法鼓捣拍卖工会修改了规则,就一定会想方设法阻止其他拍卖行晋升。

  不过,只要各方面的条件都经得起考核,拍卖工会是没有理由一直拖延和拒绝的。

  问题是,田家拍卖行多年以来,都是田贵银亲自掌管,绝不允许别人插手。

  就是因为田涛拍卖行干的时间太长,又熟悉各项流程和规矩,田贵银怕田涛对自己有威胁,才趁着晋升的由头,排挤和陷害田涛的。

  如果田涛现在提出来,要加入田家拍卖行,田贵银是不可能答应的。

  以田涛的身份,连进入田家的资格都被田贵银剥夺了,又怎么可能参与到田家拍卖行呢。

  田涛以前说过,最擅长的就是干拍卖行,对行规的了解是熟门熟路,对拍卖行的操作流程更是驾轻就熟。

  越是这样,田贵银越是不放心,他怕有一天,田涛会成为田家家主,掌管田家的一切。

  “如果田贵银同意,整个田家都不反对,你愿不愿意入主田家拍卖行?”

  虽然计划还在逐步完善,结果或许和预期存在差异,但是,逸尘相信,在短时间内一定能够搞定田贵银。

  让田贵银主动接纳田涛,甚至将田家家主之位,交到田涛手上。

  只是事情还没有到公开的时候,逸尘不便说得太多,打探一下田涛的想法,有助于接下来计划的施行。

  “当然愿意……不过,有我三叔在,我恐怕一辈子都没有这样的机会。”

  田涛眉毛挑了一下,双眼闪出精湛的光芒,却又很快熄灭了。

  有机会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是每个人都期盼的,田涛也不会例外。

  但是,田贵银的态度,以及被逐出田家的事实,让田涛不敢抱有希望。

  尽管心里很赞同逸尘的想法,但现实中的处境,很难让人乐观。

  “只要大哥愿意,其他的交给我就行。”田涛的回答,让逸尘很高兴。

  如果叫逸尘去打理一间拍卖行,或许勉强能够维持,却不会做得有声有色。

  很多事情,不是想做就一定能够做得好的。

  各人的天赋不一样,兴趣爱好也不同,对每件事情的理解更是差别巨大。

  就像田涛,给他十万士兵,让他率队去战场打仗,恐怕是不堪一击,甚至是全军覆没。

  但要是换着夏夜先生,即便对阵两倍于己方的兵力,都有极大的获胜可能,就算实力悬殊太大,率军撤退还是不成问题的。

  就目前而言,逸尘希望田涛发挥打理拍卖行的特长,将田家拍卖行收为己用。

  “好,我们是兄弟,你有任何需要,都可以跟我说。”

  田涛忠厚,没有花花肠子,并不会过多揣测逸尘的想法。

  只要逸尘想干的事情,田涛自当竭尽全力配合,至于其他的,知道与否并不重要。

  在没有确定结果之前,田涛的主要工作,就是为三英佣兵团招兵买马。

  虽然这几天进展不错,修为达到战帅强者级别的越来越多,但距离逸尘的期望,还相差甚远。

  三英佣兵团这边的进展,并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改变的,心急吃不得热豆腐,该等的还是要等。

  可有人心急如焚,别管热豆腐冷豆腐,只要有的啃就行。

  瑞王府,某个不起眼的偏殿之内。

  “启禀王爷,属下办事不力,有负重托,请王爷责罚。”

  厉风匍匐于地,痛心疾首,一边叩拜一边自责。

  “到底怎么回事?”

  瑞王爷的声音冰冷,如同刺骨的寒风,让厉风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厉风已经在这里跪了一个时辰,瑞王爷才出来见他。

  瑞王府的货物遭劫,让瑞王爷如坐针毡,原本就病态十足的脸上,此刻是更加阴沉。

  “属下深知这次任务重要,刻意提前在黑杀口外等候佣兵团,希望顺利进行交接。但是,佣兵团还没有到达指定的交货地点,就遭到了强盗团的伏击……

  这件事的责任原本该由佣兵团承担,但属下立功心切,又怕货物被劫,便蒙面上阵击退强盗团,却不料,对方居然有战王强者坐镇,而且实力在我之上。

  属下为了力保货物不失,不惜与之拼死厮杀,可惜的是,这次押运货物的佣兵团实力太差,在我被对方缠住之际,未能守住货物……”

  厉风诚惶诚恐,以头抢地,追悔莫及。

  “哪个强盗团有如此实力?”

  瑞王爷心里一凛,狐疑的问道。

  尽管瑞王爷多数时候足不出户,但对于江湖上的事情,知道的并不比别人少。

  纵观整个天罗王国,近二十年内,几乎没有出现过战王强者坐镇的强盗团。

  前段时间,瑞王爷还特意派厉风到外面走了一圈,通过各种方式打探有关强盗团的消息。

  得到的回复,是押运货物的沿途一带,并没有实力超强的强盗团活动。

  为了万无一失,瑞王爷让厉风要求佣兵团,必须走官道运送货物,以免发生意外。

  整体而言,天罗王国特别是都城附近的管理,还是比较到位的,官道上一旦出现重大事件,官府会在很短的时间内作出反应。

  一般的强盗团,绝不敢在临近都城的官道动手,何况还是白天。

  而黑杀口一带,更是官府特别重视区域,安全系数相对较高,很多年没有强盗团踏足。

  “铁狼强盗团……根据资料,他们没有战王强者存在,修为最高的就是铁狼,战帅巅峰强者级别。”

  厉风不敢抬头,只是战战兢兢的回答:

  “以属下的判断,那位战王强者一定是铁狼请来的帮手,专门针对这批货物。”

  铁狼强盗团的实力,并不只是厉风知道,只要是长期行走江湖的,基本都有耳闻。

  厉风此话半真半假,即使瑞王爷追查起来,恐怕也难以推翻厉风的说法。

  “会不会是佣兵团和强盗团联手,故意侵吞货物的?”

  瑞王爷不太相信,区区一个铁狼竟然可以请动战王强者。

  “不会,属下找的佣兵团,十余年来从未失手,而且名声不错。”

  厉风不想牵扯太多,以免露出破绽。

  便主动替长三开脱,并希望说服瑞王爷:

  “依属下之见,罪魁祸首就是铁狼,既然敢于潜伏在黑杀口附近,必然有所倚仗……这也是属下失职的地方。”

  “厉风,你跟随本王二十多年,应该知道本王的脾气,这次货物事关重大,一旦传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瑞王爷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而对厉风说道:

  “既然是强盗团所为,那就是事先得到消息,本王想听听你的解释。”

  如果真如厉风所说,铁狼强盗团请战王强者坐镇,绝不会仅仅是为了抢夺普通货物。

  按照一般的理解,三驾马车一共就装载了三大箱货物,价值不可能太高。

  而且,三阴佣兵团的实力也不算强劲,仅有一位战帅巅峰强者主持大局,货主自然不敢将价值巨大的货物交由他们押运。

  唯一的可能就是,铁狼强盗团已经得到货物的确切消息,才不惜求助于战王强者。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161.html